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Levi的行动计划

罗睺星

一艘平平常常太空船,两个普普通通地球人。

鉴于三级特工AII-BZ5960真理Varitas和AII-BZ6112告死天使Asriel在近期任务中的杰出表现和突出贡献,现授予格林海特勋章,并调派至99星区赴任。

飞船还在自动驾驶模式中。我瞄了一眼Varitas切过来的任命书,有点摸不着头脑。

“咱们有99星区吗?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说过。”

“那是一个高度保密的特殊星区,其中也没有可居住行星,所以不为世人所知。”真理故作神秘,“这回能获得调任,看来我俩的安全权限有提高啊。”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将附件的坐标输入导航系统。

“交游广泛嘛,有个熟人在那儿。不过也就仅限于知道存在而已,具体细节你可别问我。”

“我怎么感觉不论走到哪儿肯定都有你的熟人呢。”

“错觉,错觉。”Varitas一面打哈哈,一面催促我开船。


超空间航行将我们带到了一处孤零零的太空站,扫描器范围内看不到任何天体。

“很有秘密基地的氛围嘛。”我一边发送靠泊信号,一边不禁说道。

“Asriel!看前面!越过太空站往远处看!”

一阵寒意从脚尖悄悄爬到胸前。本能拼命地警告着危险,仿佛赤手空拳面对着一头史前巨兽的血盆大口。但……

“Varitas,我什么也没见到!”

Varitas慢悠悠地答道,“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多了什么,而是少了什么啊……”


我将飞船慢慢地驶入泊位。

直到目前为止,信号都是自动应答的,通讯无人接听,码头上也没有看到人。整座太空站仿佛机械一般地冰冷和死寂,外界的荒芜仿佛穿透了薄薄的装甲板渗透而来。

“呃……虽然我知道这是个秘密太空站,但真还是超乎想象。”Varitas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飘。

“兴许他们都在忙着?”这句话连我自己也不太相信。

“好吧,我们先去找主管报道。”Varitas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别忘了把飞船设为待机模式,以便……你懂的。”

我俩一前一后下了船,沿着通道向内走去。太空站本身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典型的基金会设计,在某种程度上和91星区分部甚至有点相似,就是各种管道特别多,天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指挥中心在……这边吗?”我越走越不确定。这儿虽然有指示牌,但通道里却杳无人迹,实在不像是一个正常运作的星区主站。

“站住!”在我还在看指示牌的时候,Varitas忽然象是发现了什么。我匆忙瞥过去,余光见到有片衣角消失在转拐角后。

我们急忙赶过去,迎头撞上了一大团软物。

“Gunnarr!”

一个二百来斤的胖子吃力地弯着腰,好像在找什么的样子。“莫慌,莫慌,先等我戴上眼镜再讲。眼镜呢?”

Varitas默不作声地给他捡来被撞掉的眼镜。

“这就对了。”胖子戴上眼镜,打量了我一下,然后对Varitas说道:“你们可算来了,计划都要开始了。快点跟我来。”说罢便小跑,不是,快步走了起来。

“什么计划?”见对方不答,我只好紧随其后,一边问Varitas:“这就你说的熟人?”

“是啊,99星区研究员,代号勃艮第王Gunnarr。在异星语言上的造诣颇深,可以发出你绝对发不出的13种声音。”

“是高级研究员。”Gunnarr强调了一下自己升职了。“另外别提异星语言了,他上次问了我‘我爱你’的二十一种说法,你可千万别学他。”

Gunnarr一路把我们带到了指挥中心,一开门就大喊:“我接到他们了。”

“特工Asriel报到。”“特工Varitas报到!”我俩连忙先应了一声,这才有功夫四下打量。

指挥中心塞得满满当当,所有位子上全坐了人,后面还站着两三个观众,难怪站里都不见人。

这大大超出了常规配置,显然是有什么大事正在酝酿。我往旁边看过去,正好和坐在指挥椅上的男人对上眼。此公不合时宜地戴着顶洪堡帽,满面倦色难掩焦虑。

“Asriel,那边还有个空的操作台。已经根据你的权限开放了相应资料,赶紧熟悉起来,一会儿就得用到你的技术了。”

这疑似星区主管的人连报到手续都省了,不由分说指派了任务。我赶紧从他手指的方向挤出一条路,还真有个空位可坐,三下五除二就调取出相关资料。

毗湿奴Viṣṇu计划……SCP-3200?调合时空撕裂?”

