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jfoidnh的草稿箱

SCP基金会职工邮箱

收件箱

————未读(1)————

————已读(392)————

主管办公室-告别晚会举办通知-38.05.21
装备研究部-冯博士-我准备开个电影工作室你感兴趣不?-38.04.05
医疗部-林斯诺-你老姨夫家医院能帮我留意一下吗?-38.03.19
人事部-转业意向调查表-38.03.17

o_1d5eiijopncd18n7r941dvh1oqua.png-j.jpg
项目编号:SCP-CN-001 5级 0级
项目等级:Safe Neturalized 机密 公开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001遗迹位置特殊且入口隐蔽,除将项目所在区域划为登山保护区外,无须额外执行掩盖措施。现由基金会考古学部联合时间异常部成立SCP-CN-001研究专门小组,负责SCP-CN-001的文物整理,信息破译及文明图景复原工作。有关001-α~001-ν共13位异常个体的下落将由基金会情报部门持续进行调查。

针对SCP-CN-001资料中揭示出的“浩劫”事件,基金会应在对应时间点(██37年)前,持续对世界范围内的异常活动情况进行监控,并做好世界范围内异常/超自然事物快速消失情境下的应对预案。

描述:SCP-CN-001是对发现于珠穆朗玛峰东经███,北纬███的一处遗迹,以及建造该遗迹文明主体的总称。从SCP-CN-001遗迹发掘、回收到的相关文物及诸多信息载体表明,SCP-CN-001文明应为某个以智人为主导生物的,存在于一条已消失时间线上的地球文明。

SCP-CN-001遗迹被发现于19██年,因存在时间黏度异常,由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对其进行了收容。在经长期研究考证后,SCP-CN-001因其起源暗示出的对当前人类文明的意义而被重新赋予001编号,所有相关信息列入到5级安保查看权限中。

从SCP-CN-001遗迹中回收到的物品以书籍文献为主,因其建造者似乎有意将遗迹设计为“文明图书馆”类型,基金会目前已还原出了SCP-CN-001文明的大体相貌:


地理
从SCP-CN-001文献的描述上来看,其所处行星参数与基准地球高度一致,目前也尚未发现其所处宇宙与基准宇宙的相异点,不排除是此方面记载资料较为稀少缘故;自然环境方面,异常动植物较基准地球更为普遍,也有更多异常相关的自然现象。

人口
已获取的资料中并未有关于SCP-CN-001世界人口数量的可靠统计,但据信可能与当前时间的基准地球持平甚至超过,推测依据为SCP-CN-001文明应用超常物品和超凡力量带来的高土地粮食产出率和高医疗水平。

社会
不同于基准地球,SCP-CN-001的超常人类虽然数量依旧相对较少,但积极地活跃在社会中并占据了统治地位,普通人类一般需要超常人类领导势力的庇护才能生存,同时也要承担一定的生产工作,其社会阶级类似基准地球中国唐宋时期的佃农。各割据势力之间常会为争夺资源爆发冲突,因而世界格局较基准地球更为动荡。

历史
SCP-CN-001历史在文明早期(对应基准地球公元前3000~前2000)与基准地球基本一致,后随时间推移差异急剧增大,据基金会历史学家分析,主要原因为SCP-CN-001文明中超自然存在及神性实体在文明发展中广泛参与造成的蝴蝶效应。
在SCP-CN-001对应基准地球时间██37年,SCP-CN-001遭遇了一次起因未明的全球超常消失/无效化事件,史称“浩劫”。由于无效化过程较为迅速且SCP-CN-001文明高度依赖超常事物,“浩劫”对SCP-CN-001社会运转造成了毁灭性打击,其文明在不久后消亡,尚不知晓基准地球在该时间点是否会发生相同事件 已确认相同事件在基准地球同时间发生
详细历史资料可参阅附录21-001至83-856,由于资料较长不提供纸质版。

