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ai

点子1:三次元动画人物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1位于site-CN-XX的一个6m*5m的房间中。它的所有关于用品及房间的合理要求都应经过████博士的批准方可执行。由于SCP-CN-XXX-1的性质,尝试增加进一步的安全预防措施或要求的权限是不必要/不可能的。

房间内现有的家具包括:
1、一张标准单人床,床单及被褥共有两套,每月进行更换,另一套进行清洗。
2、一套标准学生座椅。

房间内SCP-CN-XXX-1的个人用品包括:
1、一本《遗传学》
2、一沓标准A4纸(约160张)

SCP-CN-XXX-2应被时刻收容在一个标准收容箱内。对其进行研究应在拥有至少一名拥有3级人员及████博士的允许下才可进行。对其的安保措施的目的主要为防止其被窃。
因SCP-CN-XXX-1特殊的性质,考虑其潜在的危险,应禁止其离开房间进入site内部。

描述:SCP-CN-XXX-1被描述为一位不知道为何出现在现实世界中的"动画人物",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已知动画人物具有一样的特征,该动画人物描绘的是一位身高170cm左右的亚裔女性。
SCP-CN-XXX-1能够根据周围的光线变化实时地“画上”对应的简单阴影。SCP-CN-XXX-1身体表面所“穿”衣物也为其身体的一部分,其在地面的阴影由于有着动画内人物阴影的相似性所以也被看成是它的一部分。

对于任意一个观察者,无论是生物或电子设备来说,SCP-CN-XXX-1都像是一个平面物体。在不物理接触的情况下,任何观测者都不可感受到SCP-CN-XXX-1的三维属性,立体视觉无效。但对于任意一个位置的观察者来说,正确的表达在此位置关系的SCP-CN-XXX-1的影像都存在,即SCP-CN-XXX-1即使在存在方式上具有异常的性质但却是一个三维物体,物理性的接触也证实了这一点.
SCP-CN-XXX-1具有和人类完全一样的生命体征,以人类的标准来看,SCP-CN-XXX-1的年龄为35岁,非常健康。
对SCP-CN-XXX-1的观测性质的测试报告请见CN-XXX-α。

除观测的异常外,SCP-CN-XXX-1还具有一些性质,暂不清楚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 SCP-CN-XXX-1自身及其任何影像都会显著地影响正常人类,受试者报告SCP-CN-XXX-1具有一种熟悉感及既视感1。在此基础上,受试者都表现出对SCP-CN-XXX-1的亲近。对受试者的心理评估表明他们并未受到模因影响。与scp-148的联合测试仍在批准中。

“就像刻在DNA里的场景。”

████博士

  • SCP-CN-XXX-1不需进食及喝水,但可以吃人类的食物以及正常地喝水。在不进食及喝水的情况下,排泄及排遗也不被观察到。对摄食及喝水后SCP-CN-XXX-1的排泄物及排遗物分析发现,无任何异常,并无SCP-CN-XXX-1的任何性质。

SCP-CN-XXX-1是在████地区的一栋早已荒废多年的别墅里被发现的。当地群众报告此建筑内时常有一人影走动,因为此别墅曾是一个至今仍未破解的凶杀案的现场,所以当地警方对其进行了调查但毫无所获,仅在其中发现了异常大量散落于地面的画纸。但1个月后,又有群众报告相同的事件,警方再一次进行调查但又一次毫无所获,画纸基本呈现上一次的模样。第三次报告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基金会对当地居民进行了C级记忆清除并派一支武装小队进行收容。
最初开始,武装小队在别墅内一无所获,别墅内唯一的异常就是别墅内散落的大量纸张。正当武装小队想取走一些纸张带回检测的时候,全部武装小队成员都听到了一个未知来源的女性声音,从记录设备的影像来看,发出此声音的人就是SCP-CN-XXX-1。经历一段时间的交涉后,武装小队被说服暂时离开该别墅5分钟。谈话内容的文本记录及对小队成员的访谈记录详见报告CN-XXX-B。
大约5分钟后,特工████、特工α与SCP-CN-XXX-1出现在门口,收容行动基本结束。
SCP-CN-XXX-1非常配合基金会的各项试验以及各项要求,并无反人类倾向。

基金会后来又派出特工对别墅进行了全面的搜查,在地板上发现了SCP-CN-XXX-2以及两封被退回的信CN-XXX-C-1和CN-XXX-C-2。这两封信发信者为在别墅的凶杀案死掉的画家,信无发往地址,但退回原因为邮资不足。目前两封信与SCP-CN-XXX-2一同保管在收容箱内。

SCP-CN-XXX-2是一支由未知材料制成的钢笔,材料推测为某种动物的骨骼,其笔尖为某种未知金属。金属的组成似乎与scp-727的产品所使用的金属相同。
SCP已知的性质有:

