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ck Liu-A303

欢迎欢迎……但除了巧克力和本人以外没什么可以招待各位了……要么……就吃纸了?聊天也行啊。——PL

A303的门没有锁,任何人都可以打开……尽管它属于研究员Patricia Liu。

打开门,或许是岩穴死寂,或许是城镇喧闹,或许是无垠黑暗红光飘摇,或许是广袤虚空尖啸环绕,或许是细碎白沙中文明被吞没,或许千顷盐田石柱已倾倒……抑或是小城一处,世界一隅,宇宙一角,更有可能是一模一样的房间环堵萧然惟于落日回照,甚至会是门后有邮筒扛着轩辕之剑殷切微笑。

不过只要敲门,如果本人在,来者不拒,欢迎来到A303。

A303只是一个十分普通的房间,过度区块化的布置中堆放诸多物品与精巧摆件。浮动微光于桦木地板之上摇曳,映射着淡灰而近乎白色的光洁墙面,房中光照便是这般过于轻柔而毫不晃眼。深色窗帘尽职尽责将灿阻绝,只有夜色扼杀了光线,她才会轻轻拉开重重幕帘,黑夜朦胧涌入窗前,触摸凝望无星之空的人的指尖。
Chill-out风格之乐曲以最低音量循环播放,传来的条条讯息使电脑不休嗡鸣作响,打印机吞入张张白纸勾勒文字与图表,写满旁批与批注的文件与报告叠在桌旁。

猫头鹰斜靠在书架上休憩,时而跃上她的肩膀安然静立,享受那双手轻抚灰羽。有时啄一下她的手腕腾空而起,自半开的窗中俯冲而去,通常只是去欣赏城区,和她一样穿过被遗弃的街巷而漫无目的。而有时是钻入森林将食物寻觅:与Patricia听信几位MTF-Lambda-4“观鸟者”的朋友之谗言而配制的“营养鸟食”相比,还是捕捉天然野物更为刺激。所幸从未出过什么事情。有时他喜欢啄桌上散放的笔,只是好玩而已。

写字台后即是床,但却几乎无用因为她几乎从未躺在其上。她更多是枕着栏杆悄然入眠于飘窗,衾被便是那夜色苍茫,和她的猫头鹰一样:确实说Subvert像她倒不是胡说八道,至少,她的灰色长发宛如那柔软羽毛。那卧榻只是用于临时搁置随时会用到的书籍文档。仅有偶尔发觉骨盆坐的隐隐为伤,才会坐在床沿取出耳机并将LaunchPad Mini MK3放在膝盖上,为自己和Darkrick演奏一曲ElectusCMA或是Event Horizon的乐章,但便算是愉悦时光轻松难忘。

床头柜与衣柜几乎连为一体,衣柜中满是一样墨色的外衣,黑色中透着一小缕深绿。一排排架上摆着遥控器,只有她自己知晓按动会将什么开启,是室内空调投影仪,还是高危设备于某处藏匿。

还有照片。这或许是Patricia除却养鸟与音乐外最柔和的一面,床头、墙面、桌前,甚至带在身边。硬质外框淡雅简约。朋友、家人、同事、她自己,合影或单照,正经摄影或抓拍攫取了欢笑,抑或只有风景和煦与萧条,深夜与破晓。这并非个人爱好,倒似凝固时光避免往后为其哀悼。

又及:一个人多次在相片中显露身影,他与Patricia恰似她与Darkrick一般如影随形,只知他叫Eric并且是MTF而不知其姓,以及她并非向来茕然独行。

……

其实Patricia并不是个很会生活的人,只是十分细致并且发自心底爱好整洁与规律,所以一切井然有序。

若不是有你们往来,这里宛如墓穴将本人活埋。——PL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