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ping-nightmare
评分: 0+x

那是我永远的故乡,是在天空的腾格里之端,她在烨烨生辉,我的神明居住于此处,她想向您传达他的关于爱的真诚话语,这个是她所盼望的。

她望着深邃的天空,眼中映着苍天,因为她是个孤独的行者,无时无刻的穿梭于深邃的思绪之中,有时苦涩于世,有时又开心于盼望着,但是无人知晓,她在盼望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她行走于茫茫草原之中,以四海为家,看着酷暑寒冬,守护着神圣永恒的灵魂之旗——苏勒德。

金色的光从地平线升起,霞光如同顽童一样,微露它金色的发丝,她缓慢的走着,从地平线之地向她前来。在她眼中,这是神圣的祝福,来自于这片长生天。

阳光暖和了她的脸颊,解冻了她僵硬的脚趾,她对着冻得发红的手背哈了一口气,徐徐白雾从指缝中冒出,飘散到空气中。眨了眨眼,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欣喜的望着东方。

看着一个人影逐渐的放大,一个流浪者,独自的前行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他来了!她的眼睛放出光采,兴奋的想着,她冲他挥挥手,他看到了她,好奇的向她的方向走去。

“远方的客人,我祝福你。”她轻轻的说到,对着站在她面前的流浪者,他看着她,似乎是惊讶,带着一丝的紧张。“今天是一个幸运的日子,请跟我来。”

她笑着,眼睛里充满了温柔与期盼。她拿起苏勒德,牵起他的手,将他带进蒙古包中,随后她将苏勒德插在蒙古包外的草地上。那个流浪者满是好奇的抬头看着蒙古包中独特的装饰,并轻轻戳戳他。

“累了吧,先休息一下,疲倦的旅者。”她给他端来一杯温暖的羊奶,并说到。

“…为什么幸运?今天有什么不同?”流浪者啜饮了一口羊奶,并用着纯粹的话问道,似乎是没有理解她的意思。

“长生天有法加库的指示,今天将有一个历经风雨的灵魂到达这里的这片遗迹。”她看着他,反复确认着,眼里温柔,话语突然兴奋起来。

“她告诉我,这个灵魂,就是你!”

“我……吗?”他瞪大双眼放下手中的羊奶,不可思议的问到。

“是的!他之后会一帆风顺,他的愿望将会实现。”突然她抓起他的胳膊,跑着将他拉出蒙古包,看着他缓过神,用手指向西方。

“对!没错!他在征途中!看到了吗?!”她凑过来,扶着他的肩说到。“在大陆的彼端,在不远的未来他将建立一个富饶的“国度”,那个“国度”将永久昌盛!”

“可是……”他不自信的问到,躲开了她充满期畔的双眼,似乎是在害怕,犹豫。

她突然大笑起来,声音轻脆。

“不必害怕,旅途在你眼中沉眠,这些旅程在你的眼中烨烨生辉,它在指引着你,如同火把照亮你前进的道路。它们围绕在你的周围,它们在歌唱,在引路。”

她似乎是累了,顿了顿。“它们心甘情愿的帮助你,听,现在它们在呼唤你呢!真是一个难忘的经历,不是吗?”

她说完,手里拿着一个披肩,将它披在流浪者的身上。

“真是一个难忘的旅程,很高兴认识你,不过,亲爱的,要出发了,那片光所在的地方,便是你的成功之地。”她指向那个地方,看着他,庄重的说到。

“不过……小姐?您是何人?为什么要……”他犹豫了一下,但眼中充满了希望。“这样尽力的帮助我?”

她注视着那个流浪者,突然茫然了片刻,笑了起来。然后看了看自身,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然后转身离去,伴着她零零散散的歌谣。
 
流浪者最后眨了眨眼,她消失了,蒙古包消失了,那个黑色的苏勒德与一片沧桑的遗迹也消失了,他似乎觉得这个是一次幼稚的想象,宛如一场梦一般,但是手上留下的她的温存与披肩告诉他,这是经历过的事情。

她在远处望着,她依旧带着黑色的苏勒德,她在前行,默默的闭上了眼,然后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苏勒德上绺绺马鬃被草原上徐徐的微风吹拂和摇曳,感受着它吸纳狂风、上苍和太阳的力量。

她开始奔跑,依旧带着那柄苏勒德,似乎因为这股猛烈强劲的力量而无原因的害怕。

随后她头痛欲裂,轰然间,她感到世界在倒塌,随后她睁开眼睛,伸出手,她感到了热,光芒在她背后闪耀,随后她听到了歌声从耳边传来。

黑色的苏勒德变为了白色,随后她裹紧披风,又开始了新的旅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