  • SCP-CN-XXX-2似乎具有无限的墨水。不管SCP-CN-XXX-2如何被使用,其质量永远是23.1g(含笔帽)。当SCP-CN-XXX-2被暴露在空气中时,不管暴露多长时间,其内部的墨水不会干,且无水蒸气被检测到。
  • SCP-CN-XXX-2似乎有读取心灵的能力,其能根据使用者的意愿瞬间切换墨水的颜色。曾在一次测试中,测试人员在纸上随便涂抹并画出了他心里所想的场景。
  • 据SCP-CN-XXX-1的描述,自己是被SCP-CN-XXX-2所画出来的,但在对SCP-CN-XXX-2的绘画测试中,其画作未表现出任何异常。

点子2:Stupid Computer Program (未编辑完成鸽了)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被储存在一张标准格式光盘中,该光盘因基金会实验有着多个具有相同性质的副本。这些光盘被分别收容在标准收容箱内。这些收容箱存储于site—██中,被两名3级安保人员所看管。
仅从收容箱中取出光盘是允许的,致其损坏将会受到降级处分。在任何可运行光盘的设备中运行光盘需获得至少一名4级人员的明确同意,且只能由D级人员操作该台设备,否则将被立即降级为D级人员。任何关于电脑型SCP的交互实验将永不被允许。

描述:SCP-CN-XXX是一种能够在几乎任何现代电脑上所运行的程序,该程序由Python语言所写成,在程序文件夹内的“Readme!!!”文件中有着对SCP-CN-XXX的描述。


SCP-CN-XXX是一种能够让使用者的智商降低的程式,不论以何种方式游玩该游戏,不论远程及直接操作都会直接降低操作者的智商。████博士曾编写过程序试图以此来在没有人员损失的情况下通关程序,但最终实验以████博士的智商降低至[数据删除]而告终。
在损失了[已编辑]研究员之后,所有对其的实验都换由D级人员来进行。

该游戏共有9关,目前基金会已通过对其进行反编译更改数据解锁全部关卡。

点子3:永醒

评分: 0+x

异常就这么消失了,仿佛他们就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大概在十年前,事情就开始有一些不对劲。
3059年,最后一个SCP,SCP-114514被收容并归档。那时的基金会也不知道这一个SCP将会是最后一个SCP,特工依然在世界各地积极地搜索SCP。就如同之前所说的一样,这一年的剩下时间里,一个SCP也没有被发现。
似乎是巧合,在那一年里,所有SCP就如同吃了安眠药一样,一点乱子也没有出。收容突破也在那一年消失了。
O5指挥层对这样的现象并没有太多的警觉。如果说发现新的SCP和收容突破是由某种概率操控的话,那就是这一年基金会运气好。
基金会真正觉得这可能是某种异常现象的时候,是在3060年,大概据最后一个SCP-114514收容整一年左右。
在这一年里,基金会的开销大幅度减少。
那些相关组织的异常也很老实,根据潜伏特工的情报,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新的异常。虽说有些组织还在创造异常,但是那些“自然产生”的异常似乎已经消失了。

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对这个现象推测出了两种产生原因:
SCP就这么多,我们真的收容完了,没有收容突破只是某种巧合。
这是某种异常现象,可能是一个新的SCP-114515(暂命名)所导致的现象。

O5指挥层最终选择了第二种解释。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忽略这是一个新的SCP的可能性。”——O5-██

基金会开始了一次大搜寻,大部分特工被派出去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这个SCP-114515。
收容人手的短缺的确导致了一些收容突破,但是相比于以前,这些收容突破就宛如鸿毛。

一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两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两年后,相关组织甚至也不再制造SCP了。据一个潜伏在相关组织的特工传回来的情报说,那些创造SCP的方法全部都失去了它们的效力。

恐慌。
恐慌最先出现在Are We Cool Yet?中,然后是破碎之神教会,然后是MC&D,然后是混沌分裂者,然后是蛇之手,然后是基金会自身以及GOC。

在某一个平凡的早晨,SCP-343从他的收容间里消失了,留下了一封信:

尊敬的SCP基金会的成员们:
请原谅我的突然离去,我终将像这样突然消失,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对于你们想咨询我的问题我已经知晓,虽然你们还没有问出口。
就请让我拿雕像来举一个例子吧。当你们睁开眼的时候,雕像只是一个普通的雕像,符合一切你们所发现的物理现象。而当你们闭上眼的时候,如果这个雕像就是那个雕像的话,那么在当时的那些人都会被扭断脖子。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如果”的前提条件,以及那个雕像的存在。
稍微理性地思考一下“神”的出现。神是被人所创造出来的,神是为了解释你们所不了解的现象的时候被你们所创造出来的解释。
于是神就存在了。
你可曾害怕黑暗,害怕黑暗当中有你未知的东西跳出来把你杀死?
于是那个东西就存在了。

