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请不要在意

“所以,请不要在意。”


昔日为人们奋斗的勇者们成为了牺牲品。
寒冷的夜里,刺骨的风如同千万根银针刺入她的心脏。她的心,死透了。这个曾寄存她身体的地方,灯火不存。
毫无疑问,他们死了。


Oliva靠着MK 原型装甲漫步着,一个人影吸引住了她。
“你…?”Oliva看着那眼前站立的那个人,容光焕发,随之看向了她右肩上的魔术贴,上有四个字母—-

A.A.M.C


“你好,你找我有事吗?女士?”

Oliva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自己眼前的,竟是早已死去的前辈,一个自己仅仅在人事档案里见过的人。确切的来说,她见过的只是一个叫做Gloria的人,而非面前那个看上去与照片一模一样的,却只有16岁的姑娘。四周一片漆黑,漆黑的非比寻常,月亮失去了原有的光芒,只留下了繁华的城市传入夜空中的光芒。

“回去吧,他早就死了。”
“什么意思?”
“半个月前的事情了。”

这个噩耗如同针尖刺入了Oliva的心,
她在颤抖,颤抖着。
“没什么好难过的不是吗?就如你当初抛下顾攸一那样。更何况这个已死之人不是你的爱人。”
那个人嗤笑着,如同目睹一切的观察者一样,句句都是实情。寒冷而微弱的夜风顿时变成了一双双有力的手,死死掐住Oliva的脖颈,使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
人们原本信誓旦旦,最后得来的胜利,却是以自己所有伙伴作为祭品换来的。看上去还不错,
但,死的却不是自己。
“你知道顾攸一?”
“对,就好比你知道我叫什么一样,我知道Astra,我知道Moolf、Riven、宋衍辰,等等。作为一个替代品,知道这些是必须的。”
“替代品?谁的替代品?”
“那个死掉的,一男一女。”
Oliva看着眼前那个姑娘,发现她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你经历过什么?”
“好了好了,你快给我离开!立刻!马上!”
很明显,Oliva刺中了那个姑娘的痛处,同时,那个人的声音越发颤抖,越发狰狞。
很快,她跑开了,短短的几秒,她就在Oliva的视野内消失了。
Oliva试图追上她,但是谁能追上一个伤心之人呢?尽管追及者穿着着外骨骼装甲,尽管追及者毫不知她试图追赶的人的痛苦。

Oliva思绪着,捂着长袍遮掩着装甲,毫无目的的漫步着,她来到了一如既往的陆家嘴。慢慢的,她来到了一幢大楼下,早已被空无一人的Site-CN-34的大楼如今变成了居民楼。这仿佛在嘲讽着Oliva,
当初人散了,现在,
又有很多人来了。

她走了进去,面色苍白无力。

“咱们真是有缘。”
Oliva回过神来,看向了左边,“你这么会在这里。”
“我住在这里。”那个姑娘微笑着,“来吧,你也累了。”
Oliva很疑惑,这次她面前的那个人仿佛不是起初的那个冲她怒吼的人了。尽管Oliva很疑惑,她还是跟了上去。
因为她已经没了依靠。
那个姑娘搀扶着她,仿佛30分钟前无事发生般,
“电梯还是那么快对吧?”
“是的…但是不知道新来的维修人员的维护能力好不好…”
“你叫什么?”
“绫霜。”……
电梯按着当初是的速度匀速上升着,声音轻柔的让Oliva逐渐放松了 。轻快的叮咚声示意着,她们到了。
“希望你不会嫌弃。”
“当然。”

绫霜搀扶着Oliva进入了自己的房门,客厅里,映入眼帘的一切不由得她禁住泪水,很快,泪水如同一颗颗晶莹的宝石落下。
“这…”Oliva哽咽着。
昔日的伙伴们,Hannah、Tictoc、Bules、Svba、Astra、顾攸一、宋亦辰、Moolf…他们的照片整整齐齐的挂在墙壁上,每个人都面带笑容,每一张照片的位置都显得十分恰当。
“我…”
“放声哭吧,我懂你的心。毕竟…A.A.M.C也不复存在了…….这次我来替代那个姓李的。”
绫霜抚摸着Oliva的头,仿佛一个母亲一般,
“你很累了,错不在你,在这个世界。”

很快,Oliva睡着了,绫霜卸下了她身上的装甲,把她平放在床上,盖上了轻柔的被子。

“ ‘这一切,早已注定,你要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活着,请等待新的一天。’ 这是那位男子委托我替你说的最后的话。”绫霜看着睡梦中的Oliva,微笑着。或许,Oliva在的梦里,大家都在陆家嘴的街道上一同漫步着,有说有笑。

因为她在笑。

“这份礼物…是我可能给你的,最好的礼物了…之前的粗鲁,真是抱歉。所以,请不要在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