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沙盒

  平凡的夜晚


  这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这是一个寂静的夜晚。

  看门的老人缓缓走进那扇写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博物馆大门,明亮的手电闪烁着清冷的光芒,光束下有几张昏黄的皮影纸,静静地沉睡在“失传”的牌子旁边。今日无事,老人在寂静中缓缓写着,然后慢慢地把抖动的笔放回桌面。笔又危险的摇晃了几圈,终于没有掉落。

  “同意么。”阴影中有声音发问,六号看不清他的面容,那张脸隐藏在黑暗之中。六号讨厌黑暗。
  “绝不。”

  这是一个奢华的夜晚。

  宴会厅里坐满了这个国家权力场顶层的角逐者,桌上放着鎏金的餐盘,主菜罩着一层同样是奢华的闪耀华盖,虽然那是几年之前国外非法试验机构造出来的怪物,但肉质却是特别鲜美。况且,作为蜥蜴,这一只难得能够装满一大盘。主厨笑了,他为了做这道菜已经等了几年,这将会成为他在数年之内的谈资。

  “GOC怎么能如此愚蠢?”猜疑在议会中蔓延,“他们不会考虑这样做的后果?”
  “我在这里还不够说明么?”阴影伸出了手,苍白的难以置信的手上刻着黑白相间的漩涡。

  这是一个惬意的夜晚。

  温泉水带着一丝淡淡的灰色,老老少少在温热的水池中嬉戏。这片惬意的度假区曾经是什么跨国武装集团的后花园,然而如今这里一墙之隔就是灯火辉煌的宴会大楼,到这座门票价格不菲的设施享受生活已经成了这座城市上层阶级的一种习惯。啊,感谢那些子弟兵,是他们使这政府在除去了如此多的贪污款项后还能精确而平稳地运行。

  “如果没有了地狱和魔鬼,谁还会祈求主的拯救呢?”四号回味着这句话,提案已经有十二票支持了,四号看向长桌尽头,十三号原本的座位却空空如也。

  这是一个惊喜的夜晚。

  科学家惊喜的调转望远镜,看着那颗灰黄色的土球,这是他的朋友一直以来夜夜探寻的目标,他看向旁边同样激动的老人,说不出的激动在胸膛中徘徊。老人起身,阳台上有两杯已经凉了的好茶,却不料身后一股力量将他推向窗外。血色在地面蔓延,地球轨道上的另一颗行星将会冠以科学家的名字。太阳系的另一颗行星,天文学界的另一颗新星,很好。

  战场指挥官看着破碎的设施,很好,那从创世之初就看着他们的老头已经永远的合上了眼睛,人类的时代开始了。猝不及防,短刀插入了他的身躯,GOC的队伍中爆出了一团团血花,女人大笑着,望向火红的天边,那是人类因为自大而毁灭的征兆。同样猝不及防,女人被重新确立的世界法则撕成了碎片,新年礼花的声音穿越了两公里到达了了一片死尸的战场。

  这是一个冰冷的夜晚。

  设施之下,由重重混凝土守护的圆环像垃圾一样落在地上,旁边是几滩冰冷了几年的红黑色印痕,在这里,对抗混乱的盾牌最后的碎片们用鲜血守卫了一块毫无意义的垃圾,毫无作用,毫无意义,毫无价值。只要盾仍有兵戈要抵抗,就不会与垃圾混为一谈,而和平到来了。

  这是一个寂寞的夜晚。

  床上半大的女孩望着窗外,孤儿院的牌匾在铁丝网上摇摇欲坠。而后女孩收回目光,从床垫中抽出了一本泛黄的书籍,里面夹着一个年轻男子的肖像,衣物上隐约有圆圈和箭头的污迹。Immortus,咒语在寂静的房间中回响,书籍掉在地上,在寂寞的房间中仿佛火药的爆响,魔法已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