真正GUT是存在的,它显然存在,从结果来说,它恰好能够允许异常的存在,然而异常确是不自然的。
举个例子,求1+1/(1+1/(···))的值。你可以把这个问题转换成求方程x=1+1/x的解。然而解有两个,一个正一个负,根据直觉来看,我们似乎要选正的那个。但是,没人说取负的那个不可以。取正解有其显而易见的优点,比如说从数列观点来看的迭代逼近。代换到现实,这就是正常,而那个负解就是异常。

当你认为有异常的时候,那么异常就出现了。
而当你认为没有异常的时候,它就什么也不存在了,因为没有东西去告诉现实,它要取那个负解。
我们生活在你们的未知与想象当中,就像深海中的鱼活在捕鱼船的灯光所能及的更深之处。
你们照亮了整片海,
你们的眼睛永不闭。

对于GUT的Tips:
虽然我并不想让异常们消失地快一些。但是出于对你们的热爱,我还是要在最后给予你们一些提示和指引。
关键词:
观测、绿、休谟、集体无意识。

SCP-343留下的这封信表明了在3058年所发生的那个大事件可能是这一切的起因。
在那一年,大统一理论GUT被发表并被广泛接受。
即使对于基金会的科学家来说这个成果也是鼓舞性的,因为一些迹象表明这个GUT理论和他们为了解释这些异常所提出来的理论能够相容,也就是说,真正的GUT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就能够被人们所发现。
而对于公众来说,则意味着,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被科学所解释。他们根本不知道异常的存在。
在人们的心里某处,我们不再为未知而恐惧。
所以它就消失了。

基金会科学家最终从SCP-343留下的话语中推测出了一些东西。
他留下的,并不是GUT的信息,而是某种解释异常为什么会存在的理论。换言之,从物理的角度来看,我们怎么告诉现实,要取那个“负解”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异常能够被解释的这个事实被那些知道异常存在的人获知了。

自那一天起,SCP们就如同没有存在过一般,消失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基于一些异常而开发出来的技术依然存在,还能发挥它们的效力,比如说现实稳定锚之类的,虽然有些已经失去了它们存在的意义。
绿型失去了能力,蓝型再也不能施展奇术了,红型再也不能再生,黄型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我们不需要稳定现实了,再也不需要。

于是,基金会也就这样走向了尽头。
不过我们还是在最后为未来施加了几份保险,这份文档就是其中之一。
当人类无法组织的灾难摧毁了人类文明,人类、或者其他接管地球的生物又像孩子一样愚昧的时候,保险就会启动。
我并不知道你是否能够明白这里的话语,但是这是“旅行者3号”,带着“镀金相片”,从过去送往未来。

既然你能够来到这个地方,那么意味着,异常已经产生了。
你或许会一头雾水,基金会是什么?
你并不需要知道基金会是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你要做什么。
那就是带领自己的种族走出愚昧。

欢迎来到Site-01,这里有一切你所需要的。

帮助理解文章,具有类似的想法

点子4:方波 编辑中鸽了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需放在site-CN-███的一个标准收容箱内,除测试用途之外,任何电池类物品,不得出现在SCP-CN-████50米范围内,否则将被视为一次潜在的收容突破。SCP-CN-████的测试需一名四级研究员的批准,并且除特殊需求,测试场地需满足以下要求:

  1. 绝对的真空,每立方米内的气体分子不得超过10个
  2. 场地的六壁需以至少10米厚的铅墙包裹,并能够抵抗██当量级的爆炸。
  3. 场地的内壁需要用特殊的吸光材料涂饰,吸光材料的吸光率需达99.7%及以上

项目描述:SCP-CN-████是一个由未知生产厂家所生产的手电筒,一起回收得来的说明书称该产品为“方波”手电筒。

点子5:げんそうきょう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需储存在Site-CN-██的一个高价值物品收容箱中,对其的收容措施主要防止其失窃,对SCP-CN-【】-1的测试需向项目负责人Nipporita博士提交申请后经批准。考虑到其异常特性,所有对其的测试除特殊情况外都应由D级人员使用并在一个密闭房间中使用。
SCP-CN-【】-2需与SCP-CN-【】-3一起收容在与SCP-CN-【】-1同Site的一间████内,SCP-CN-【】-2还需置于一个能够维持低湿度低温度的收容箱中,避免其损坏。SCP-CN-【】-3每周应进行基础的摩托车保养。

描述:SCP-CN-【】是一系列物品的集合,这些物品显著的共同特点是他们都是一位日本男性Youki ████的遗物。主要因为此共同特点,这些物品才被编为一个SCP号码下。访问SCP-CN-【】-α以获取物品清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