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降临

天国降临
格式未调校


楔子

-232d 10h 33min
香港


他在黑暗中伏身,几乎喜极而泣。

双手轻抚尚处平坦的小腹,将面颊贴近。

温热的触感颤栗着,心跳声隐约浮起。

未来从虚无中凝结,变得有形而具体,令他晕眩。

纤细的手指穿过他的鬓角,每一根发丝都在回应,麦浪般起伏着。

他听到崭新的生命。

短促的敲门声响起,匆忙间他突然明白,自己与人父仅剩几月之距。

是否终会为此有所牺牲,甚至牺牲一切。

他不知道。

车辆驶进隧道,没入灯光之中。


同调


02:40:17
科学路

最开始是一个点。

扩散为线,倍增数条,横亘在视野里。

他突然意识到这其实是半垂的电线。在视野的尽头打着火花,距离尚远,看不真切,焦糊味却是实在的,刺激着他的鼻子。

然后声浪才涌进耳道。起先他以为那濒死的叫喊是他发出的,撕心裂肺,煞是骇人,但随着发现自己的下巴被打飞了,他才明白呻吟比较奢侈。

弹头内嵌钢芯,飞行弹道稳定,只是枪手太嫩,没要了他的脑壳去。

他算了算出血量,大概有两个他那么多。

那他在干什么?出窍抑或是弥留,他不太懂。

身旁有人。

一只手在他的断肢处抚摸,奇异的热力随着皮肤蜿蜒,很快传遍创口。

他有很多创口。但都不及此时的灼痛感清晰,仿佛尖锐到划破空气。

皱缩的纸条覆在眼前,他下意识读起来——

这个男人是谁?

我不认识他。

我甚至没有见过他。

我是盲人。

况且我也不是为了他而演奏。

我是为了我身后的人而演奏的。

痛感瞬间褪去,他感应到自己失去的四肢,这让他惊讶不已。

大小不一的四肢接在了他的身上,一旁的研究员朝他笑了笑,

"你已经死了。"

他不喜欢研究员。

"但大脑不能浪费,所以暂且借用你一点时间,帮我一个忙。"

眼前晃过一个计时器,印着闪烁的两个小时。

"太精细的活你做不来,"研究员指着他浮肿的五指,模因欺骗了他的器官,不顾一切地维持着与异肢的链接 ,在接口处缓缓挤出黑褐色的旧血块。

"不过——"残余的兵士聚拢起来清点弹药,扯下变形的动力支架。

隶属于不同部门的队伍,此刻也重新编排。瘦高的机动特遣队员走出来,从烧焦的布料中抽出一支自动步枪,甩到他身上。

他略显吃力地把弹夹推下。枪托有一股糊味,电池从破碎的工程塑料中崭露头角。

"我们要到那条街去。"

新的小臂太粗,有些不适应。他从怀中搜出刚才的纸条,递回研究员。

"胳膊疼就读两句,留着吧。"

他诧异地看了研究员一眼。

-30d 12h 40min
上海

Scarlet又压了压帽檐。

他自知此行艰难,若失了约定之物,必然无法交代。

货架如同层叠的战壕般掩蔽着他,越过便是一片空旷。

空旷不适合他。

他能感觉到特工的步伐,在战壕深处游荡着,越走越近。

四下寻找无果,脚下的油锅越烧越热,几近将他逼至死角——

在这里。

窃得瑰宝一般,他拾起它,谨慎地捏在手中。

交错的步行电梯有条不稳地煎熬着他,他不清楚特工在何处潜伏,只能推测他们的面容,与四目相交时的惊愕。

侬莫猴急——他警觉地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青年挤来,耳机的透明导管斜斜插入衣领。

血液瞬间涌上头顶,他转过身,试图挣出人海,仅换来低声的抱怨。

步梯到头,他两步并做三步,腾挪向收银台。

略微用力之下,他挤进了边缘处的队伍,远离搜寻的特工。

你这人!怎的——

不料后方传来尖锐的责备声,打破了人们无言的静默。Scarlet赶忙辩解,比出自己最温暖的手势,眼神恍惚闪烁。

但身后人的叫喊仍不停止,几只手推推搡搡,夹杂着新鲜蔬果的味道。稍远处有几名青年转过身,狐疑地打量着。

您等一下,等一下——

Scarlet的身体掠过一阵战栗,多年的涉险经历留给他敏锐的直觉,他一面妥协,一面考量逃脱的路径。

电梯上的青年走出,与其余几人汇合,疾步走向Scarlet。

第一日
Site-CN-52

1004号感染者
Site-CN-34


亡谋


第一日
Site-CN-21

441号感染者
Site-CN-34

02:00:32
Site-CN-40

第三日
Site-CN-52


热寂


-20d 05h 10min
重庆

第三日
Site-CN-21

200号感染者
Site-CN-34

01:40:40
Site-CN-40


业尽



苦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