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圍檔案資料庫

我是Draco,風暴騎士團的領袖。

我很煩惱,是否該記錄下那段被人遺忘亦或消失的歷史;最終我選擇了,記錄這段歷史之過往,不過將其鎖上封印,就如同我所重誕之處的人們,他們所記錄之事物般。

那是個輝煌的時代,也是人、非人跟特殊事物和平共存的年代。圖書館的人們口耳相傳,但我所經歷的絕非如此。

人與非人並非無法共存,但是那血海般的深仇舊恨依舊存留著。我希望如同記錄與重生之神薩雷1所道:“這並非無法改變。”祂早已從重開的歷史中,清除掉那血海之仇。然而,遺憾的是,人類,以及非人類,依舊互相仇恨著。這次我不再居中協調,而是站在非人這一側。

於過去的時代中,非人之祖與神明為同一種族,有靈無體,居於虛無的世界。有的不干涉這個世界,有的在人類世界中暴虐且橫衝直撞著,而有的則化為實體,欺侮著人類並將其視作玩物。

我並無幫人類辯解之意,這就是事實。人類的智者進行了一項名為“創造神明”的計畫。

他們扭曲了世界以及人類的認知。部分Elemental成為了神明,但其中大多數都因為祂們那神的力量,使得居住的世界不再穩定。為了存活,祂們自天上墮落,化為實體,永遠失去了力量。智者們狩獵著尚不適應這些身體的非人,許多非人遭到殺害。人類對於未知異物永遠是帶有恐懼的;在實力差距不大時,這份恐懼,便會化作殺意。

一些神明抹去了智者們的名字,以及非人們被屠殺的記憶,然而最後仍舊引發了戰爭。互相認同的人類與非人、厭惡人類的非人、以及厭惡非人的人類,以這三種思想作為中心,人與非人們建立了十多個國家。

諸神同樣如此;以命運之神雅娜為首,站在非人一側的神;以冥府與裁定之神以及天命之神特圖為首,站在認同彼此的一側;以智慧之神希爾萊諾為首,站在人類一側;而薩雷,則是持續記錄著歷史,且冷眼旁觀這一切。

希爾萊諾等站在人類一側的神明是Elemental,祂們並未經歷那個時代。祂們是因為,人類在認知之下將祂們視作神明,認為祂們具有權能。因此祂們不憎恨著人類。

此後,非人的種族與數量也不再減少。龍族、記述之民、觀星者、夜谷、鳳凰、昌堯、夜人、言妖、廻生等……,這些民族於大地站穩腳步。那麼,該進入下個章節──族裔之責

1999/7/21,對風暴騎士團的領袖Draco所寫的秘史系列開始進行解密。最初我期待他會選擇同個加密方法,但我錯了。畢竟他是該死的永生者,永能有辦法想出更多的加密方式。 ── 白石崖之館,記述者 Norman. Timothy


.x3d
标准守则
Overlap Space Influences Index:重疊空間影響指數

We are from the world.therefore speak from the viewpoint of the world, and the world listens to us.
我们生于此世。因此,我们以世界的角度发言,而世界倾听我们。
Nothing erases the past.There is repentance.there is atonement,and there is is forgiveness. That is all, but that is enough.
没有任何事务能抹灭过去、这就是忏悔、这就是赎罪。这就是原谅。这就是全部了、但已十分足够。
Past and future are the same and we cannot change either, only know the more fully
过去和未来是相同的、我们无法改变任何事、只能够了解更多。
【ArtificaL Intelligence Construct Establishment】

人工智慧建立結構

控制Secure、收容Contain、保護Protect
警戒Siren、收容Contain、保護Protec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