NorthN

项目编号:SCP-9085

项目等级Euclid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9085被收容在位于■■■■地下一个 4m x 4 m x 5m 的全封闭隔离立方体中,该房间材质全部由钨钢制成且墙壁厚度不应小于50cm,并连接高压电。该立方体被悬吊在一个巨大的地下空腔内,其中气体被全部抽离保持真空。腔体底部灌入灼烧融化的液态金属铜并确保温度长期处于1090~2000℃间防止铜固化。腔体其余部分则全部被激光切割网络覆盖。

当SCP-9085身体发生变化突破小型封闭空间时,启动■级警报并封锁地下区域,开启加热装置和激光切割网,液体铜将在十分钟内上升到2570℃并汽化上升蒙漫整个腔体。高压电将利用空气中的汽化铜对SCP-9085实施电击。在SCP-9085收容失效后的半小时内必须肃清全部人员,未在一定时间内撤离的人员将被认定为[死亡]并视为SCP-9085-1。

已知SCP-9085不需要被喂食且须绝除一切血液气息,在该区域割伤自己或用其他任何方式使血液暴露在空气中的人员将被处决。同时在该区域的员工必须保证为无神论者且为男性,除去研究需要外,宗教信仰人员或女性员工不得接近SCP-9085的收容区域。任何工作人员都不允许与SCP-9085有视觉对视并佩戴护目镜。

被视为SCP-9085-1~3的个体需要被尽快处决。

描述:SCP-9085在安静状态,即第一状态下是一位被确认为日耳曼人种的白人男性,身高约为1.9米,体重在79kg~[数据删除]间。从外表看接近30岁,红发蓝眼。有记录显示其曾用名“科恩•阿普里斯”(Cuon Alpinus)。可交流,谈吐行为与正常人无异。SCP-9085沉默寡言,任何话题都难以激起他的兴趣。
与SCP-9085对视过的人或动物(以下称为SCP-9085-1)将在二十分钟后对SCP-9086产生强大的图腾崇拜思想,有宗教信仰者会在立刻发生反应。而被SCP-9085注视过的15岁以上女性(以下称为SCP-9085-2)将会在二十分钟后诞下一名男婴(以下称为SCP-9085-3)。SCP-9085-1与SCP-9085-2都是SCP-9085的狂信徒并会疯狂攻击视线内的人类献给SCP-9085,其中SCP-9085-2会献上自己的孩子,如果没有合适目标它们会自残用血腥味吸引SCP-9085的注意祈求其吞食自己,少数的SCP-9085-1是拥有高智商的偏激崇拜者。该能力似乎并不受SCP-9085所控制。SCP-9085-3表现为特征正常的男婴,如果未被SCP-9085所食,1小时后身体特征将会随机出现各种动物特征成为怪物,速度奇快并有强烈攻击性但可通过枪支射杀,自然放置13天之后死去。
获知SCP-9085的视觉能力仅在直接的视觉接触下有效。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员工与SCP-9085交流,对SCP-9085采取交流、研究与实验等一系列接触需经过Twist Duper博士与O5-■人员双重许可。

SCP-9085的第二状态激化条件为被激怒或嗅闻到血腥气息。身体高度增长至4米左右,体型变大体重有明显增长但仍保持人类形状。由脖颈处开始迅速从皮肤下翻出并蔓延一种硬质暗红色鳞状物,坚硬程度可在密集枪击下不受损伤,但激光可对其有一定伤害作用。SCP-9085额头两侧会突兀生出尖利长角,成分未知。经历[9085-A事件]后左侧角状物被激光削去一块,现已被保存。此外,SCP-9085四肢骨骼将会转化为尖锐锥状并从身体内刺出,后迅速被“红鳞”所覆并钙化成为坚硬外甲,脊骨从皮肤下凸显并沿脊柱生出利刺。尾骨迅速增长延伸长达2米并布满骨刺。后背肩胛骨两侧生出坚硬红色肉翼,形象近似人们普遍观念中的西方龙。转化时间约2~5分钟。第二状态中的SCP-9085身体素质将得到极大提升,力量近似于一头成年犀牛,已表现出的速度超过250km/h,确认其“龙翼”可以用于飞行。吼叫声类似虎的咆哮、婴儿啼哭、钢板撞击与抓挠黑板的混合声音。听过其吼声或直视其双眼的生物将会转变成为SCP-9085-1~2。
当其处于狂躁状态时,表现出极端施虐欲和破坏欲,拒绝疏导与安抚。血腥味、刺激和疼痛会增强其捕食欲望。在摧毁面前一切前不会停止攻击行为。

