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Levi的行动计划
评分: 0+x

异星贫瘠的灰土荒漠在眼前无限制地蔓延开来。都市的尖塔群在地平线上遥遥可见。

目测之下,我与文明的距离仅仅只有十五公里左右。但那却是我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

极度接近、却又无限遥远。

啊,我怎么落到这般境遇了呢?

我的名字叫艾萨克,是SCP基金会第19星区所属的二级特工(AIII-SK7110)。

在被世人所遗忘之前,我必须要写下自己的遭遇。


四天之前,我与搭档阿瑟(AIII-SK4501)一同,奉命前往调查新近发现的恒星系SS-1071729。

该恒星属于A型主序星,有七颗行星,其中第四行星上具有智慧种族和发达文明。通过截获媒体讯号,基金会已破译其语言,并存储于翻译器中。该文明意识形态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混合,政治制度为寡头共和,对外政策偏向保守,技术水准评估为1.3级,约相当于人类文明2500年前后的水准。

“行啦,任务简报就那么几个字。你再翻来覆去地盯着看,它也不能变出花来。”阿瑟大摇其头。他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男子,美到足以施展色诱的程度。我一直觉得这家伙有点夸夸其谈,不过还不至于令人生厌。

“我实在是觉得奇怪。1.3级文明居然还蜗在母星上,起码也该在自己的恒星系里建设一些采矿基地什么的。”我自导航席上站起来,揉了揉脸。

“这是个人类尚未涉足过的星球,跳出什么来都不奇怪。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蘑菇星球……”

“进入环绕轨道,开始扫描居民区。”电子音打断了阿瑟的谈兴。

“好吧,你去准备行头吧。我们这就下去了。”


太空船降落在一处中等规模的居民点。按照一般规律来说,当地居民既不至于象小乡村那样迷信和排外,也不象大都市那样反应迅速。地方官员必须要请示上报,等待权威指示,这就给了我们一些初步了解的空间。

当然这只适用于与我们相似的文明。不过用阿瑟的话来说,如果是相当匪夷所思的文明,那停哪都一样。

我俩扮成行商的模样下了船。有些好事的当地居民已经逐渐开始围拢过来。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生物,我会将他们描述为某种两栖类,兼具有爬行类和水禽类的特征。他们有着突起而狭长的嘴(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器官),带有眼柄的视觉(听觉?)器官,有蹼的脚掌和粗长的、简直可以被称为第三条腿的尾部(我可不想被那个抽打)。

人群中听不到窃窃私语。他们只是围成半圈,沉默而期待地注视着我们,看起来对天外来客已经习以为常。

亚瑟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乡亲们,我们是行商人,在星球与星球、文明与文明之间从事贸易活动。我们的船上装满了来自我们的文明,也就是人类文明的商品。另外也有好几个与我们贸易的文明的商品。如果有人有兴趣的话,我的搭档可以向你们提供商品清单,并且负责讲解。”

同声翻译器将他的话语翻译并广播出去,听起来有点像鸭子叫。

趁着这个机会,我快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个文明喜好建设高耸的尖塔,降落的时候简直像闯进了枪阵里。这个小广场四周也被尖塔包围着,看不到任何地表交通设施和工具。

人群依旧没有反应。我开始担心翻译器是否真的有准确地传达亚瑟的意思了。基金会特工们流传着因为搞错了几个关键词的含义,结果刚讲完开场就有暴民们一拥而上的传说。

一个队伍出现在了外围,人群自发让开了路。我俩都松了口气。有规定不许群众私下和外星人接触,所有接触只能由政府或者特殊机构来进行的也是很常见的。不说别人,就算基金会自己,在人类的地球时代就扮演了这个角色。

果然带队者自我介绍是当地官员(翻译器没能翻译出那个官衔),代表嘎昂昂—昂嘎亢亢文明(名字也没翻译出,就粗略音译一下吧)欢迎我们的到来。不过他们的生活非常富足,所以对异星商品并没有什么兴趣。

“那么本地有没有可以出口的商品呢?”

“我们的商品恐怕不适合外族使用。难得你们远来至此,但还是请回吧。”

虽然碰了钉子,但亚瑟还是尝试着要完成基金会的使命。他接着问道:“那故事总可以吧?我们也在收集各个星球上的奇闻异事,有许多顾客会有这方面的兴趣。”

这句话一出口,不知为什么,气氛顿时严肃了起来。官员思考了一阵子,然后不太情愿(?异星人的表情你永远搞不懂)地回答道:“不,我们这里一切都十分正常,完全没有值得一提的事物。”

我和亚瑟对望了一眼。这种反应大有蹊跷!偌大的星球怎么会一件异常都没有?物极必反,他越说没有,就肯定藏着天大的秘密。

异常项目不是人类文明独有的,基金会和许多异星文明的异常管理机构都有合作关系。不过这就不是地方官员所能决定的了。亚瑟郑重其事地说道:“嗯,我们除了行商人另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担当我们文明与其他文明之间的联络员,负有外交使命。我希望能够与你们的中央政府进行联系,不知道是否方便?”

