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banzhuanyong

没有异常的一天——Site-CN-61杀人事件


第一幕

李教授是死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的。

按说在基金会里,死一个研究人员,即使他是61号站点首席研究员兼站点主任,也算不上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61号站点是个新建立的站点,暂时还没有收容任何SCP项目,站点里人又不多,除了几个负责人,无论安保队员还是研究人员基本上都是新来的菜鸟,这就让“李教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自杀”这件事多少显得有些蹊跷。

路过李教授办公室的时候,王东明叹了口气。“唉,好好的怎么就自杀了呢。”

尽管已经过去了一天,可是对于第一个发现尸体的王东明来说,那种震撼还没褪去。
王东明不是没见过死人。他今年31岁,之前已经在基金会中国分部的外围研究所工作了6年,今年终于通过层层审查被选为基金会的正式研究员。他自己满以为终于能接触到神秘的“SCP项目”,结果却被分配到深山老林里一个刚建立的站点做什么准备工作。如果不是待遇加倍又分到了一间漂亮的公寓,他一定会认为自己是被骗了。

“这种事不常见但绝对不少见。”不知道王东明是自言自语还是有意在问自己,走在他前面首席研究助理马向南接口道,“基金会哪个站点敢说没死过研究员?以后你就习惯啦。”

王东明皱了皱眉,不知道是因为马向南说的话还是因为他满不在乎的口气。

马向南是61号站点的首席助理研究员。40多岁的年纪在整个基金会里算不上大,但对于王东明这种菜鸟来说绝对算是前辈了。马向南属于站点里管家式的人物,既是李教授的科研助理又是行政秘书。王东明听他说是因为原来42号站点出现了一种范围性异常,虽然危险性不大但已经严重影响了工作效率。基金会中国分部这才建立了61号站点用于将原来的42号站点转移过来。身为新人的王东明还想象不出来“范围性异常”是什么样子,不过听安保队长隋国军说,那是一种只要在站点内暴露名字或者称谓,就能让被暴露人失踪一天的异常现象。这让王东明对“SCP项目”的好奇心又盛了几分。

不过现在不是向马向南讨教异常现象的时候。“不是说……研究人员的死亡率很低么?”王东明顺着马向南的话问道。

“文字游戏,文字游戏懂不懂?那说的是"意外死亡率",里面可不包括犯错误的处决和自杀。把这两样都加上,研究员的死亡率绝对能超过外勤特工挤进基金会前三甲!”

听马向南这么说,王东明的心里嘀咕起来。当初人事部那帮人可不是这么说的,说什么随着基金会的取得的成果越来越多,收容措施越来越完善,研究人员的死亡率正逐年下降,已经和后勤部门持平云云。至于“意外”两个字是故意没说还是他没注意听,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那是心理问题?咱们不是有心理咨询的服务么?”王东明不甘心,继续问道。

“你也知道,因为某些原因,心理咨询的效果并不好,强制心理咨询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变相的审讯,谁还把那东西当福利啊。”马向南的语气里透着无奈,“这也算是一种解脱吧,虽然这么说不厚道,但却是事实。”

王东明觉得马向南这么说很别扭,但是马向南显然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谈下去的意思。

正说着,电梯门开了,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

“那今天来的是?”王东明是被马向南拉着出来接客人的,刚才一直讨论李老的事,这才想起来还不知道来的人是谁,竟然还要在这么忙乱的时候让马向南带着他一起出来迎接。

“哦,是内部调查处的徐进主任。”马向南对着电梯轿厢的金属内壁拢了拢头发,“内部调查处……有点类似内务部,应该是来调查的。”

“老马,李老不是自杀么,还需要调查?”王东明奇怪的问。

“嗨,要是你我这样的身份,站点安保方面自己就处理了。”马东明一边系着白大衣的纽扣一边回答,“李老这种嘛……无非就是个形式,走个过场而已。”

王东明还是不明白,走个过场还需要一个主任出马?不过看马向南好想没心思再讨论这个话题,就没再多问。

第二幕

一辆黑色轿车从站点大门缓缓朝东楼驶来。王东明知道,车里的人应该来了好一会了。当初他刚来的时候可是在站点大门外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指纹、声纹、虹膜、DNAsriel鉴定一套下来不算完,还得念咒一样背出32位密码,也不知道是不是守卫故意吓唬他,说什么一次机会背错一位就地处决,反正他现在看哪个安保队员都不顺眼。

