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故事

我想说个故事,并非发生在此时此刻,也早在未来到来之前。

鲜红的玫瑰还未染上清晨的露珠,将倾的大厦还沐浴着物件的阳光。我想说的并非是那些救世主一类的故事,而是远方那之前的:

平凡的故事

梅。

寒雪翩飞在城市的上空,此时的万物,都在这雪中沉睡,等待青春日的盛放。

空调传出微弱的声响,放佛是要提醒晨中的人,温度已至最高。

这声音把汉娜从寒冬中唤醒,她皱了皱眉,举手打断了正喋喋不休的教授。

“王教授,您的意思是……我这篇论文不合格?”

说这话时,她咬着嘴唇,右手紧紧地撩住风衣的一角,清晰的子背上,青筋突起。

“唉,你看,这不是,我也为这事发愁吗?”

教授说这话时,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刚泡的菜,望看升腾起的云雾,似乎有些恍神。

“可是,计划生育这个现象,所反映出的,是一直存在子……”

“汉娜!”

教授重重把用茶杯在桌面上敲出沉闷的响声。

“孺子不可教也!”

他的眼神霎时变得极度厌恶,就连窗外的风雾好似在此刻安静了下来。

“不过,”

他的延伸一动,语气又是那么的温和。

“年轻人,有想法,有勇气,敢说,更敢做,是要肯定的。”

他笑着摸了魔汉娜的头,看见她畏惧地往后缩了缩身子,笑容更是灿烂。

雪,下得越来越寒冷。

“指导的事,你再考虑一下。”

教授阴冷的笑容在脑悔中挥之不去。

出门,呼吸,看着自己的热量化为虚无的气消散在空中。

汉娜彷若置身在地狱。

道路两旁的杨树不见丝毫生气,沉寂的城市回荡风呼啸的余青。

她只能再往风衣里缩了缩身子。

握着论文的手,冻得通红。

脚步不由得,踏上了熟悉的地方。

这放佛是这个邪恶小被人遗忘的角落。

除了(看不清楚)的围墙与枯萎的爬山虎一如往常。

春天播种下的花儿到了冬天也钻进了泥土之中。

大千世界,放佛没有人陪伴着她。

和那些无处凭依的魂灵。

她拿起那篇论文,熟练地翻到了最后一页。

“他们本可以成为我们……

他们,也是生命啊。

他们,也应有属于自己的命运啊。

他们……”

泪水滑落,在这寒天之中,无法化为明天希望的雨珠。

它轻轻拍了她的肩头。

梅花,开了。

在这冬雪遮盖了生命气息的时候,她依然在无人问津的地方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放弃吗?绝不!

他将那篇论文和梅花一同埋在了那个角落,在泪水的浇灌下,一定能开出粉色的鲜花。

她如此相信着,默默地念着一首诗。

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纯,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从中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