语言
SCP-CN-001遗迹中并未发现过语音资料,但遗迹中所有文献资料基本上只使用两种文字:一种是派生自拉丁文的某种字母文字,一种是派生自小篆的某种象形文字。

政治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SCP-CN-001原时间线的终止节点,其文明发展时间与基准地球基本相同,但占主流的社会形态为一种类似西欧领主制和分封制混合的社会制度,另有少量以崇拜至高神性为核心建立的神权集团。关于SCP-CN-001社会变革速度相较基准地球严重缓慢的原因,目前有多个理论,较为主流的一种认为,SCP-CN-001文明中超凡力量的广泛存在和超自然事物的广泛使用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一方面,SCP-CN-001文明生产力的提升长期依靠奇术等超凡力量的发展,而这种知识只被占少部分的能力者掌握使用,因此社会协作需求不高,缺乏解放个体生产力的动力,导致奴隶制存在了更长时间;另一方面,掌握超凡力量的个体自身战力远超基准人类,这使得SCP-CN-001的普通人类无须进入军事生产,也无法形成具有威胁性的力量,杜绝了阶级矛盾爆发的可能性,致使社会变革缺少推动力。
另有部分理论认为,SCP-CN-001社会高层普遍的异常寿命也是社会制度僵化的重要原因。

经济
由于多方割据,生产力发展动力来源单一等缘故,SCP-CN-001的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并不高,社会化生产和商品经济刚刚出现,部分地区仍保留着物物交易的贸易模式,超自然物品作为重要的商品流通在市场上。

文化
SCP-CN-001文明的宗教氛围极为浓厚,这显然是因为超自然力量的广泛存在。与基准地球宗教不同的是,SCP-CN-001的宗教信仰更偏向对超常人类/至高神性的个体崇拜。

科技
SCP-CN-001文明的社会运转严重依赖超自然事物,因而在奇术等超凡力量的使用普及度,渗透度,应用成熟度上要远远高于基准地球,但通过获得的少量相关资料分析,SCP-CN-001文明对奇术,秘法等的认知仍处于朴素阶段,并未有对背后原理规律的深入探索;在知识的继承上,还未出现面向普通大众的通识学校,仅有私塾类型的非政府性教育机构,因此民众受教育水平普遍较低,知识常有断代、亡佚。
非异常的基础科学学科在SCP-CN-001依旧存在,但由于实用度不高属于隐学,除天文学外,(非异常)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基本处于基准地球中世纪晚期水平,且常因超自然因素对实验结果的干扰缓步不前甚至倒退;数学由于占星术的发展,在几何学研究上达到了基准地球19世纪水平,但抽象代数、拓扑学、泛函分析等学科均未起步。受制于基础科学水平和超自然技术的先入优势,几乎没有较先进的非异常科技得到广泛应用,但基于超凡力量的异常技术依旧让SCP-CN-001文明拥有了远高于其科技水平的生活水平。
在SCP-CN-001“浩劫”发生后,非异常基础科学及非异常应用技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但这些努力为时已晚,未能阻止SCP-CN-001遭遇IK级“文明崩溃”情景。


结合以上各方面信息推断,SCP-CN-001应与基准地球文明同为人类文明,但自其文明萌芽以来,由基准地球常态共识定义的“异常”就作为自然现象的一部分在文明发展中持续发挥着作用,并极大地影响了SCP-CN-001文明相对于基准地球文明的历史走向。

……必须了解的是,虽然SCP-CN-001的发展轨迹被我们定义为充满“异常”,但其实这样的发展道路才最自然的,因为常态共识中的“异常”本身即为宇宙的固有规律之一。换个方式讲,奇术学和牛顿力学在学科本质上并无不同,都是对自然规律的探索、总结,而且超凡力量由于其特性理应更易被早期人类发现、利用。但相较于SCP-CN-001,我们的文明似乎在一开始,就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这些领域划为了“禁区”,消抹着被今天的我们定义为“异常”之事物踪迹,甚至后来还出现了常态共识这等明显人为“设计”出的产物;此类贯穿于我们文明始终的对异常的“定义”和“压制”,才是最大的“异常”。

