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m Tr 5

亲爱Adamn Pluto,你好:

  请你读下去这一封信件,我也求你读完这一封信件。

  我知道在你看来我是一个瘾君子、强奸犯、变态、暴露狂、叛逃者,但我希望你明白,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过。

  你是我的至交,希望你能看在我们曾有二十几年交情的份上,相信我以下说的内容,即使它看着真的很像一个疯子在临死之前的呓语,不管你准备看下去与否,我要直奔主题了。

  正像你知道的,我是Area-CN-07这一叛逃站点的主管,但事实并非如此。你之所以会认为我们站点叛逃,或者是大家认为我们的叛逃,都是因为这个站点所发生的异常现象。

  根据我们站点内部调查来看,这个异常现象贯穿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始终,它会让大众对某一个抽象概念进行无端厌恶,例如:学习,知识等。除非这个异常现象附着的事物在大众意识形态中消失,然后这个异常现象会转而附着于下一个抽象概念中,而这种附着是毫无规律可言的。

  这听起来有点扯对吧?更扯的是这个现象从两年前附着于“站点”这一概念中,也就是从两年前开始,你们认为我们站点是一个腐化、堕落的站点,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帮人最开始指责我们特遣队队员人数太多,我们对他们的指责表示理解与尊重。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指责逐渐不合常理起来。他们指责我们“穿衣服工作”或者“用鼻子和嘴呼吸”这种在我们看来极其正常的事情,而其他站点呢?则说我们是个叛逃的站点,乃至于指责我们要消灭基金会,多次威胁我们说如果不解散,就要动员特遣队人员武力驱逐。我们完成了一千次任务,却被一个异常贬成了罪人。

  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曾是基金会最精干的力量,我们对基金会鞠躬尽瘁,可基金会又是怎么对我们的呢?

  当事态越发疯狂时,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异常现象,于是我动员站点研究员翻阅历史文献和调查社会相关人员。我们意识到: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附着在‌07站点上了。

  我们曾经想过放弃,只要对外宣称‌站点解散,我们完全可以远离那些无端指责,但我们不能这么做,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极为危险而又从未收容的异常现象。我们作为基金会的一份子绝对不会让它逃脱,我们要收容它。

  我们控制住了它,它变为了safe,收容措施是:Area-CN-07。

  我们用尽全部力量抵挡那些流言、威胁,我们在迫害的旋风中维系我们摇摇欲坠的‌站点,可那帮恶人已经不满足于低端的暴力,他们开始对我们站点成员开展屠杀行动。

我们的博士、研究员、特遣队、后勤部、乃至清洁工都在他们的屠杀范围内,枪决、毒杀、用火焰来焚烧他们曾引以为傲的基金会研究员。面对这种情况,我们站点人员只能分散开来,不停的跑。但基金会的力量太可怕,逃跑人员很快就被抓住,然后处决,‌站点成员逐渐由883,再到637、577、402、301、179、63、21、1。而这个1就是我。

  我也在四处奔逃,我用我的存在维系着‌站点这一概念的存在,我现在处于一个不知名的郊野,用手电筒在石头上给你写的这一封信。我被困在这里,过两天他们就要对这片区域进行地毯式搜索,我没有可能逃脱这个包围圈。我写完这一封信件后会放在道路旁的邮筒里,如果他们没看见我的这一行动的话,这封信应该能送到你的手中。
  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请你担任下一任‌站点主管,维系这个站点的存在,我时间不多了,我会在你收到这封信前不断逃跑,以求这封信抵达你手前‌Area-CN-07这一概念不会消失。

  如果你要担任的话无异于把所有的恶果往自己胃里塞。你的家人会被关押、你的朋友会被监视、而你本人也会被通缉。这些我全部遭受过,所以我明白这感觉并不好受。

  但是如果你不站出来,这个概念可能附着在“生育、进食、饮水、运动、生命、人类”这一类字眼,当这个异常现象附着在这些概念时,人类社会就彻底完蛋了。

  我把这份职务传递于你,是我这个愚蠢之人能致于给你的最后的敬意。只要基金会还留有一丝良知在,那么这个基金会就值得我战斗到最后一刻。

  这个异常绝对不能离开‌站点,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即使历史会把我塑造成背叛者或者任何一个罪大恶极的形象,我也要把异常留在我的身上。为此我们需要把黑暗抵挡在人们的视界之外,甚至于我们要让它远离所有的基金会成员,如果我们臣服于黑暗,谁来代替我们散播光明?人类之所以能长存是他们能反抗至他们于死地的事物,如果他们放弃抵抗的话就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帮助人类,我们不能放弃抵抗,人类也不能放弃。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抵挡不住那些人对你的伤害时,把这个职务传递给下一个人,让下一个人完成我们未竟的使命,请务必维持‌站点这一概念的长存不灭。

  如果你决定担任这一职务,请把随信邮寄的‌站点主管身份卡号码输入到人员档案里,删除Albert的个人信息,填上你自己的名字以及各项信息,如果你能这么做的话,这将是对我们‌站点里所有因为这个异常现象死去的抵抗者最大的告慰,希望你能戴上这顶荆棘皇冠,有些美丽的花儿注定绽放在鲜血之中。希望你能够为人类的和平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天已经黑了,再用手电筒写信会更快的暴露我我的位置,我还要再躲一会,以争取你能收到这封信件。

  我们无法收容,我们难以控制,我们需要保护。

  请容许我在此草草搁笔。

  祝你好运。 

愚蠢的Alber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