车停在两人面前,从副驾驶位置先下来一个人。

这个人个子不高,1米75上下,身材微微有些发胖。国字脸,小眼睛,重重的眉毛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薄嘴唇,嘴角微微向下显得很严肃。手上还拎着一个公文包,看不出材质。

“徐主任,您好。” 马向南的态度特别殷勤,快步上前说道,“门口耽误您不少时间吧?里面还是个空架子,外围安保措施倒是完善起来了。”

徐进和马向南握了握手,说道:“标准流程嘛,可以理解。”

这时候主驾驶的车门打开,一名年轻男子从车上下来。让王东明没想到的是,这人他还认识。

这名男子的真实姓名王东明并不知道,只知道他代号Asriel,是基金会的外勤特工,因为某些原因正在负责新进人员的审核工作。也正是因此与王东明有过很多次接触,虽然称不上朋友但彼此也算是很熟悉了。

“这位是?”王东明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和Asriel搭话,马向南先向徐进问道。

“哦,这位是特工Asriel,这次特别借调过来参与调查的。”徐进淡淡的回答道。

徐进说完,王东明注意到马向南的眉毛挑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笑着和Asriel握了握手说,“您好您好,没想到还要外勤特工出马……新站点很多地方不完善,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开口。”

Asriel和马向南握了握手,点点头没说什么。

几个人一起走上台阶朝楼内走去,王东明故意落在后面,和Asriel走了个并排。

“Asriel,没想到你也过来了?”王东明小声的问。

“嗯,徐主任特意调我过来。顺便也来看看你。”Asriel回答说。

“呦,你把我扔在这就不管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卖了呢。”见到熟人的王东明心情不错,不正经的毛病就露出来了。

“怎么?你们俩认识?”徐进回头问道。

“是的,王东明之前的一部分审核工作就是我负责的,我们之前接触过几次。”Asriel回答说。

“哦,怪不得嘛。”马向南按了一下电梯按钮,“小王这一个星期表现还是不错的,不管是工作能力还是学术水平都比较突出,多谢特工Asriel给我们推荐了优秀人才啊。”

四人进了电梯,马向南向徐进问道:“徐主任,咱们先去会议室坐坐?”

“不了,今晚还得赶回去,先看看现场把。”徐进回答。

“哦……那好。”马向南按动按扭,电梯门缓缓关闭。王东明注意到轿厢内壁映出马向南的影子,脸色不太好看。

李教授的办公室里和他生前一样,一张硕大的办公桌,上面放着一台标准的基金会办公电脑,没有开机。靠着南面墙上是一排档案柜,每个柜门上都有独立的指纹锁,识别器发出幽幽的蓝光。除此之外,屋里再没有其他值得一提的东西,没有任何装饰,更谈不上绿植照片之类的东西。当然,地上的那摊血迹是没法让人忽视的。

房间内没有窗户,因为是建立在无人区的站点,整个大楼都被特种材料包裹避免侦查,真算得上是暗无天日了。

“除了尸体已经移走,其他的什么都没动。您看,灯都没关。”马向南领着众人走进屋,“安保的隋队长昨天已经做了排查,没有发现任何外部入侵的痕迹,相关的影像资料我想您已经看过了。”

“是的。”徐进点点头,“我和Asriel已经看过了安保报告,不过还是想听你说说当时的详细情况。哦,对了,李教授电脑里的资料我们需要一份拷贝。”

“那没有问题。”马向前走到办公桌前,伸手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稍等了一会,屏幕亮起,一个SCP基金会的标志出现在屏幕上,随即弹出一个密码框。“嗯……按照程序,您应该知道李教授的个人密码吧?”

“我知道。”Asriel朝他点点头,报出一串密码。

马向南将资料的备份交给徐进,问道:“徐主任,您看之后……”

“当时在场的都有什么人?”徐进问道。

“哦,当时这一层人很少,除了两名值班守卫,就是我和小王。”马向南回答说。

“王东明,是你最先发现尸体的?”徐进转头看着王东明问道。

王东明突然有些紧张,回答说:“呃……是的,我来过两次,第一次来的时候,李老好想正在写什么文件,马副主任可能正在向他汇报工作。马副主任离开后我想请示一些事情,但李老好像准备要出去,说要离开几天,我就先告辞了。之后……马副主任让我过来向李教授请示地下实验室的布置方案,我敲了好一会门都没有回应,本来以为李老已经走了,就试着推门,门没锁,然后就发现李老……”

“从监控录像上看,你来过两次,之前马副主任也来找过李教授?”Asriel开口问道。

“是这样,”马向南回答说,“我之前正在和李老讨论了接收42号站点项目的日程表,小王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先走了。后来才想起地下实验室的事情,因为当时走不开,所以就让小王再来请示一下。”

