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XY的沙盒

在颤抖之中,他将自己的手枪拿出。沉重的喘息掩盖不了他慌乱的心跳。

在三分钟之前,他还在向队长询问注意事项,但现在所有人都在那个怪物的嘴里了。

“不要成为懦夫”,他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可事实上当鲜血溅到他眼睛里时他吓破了胆;当队友的手臂掉在了他的身边时他停止了思考;当他打空了弹夹后他不知所措,平常的练习在这一刻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本能的求身欲驱使着他转头就跑,可即使他竭尽全力的远离,队友的嘶喊仍然在他的耳边回荡。

现在,他看着自己缺失的右小腿。惨白的断骨从模糊的血肉中伸出去一小段,鲜血流了一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变冷。他颤抖的将手枪拿出,对准了自己的下巴。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子弹携着混合着脑浆的血液自顶上喷出,手臂无力地垂落在身边。枪在红色的地板上弹了一下,在血中泛起一点涟漪。


“鲲鹏”下方光芒一闪,一枚导弹带着狭长的尾流奔向了那不可名状的肉块,为这个平面的战场上增添一抹立体的烟雾。暗红色的肉块挥舞着足以舞破天际的触手,发出着充满认知危害的话语;原本布满身体的眼球已经关闭了八成,剩下的像是早课学生的眼睛,马上要进入安眠,全靠毅力支撑。

机动特遣队“三巨头”与那血肉的战斗已然接近尾声,但现在场面上的声势丝毫不比开始的差。GOC的士兵们从开始的激进打法改为了拖延——异常很明显快不支了,贸然上前只会徒增伤亡。牧羊犬们在保持着火力压制同时也在救治同伴,上一次冲击是向着他们那边去的。

小队长在掩体中珍惜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最后的集火就要开始了,他要好好保存体力。“如果在最后死掉可太丢人了啊”,小队长一遍吸了口烟,一边眯着眼看了一圈队员们。但并不是所有人的衣服上都带有三角箭头汇向一点的臂章,一个人的臂章上纹着一只雄鹰,下面可以看见三个字母“UIU”。

……

总攻开始了,橙色装甲的肩上带出撕裂天机的金属风暴,各种各样的重武器也在朝着敌人招呼。小队长和队员们在战壕里正在炮击。

濒死的异常也是有思考能力的,它突然开始收缩它的身体。原本挥舞的触手全部都收缩的像尖刺,而身体就像弹簧随时准备将其发射出去。一只触手对准了小队长和他的队伍,对准了那个临时成员。

猛然间,那名UIU干员只感受到身体传来一阵推力便倒在地上,眼前小队长的身体被触手穿成一块破布,三点血溅到雄鹰臂章上,好像三个箭头……


走廊内,一个头戴封闭式防毒面罩的男人站着,身后的金属门缓缓关闭,他左手握住一个计数表,右手拿了个像是控制器的东西。而走廊的另一端门则开始缓缓渗出暗红色的液体。从开始的缓缓渗出,到不断流出,再到从门缝中激飙而出,走廊中的液体越积越多但这些液体始终没有离开那扇门超过两米。

那个男人仿佛没有注意到那些异常现象,而是在专心地读着盖革计数器的指数。

当指针走过某个刻度时,门缝中不在渗出液体了。但那暗红色的液体却从地上布满到了天花板上,那个男人和液体犹如冲浪者和浪卷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双方都是静止的。

霎时,浪卷动了,犹如潮水般的异常向着机动特遣队“鼹鼠”的队长扑去。一抹洒脱的笑在漆黑的面具下划过,他摁下了红色的按钮,一股热浪在通道中爆开。那热浪吞噬了他自己,也吞噬了异常……


在完全密封的房间,她感觉到有点透不过气,不过考虑到种种她决定暂时忽略这点不适感。

这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坐在角落里的地板上。左手边的地板上散落着一瓶已经空的药盒,上面写了个黑色加粗的“Z”;右手边的墙上斜靠着一把几乎和她一样高的亮红色射线枪。

但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她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得透明。垂下的发丝在她的视线里正慢慢地分解成0和1,在空气中散去不见。

“愚蠢,这会是你最后一次阻止我。我已经进来了,而你连怎么打败我都没有想到。”

她没有作答,只是仔细端详着她的发丝,看着它从末端分解直至看不见。她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就算是王牌在5面前也只不过能够拖延一下。她不记得她的同事,战友,以及同样在5的攻击下牺牲的人们……

但幸好她还感受的到她的思维、她还记得自己的童年,中年、她还记得自己在哪、她还记得她是谁……

“咳咳——”,她清了下嗓子,“不,我知道”

“笑话”

“理念是杀的死的”

“如何?”

她抬起了头,眼中闪烁着远比“锚”更加坚定的光芒。

“用更好的理念。”

她失去了她的思维。


黑暗房间中的黑暗衣柜内,一个身着橘色衣服的人在手电筒的照耀下看着已死之人的笔记。

无人知晓的地下室中,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员与神灵展开超越现实的拉锯战。

当最初之作与不可视之人同时出现在安保主管的眼里时,他按下了黑黄相间的辐射按钮。

那是位英勇的战士,当狂傲不可一世的战神表露出他的本性时,勇士昂首阔步,用生命将其带回沉寂。

飘忽不定的虚空中,年迈的博士带着逐渐溃烂的躯壳,追逐着即将消逝的红光。

不可命名的国度,无法命名之森,身份转换,须弥之间。

纵使为万古寒冰坚山,在齿轮的扭合转动之下,也终将支离破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