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N-2.0

请为我描述这场战争

“亲爱的医生,请为我描述这场战争。”
这句话突兀地闯进他的脑海,开口带着歌剧式的假音腔调。

那个面具,更准确地描述,那个白色陶瓷的喜剧面具——至少现在还是微笑的表情。它正躺在他的写字台上,被燃灯的火苗晕染上一层暖黄。即便只是临近初冬,凛风仍能挤过这件亚麻色的粗糙布料割伤他紧绷的皮肤。泛旧的白色羽毛笔杆被凝固的血迹浸污,他靠近煤油灯的手有些发抖,不远处的木架床板上平坦摊开一具死尸。
“显然他的心脏不再跳动了,医生。”它发出的笑声谄媚又刺耳,“我不介意被用来去盖上那个可怜人的面庞,至少这样他能够安心闭上眼睛。如果我是他,我不会拒绝奉献出自己的一副身躯。毕竟他自己留着也毫无意义,不如让别人也能拿起勺子吃上蛋糕。”
他对那张笑脸的话充耳不闻,这是他所知的最好的回应手段。如果你想让一个喋喋不休的面具闭上嘴——至少停止发出声音,该做的就是不去回应。

这里有曾一场战争,他在来的路上不断从那些身染“瘟疫”的人口中听到这个消息。人类与人类之间的,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人类和国家之间的。但他无暇顾及这一点,他还要往前走。
他没有对面具的请求做出回应,却把答案写在他的手记中:穆斯林举起宗教的旗帜向各处扩张,我猜测“瘟疫”也随着他们流窜到世界各地。我见到身患重病的各种人,所有人。宗教间的战争快要结束了,但人类和瘟疫的战争还远未休止。
他的笔尖急促又颤抖,在纸上飞快地记下在他人看来杂乱无章的符号。
白瓷面具在他手边剧烈震动表达着被忽视的悲伤,它从一开始的喋喋不休到开始为那具尸体祈祷,用它极具个性的戏剧腔一遍遍的向上帝祈求原谅。

它现在开始唱赞美诗了。

—————————————————————————

他并不总是独自一人,但也偶尔会怀念耳边的喋喋不休。
十字军东征的途中一路留下的死亡和灾难足以让人放弃其他选择。每天都是一个新日子,这意味着他不得不放弃无法挽救的人去选择另一个,然而内心的顽固总是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它曾这样评价他,“总是自己打不定主意,帮别人选择时倒是很有决断。”当时它被一个狂信徒戴在脸上,说话语气里总是含沙射影的讽露人类对宗教的狂热。“我和你想的一样,总是一样的,亲爱的医生。”

“我亲爱的,亲爱的医生。”它借用宿主的手紧紧握住这位狂信徒胸前的银质十字架项链,由上面大大小小的划痕大致能推断出已经被拥有过很久了。然而即使他如此狂热的信仰显然还抵挡不住一副面具。穿过所有过去日日夜夜的祷告和跪拜,扼杀这一切只需要一句“戴上我”。
“我亲爱的,亲爱的医生,”它的宿主站在一旁注视着他完成他的工作,两个人显然都发现了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早已停止呼吸,但他的专注程度不亚于正在为一个活人进行手术。它的宿主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它能感觉到,那件黑色的长袍下面掩盖着的身体如此虚弱。尽管他很高,这毫无疑问。
“我想我们得换一种方式来拯救他们,我不希望看到你每天在进行无意义的工作。这似乎无济于事,对于——”
“我能治好他们。”他匆忙地打断它,仿佛在掩饰什么似的握紧了手术刀。他对于这副面具所提出来的建议本能的是拒绝。
“别紧张,我亲爱的,”它显示出一副悲容,垂下眼睛低声呢喃,但他知道这不过是它达到目的的手段之一,“我会在这里协助你,亲爱的医生。你曾对我投以理解的目光,我听到过你的内心。即便是最短暂的一瞥我也会对你感激,我的爱。我亲爱的医生,我的救世主,这是清晰明了的。我不能遗忘这种祈愿,我渴望能被允许协助你。”
它借用它的宿主那每日用来祈祷的嗓音在他耳边祈求。
“它就在你内心深处,被锁住了。亲爱的医生,”它的宿主盯住他的眼睛,“而我,就是那把钥匙。”

这是他最后一次拒绝。

—————————————————————————

049坐在他的收容室中,他有些时候会翻开过去的笔记来读,以此打发不属于研究“瘟疫”的时间。
凭借那些笔记他仍可以回顾过去他手术刀下每一个被切开的患者。疾病和……瘟疫。仍存在这里,他能感觉到。
那本老旧的皮革手记上仍有熟悉气息,他总能回想起每一个人。

然后他听到了刺耳的警鸣声。
叫喊和嘶吼,嘈杂的脚步,钝器击打门槛。巨大的声响回荡在整个走廊。最近的保安首先倒下,他的脸被黑色的液体腐蚀溶解在一起,仍然满怀慰藉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紧接着,它走进了。

“我亲爱的,亲爱的医生,”那声音仍然是熟悉的,怀着戏剧一般的腔调。抑扬顿挫的,用那种略带假声的嗓音。它的宿主穿着属于D级人员的橙衣,“我找到你了,你就在这里。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双眼,忍不住想要注视你。这令我感受到了近千年未曾垂怜过我的欣喜,真正的欢喜。见到你之后,我感觉我又活过来了。我亲爱的。”
035张开双臂似乎在等待一个拥抱,然而049还为从此刻的情境下反应过来,他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个白色的瓷面具,上面是明显的笑脸。
035并不介意他的沉默,它发出和他记忆中同样的笑声,谄媚又刺耳。他微微躬身,后退一步向他伸出手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

“我亲爱的,亲爱的医生。请允许我为你描述这场战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