SCP-9085会时常在第二状态下陷入类似爬行动物冬眠的深度睡眠状态,规律尚未得知,但高温条件下更容易保持睡眠。无攻击倾向但仍具有极强防御能力。此时是收容和控制的最佳时机。

SCP-9085的第三状态[数据删除]

Twist Duper博士去世后[见附录9085-D事件],SCP-9085拒绝一切交流并表现出强烈的破坏和逃离欲望,撕碎任何一个进入视线的人类。[数据删除]突破收容发生后,SCP-9085被重新评定为Keter并更新收容措施。
严禁一切对SCP-9085语言和距离接触。一切关于SCP-9085的研究已被强制停止并封锁资料。

附录9085.1:收容记录
已获知记录中,对象于1931年因偏执型精神分裂和食人倾向被禁在位于某个孤岛上的Lunatic疯人院中,院内经常发生病人和医护人员的失踪案件。1973年Lunatic疯人院关闭对象被遗弃在该岛。此后岛周围常传出“红龙”影像并有目击者报告曾听闻“龙吟”,伴随着失踪案件上升和尸体残骸发现,不断有好奇者前往最终无一返回。之后有更多的人相信有龙形生物的存在并在当地滋生出异端思想的宗教,甚至出现以人祭祀的现象。
SCP-9085于19■■年引起基金会的注意,在Twist Duper博士执行外勤时期听闻此事。进一步调查后前往捕获SCP-9085,将其收容在一间标准隔离房中并要求其带上眼罩。

我们并不知道他是怎么将它带回来的。
————■■■■■博士

Twist Duper博士是已知唯一对SCP-9085能力免疫的人。

附录9085.2:一本看起来年代久远的转院记录(折叠)
(来自某精神病院)
病人:科恩•阿普里斯
病历中很少留下记录,因为“它”,是的我用“它”来称呼是因为阿普里斯完全是丧失神志的野兽。没错,虽然在平时和其他病人不同,但阿普里斯非常危险,没有人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化身成只懂得狩猎的捕食者。
阿普里斯一向不配合治疗,已确认抑制性药物不会对阿普里斯产生任何影响。镇静剂与他来说会更能激发狂躁本性。这是我们用两个医生换来的血淋淋的代价。
阿普里斯在军队中因虐待战俘甚至同僚被关进监狱,之后“它”的室友莫名惨死,身上有多处创口和咬痕。最终阿普里斯被送入此精神病院,并在这里被确认了精神疾病的具体情況。
阿普里斯对于治疗保持警惕和明显的抗拒而且对于心理疏导毫无反应。自从入院后一直沉默寡言,从未挑食。半月后有人挑衅将其打成重伤。在有医生注射镇静剂时发病陷入狂躁,用药推车上拆卸下的铁刃杀害两名医生,一个切腹一个割喉,所有护士蜂拥逃离。被割喉的医生当场死亡,另外一个医生尚且存活,从现场流下的痕迹来看,他曾趴在地上手肘支撑爬行十多余米,阿普里斯在旁边全程观摩。
此后我们便得知了阿普里斯对镇静剂免疫的特殊体质。现知唯一可以控制阿普里斯是电击。我们曾尝试治疗阿普里斯,并试着安排了以为相对温和的室友。但三个月后的某一天清晨我们发现了开膛破腹的半截尸体后便放弃了抚慰野兽的治疗方式。可怜那位不知名的抑郁症患者只有一半可以归入墓园,而另一半则葬身兽腹。
阿普里斯在正常状态下可交流,但懒散并容易被激怒。只听不言,无视一切劝慰和安抚。只凭自己直觉办事。在不发病期间遵守规则。如果不主动挑衅,野兽不会把你当做猎物。
最终结论:阿普里斯是一位极其危险的病人,本地区无法收容,特此转院。

附录9085.3:身体检查记录
负责人:Twist Duper博士(陪同)

Note.3.A:色盲,视野只能分辨黑白。对甜味的感知丧失。咬合力未知,测试仪被咬碎。速度测试出250km/h,但猜测对象还能够达到更快。除此之外任何测试仅能得出“其为人类”的结论。
Note.3.B: 即使在博士要求之下,对象仍拒绝接受智力评估测试。
Note.3.C: 不畏火焰,免疫毒素或镇静剂等抑制类药剂,但电击会减缓他的行动。对象在实验中表现出了极强的自愈能力和防御能力。在面对不同程度枪击时未表现有任何伤口,使用爆炸物也毫无损伤。在水中停止呼吸但仍保持正常状态。

