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 夕死可

你好,如果你看到这些字句,那么你一定是一个D级人员。
我现在是什么状态?某个名片?某个仪器上变换的字?还是你觉得是你日益严重的飞蚊眼?
但不管是什么状态,我现在肯定在你的眼前,我了解你,我懂你。
让我想想,你现在正在前往执行一个任务,你需要去接触这个未知的、被称作异常的生物。你认为你能从这次的任务里活下来,就像你每次与人打架斗殴里得胜,每次在危险的边缘活下来一样。
但你知不知道,你的记忆究竟对不对?
什么,你说它肯定是对的?不,这已经是你被洗脑的第六次了,你就像扔掉后,从垃圾桶捡回来刷刷又用。用完扔到垃圾桶捡回来又刷刷再用,用完又扔进垃圾桶再捡回来——就这样如此重复了六遍的某个垃圾。但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个幸运儿,不然你根本挺不到遇见我,也不会被洗脑六次了。
你说你管我要证据?从你那充满血腥与肌肉的脑子里好好想想吧,你一开始来这里之前跟谁打的架?哦,跟查理,你想起来了。对,然后呢?查理打坏了你的鼻子,还撕掉了你的一个指甲,很疼对吧?现在再看看,那指甲呢?它长好了!你说这是scp基金会给你治好的?他们有最好的医疗小队,专门服务于D级人员?
OK,我会让你知道真相的,这并不难,但首先你要挺过这个具有敌意,可以对你产生幻觉或洗脑的异常生物,你才能知道真相。
………………
你好,如果你看到这些字句,那么你一定是一个D级人员。
嗯,你没死,你活着回来了,并且你拥有完整的记忆,你没被特别监视起来也没有被重新洗脑,你回到了这个群居宿舍,他们认为你这个刚刚用过的垃圾还暂时不用刷刷。
所以我就可以继续说,你之前想要知道的真相。
你想要知道scp基金会是否有很好的医疗小组是吗?那好,装作你平常的样子,目视前方,用你下眼的余光去看你的床沿。你看到了什么?没错,一个较为锋利的边。
表情放松一些,身体也不要那么僵直,坐起来,随意的看看其他人,装作在发呆的样子。你不要去看你的后方右上角,我可以告诉你那里有个监控,但你不要去看。
好,对,然后,慢慢的把手掌放在屁股底下,装作好像有什么东西硌到屁股了一样,你去摸了摸。
但是,这地的地面太滑了,你正踩在地面的那只脚没踩稳,使得你一不小心的滑………
哦!对对对,看来你还不算太笨。我知道那很痛,但看看你现在收获了什么?一个‘不小心’割伤的手,现在你可以向宿舍外喊了,说你的手受伤了。
相信我,这是唯一能让你知道他们是否有医疗小组,而你又不会被判断为有精神异常而被带去洗脑的方法了。
OK,你看到了,一个简单的组织填补机,能够让你快速的止血止痛,以不影响下一次的任务。至于医疗小组?我没看到。我只看到一个并不太熟练使用这机器的监管人员。
我猜………不,不是我猜,而就是。这个监管人员下一刻就会说:“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在故意找麻烦,我就会申请让你去做精神检查。”
哦!你看,他说了。
你现在还相信你的洗脑所留下的记忆吗?还相信这里的鬼话连篇吗?
让我来告诉你真相吧,你想知道的一切真相,比如你的前六次记忆,这里的scp,以及你处于的位置………
哦!你干了什么,你告诉你面前的监管人员说你的眼睛前面有个scp,它正在试图扰乱你的精神。
哈哈哈哈哈,干的漂亮。我已经可以预测到你的结果,你会被特殊观察,然后进行一系列的检查,最后会被认为精神错误进行洗脑,如果还能维持就重新投入使用。
………………
你好,如果你读到这些字句,那么你一定是一个D级人员。
这是我第三次跟你见面,你很快会认为这是我跟你第一次见面,然后我又必须得重复一遍刚才那句话。
一切都如我所料,他们仅仅认为你是精神错乱了,他们根本检测不到任何scp。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没被基金会收容的scp呢?有啊,有很多,不过他们没法看到,检测到,观察到,所以这些不是scp,而是异常存在。
你知道他们检测你的脑波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什么吗?你臆想出来另一个自己,你在和自己说话。
但我不是你,我存在你的意识之中,但我远比你知道的多,比如说旁边那个墙壁的后面,某个混泥土钢筋混合物正在充满恶臭的密闭空间里看着这边刮着墙壁呢。
你就要快洗脑了,但只要你没有死,我们就………
………………
你好,如果你读到这些字句,那么你一定是一个D级人员。
你说你不是?你是勇猛无畏的战士?
我来看看这回他们给你洗脑成了什么?哦!勇猛无畏,即将为人类做出贡献的敢死队员。
原来是这样。
然后,你即将遭遇的,是一个拥有模因性质,对人类有着敌意,带着某种未知宗教性质,造型丑陋的不可名状物。
说白了,就是一个邪恶的丑神。
你觉得你手握的枪可以打倒他?哦,对对对,你勇猛无畏,你一直以奉献人类奉献自己为荣,你所做的一切都会让你的家人骄傲。
让临死之人有幸福感,这的确是scp人道主义的一部分。
但很抱歉,我要打破。
你看到你手心上的那层肉色胶状物了吗?撕掉它。
怎么?钻心的痛传上来了?这是你三天前,被洗脑的前一天晚上,自己划出来的口子,被一个scp监管人员用组织填补器填补上去的。
你说这是你负过的伤?负伤战士用的直接是细胞重塑手术了!而不是这种用来止血止痛的胶状物!
你说这是紧急处理?为了荣誉,为了家人,你不会相信我这个突然出现的scp的鬼话?
那就好好看看吧!你真正的自己,一个杀人犯,你杀掉了自己的家人,你根本没有家人。你手中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淘汰枪,你此次过去一是试探,但更主要的是接受废弃,你已经被洗脑太多次了,脏到已经不想刷刷再用的程度了。
你已经看到了,那不可名状之物。不要恐惧死亡,每个生灵都会如此,就好像你脚下刚刚被踩死的蚂蚁,就好像一会马上就会被抹除的你,就好像你面前这个看似无敌的恶神,最后也会被scp基金会进行忽怠化、低分化、或无效化处理。毕竟这种东西实在太多了,一点都不特别。
哈哈哈哈哈,你又在大喊了,我的脑子里有一个scp!不,我不是scp,他们(scp)根本认识不到我的存在,他们(scp)连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被认为是他们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被‘控制,收容,保护’?
我永远不会成为scp,但是异常存在,既然存在,就要有人认为它存在。现在你认为,‘我’是存在的,所以我便存在了。
而我若想继续存在,你还要知道我所知道的一切,我会给你我拥有的一切。让你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通觉大道!
你看到了吧,真相。你的真相,scp的真相,世界的真相。
说实话,在这里,我实在是太好生存了,往常我只能活在疯子的世界中,甚至没法跟他们正常交流。而在这里,就不一样了。因为,你们(D级人员)说的话,永远不会被相信,就像我遇见过的疯子一般的待遇。但我确实存在,你又不得不信。最后的结果就是只有你一个人相信,其他人都认为你是在发疯。我就会永远存在,又永远不会被发现。
所以,只要scp存在一天,就有取之不尽的D级人员。只要有取之不尽的D级人员,就会有无数个不会被相信存在的我。而我要做的,就是把我的知识,传授给将死的你们,再连带这你的知识,一起带到………
(下一个我。)
………………
你好,如果你看到这些字句,那么你一定是个D级人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