我越看越是心惊肉跳。在距离文明边界如此近处,竟然存在着UK级威胁。而99星区打算进行的,又是多么雄心勃勃的工程啊。这群人竟然想要挑战3亿光年直径的庞然大物,与之相比挑战风车的唐吉坷德简直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简单来说,他们准备发射一枚巨型火箭,满载着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MK19(比我知道的最新型号还新两代),直抵SCP-3200的中心,然后通过爆炸力将其在整个区域内散布开来,从而调合时空撕裂,一劳永逸地消除这个隐患。



绝望终局

俄罗斯联邦,堪察加半岛的群山中。

据点外炮火连天,硝烟蔽日。零下40度的严寒都被硬生生逼退了几步。但里面反而冷得刺骨,主电源坏了好几天了,备用电源根本撑不起大规模供暖。

“1717攻击小组失去联络!”

“该死,外面的直升机太多了。鲲鹏的整备还没好吗?”

橙色套装!备用的橙色套装在哪?”

“阿拉斯加基地的救援到哪儿了?”

穿过嘈杂混乱的漩涡,Asriel走进了档案室。多年的征战消磨了他身上的温文尔雅,被精悍干练的气质所取代。

小心绕过堆满层层叠叠案卷的文件柜,Varitas正在昏暗的灯光下奋笔疾书。

“你呀,还是老样子。都这个时候了,亏你沉得下心来。”

“总得有人将历史流传后世吧,哪怕是当成故事来说。我又不擅长运筹帷幄或者冲锋陷阵,也只能干些文书活了。”

Asriel摘下防寒手套,顺手拿起旁边刚写好的一叠来看。

1月10日。6236攻击小组在向海参威集结的过程中遭到内奸出卖,被朝鲜人民军第八一八独立旅包围,失联。
……
1月28日。海参威战役爆发。俄罗斯联邦东部军区两个集团军自西伯利亚方面逼近,并大量换装次世代武装,单体战斗力日益接近我军。
……
2月1日。收到宫古基地于2月25日陷落的消息。次世代武装的来源搞清楚了。
……
2月12日。O&B智械军团主力自太平洋登陆,我军腹背受敌。
……
2月13日。撤离海参威,计划向东北方向移动,与北美方面军汇合。
……
2月16日。在辛达补给物资时被当地居民当成恐怖分子举报。修订路线往堪察加。
……
2月26日。两台玄武载重气垫关键零件因严寒而损坏,无法维修。被迫放弃部分物资。
……
3月9日。抵达堪察加。遭到尾随而来的俄军包围。
……
3月10日。突围,抵达堪察加基地。再次被包围,困守待援。

Asriel越看越糟心,随手放回原处。Varitas暂且停笔,使劲往手心哈气:“阿拉斯加有消息了吗?”

“唉,恐怕是不行了。”Asriel叹道,“那边也是自顾不暇。”

“其他的基地呢?”

“撒哈拉和鲁卜哈利基地仍然没消息,恐怕凶多吉少了。亚马逊方面还在丛林游击战,看来还能坚持一阵子。”

两人相顾无言,形容憔悴。

“好了,不打扰你了,我再去……”Asriel话音方落,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

“核弹!美国佬使用了核弹!”

Asriel脸色惨白,“你自己保重,我去去就来。”连忙回到走廊里。

阿拉斯加基地被核弹毁灭的消息已经在周遭传遍了。原子火焰的威胁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刚刚自火线上撤下来修整的士兵们或坐或倚在墙边,有的眼神空洞,有的喃喃自语,个别甚至开始呕吐起来。

“喂,喂,测试。”基地内部广播适时响起,指挥中心不会坐视军心动摇,“主管在3分钟后将发表公开讲话,请各级人员尽快回到本岗位。”

Asriel顾不上别人,赶紧回去报到。他现在的岗位是指挥中心门口的警卫,顺着人员进出能听到里面的只言片语,消息总比一般士兵灵通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