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uperY

最年轻的O5

SCP-CN-001
金口玉言

代号:twenty-two

等级:Euclid

概述:CN-001,是一个人形个体,其外观为一个身高1.85m,体重70kg的中国男性,相貌英俊。其体内基因似乎与人类略有差别,表现出更强的体能,较高的智商(似乎与爱因斯坦不相上下)与情商,做事十分理智。
该项目主要异常能力在于,他似乎是个现实扭曲者。与其他现实扭曲者不同,其扭曲现实的过程是靠说话完成的,目前为止,他说的一切都成真了。

实验记录

项目于收容室内说:“今天的午餐是红烧肉。”
厨房人员做的正好是红烧肉。

“咔哒”,我关上了正在播放的录音。
“操,这他妈什么玩意儿。有这么编写报告的么。”

我平时不骂脏话,没办法,这批新人是我见过最烂的一届。一共二十份文档和录音,起码七八份是跟这个一个货色的鬼东西。“太差了!鬼知道这回基金会怎么招的新人。”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看这些新来的写的报告了,好好珍惜吧。”我一口喝光了被子里所有的茶水——我最喜欢的碧螺春。

“明天,就要去监督者议会了,听说最新那个O5-11死了,代称‘官僚’的那个23,我去接他的职务。回想一下过去,十七岁我加入的基金会,我的父母都是‘红右手’的队员(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知道,之前只知道他们是基金会工作的)。今年我二十三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头发白了不少,万幸是没有秃顶。在基金会,吃不好,睡不好。但我们知道,我们是这个世界非常重要的一道防线。不说别的,那些Keter异常就让人头疼的要死。也不知道O5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打开手机,听了会评书。

“《三侠五义》,好书啊。”
我一把抓起来跟我形影不离的泰勒电击抢。
“谁,出示身份!”
“用不着这么紧张,孩子。”
“我再说一遍,出示你的身份。”
“哼呵。”这个声音笑了一声,好像很无奈。
“我是O5-7,代称‘牙’……”
“你用什么证明你的身份?”
我的电脑响了“欢迎,特别授权的O5”。

“我是来接你的,去监督者议会。特工QsuperY。以后你就是O5-11了。另外O5的名字要有特点,你叫QsuperY,第一个字母和最后一个字母意思应该是曲艺拼音的声母吧?说明你挺喜欢曲艺的,以后你的代称就叫‘曲艺’。”
“好的,O5-7。你在哪里。”
“先把东西收拾好了。到院子里,有一个反重力飞船,这你可能没说过,长的就跟UFO差不多。我在那里等你。”

声音消失了。我按照要求进入反重力飞船。

“由于O5议会的地点是超级机密,就连我也不知道位置。乘坐这种反重力飞船是唯一达到外界的方法,只需要在上面输入目的地就行了。其他的你什么都会不知道。我会一直监督着你,在路上你不能用手机。很可能会泄露指挥部的位置,把你的手机关上。如果你不慎知道了位置,指挥部会给你进行记忆清除。”

说实话,我眼前这个人不太方便辨认男女。以我的经验来看,他穿的应该是唐代男平民的装束,没有女性的身材,却好像长了一张女性的清秀的面孔。但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场,那种庄严的气场,却总感觉像帝王一样。头上还别着两个簪子,看上去是象牙制成的,但O5的报告上说,那个是人的牙或骨骼制成的。

“指挥部可能已经几百年没来新人了。找你聊聊天也是好的。” “为什么你跟我交谈的时候不张嘴啊?”

“哦,这个呀。我不能说话,会引起很大麻烦。所以我只能用这种类似心灵感应的能力与人交谈。”他笑了笑,“虽然说我的代称叫‘牙’。可能是因为我头上这两个簪子。但是他们没人管我叫‘牙’,一般都管我叫水神。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我爸爸是个‘海王’。不是电影里那个,指的是有很多暧昧对象的那个网络词语。”

“你父亲?” “对,我父亲。说来你可能不信,但这是真的。我是唐朝出生的,我爸叫吕洞宾,道号纯阳子。我妈是个民女,叫白牡丹。”

“吕洞宾三戏白牡丹,这个故事是真实存在?”
“嗯。”
“不是这个意思。既然你这么能活,那应该算得上一个异常了,基金会怎么能用异常管理异常?”
“如果光活得长,也算不上什么。O5议会里面老怪物多了去了,你看O5-1,报告上说148岁,实际上他都160多了。虽然说对于我来说,160年不算啥,他还算还是个孩子。那不也超过了正常人所能活的极限了吗?还有,O5-11那个老怪物,他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人。只要稍微接触一点语文或者历史就会知道,他的名字叫子贡。没错,孔子那个学生。他活的也不是比我长么?再说了,你难道不是异常吗?能够赤手空拳与手持武器的scp-076持续战斗三分钟,并将其制服,你敢说你不是异常吗?”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我在成为一名O5以前,我有名字,叫白氏郎。至于我是个男的但长得像女的,这没办法。这叫基因的遗传。我爸长的俊,我妈长的也漂亮,我当然就这个样子了。编写报告的非说我是什么能在人与妖物两种状态之间切换,而且还无法辩识性别。我又不是人妖,怎么可能呢?。”