——节选自Aigson博士的会议报告




附录1:SCP-CN-001相关物品概述

物品名称 编号 描述
遗迹建筑 A001 SCP-CN-001遗迹为坐落于珠穆朗玛峰山体内部,面积约1800平方米的腔体空间,整个空间内部装饰较为粗糙,似乎建造很匆忙。仪器探测显示整个遗迹空间都存在高于环境的休谟水平和异常时间黏度,应为人工造成;结合遗迹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事实,推断这些因素共同令SCP-CN-001遗迹在其文明执行“回溯”计划后保留在了当前时间线上。目前由SCP-CN-001工作小组时间异常部成员负责其技术解析及逆向工程。
书籍文献 E084~M793 SCP-CN-001遗迹内数量最多的物品,占据了遗迹的大部分空间。所有文献均为纸质,本身不具有任何异常性质,但由于遗迹自身的时间异常,纸体未受到化学及物理腐蚀,保存均较为完好。书籍文献在摆放分类和内容选择上都颇为杂乱,从人文地理到市井新闻无所不包,遗迹建造者似乎是在一种匆忙的条件下搜集、整理了这些资料。
记忆体 D008~D383 SCP-CN-001遗迹内另一类承载信息的物品,也是除遗迹本身外发现的唯一一类拥有异常性质的文物。这类物品外形呈现有玉简、石片、金属器皿、宝石等数十种,据文献记载,记忆体是SCP-CN-001文明中一种非常高效的信息承载及传递工具,不同地域习惯使用的载体不同,只能由SCP-CN-001社会中的超常人类制作,但可供普通人使用。使用者只要与记忆体发生直接接触,便可获得记忆体内储存的一段信息,信息接收消化程度不受语言,文化,知识背景限制。对记忆体进行的实验表明,其工作原理为某种人造认知类模因。
SCP-CN-001遗迹内的记忆体储存了一套文字解译系统,这使得基金会得以快速地习得了SCP-CN-001文献资料所使用的文字。关于SCP-CN-001遗迹没有使用这种手段储存全部资料的原因,目前推测是遗迹建造者们为防止在时间线变动中蕴含异常方法的记忆体发生意外,或者在“浩劫”发生后,SCP-CN-001文明已无法进行记忆体的大规模制作。
备忘录 Q387 在SCP-CN-001遗迹的所有文物中,备忘录是唯一疑似在当前时间线上发生过修改的物品。
备忘录使用的记录文字并非SCP-CN-001文明文字,而是历史上各个时期,各个地区的基准地球文字,最早记录时间可追溯至公元前2500年左右,内容似乎涉及多个异常实体(已编号为001-α~001-ν)对基准地球历史的介入,且多涉及了其他超常实体和超自然事件。目前基金会在历史及超历史中已匹配到20%的疑似对应项,如果记录属实,那包括夏文化异常事件族秦文化异常事件族,以及SCP-CN-492SCP-CN-500SCP-2317在内等3517起异常事件/收容物品的历史发展和收容前状态,可能都受到了001-α~001-ν介入的影响;剩余80%目前尚未能找到高可信度的匹配事件,但根据已匹配事件推测,极有可能是因为001-α~001-ν的干扰使得相关异常无效化/自收容或相关事件影响被因果性消除,未能留下历史记录。
摘选文本参见附录2及附录3,全部文本可在条目附加数据库中查阅。


附录2:文件Q387-01

注:这段文本附在 Q387(备忘录)之前,使用SCP-CN-001文明特有文字撰写,下面为已翻译版本。

致后来者,

这是来自一个已消亡文明的问候,写下这些文字的是它仅余的十几名人类之一,我们并不确定这里,还有这里的许多东西能否有一天被重新发现,我们甚至不确定我们自己能不能在回溯中存留下来。也许我们现在在做的只是涸辙之鲋的垂死挣扎,但我们还是决定记录下这些。

毕竟,我们还拥有最后一样东西——希望。

首先,看到这些文字的人,请思考一个问题:你们的世界上,是否存在一类人,他们在人口比例上可能较少,但都拥有多数人不具备的,无法后天习得的某种能力,或者奇特天赋,比如用意念操控物质冥想就能放出火焰能变身成其他动物,等等。

还有,你们的世界上是否存在一类事物,它们有些是非人类的智慧存在,有些是人类难以掌控或难以理解的物品,有些是我刚刚提到的超人类及非人类的造物,它们的共同点是都蕴含明显超出其他事物的巨大力量或神奇功用。请原谅我无法概括全面,但我相信只要它们存在,你就能理解我在指哪些东西。