//如果我见过他移动时的残影,我可能也会把它当成龙。————■■■■■博士

别傻了,它能让我想到长翅膀的壁虎,并且能让人怀孕。再如何他会比682更吓人吗?————■■■■博士

我认为他不需要被压制,而是需要被驯服。深入了解后,他其实是个很乖的狗狗。————Twist Duper博士//

Twist Duper博士的看法并不被他人所认同。

附录9085.4:访谈记录—(按博士要求不对SCP-9085采取任何防御措施)
采访者:Twist Duper博士
受访者:SCP-9085

[记录开始]
Twist Duper博士:(整理桌上档案)9085,你看起来还算适应这里。
SCP-9085:……(沉默,眼睛垂下盯着桌面)
Twist Duper博士:也许你愿意我叫你“阿普里斯”或者“科恩”?
SCP-9085:……科恩。
Twist Duper博士:好吧,科恩。能告诉我你的出生日期吗。
SCP-9085:(缓缓摇头)
Twist Duper博士: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SCP-9085:……(沉默)
Twist Duper博士:我猜你现在状态不太好,你想休息吗,科恩?
SCP-9085:……
Twist Duper博士:(叹了口气)那我们下次见。

追加访谈
[记录开始]
Twist Duper博士:科恩,你的状态如何?
SCP-9085:我想可以。
Twist Duper博士:那好,那让我们来继续之前的话题,你知道你自己的出生日期吗?
SCP-9085:不。
Twist Duper博士:你经历过幼年期吗,我是说,任何人都应该是从小孩子成长为成年人的。
SCP-9085:不,我没有这种记忆。
Twist Duper博士:所以你不排除你忘记了幼年期的可能。
SCP-9085:不,我没有。(语气生硬似乎有些烦躁)我没有经历过。
Twist Duper博士:因此你从有意识开始就是现在的样子。(用笔记录)
SCP-9085:……(默认)
Twist Duper博士:你有思考过你的过去吗?还是只是活下去。
SCP-9085:……战争。
Twist Duper博士:什么?
SCP-9085:我飞下来,当时的我[数据删除],我吃掉了那个孩子。站在海边观摩一场战争。
Twist Duper博士:……这…这听起来像…[数据删除]
SCP-9085:(突然抬头)我因未来而存在于过去。
Twist Duper博士:你…想表达什么?
SCP-9085:……(沉默了很长时间)
Twist Duper博士:科恩,你还好吗?
SCP-9085:……(此后SCP-9085拒绝做出任何回应)

Twist Duper博士所述,他与SCP-9085进行过其他形式的对话,但并未对此做出记录,在博士的描述中,SCP-9085一直在描绘着一个画面:红龙飞下旁观战争,吞食妇人的婴孩,留下了一片荒芜的世界后离去。
此描述的画面与《圣经•启示录》中的红龙篇章有相似之处,但也略有不同。“因未来而存在于过去。”SCP-9085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仍处于猜测中。

附录9085.5:实验记录

【实验9085.5.A-“The Disciple”狂信徒】——由Twist Duper博士陪同
实验对象:SCP-9085、D-3■■■■、D-6■■■■
实验方法:将两个D级人员与第一状态下的SCP-9085共处一室
实验过程:SCP-9085坐在桌子另一侧,两名D级人员进入房间,其中D-6■■■■被要求带上眼罩。随即SCP-9085与D-3■■■■产生视觉接触。刚开始的十分钟内D-3■■■■没有产生任何异常,随时间流逝D-3■■■■越来越多地将关注点集中在P-9085身上。并且看向D-6■■■■有明显的敌意。再过十分钟后,D-3■■■■对SCP-9085有明显的朝拜行为,跪伏在地口中含糊不清地祷告。并攻击D-6■■■■将其殴打致死,血液飞溅导致SCP-9085狂躁激化第二状态。在Twist Duper博士安抚下及时恢复正常。
【追加实验】
实验对象:SCP-9085、D-0■■■■、D-7■■■■
实验方法:将两个D级人员与第一状态下的SCP-9085共处一室
实验结果:两名D级人员被转化为SCP-9085-1后面对SCP-9085自残,由于有上次经验,两名个体在将身体抓破之前被制服。

实验结论:SCP-9085-1精神受到严重影响,虽有一定智力但难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他们很少进食与喝水,大多数时间都在吼叫,精神失常的疯子无异,最终死于脱水。但他们不会互相攻击,似乎可以相互认出对方。并且它们只攻击人类。