“我可以代表中央政府。”果然翻译器把官衔搞错了。但是中央官员怎么来得那么快?还是说他正好在这个城市视察?

“那请您让级别不够的随行人员离远一些,我们有比较机密的内容想商谈一下。”

官员挥挥尾巴,结果全体随行人员都退开了上百米。

亚瑟不卑不亢地说道:“是这样,我们代表我们文明的异常管理机构而来,希望与贵方建立……”

接下来场面极度混乱,我尽量尝试还原一下。

亚瑟刚说到这里,对方便尖叫(?)起来,嚷道:“禁忌!禁忌!处决!处决!”

先前退开的随行人员不知怎么忽然就扑到了眼前。虽然他们来势汹汹,但却没有使用任何武器,只是用他们的嘴(?)狂啄我们。

虽然隔着宇航服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但实在是很疼。

我们招架不住,连拔枪自卫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转身落荒而逃。好不容易把追过来的嘎昂昂—昂嘎亢亢们挡在外面,关上了舱门。

“这TM是怎么回事啊!”狼狈不堪的亚瑟居然爆了粗。

“你问我我问谁啊!先撤退重整态势吧。”

我们赶紧发动了太空船,扒在上面的异星人纷纷被抖了下去。随着太空船徐徐升空,总算能松口气了。

“……亚瑟,我有一个坏消息。”

“我看到了。”

数道牵引束从旁边的塔楼上射出,将太空船牢牢锁死。

哪个正经文明会在自己的城市里装满这玩意儿啊!还随时待发?

“至少我们还有时间发出警报,把此处的危险报告上去。”

亚瑟脸色发青:“刚才开始就已经在做了!但是通讯一直被干扰,也不知道有没有发出去。”

太空船慢慢地被拉向地面。还有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所以这就是结局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处决了亚瑟,但却饶了我一命。或许因为一直是亚瑟在负责交涉,所以我被视为随从了。感谢他的口若悬河,向你致敬,我的搭档。

如今我便落在这个境地。被流放在远离城市的荒漠里,禁止我再靠近一步。飞船的残骸散落在四周,所有的高科技设备全部被拆毁了,只剩下一些船壳碎片还能遮风挡雨。还好这颗星球的大气勉强可供呼吸。

储藏室里的食物和饮水,卧室里的书桌、床铺什么的家具和日用品倒是都没动。而今我于此写下我的遭遇,希望下一组到访的特工能够……

等等,这是什么?大地在颤动?

那些塔楼在升高?那根本不是塔楼,那是……

对天外来客习以为常的态度,没有地表交通设施和工具,中央官员的及时现身,忽然扑到眼前的人群,密集的牵引光束,强大的通讯干扰……

所有的线索都串联起来了。这哪是1.3级母星文明啊,这起码是个掌握单人空间跳跃技术的2.3级星舰文明!

上千艘,上万艘星舰从星球的表面拔地而起,在我的注视下飞向无垠的宇宙。

他们知道即使杀了我,我俩的失踪也会引来后续的调查者。所以他们干脆放弃了这个栖生的星球,转而寻找下一个家园去了。

我在外壳残骸上面绘制了基金会的标记。希望在干渴而死之前,能有人发现我。

直到最后还是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他们所说的“禁忌”到底是什么?


关于事件SS-1071729-1的调查记录

在特工AIII-SK4501和AIII-SK7110于恒星系SS-1071729失联后两周,19星区派遣了MTF-Beta-19-23作为特别调查组。

调查组营救了特工AIII-SK7110。根据其留下的记录,在星球多处发现了文明生活以及星舰发射的痕迹。特工本人因长期呼吸有毒大气,处于慢性中毒状态,正在接受治疗。

调查组对星球进行了彻底搜索,并未发现任何需要收容的异常事物。拟将该星球基础信息移交殖民署,在宜居性生态改造完成后予以殖民。

关于嘎昂昂—昂嘎亢亢文明(暂名)的“禁忌”,经分析列出了数种可能性,其中可能性最高的推测为“调查异常事物的组织”。据此可以认为受到SCP-Grand-021(旧索引编号SCP-CN-1-qblevi-s-proposal)的影响甚大,甚至有可能是信息源文明的遗存。19星区应当加强对嘎昂昂—昂嘎亢亢文明舰队行踪的搜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