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饼仓库-ver2.0

在开头添加新内容。

当那家伙挥舞着带刺的指爪撕开你的身体之时你丧失了痛觉唯一能感受到的是肠子慢慢滑出身体时与你的腹壁温暖粘腻的摩擦感。

1128号啊!我好想要这个编号。不论如何总之这么经典的台词我确实很想把它留下来。
特殊收容措施:SCP-CN-1128无法被收容,永远无法被收容,它远远超出了基金会的能力,甚至连SCP-179都无法控制它。它是(可以说是)世界上0.00001%能摧毁SCP-682的东西,但我们不敢让它摧毁SCP-682,因为我们可能会付出超巨大的代价。SCP-CN-1128是世界的终结者,甚至比那还要严重,因为其他SCP可以被我们控制,而这个SCP,一旦盯上我们,我们将无从对付,甚至SCP-2000都没办法。在它面前,我们只能逃窜,但我们终将无路可走,直到地球毁灭……

“你是我见过最憨的特工,”Persimmon博士揉了揉特工圆企鹅的卷发,“但这不妨碍我像喜欢西瓜和甜筒的尖儿一样喜欢你。”

你看见过战舰在星云旋臂彼端起火,盛开如群星。

███博士办公桌的一角七零八落地堆着她啃下来的指甲。

“你如此之重的黑眼圈——即使你抹了东西想遮住它,但还是太重了——证明你连续好几天都在熬夜。而从我之前的推理中不难得出,你熬夜的原因不是打游戏或者看球追剧什么的,而是——”
“失眠,”你的推导过程流畅得连你自己都讶异。

菌伞和尘埃离我远去,万家灯火扑面而来,城市近在眼前。

“那是瓶毒药,伙计,”牛头人说,“它会让你先上天堂,再一把把你拽进地狱。你会极速坠落,比任何人都坠落得深,而且伟大神圣的万有引力会让你想把肝脏从鼻孔里挤出来。”它为自己使用了蛮科学的词汇而洋洋得意,尾巴比往常更加卖力地甩动,驱赶着牛蝇。

艾克什维尔最终也没能回到雪漫。
即将迎来退休之类的平静生活的他,在离雪漫不足一百里的丛林里遇害。
雪漫的居民们围在艾克什维尔的断臂周围,窃窃私语。
史莱姆。只要是个会挥剑的小子就能随意击杀的、最最初级的魔物。
那只史莱姆没能完全吞下艾克什维尔魁梧的身躯,一条胳膊被留在外面。随着史莱姆的移动,艾克什维尔的身体被逐渐消化,胳膊掉了下来。
仅此而已。到此为止。

艾克什维尔在雪漫城外死于史莱姆。
史莱姆费力地吞咽艾克什维尔的身体。
人们说一只史莱姆杀了艾克什维尔。为了找到艾克什维尔的遗体,雪漫周边的史莱姆已被屠杀净尽。
吞食了吞食了吞食了艾克什维尔的史莱姆的史莱姆的史莱姆在林地间缓缓移动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