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Levi的行动计划

罗睺星

一艘平平常常太空船,两个普普通通地球人。

鉴于三级特工AII-BZ5960真理Varitas和AII-BZ6112告死天使Asriel在近期任务中的杰出表现和突出贡献,现授予格林海特勋章,并调派至99星区赴任。

飞船还在自动驾驶模式中。我瞄了一眼Varitas切过来的任命书,有点摸不着头脑。

“咱们有99星区吗?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说过。”

“那是一个高度保密的特殊星区,其中也没有可居住行星,所以不为世人所知。”Varitas故作神秘,“这回能获得调任,看来我俩的安全权限有提高啊。”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将附件的坐标输入导航系统。

“交游广泛嘛,有个熟人在那儿。不过也就仅限于知道存在而已,具体细节你可别问我。”

“我怎么感觉不论走到哪儿肯定都有你的熟人呢。”

“错觉,错觉。”Varitas一面打哈哈,一面催促我开船。


超空间航行将我们带到了一处孤零零的太空站,扫描器范围内看不到任何天体。

“很有秘密基地的氛围嘛。”我一边发送靠泊信号,一边不禁说道。

“Asriel!看前面!越过太空站往远处看!”

一阵寒意从脚尖悄悄爬到胸前。本能拼命地警告着危险,仿佛赤手空拳面对着一头史前巨兽的血盆大口。但……

“Varitas,我什么也没见到!”

Varitas慢悠悠地答道,“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多了什么,而是少了什么啊……”


我将飞船慢慢地驶入泊位。

直到目前为止,信号都是自动应答的,通讯无人接听,码头上也没有看到人。整座太空站弥漫着机械般地冰冷和死寂,外界的荒芜仿佛穿透了薄薄的装甲板渗透而来。

“呃……虽然我知道这是个秘密太空站,但真还是超乎想象。”Varitas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飘。

“兴许他们都在忙着?”这句话连我自己也不太相信。

“好吧,我们先去找主管报道。”Varitas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别忘了把飞船设为待机模式,以便……你懂的。”

我俩一前一后下了船,沿着通道向内走去。太空站本身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典型的基金会设计,在某种程度上和91星区分部甚至有点相似,就是各种管道特别多,天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咯噔、咯噔、咯噔。

脚步声回荡在空荡的走廊上。

“等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Varitas忽然问我。

我驻足细听,果然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好像是在求救。经过七弯八绕,我们逐渐接近了声源。

“我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Varitas?是Varitas吗?”

一大团软物出现在眼前,倒在地上起不来。我刚想吐槽Varitas还真是跟软体动物有缘,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二百来斤的胖子。

“Gunnarr!”

我一边帮着把他扶起来,一边问Varitas:“这就你说的熟人?”

“是啊,99星区研究员,代号勃艮第王Gunnarr。在异星语言上的造诣颇深,可以发出你绝对发不出的13种声音。”

“是高级研究员。”Gunnarr强调了一下自己升职了。“另外别提异星语言了,他上次问了我‘我爱你’的二十一种说法,你可千万别学他。”

“咳咳,那啥,你躺在地上干啥?”Varitas顾左右而言它。

“啊,不好。你们有飞船吧?我们必须立即离开这个鬼地方!”

“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说了我先溜了,你们自己看哈。”

我们的视线投向他指的方向,然后——

前方本应延续的走廊仿佛虫蛀般千疮百孔,外界的黑暗有如实体一般地一缕缕渗入。视野所见四处飘着残缺不全的设备和肢体,一具头颅还在朝我们眨眼睛。

我们不约而同拔脚就追Gunnarr去了。


飞船将太空站和无边的黑暗远远甩在身后。

经由Gunnarr的讲述,我们知道了事件的始末。99星区是专门为了研究SCP-3200而设立的。经过长年的分析和评估,最终在19小时20分前启动了毗湿奴Viṣṇu计划,向SCP-3200的核心区域发射了两千多枚近光速火箭,将大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MK19·广域定制型扩散开来,从而遏制项目扩长、减小项目范围,直至最终使这个威胁全宇宙的隐患失效。采用印度教三主神之一的调和神为名,也是为了这挑战3亿光年直径庞然大物的雄心壮志讨个好彩头吧。

然而后续发展正如基金会内部流传的墨菲定律一般,“凡是有收容失效可能的项目必定会发生收容失效”。毗湿奴计划发动19小时后,SCP-3200反而前所未有地陡然扩张了一大圈,99星区太空站大部分被覆盖在内,站点配备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纷纷在短促的超负荷运作后宣告报废。人体肢解、设备零散,唯有各种管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形成了一大片钢铁藤蔓丛。Gunnarr在叙述的时候不住地颤动,我们不得不合力制住他。尽管如此他还是拒绝描述更详细的情景,看来心理阴影面积甚大。

“这么说也许还有别的幸存者,我们应该返回搜救一下。”

“不,我绝对不要回去!你们难道没听到吗?SCP-3200的范围还会进一步扩大,整个个太空站都会被吞没!这鬼地方已经被被诅咒了!”

“听到什么?”我和Varitas面面相觑,“我们什么也没听到啊?”

“他是在说我。”

第四个声音突兀地在我们身边响起。回头看去,那颗眨眼的人头从容不迫地漂浮在驾驶舱内。

Gunnarr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我曾见识过各种异相,但也不免心里有点发毛,咽了口口水:“舰艇密封性完好,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与此同时Varitas也有点发颤地发问:“你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

这个计划以印度教三主神之一的调和神毗湿奴为名,SCP-3200也相应地在计划中被赋予了一个新的代号,称为罗睺,即吞噬日月的黑暗星1。考虑到项目性质,这倒相当贴切。况且在神话中罗睺正是由毗湿奴所斩杀,也算个好彩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