如果你对这些都闻所未闻,或者只是捕风捉影地听过些许传说,那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你们的世界应该出现了一类专注于将上述事物活动进行压制,掩盖的秘密组织,或者至少形成了对这类事物不属于“正常”的普遍认知,那场未到或已到的浩劫,应该对你们已不构成威胁。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并且这类人、事物是你们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一部分,那我们大概率已经可悲的失败了,你们最好祈祷那场浩劫只是偶然现象,不会在这条时间线上再次发生。

从哪里开始呢,就从你,哦不,我们,咱们世界的真相说起吧。

也许你已经知道,或者仍被蒙在鼓里,无论如何,这个世界,是存在上面所提到那些人和事的。为了方便叙述,我将在下文统一使用“超常”1来指代它们;而我,我们,就来自这个世界的未来。这样说不太准确,因为在那个“未来”把这座遗迹和我们送回六千年前开始,“我们”的未来就因为时间线的因果扰动不复存在了。

但这并不重要,即便不如此,我们的“未来”也没有未来了;而若是在此一搏,你们的“未来”或许还有希望。

在我们“未来”的时间线上,我们基于“超常”建立起了辉煌的文明,我们能在瞬息间将人、物从大陆的一端运送到另一端,让岛屿大的浮空艇翱翔于天际,令土地里产出数十倍于野外环境产量的粮食,甚至开始了对世界之外2的进军。虽然有天赋的只是少数人,但我们相信凭我们的力量已经足够,我们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直到“浩劫”降临。

我们至今不知道它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只能肯定是在所有人察觉之前。起初是各种设备3时不时的失灵,然后是低阶术者4的能力退化。一开始时的变化并不剧烈,各国5只把它当做小范围的偶发事件,直到丰国御影宗全派上下一夜之间所有修士法力尽失后,各势力才真正地注意到危机的来临:问题不在人,而是这个世界本源的某些东西,某些属性,正在不可逆转的消失,而它们恰好是我们文明赖以生存的支柱。

我们甚至没能撑过一年。

先是所有通讯设备全部失灵,然后是交通工具,如果说这两样只是将连结在一起的世界又分隔成了孤岛的话,那秋季的粮食产量锐减则真正地把所有人逼上了绝路。人们为了争抢一瓶水,一块面包而拿着木棍锄头大打出手,昔日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们在变为普通人后甚至招架不住地里最能干的庄稼汉,这是历史上空前,也绝后的最原始,最血腥的全面战争。随着大规模死人而来的是瘟疫,不同的是这次再也没有教士来成村成村地施放净化神术了,大主教们喊哑了嗓子也得不到一丝的神秘回应,有人说是神背弃了我们的世界,但在我看来,那些称为“神”的存在这次怕也是自身难保。事实也确实如此,各地千百年人们一直设法消灭的古神或不可名状存在终于永远地安静了下来,但先于祂们一步失效的封印让世界终究没逃过被蹂躏的命运,而我们却连第一次曙光战争6的力量都无法凑齐了。

不过,在一片混乱的世界中,仍然有不少清醒的存在。我和十几位其他国家的领导者在浩劫初期就敏锐地做出了反应,得以保留下较多的核心力量;我们意识到这是一次世界级的危机,于是决定放下昔日恩怨纠葛,联合起来共同扶大厦之将倾。但在无数日夜,付出了无数心血后,我们仍未探明世界异变的原因,更别提阻止。

但我们确实找到了在局部地区延缓这个进程的方法,并且以数十位全世界最优秀的计算型修真者燃尽神魂为代价,推演出了一条在浩劫过后仍能让人类继续生存,进步的发展道路。它不需要使用任何在浩劫中被从这个世界剥离的属性和力量,仅仅以普通人的能力和智慧,通过探索和利用这个世界运行的部分规律,就能在足够长的时间后,将文明恢复到不逊于当今的程度。

但遗憾的是,世界已经没有时间来学习如何改变了,随着“浩劫”蚕食范围愈来愈广,被剥夺力量的人类同时也要交还随力量而来的悠长寿命。就算有人能长久地存活以执行计划,这个一开始就发育在“异常”中的世界此刻也已经如风中残烛,没有了一点延续的可能。

