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Levi的行动计划

流浪地球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蓑笠翁丢下手中的钓竿,叹了口气:“古人的意境,咱实在学不来。”


日暮苍山远

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

夜归人脱掉仿古的蓑笠,疲惫地对着来客说道:“行了行了,别吟了。都是你出的鬼点子,让我冻个半死。”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你才儿童!”主人大步流星地坐到茶几前,端起热茶一饮而尽。

“烫烫烫烫!”

来客大笑,但随即想起了什么,又转黯然道:“今后怕是欲有此境,亦不可得矣。”

两人相顾,对饮无言。

还是主人先问道:“还有多少时间?”

“42分钟。”

“你若要走,还赶得及末班航船。”

“我是自愿选择留下的,记得吗?舍不得这些山山水水。倒是你……虽是这个计划的负责人,但也不必亲自来执行吧。”

“决人生死者,当亲自执刀。何况是一个星球的死刑呢。”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戴森球1计划失败之后,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方法来改变那颗星的轨迹了。”

“那个计划本是很有希望的……定向日冕抛射,好一颗憎恨之星。”

“是啊,这使得在它周围进行任何建设都成为不可能,而且它还又加速了两倍。”

“不过你也不必说的太悲观。我相信这绝不是死刑,只不过是一次长途旅行罢了。”

“浩瀚宇宙,凶吉莫测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拿东西吧。”

主客两人在复杂的通道中前行,来到了一处暗门之前。主人用密码打开了门锁,取了一个手提箱出来,又领着来客回到起居室里。

“口令:羲和。”

不带感情的电子音颂道:“口令认证完成。生物体征认证完成。模因认证完成。”

“这就是……”

“正是。”主人一面小心地将那个金黄色的仪器拿出来,一面答道。

窗外,夕阳最后一抹残光也渐渐地淡去了。夜色完全笼罩了大地。

“人们常说,每天都是全新的一天,不论昨天发生了什么,太阳依旧会照常升起。这一回怕是不能如意了。”

“是啊。即使全部的计算都没有差错,也有幸能安然渡过漫漫长夜,你再次看到的太阳,也不再是同一颗了。”

两人又边饮边聊了一阵子,尽是些陈年往事,仿若谁都不愿意再谈这重大时刻。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时间到了。我来帮你倒计时吧。”

“有劳。”

“……十,九……三,二,一,启动!”

坚毅的手沉稳而迅捷地将旋钮刻度由1归0。

“走吧,该做的已经做了。些许误差,流浪地球系统会替我们修正的。”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用这个名字?”

“好像是来自千年之前的一部科幻小说,你有空不妨找来一读。”

两人一面说着,一面最后看了一眼这间屋子,然后并肩离去了。

没有锁门的必要。


在西亚和东欧,无数生灵惊讶地看着中天的太阳突然消失,懵懂的心智不知大难将至。

在美洲的深夜里,地球发动机短暂地点火,来平衡手工操作产生的误差。被惊扰的生灵骚动了一阵,又沉沉睡去,徒劳地等待着再也不会到来的黎明。

两艘自东亚而来的小型飞艇,一艘降落在黄石公园。另一艘直向轨道上的星舰而去。

失去了太阳重力的束缚,所有行星都开始向着轨道切线方向疾驰而出。地球瞄准的方向,是4.37光年之外的半人马座α-A星。

虽然人类文明的火种已经在星海四处熊熊燃烧,但他们亦绝不会坐视自己的家园毁于一旦。更有三千万人自愿留守在这里,在冰封的长眠中静静地守候着新的曙光。

而在地球逃逸至安全距离之后,星舰上的人们将会再次点燃太阳,给来势汹汹而不及改变方向的憎恨之星以迎头痛击。用殉爆的超新星级焰火,给地球献上壮丽的送行。

我知道已被忘却

流浪的航程太长太长

但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东方再次出现霞光

我知道已被忘却

启航的时代太远太远

但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人类又看到了蓝天

我知道已被忘却

太阳系的往事太久太久

但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鲜花重新挂上枝头

……

——《流浪地球》,刘慈欣著,公元2000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