“总之,先把当时在场的人都找来吧。”徐进语气平淡,但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哦,好……我这就跟隋队长联系。”马向南答应的不那么痛快。王东明估计是因为徐进的小题大做。

第三幕

会议室里一共七个人,除了王东明四人之外,还有当时两名东楼的守卫,隋国军作为安保队长也留了下来。

徐进坐在会议桌前,面前放着一个红色的文件夹,正在看里面的文件。

Asriel靠着会议室的大门站着,目光越过众人头顶盯着会议室的墙壁,就好想能看穿混凝土一样正在研究站点外的森林里两只正在交配的动物。

马向南见徐进一直没说话,先把一个透明的证物袋推到徐进面前,说:“徐主任,这是李老自杀用的手枪,不知道他是怎么带进……”

“马副主任,”徐进摆摆手打断马向南的话,“好想还没人把这事定性为自杀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马向南激动的站起来,“不是自杀,还是他杀?最后见到李教授的只有我和小王,你的意思是我们俩之中有人杀了李教授不成?”

“我没有下任何结论。”徐进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确实有迹象表明李教授不是自杀,所以才需要调查。我看我们还是和在场的人单独谈谈,就从两位安保队员开始吧。隋队长,请你安排一下。”说完,徐进合上了手里的红色文件夹。

马向南气愤的坐回椅子里,盯着徐进手中的红色文件夹面色阴沉。

两名守卫不明就里面面相觑,跟着徐进出了会议室。没过一会,隋国军就进来叫马向南出来。马向南站起身,看了王东明一眼,面无表情的跟着安保队长出去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剩下王东明和Asriel两个人。王东明站起来凑到Asriel身边问道:“我说,不会真是他杀吧?你们是不是掌握什么了?”

Asriel没有回答,还是盯着墙壁出神。

王东明继续自顾自的说道:“真是老马?没道理啊,他们平时关系不错啊,他为什么要杀李教授啊?”

“不是还有你么。”Asriel冷不丁插了一句。

“啊?”王东明心里一哆嗦,“你可别开玩笑啊,我认识李老还不到一个星期,有什么动机杀他啊?”

“杀个人,有时候用不着理由。”

“切,你装什么酷啊,是不是我我心里清楚。”王东明撇了撇嘴,突然想起了什么,眯着眼睛问道:“Asriel,不会搞什么刑讯逼供吧?对研究人员也来这套?我听说你第一次都哭了?嘿嘿……”

“你哪来那么多听说?”Asriel不耐烦的瞪着王东明,“我警告你啊,随意打探不该自己知道的东西,会影响你将来的安全等级。”

王东明也想起来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只好闭了嘴,陪着Asriel对着墙壁发呆,倒是对即将到来的“谈话”没什么紧张感。

和马向东的谈话持续的时间比较长,隋国军进来叫王东明的时候他都快站不住了。

走出会议室王东明就看见马向东正坐在门外的椅子上,两名守卫也没走,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看到这架势王东明心里升起一股不安,马向东低着头看不到表情,王东明也不敢开口问,硬着头皮进了会议室旁边的房间。

“坐吧。”徐进正在红色文件夹里写着什么,见他进来指了指桌子对面的一把椅子对王东明说道。

王东明在椅子里坐好,徐进就合上了文件夹,抬头问他:“请你详细说说当天发生的事情吧。”

“嗯……”王东明思考了一下,“我昨天去找过李老两次,第一次去的时候马副主任正在里面,看我来了他就出去了。我向李老请示了一些工作安排的事情。当时李老正在写一份报告,让我去问马副主任,之后我就回自己的办公室了。过了一会马副主任让我向李老请示地下室实验室的事情,我就又回去了。具体细节刚才在现场已经跟您说过了,当时我打开门发现李老倒在椅子上,手里还握着一把手枪,我就马上进去查看李老的情况,发现李老头上有个弹孔,满地的鲜血……。我没敢多碰,出来按下了门外的内部报警器。先过来的是东楼的守卫——就是您刚才见过的那两位——他们赶到后直接向隋队长报告了情况,隋队长带着另外几名守卫封锁了现场,哦对,马副主任是封锁现场之后才赶过来的。”

“照你这么说,李教授在马向南离开的时候还活着?”徐进盯着王东明问道。

“我明白您什么意思,如果您确定是谋杀……”王东明看看桌上的红色文件夹,抬头对徐进说道,“那我的嫌疑最大。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么肯定是谋杀的理由是什么。”

“呵呵,”看到王东明这样的反应,徐进笑了起来,“先别说你有没有嫌疑,说说你的判断。记住,在基金会里,别让常理限制住你的思维。”

“那我就有话直说了,”王东明挠了挠头,“您……相信直觉吗?”

