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Classes

平凡的一天。

白云漂浮在蔚蓝的天际,太阳在之间闪闪躲躲,顽皮的似某宝宝中的巨婴。

这么美好的日子,应该出门工作对吧,杰米从橱柜上跳下来,正当它以为自己回稳定的落脚在地面上时,脚下一滑,它立马摔在了水泥般硬的水泥上,她静静地躺在那,安安静静,没有发出一声惊叫。

“我是不是快死了…伊娃”

没有人回答,她依旧躺在原地,不曾挪动半步。

“伊娃…”杰米深情地看着这个她,眼里留下辛酸的泪水。

伊娃躺在原地,不知道她是否注意到可怜的杰米,她没有动,静静地待在原地,好像她就是从那长出来的一样。

“伊娃…”杰米永远地闭上了眼。

也是这样一个大晴天,杰米在屋里无忧无虑地奔跑着,他就像支箭矢,飞快的穿梭在巨大的家具中。

忽地,他的余光瞥见了一个东西,那黄黄的身躯在太阳的作用下反射着油亮油亮的黄色闪光,一时竟让他忘了停下。

“哎呦!”杰米撞在了墙壁上,巨大地冲击使他一时感觉有什么液体挥洒出来,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然后他觉得头晕目眩,接着便躺倒在冰冷的水泥上,在倒地的一瞬间,他调整了姿势,使自己的眼睛可以一直盯着那陌生的,却又感觉温暖无比的黄色物体。

她静静地待在那,就像孤立于雪山上的圣女,就像独立于市井中的金鸡,就像孤立于莲花里的淤泥…在杰米眼中,没有什么比这陌生的女子更美丽了,他静静地躺在,她也默默地待在。美好似乎就在这不经意间产生了,杰米的脸上慢慢出现红晕,她还是待在那,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天生就不会做任何动作,静默中,也增长了其几分圣女的韵意。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杰米感觉自己的目光在燃烧,身体逐渐燥热。

她没有回答,似乎远眺着远方,像是等待奇迹地到来。

沉默。

“啊…我是不是要死了。”杰米呻吟着,仿佛正在走向黄泉的大路上,发出对阳间最后的问候。

她依旧没有回答,夕阳在杰米身上投下她巨硕的背影,投射在杰米身上,像是给他盖了一层被子。

杰米的头沐浴着阳光,余日的光辉却照的他有些睁不开眼。

“这是你为我盖上的吗…谢谢…我感觉很温暖。”杰米搓搓自己的小手,往上面哈了哈气。

她依旧屹立在夕阳中,没有丝毫动作,就像是一个虔诚的祈祷者,为美好的未来而感谢上帝。

“我可以叫你伊娃吗…”杰米微笑道

她像是受了什么刺激,身躯竟然动了动,这使得杰米颇为兴奋。

“那你就叫伊娃了。”他闭上了眼。

另一个巨婴般的天气。

杰米跳出房间,一眼便捕捉到了美丽的伊娃。她坐在窗上,仿佛一位学者正纠结着费马定理,一个律师再为案件发愁,一座哲学家正在思考人生。杰米被深深得迷住了,在这一个平凡的下午。

“伊娃,你在干啥?”杰米叫到,便开始往窗户上爬。

伊娃没有理他,静静地思考问题,就像是走入了无人之境,跳出了三界外,遁出了五行中,世界从她身边飞快闪过,她也只是浅浅地一瞥,不带任何留念。

杰米疯狂的跳跃着,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伊娃,他多希望伊娃能够走过来迎接他,以至于自己不用爬那么高。

很久,他终于爬上了台阶,与伊娃仅有几十厘米远。

“伊娃!”他开始奔跑起来,正如刚刚的世界一般瞬息,他不顾一切,眼前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他爱,他喜欢,他为之疯狂的伊娃。

她也感受到了什么,身躯动了动,仿佛是回应杰米的这般疯狂,杰米见状,跑得更快了,时间在流逝,距离在减少,耳边游走的是气流的呼啸声,脚下是踏过的三十六片天,但眼前的目标却从未改变,是她,一个美丽,傲娇,高冷,冰雪王后似的她。杰米为这第一次约会而兴奋,他浑身燥热,跑得飞快。

突然,杰米突然眼前一黑,视觉开始褪去,世界变得昏暗,重心越发不稳,他健硕的跑姿开始摇晃,迈出的步子越来越小,终于,他身体一倾,跌倒在了万恶的水泥上。

她仿佛不忍杰米这番作为,身体开始频繁的摇摆,就像一个心急如焚的妙龄少女,她很担心。

杰米趴在地上,身体不停地抽搐,呼吸急促,口中似乎也流出了些许白沫。“伊娃…”他几乎已经看不到的眼睛盯着她,事实上,他的目光停在了旁边的一颗苹果上。

她似乎移动了几步,但终究没有上前扶起杰米,只在原地,默默无闻。没有悲伤,亦没有哭泣,她静静地待着,望着这位可爱的少年,为了他们间纯真的感情而不顾一切。几滴晶莹的水珠滴落在她周围,杰米听见了这响亮的声音,他慌了。

“别哭,伊娃,我很好。”他有些感动,这给了他重新来过的力量,他爬了起来。

他想走完这最后的距离。他迈出了一步。

她被震慑到了,身体摇动的越发剧烈。

又是一阵晕眩的感觉,杰米胃中似有神龙翻滚,脑中雷公电母齐鸣,四肢麻木,一头栽倒在地上。

“伊娃…”他闭上了眼。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似乎在哀悼这位少年。

又是一天。

她还是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没有生命一般。

杰米走出门,看着她,脸上自然的泛出一层红晕。

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杰米,身体晃了晃,算是对杰米的回应吧。

杰米像是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他突然往前走上一步,鼓足气势,对着她所在地方向大声叫了出来:“伊娃!嫁给我吧!”

沉默。尴尬的沉默。

她没有动,一点点也没有,杰米的声音在空荡的屋子中散播开来。

一遍,一遍。

又是沉默。

双方都不在说话,似乎是互相对视,又似乎是互相酝酿,谁都在等下一个说话,但,谁都不想做下一个。

静。

伊娃突然抖了抖身躯,回应了杰米。

杰米一蹦三尺高,先前所有的爱慕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那一次,她吸引力他,那一次,他不顾一切的奔跑,还有这之间发生的一切,都在此刻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欢呼声盖过了一切,她也在这份声音中不停地摇曳,似乎是在附和杰米,也像是在祝贺自己。总之,一切都好起来了。

杰米突然倒在了地上,有气无力的唏嘘着:“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伊娃…我是不是快死了。”

她默默地看着这可爱的少年,身体剧烈地颤了颤。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像是为这一刻奏出的欢歌。在这份喧嚣中,杰米闭上了眼。

… …

良久,杰米睁开眼。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可恶的水泥。

伊娃,伊娃呢?

他支起身,四处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可是,没有。

他急了,他不停地呐喊,不停地跑跳,不停地寻找。

“媳妇?媳妇?不好玩快出来!”

杰米的脚步越来越慢,他看见了两个巨人,而一个巨人手里拿着的,正是他爱,他珍惜的伊娃。

他飞快地跑起来,向这两个巨人冲去。

就像唐吉诃德。


没了,一切都没了。

他坐在房顶,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

微风徐徐地吹过他不再英俊的脸颊,鸟儿也在极力劝说他。

没了,一切都没了。

他一跃而下。

伊娃,我爱你,我来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