【实验9085.5.B-“The Born”诞生者】
实验对象:一个刚出生的SCP-9085-3个体
实验方法:将SCP-9085-3与两名D级成员共处一室
实验过程:监控观察下的SCP-9085-3在一小时内迅速生长成为青年期,手臂长出类似鱼的鳞片,后背生出章鱼状触手,两腿合并为一条鸟类尖爪,面容迅速扭曲腐烂布满长毛。开始攻击两位D级人员。用蛮力将两人撕成碎片。
实验结果:SCP-9085-3被射杀,经解剖后发现存在基因:淡水鱼类、章鱼、海雕、黑猩猩与一种未知DNA——X908531。
【追加实验.1】
实验对象:一个刚出生的SCP-9085-3个体
实验方法:将SCP-9085-3与两名D级成员共处一室
实验过程:监控观察下的SCP-9085-3在一小时内迅速生长成为青年期,脸部长满贝类硬壳状物,脊柱似乎被溶解软化瘫倒在地,双腿退化缩小,尾椎却生出蓬松多毛的巨尾。蠕动速度极快几乎以液体形式向两个D级人员涌过去,两人接触到其身体后开始尖叫发生腐蚀。
实验结果:SCP-9085-3被射杀,经解剖后发现存在基因:赤贝、蛞蝓、松鼠与一种未知DNA——X908532。
【追加实验.2】
实验对象:刚出生的SCP-9085-3个体
实验方法:将SCP-9085-3单独置于一间房内
实验过程:监控观察下的SCP-9085-3个体在一小时内迅速生长成为青年期,手臂变粗宽于额头,后腿向内弯折四肢匍匐于地面,口中生出利齿,面部扭曲纠缠与肩膀融合,腰腹生长出一只白色羽翼长约22cm。该个体在房内四肢着地行走或倒立行走,强烈破坏欲一直攻击墙壁直至骨骼碎裂仍未停止。
实验结果:SCP-9085-3被射杀,经解剖后发现存在基因:黑猩猩、蛞蝓、杜鹃、海葵与一种未知DNA——X908533。
【追加实验.3】
实验对象:刚出生的两个SCP-9085-3个体
实验方法:将SCP-9085-3单独置于一间房内
实验过程:监控观察下的两名SCP-9085-3个体在一小时内迅速生长成为青年期,两条腿被羽毛覆盖,双足变蹄,腰腹两侧生长出羊角状物,脊柱异常弯曲蜷缩佝偻,后背长出龟壳状物。两名个体生长状态完全一致,似乎有互相影响的迹象。变化完成后两名个体并无互相攻击倾向,而是一同撞击墙壁试图冲出。
实验结果:两个体被放置13天后自然死去,经解剖后发现,两名个体基因完全一致,存在基因:家鸡、山羊、斑马、海龟与一种未知DNA——X908534。

//其他重复实验均得到和上述实验类似的结论
结论
:SCP-9085-3没有痛觉,并且不被认为拥有智力,当两个体一同成长时将会互相影响成为完全复刻的两个体。SCP-9085-3用攻击欲望并且目的并不在于捕食,而是完全收到猎杀欲望支配。四种未知DNA之间有极大相似之处,尚处于研究过程中。

我有预感,假使我们可以破解出这种DNA,这将使生物基因互相混合甚至创造新基因成为可能。——Will Reiss 博士//

附录9085-A:突破收容记录
■年■月■日,该区域一位D级人员反抗拒绝配合被当场射杀处决。此时的SCP-9085被收容于一间普通的全封闭禁闭室中。SCP-9085迅速嗅到了血腥气息并立刻激起第二状态,两分钟内摧毁了收容室钢化门后突破收容达到处决现场并杀死在场所有人员,其吼叫声导致众多SCP-9085-1个体出现使该区域并[数据删除]。制服SCP-9085过程中,特防小组用激光扫射削去一块SCP-9085头上的角。其狂化一直持续到出外勤的Twist Duper博士赶回。
记录损失人员共■■人,死亡■■人,失踪■■人。
令人奇怪的是,在场■位人员并未受到SCP-9085能力的影响,在被隔离观察两个月后被释放。至于为何他们能够安然无恙仍在调查中。
监控录像已被加为更高权限,非O5成员不得观看。

附录9085.6:处决实验记录(折叠)
负责人:Smith博士
实验对象:SCP-9085
实验方法:榴弹、地雷
实验结果:
[数据删除]
补记:SCP-9085突破收容,建筑物被大面积摧毁。当小队到达现场时,Smith博士已经被撕成碎片。任何参加此次实验的人员将进行B级记忆清除。后调查得知,Smith博士的实验并未事先得到Twist Duper博士的授权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