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_L所在的某个地区
MrHax.jpg

收容前的SCP-285

项目编号:SCP-285

项目等级:Eucild 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85需被收容在Site-43的III型人形收容单元内。SCP-285需被给予基本的工具。鉴于SCP-285最近和基金会的合作,它被允许每天在Site-43的花园里自由行动两个小时整。如果它选择这么做,至少要有一名警卫监督它。SCP-285不允许在测试外使用它的能力。如果它违反这个条件,则上述特权将被撤销。

描述:SCP-285是一名男性人类,在写下目前记载时23岁。SCP-285本身没有物理或精神异常。SCP-285的右手上纹着“Hax先生,由反大麻玩家出品”。纹身因SCP-285的几次尝试去除而略显模糊。

SCP-285能够通过把食指按在物体表面上来改变物理环境和自己的身体,当它这么做时,一个HTML代码方块会在物体上方以绿色文本状态出现。这些方块并不偏离普通的HTML代码。SCP-285可以编辑这些代码块,允许它特别改变现实,从而改变特定的对象或环境。这些也适用于电子设备,如电脑和电视游戏娱乐系统。

这些改变通常很小,和原本的“代码”相比只有很少的改变。它们通常只是像删除郊区广告、修复损坏的自动售货机、入侵电视游戏系统来获得游戏内的奖励、或改变特定物品的位置这样的小状况。这些改变不是永久性的,如果不由SCP-285维护,其将会在最初更改的24小时内消失。多数情况下,这些改变不会超过两到三个小时。


回收记录

SCP-285先在一次有他参与的电竞比赛1中注意到基金会2。事件三小时后,观众抱怨了对事件的控制和表现。两队都指责对方为自己的利益入侵游戏。

在此期间,SCP-285被事件安保人员发现“黑入”事件托管服务器,这影响了游戏结果。在守卫们扣留SCP-285之前,它在他们之间构成了一面巨大的混凝土墙并逃脱了。此后,当地执法机关被要求处理SCP-285。潜伏在当地警局的特工听说了SCP-285,并及时向Site-43的基金会人员通报了可能的隐藏地点。

SCP-285被发现在试图逃脱当地执法机关的追捕时构成路障,并迅速移动到了Site-43。3


采访日志

采访者:Henderson博士
受访者:SCP-285
<开始记录>

Henderson博士: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

SCP-285:我记得在阿拉巴马州的[已编辑]的一间房子里醒来。我能听到那是在下雨。我听到咯咯的笑声,然后我抬头,看到一个小孩儿看着我。他告诉我,他的父母在街上发现了我,冰冷又孤独。然后他告诉我他一直想要一个“小小先生”。

Henderson博士:他知道你是什么吗?

SCP-285:准确来说不确定。也许他知道,也许他不知道。但是,他多半知道的和我一样多。

Henderson博士:你什么意思?

SCP-285:嗯,我知道的不超过我是“Mr.Hax”跟我的目的是为了娱乐。至少这是我的制造者打算让我做的,我这么想。

Henderson博士:那么,那对父母,他们为什么把你带进来?

SCP-285:说真的,没原因。他们是当地的牧师,他们就会把街上的人带走,把他们救活。他们[停顿]他们是很好,很和蔼的人。


Henderson博士:你怎么终止这个现场直播的事儿?

SCP-285:回到那孩子的房子,发生些事情迫使我必须生存,另寻更稳定的收入来源。

Henderson博士:究竟,是什么迫使你出走?

SCP-285:我不想谈关于发生了什么。每当我提到它,只会带来不好的回忆。

Henderson博士:那好吧,现在,为何你选择现场直播作为你的主要收入来源?

SCP-285:真?我真的必须解释为啥我选它?

Henderson博士:如果你想的话。

SCP-285:它,就像是,这世上最好的工作。

Henderson博士:你愿意解释吗?

SCP-285:乐意。我到并且闲坐、吃着披萨、并且玩着WoW来网络赚钱,而同一时间,能够对人耍厨然后编辑成卑躬屈节PO上youtube。我有必要解释为啥这样有趣吗?

Henderson博士:你是如何获得这操作用设备的?

SCP-285:我,嗯,干这行以前是干IT的。而且我,嗯,也许,有点,有时候,没人看的时候偷个电脑。我还抹去了它存在的记录,也许吧。

Henderson博士: 也许?

SCP-285: 绝对的。

Henderson博士: 就来说说纪录吧,你不干这行之后靠它活了吗?

SCP-285: 是啊,嗯,是的,不是PewDiePie4那种赚,但是我赚够了停止见面的钱。很奇怪人们会这么喜欢看到他们的同胞疼痛和受苦。干得好的话还挺有趣的。

Henderson博士: 好的,现在,eSport事件是怎么引发的?那也是为了有趣吗?