除非……回到开始。

对世界之外的探索让我们管窥到了时光长河的一隅,整个宇宙如河中的浮木被湍急的水流携裹直下,但如果有足够强劲的动力并找好潺湲的河段,或可令一叶小舟逆流而上。

而我们确实有这么一只也许能用的小舟。

但这只小舟只是一个极不成熟的试验品,还使用了诸多禁忌知识,谁也不知道它会不会半途倾覆;而且它的载荷极为有限——最多十几个活人,再加一些死物。

于是我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在“浩劫”被屏障延缓,还没能剥夺我们的力量和寿命之前,回到约六千年前,然后用毕生努力,将“超常”与刚刚点亮文明之火的人类分隔,并逐渐帮文明建立起“超常”非属世界之正常的观念,进而让人类走上那条以普通人为文明主体的,无需涉及“超常”领域的发展道路。

在推演的结果中,这并不是条坦途。没有了“超常”帮助后,人类需在自然的魔掌下挣扎求生更久,才能获得些许改造它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还充满了低效率和副作用;而在对抗那些威胁世界的危险上,即便有我们的帮助,人类也必将行得更艰难,付出更多的汗水与牺牲。

而更大的可能是,这一切谋划都是徒劳:屏障根本撑不到准备完成,时间穿梭只是我们自大的臆想,十几个人根本无法影响历史走向,人类在新的道路下只会更快灭亡……

最重要的是,无论改变后的历史怎样,也只是时光之河分出的另一条支流,即便我们之中有人能使用某些手段将生命维持到六千年后,等待他的也只将是一个物是人非的家乡。

但我们决定一试。

千百年来,我们自诩为命运7的宠儿,掌握着不逊于神灵的权柄,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之王。

然而,“浩劫”给我们上了最惨痛的一课:我们错把施舍当成了拥有,把偶然当成了必然;人类,仅仅是命运的玩物,当命运厌倦了手中的玩具,被抛弃的我们才发现自己一直都一无所有。

我们引以为傲的那些力量从来都不是恩赐,而是诅咒。

但人类不该仅仅是可笑的玩物,我们会证明我们不需要什么恩赐,我们会凭借自己的努力赢得真正属于自己的,任何存在也无法夺走的力量。

在这世界的终末,我们十三人将代表人类,向命运发出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的挑战:

从今天起,人类会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附录3:文件Q387-02
注:原文内容过长,已进行部分折叠。文字及部分用语为方便理解已进行转换,原文可至项目数据库中查阅。

【之前部分已折叠】
身份代号:伊尹 结果记录:成功引发“轩辕剑”过载输出,文明异常体“夏”已因果级抹除。
身份代号:姜子牙 结果记录:封神榜计划完成,共计三百███实体引入毗邻芥子宇宙,另████高危个体于当前现实内销毁。
身份代号:鱼凫 结果记录:目标无法销毁,使用替代方案封印,发展偏差值恢复警戒水平以下。
提案:近期出现灵体类活动异常,建议设置永久性隔离区域。
12赞同,1反对
身份代号:█████ [不可识别],我们理解你对同族的感情,但这样对双方都好。 这件事我来着手进行。
提案:促进本土“超常”压制组织建立。
10赞同,2反对
身份代号:太尉舜 我们不可能永远做庇护者。目前看来对文明的“超常”观念重塑很顺利,是时候让他们学会自己行走了。昔年盘甲Pangloss对我等多有臂助,他留下的竹简或许是个不错的引子。
提案:对活动于当前政权的“超常”个体予以清除。
4赞同,8反对
身份代号:岿阳真人 我们的目的不是消灭而是纠正,别忘了我们本身也是“超常”;我会尝试将他们聚集在一起,避免他们干扰世俗世界。
【中间部分已折叠】
任务:阻止第五次超自然大战。
参与人数 10/10
任务结果 失败。任务转变:令第五次超自然大战影响因果级无效化
参与人数 7/8
【中间部分已折叠】
提案:为确保至“浩劫”前文明走向持续处于受控状态,将5人剩余寿元转移至[不可识别]一人。
5赞同,1反对
身份代号:███████ 没关系,都一样的。
任务:协助SCP基金会进行面纱条例化议程。
参与人数 1/1
【之后部分已折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