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XY的沙盒

“我……这是在哪?”一片朦胧之中,Knish睁开了他的眼。然而他什么都看不见,唯有虚无自眼角向眼前无尽地延伸。Knish想要习惯性地向腰间抹去,但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枪械,没有保护符,没有信息流素,更没有记忆强化药剂。惊讶地向身下看去,Knish发现自己是如此的……不可名状?

“没有实体?我这是变成了异常了吗?”,Knish想起了很久以前听过的一句笑话:“我生是基金会地人,死是基金会的……异常?”……如今,讲笑话的人早已不再,而他却成为了他一生所对抗的东西。

哈哈哈……无形的实体的嘴中发出了无声的笑,在虚空中泛起一片片涟漪,曾经尊敬的MTFC,如今却是一个可憎地异常。这个结局虽然早有想过,但真正发生时,所感到的只是一阵阵悲凉。现在Knish的脑中只有一片浆糊——如果他还有的话。

笑声逐渐平息,心灵也逐渐稳定。Knish开始思考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警告:SCP-CN-……%#收容失效,本Unit将会自动封闭。请全体MTF-己未-5“博弈尘埃”成员前往指定位置进行收容作业……”
“怎么回事?为什么额外防御设备没有生效?为什么所有D级人员全都不见了?”
“队长!……%#貌似之前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现应该是那个项目处于清醒状态了。”
“该死,我们得在它吞噬更多的人之前解决它……流山和云虫呢?”
“你在说什么队长?你说的是什么?新型设备名称吗?”
“……该死”
.
.
.
.
.
.
.
.
.
“这个异常的效应为什么会怎么强?47人,整整47人,现在只剩下5人。不仅如此,我的记忆也开始消失了。该死,我到底是该把药留给Onxy还是自己吃了……算了,搏一把吧,但愿他的日记能够生效……”

“”

O5议会记录

编号:O5-001#17005

参与人员:O5-1,O5-9,O5-12,O5-13

<记录开始,[时间资讯(可选)]>

<记录结束,[时间资讯(可选)]>

[[/collapsibl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