“我的理解是,有些人会注意到一些别人不注意的微小细节,然后无意识的把它们连接在一起——进而得出某种结论——把这称为直觉。”徐进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好吧,是这样的。”王东明说道,“我来这里时间不长,才一个星期而已,不过和马副主任也算是很熟悉,毕竟他是我的直属领导。据我的了解,老马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所以我一直觉的他今天对您的态度有些反常。而且,从昨天到现在,老马似乎对李老自杀的事情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当然这些都一些推测,不过有一个细节……”王东明有些迟疑。

“没关系,注意到什么你就直接说。”徐进微笑着对王东明说。

“我第一次离开的时候,李老说他下午要出去一趟,而且是要走几天天,所以是当着我的面把办公电脑关掉了。今天马副主任给您拷贝资料的时候并没有先唤醒电脑,而是直接按电源开机……您知道,我们研究人员使用电脑比较频繁,即使是临时离开也是待机状态……后来,马副主任再没进过现场。现在想起来,马副主任是怎么知道李老的电脑已经关了呢?”

说道这里,王东明的脑子越来越糊涂,无论是今天马向南一系列反常的举动,还是徐进的态度,都把谋杀的嫌疑指向马向南。可是马向南离开李教授的办公室的时候李教授确实还活着。那凶手除了自己不是没别人了么?自己不会受了什么异常影响吧?难道有什么项目已经秘密转移过来了?早听说SCP项目异常千奇百怪,真是自己动手杀人,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王东明越想越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好啦。”徐进打断了王东明的胡思乱想,打开红色文件夹继续写着什么,“你可以先出去了。”

王东明浑浑噩噩的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第四幕

走廊里,Asriel已经出来了,还是靠着墙,对王东明点了点头。

隋国军也在走廊里,就站在马向南前面,和两名守卫隐隐的把他围了起来。

马向南此时的姿势和王东明进去谈话之前一样,还是低着头一语不发。王东明正想开口询问,身后传来了徐进的声音。

“好了,我看差不多了。马向南副主任,咱们走吧。”徐进的声音里依然听不出任何情绪。

“等一下,”王东明此时的心中充满了疑问,尽管早已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抱着一丝幻想,“老马,真是你干的?”

“是不是我……这不是明摆着么。在就知道的事情,他们就是想把人逼疯了。”马向南指着徐进手里的红色文件夹颤抖的说。

“可是……为什么啊?”王东明走到马向南面前大声问道。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离开基金会了!”马向南的语气好像在责备王东明看不出这么明显的答案。

“我知道我在这干了几年了?17年!整整17年啊!老婆孩子都不记得我这么个人了!”马向南的声音突然拔高,激动的喊了起来。

“咱们不是有休假么……你回……”王东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向南厉声打断了。

“你知道个屁!你以为我当初说羡慕你无牵无挂是安慰你?我他妈是真羡慕你啊!”王东明眼里,此时的马向南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学者风采。

“那也不至于杀人啊!”王东明觉的这个理由简直不可理喻。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基金会!想走就走?调动申请我打了十几份,每次就两个字:驳回。连句解释都没有,换成你就忍了?他们把我们当成果人吗?”

“你知不知道,58号一次收容失效死了半个站点的人,你知道他们报告上怎么写的吗?值得庆幸!值得庆幸的收容失效是仅造成了50%的人员伤亡!这还是人话吗?”马向南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
“你看看站点里都是什么人?除了等着处决的死刑犯,就知道擦枪的守卫,剩下的就是一群被异常项目逼疯了的研究员,有一个正常的吗?在这种地方待着怎么可能正常?所以我得走啊,我……我不能再呆在这鬼地方了……”说到这里,马向南已经泣不成声。

“我不过是拿几份无关紧要的研究报告跟混沌那些家伙换一个假身份而已,那老混蛋就抓着我不放!还要向上面报告。真被逮住了你知道什么下场啊?降成D级啊……还他妈不如一枪崩了我!”马向南死死盯着徐进手里的红色文件夹,好像能用目光把它烧了。

“好了,马副主任。”徐进冰冷的声音响起,“话就说到这里吧,其他的,回去再说。”

徐进朝隋国军示意了一下,回头朝Asriel点了点头,便带着两名守卫押着马向南朝电梯走去。

终 幕

王东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一切都来的太快了,好像都早有征兆又处处透着不合理。就在他烦恼不已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来得人是Asriel。