SCP-285:是啊,有点吧。 这是为了我的账号的宣传,抓住一些眼球,你知道吧?你要么做大要么坐家,知道吧?在发布我的促销活动之前我得让他们糊涂一会儿,呵呵。

Henderson博士:但是你被抓了。

SCP-285:然后我被抓了。


SCP-285:嘿,博士。你能帮我个忙吗?

Henderson博士:何不,当然。你需要什么?

SCP-285:你能去除这刺青吗?

[SCP-285卷起它的袖子以现出他的刺青]

Henderson博士: 我会试试并且批一些东西过来把它移除。但是,我必须问一下。为什么?

SCP-285: 每天,我醒来的时候,我看见这个刺青在我手臂上,提醒我我是什么,我应该是什么。

Henderson博士: 你应该是什么。

SCP-285: 一个笑话,一个玩物,只是为了娱乐大众,当他们厌倦了我就会被扔掉。笑话总是这样的,对吧?它们旧了无聊了就会被扔掉。他们创造我还能干什么?来帮助人们?哈!

[笑声]

SCP-285: 他们就是一群寄生虫大麻鬼,只在乎他们自己开心。他们什么也不在乎。他们可能就是吸了一车皮大麻之后创造了我,大麻还是他们从别人那里讨来或者偷来的,他们觉得制造一个有感觉的活着的生物还让他的整个生命的意义就是个他妈的笑话特别他妈的有意思。

[停顿]

SCP-285: 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把它从我胳膊上弄掉,我不想想起来我整个人生都是个他妈的笑话。

<结束记录>


附录-285-A

Following an interview with SCP-285, an investigation was conducted on the [REDACTED] street that it claimed to have woken up in. The results of the investigation lead to the discovery of SCP-285 possible involvement with the disappearance of 'Aiden Taylor'. According to witnesses, Aiden had disappeared on the date of his birthday party, which SCP-285 had attended.

Witnesses claim that SCP-285 was told by Aiden to perform a magic trick for the audience, specifically to 'make him disappear'. SCP-285 was described to have touched Aiden, bringing up a HTML coding block. After some 'editing', Aiden disappeared with no trace. Attendants the began to panic due to the disappearance of Aiden and of SCP-285's abilities. SCP-285 was then described fleeing the premises.

Revising of SCP-285's Containment Procedures are currently pending approval from Site-Director [REDACTED]


附录-285-B

Since the removal of its tattoo, SCP-285 has been more cooperative with Foundation personnel. On 11-22-2016, SCP-285 requested a one-on-one interview with Dr. Henderson, his on-Site psychologist. Dr. Henderson was equipped with a Foundation tap wire, and told to communicate to SCP-285.

采访者:Henderson博士
受访者:SCP-285
<开始记录>

SCP-285:哈喽,博士,你好吗?你一个人吗?

Henderson博士:我很好,并且,是的,我一个人。

SCP-285:好、好。现在,我需要跟你谈些事情。

Henderson博士:好的。你想谈什么?

SCP-285:我想跟你谈谈关于我一直作的一些恶梦。

Henderson博士:什么样的恶梦?

SCP-285:它们包括— 你确定你一个人?

Henderson博士:正确。

SCP-285:好的。我梦到……他。

Henderson博士:他?

SCP-285:男孩,就是你们发现的那个—

Henderson博士:等下,你指的— 你如何—

SCP-285:大麻鬼们叫我“Hax先生”不是没理由的。

[无声]

Henderson博士: 你……你做那件事的时候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SCP-285: 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知道他会那样消失,我不知道那会是永久性的,就是他会离开而且回来,知道吗?然后我就逃了因为我……我是……

Henderson博士:你很害怕。

SCP-285: 我很害怕。我就看见闪光和尖叫和射击,而且它……它压倒了我,我没法直接思考,所以我逃了。

[无声]

SCP-285:博士?

Henderson博士:是的,Paul?

SCP-285:你能……你能帮帮我吗?

[无声]

Henderson博士:听着,我……我不知道是否能—

SCP-285:拜托博士,请帮帮我。我再也不想看到他的脸,不想听到他在那白色空虚的尖叫,再也不要。拜托,帮帮我博士。

Henderson博士: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现在,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梦?

[根据伦理委员会要求而删除信息]

<结束记录>


附录-285-C

在SCP-285的回收中,于其身上发现以下信息。

见了鬼了吧! 您刚发现了自己的Hax先生,由反大麻玩家出品!一直用防火墙,孩子们。这个4chan5是谁?

把他们全部找到,然后成为玩家先生!

01. 字面的连环杀手先生
02. 普通人先生
03. 伯尼•桑德斯先生
04. 从任何商店免费拿任何东西先生
20. 性数字先生
21. 圣德先生
22. 恶罪先生
23. 原创角色先生 ✔
24. D.A.R.E.先生
25. 中产阶级先生
26. 电子游戏狂先生
27. 模因先生
28. 噩兆先生(已停产)
29. 命运先生
30. 巨蟒和圣杯先生
31. 萨帕塔女士
32. Hax先生
33. 只是有个纹身先生
34. 顶部文本先生与底端文本先生
35. 终曲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