“嗯?你怎么还没走啊?”王东明以为Asriel早就和徐进一起走了。

“什么意思?盼着我赶紧走?”Asriel对他微微一笑,自顾自的在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

“那倒不是,正好还有事想问你呢。我说Asriel,既然你们早就知道是老马杀了李教授,怎么还搞这一套?弄得人心惶惶的。”王东明语气里有些埋怨。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Asriel难得的露出一丝愧色,“算是标准的应对方案吧,主要是怕马向南有同伙或者潜伏起来的GOC特工。”

“可是老马……我是说马向南到底是怎么让李老自杀的呢?这太不可思议了。”王东明问出自己一直没想明白的问题。

“这不奇怪,他既然能和混沌的人接触上,手上一定有什么设备。”Asriel一副见怪不怪的态度,“催眠、行为控制、现实扭曲,类似的东西太多了,手法并不重要,经过审讯都能弄清楚。基金会里,千万不能让常理限制住你的思维。比如……”

说着,Asriel懂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Asriel把小盒子摆到王东明面前。

“嗯?这是什么?”王东明心里明白,Asriel既然这么问,那自己一定猜不出答案。

“这是一种记忆消除装置。”Asriel又把盒子重新拿起来, “是我们外勤特工必备的装备之一。能在几个不同级别间消除目标人物某一时间段的记忆,甚至是对特定事物或者事件的记忆,是基金会最重要的研究成果之一。”

“嚯!有这玩意儿可方便多了啊!怪不得你们跑外勤的都不找女朋……”王东明知道自己嘴贱的毛病又犯了,赶紧讪讪的闭嘴。

“给你看这个不是因为别的,”Asriel没有理会王东明的玩笑, “发生了这种事,对你肯定会有一些影响。我现在还可以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可以选择继续留在基金会,当然,我们会默认你已经清楚所有已知和未知的风险并且自愿接受。或者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会用它消除你所有关于基金会的记忆,也包括你对原来研究所的记忆。你只会记得自己参加了一次面试,进入一家大型科技企业做研究工作,待遇和现在一样,当然这些都由我们来安排。”

听Asriel这么说,王东明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他没想到一切尘埃落定后自己会面临这样一个选择。这两天的经历,李教授的鲜血、马向南的眼泪,都在这一颗混成一壶冷水灌进了自己的脖子里。

“嗯……我能先问个问题吗?”沉默了许久,王东明抬头问道。

“当然。”

“这东西……是基金会的研究成果?”王东明指着Asriel手里的记忆消除装置问道。

“是啊。”Asriel没想到王东明这时候会问出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解释道:“当然,这不是基金会中国分部研究出来的,是基金会总部的成果,已经换了三代,技术算是很成熟了。”

王东明盯着记忆消除装置愣了半晌,开口说道:“我……想留下来。”

“好吧。”Asriel把记忆消除装置放回了口袋,或许是因为早就猜到了答案,没有再问他什么“你确定?”、“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之类的话,站起身对王东明说道:“那么,祝你在这里的工作一切顺利。”

“哎,你等等。”王东明看Asriel转身要走,站起来问道:“我到底什么时候能接触到……SCP项目?”

“哦,以你现在的安全级别,应该只能先接触到SAsrielfe级项目。”Asriel站在门口想了一下,“明天就有一个能送到,好像是台冰淇淋机。”

“啊?冰淇淋机?”就在王东明诧异的时候,Asriel已经走远了。

王东明想把记忆消除装置借来玩两天的话,还是没有问出口。

幕 后

轿车平缓向前行驶,61号站点已经渐渐消失在后视镜里,车厢里传出几个人的谈话声。

“马副主任,您这回的火候可比上次好啊,哈哈。”

“Asriel,你就别笑话我了,熟能生巧么。不过话说回来,这前前后后一个星期,就为这么一个人,是不是有点……”

“这也是没办法,各方面的渗透行动越来越频繁,我们也得采取一些必要手段确保安全,等神经模拟系统上线,咱们就能轻松不少了。”

“等着吧,不是卡在伦理委员会那了么,那帮家伙哪知道下面干活这么辛苦。”

“李教授安排好了?”

“休假了,据说是跟着哪个考古队钻地洞去了。”

“这老头儿到会躲清闲,转移站点这么大的事也不看着?”

“上面不是安排人过来接手了么。”

“行了,咱们时间紧,你们俩抓紧时间把报告填了,我那部分已经谢写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