“那你为什么不能说话?会引起什么麻烦?”
“还记得你上飞船以前听的最后一篇报告吗?你可能觉得那个scp是编出来给新人做训练用,那你就错了。那个训练用的假设scp就是以我为原型所创造的。我的能力就是金口玉言,说出来的什么都会成真。”
我心里一惊,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才是我最大的异常点,一般的现实扭曲者在我这都是垃圾。我曾经用我的能力,把天下诛仙都封到了一个小葫芦里……”
“那您能讲讲,你的能力是怎么来的吗?另外,那篇报告上说,您头上的簪子有异常能力,真的假的呀?”
“那两个簪子,有一个是我母亲的遗物罢了,我怕丢了,就带在身上。是当年我爹送给我娘的,也算是个念想吧。只是仙界的东西真贵了一点,没有任何异常能力。至于说是人牙人骨制成的,我怎么会带那么恶心的玩意?另一个是一件兵刃,是我爹给我的一把剑。为了携带方便,也是为了不那么惹眼,我把它的外形变成那个簪子,用的时候还能变回来,用完了再变回簪子插到头上。”他又喝了一口水“至于我的能力,唉……既然你都是O5了,咱也不是外人。我给你讲讲吧!我娘虽然是个民女,但于我爹发生感情以后,也在泰山修炼,后来不堪众人的嘲弄,就带着我搬到泰山南边的徂徕山去住了。

我九岁那年,村里的大人都很喜欢我,都说我可爱,长的俊。可就是没有个名正言顺的父亲。娘老跟我说我爹是神仙,可从小也没见过。整天在外边竟被小伙伴欺负,各种挨打,各种挨骂。我要是还手也能把他们都打趴下,毕竟我爹是神仙嘛。可是他们家里大人都很护犊子,老上我妈这告状来。

有一年腊月二十三,我跟村里的小伙伴上山砍柴,娘在家里弄些水酒淡菜,准备打发灶王爷上天,去汇报下界一年的情况。

到了山上,有个孩子头的说要玩"做皇帝"的游戏,把几个草筐撂起来当作宝座,谁要能爬上去,谁就是皇帝,以后众人就都听他的,选他做头头。说完便把筐撂得高高的,一个个轮着往上爬。那帮废物没一个爬上去的。结果我这一爬就上去了。本来他们都看不起我白氏郎,是想拿我取笑,如今我真的爬了上去,谁肯让我这个私生子做头头,就把这筐给推倒了,我摔下来了,他们打了我一顿就一哄而散了。我就哭着回家。

娘在家里正为买不起酒菜犯愁呢,看见我又从外面哭着回来,脸擦破了好几块,眼眶子也给打青了,十分难过,就抓起烧火棍,把把墙上贴的灶王爷打了一顿,边打边骂:"灶王爷啊灶王爷,你都看见了吧,这还让我们怎么活?哼!我儿要是真做了皇帝,非把那些小崽子杀尽斩绝不可。"把灶王爷打得都没人模样。

这灶王爷吧,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说我家这么困难,光在这坐着,不周济周济我们,还想再我们家吃好喝好,挨了一顿棍子也是活该,还跑到玉皇大帝那里告状去了。一见着玉皇大帝,就说什么我将来要当皇上,要把整个村的人都斩尽杀绝了,又怎么十恶不赦,又怎么作恶多端。玉皇大帝本来不信,说这小孩儿玩的游戏,你怎么也当真呢?结果旁边太白金星那老家伙也是,非得瞎查,一查查出来了,我还真是个当皇上的命。当时也不知道玉帝怎么想的,派五个金甲力士,下界抽我龙筋。

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山上打柴,迎面走来一个白胡子老头,他说我将来能做皇帝的,只因你娘不慎说走了话,玉皇大帝要在来年的龙节抽你的筋,现在已经没办法补救了,只有到时候你能咬牙挺过,抽你龙筋的时候不许喊疼,不许出声,能保住你的金口玉言,说什么是什么,说完便飘然而去。

我回去跟娘亲一说,酿十分后悔,就抱着我痛哭起来。

转眼龙节已到,我们家顶上来几片黑云。我在院中劈柴呢,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那么狠,先拿天雷把我劈倒了,金甲力士就抽我龙筋,那是真疼啊。抽完了,,这帮人跑了。我在床上躺了五天才能下地。

我生气啊!心想啊,这神仙除了爹没这么好人。 我得给他们都收起来。那老头不是说我有金口玉言吗?我倒试试。从旁边往拿起个葫芦来,把葫芦嘴打开,对着灶王爷,喊了声收,灶王爷就进去了。

之后我就提着葫芦走遍了全国的名山大川,见庙就进,见神就收。我收完以后,想把他们压在泰山底下。刚到泰山半山腰,来一个老头,这老头就是先前给我报信儿那个,我就问他,说你叫什么呀?,那老人笑嘻嘻的看着我,突然一摸脸,变成一个青年英俊的道士,他说孩儿啊,我是吕洞宾呐,我是你爹呀。

我一听啊,吃了一惊,结果这葫芦掉地上给摔坏了,这神仙都跑出来了,都慌不择路跑一个洞里了,我爹也觉得好玩啊给起了个名,叫千佛洞,据说后来有人在这盖了个阁楼,叫什么万仙楼。

就灶王爷这老不死的,跑得快,又跑回灶堂去了。我爹也生气啊,好,你把我儿子坑成这样,估计这回还得回天庭告状,我给你留点警告吧!
我爹就写了一副对子,‘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这老东西也才老实点。

后来我跟我爹把这几年遭遇说了,我爹也挺难过的,就给我把剑,就是我头上那第二个簪子,他说能驱邪驱恶,呼风唤雨。反正我也没怎用过。后来倒也干了不少好事。具体哪年我忘了,我加入的中华异学会。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去了趟天庭,办了点事儿。等回来,紫禁城合约就签成了,异学会并入基金会。我也就成为了O5。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我的能力,你也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走太多捷径。CN-843的档案你也读过,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飞船降落了,我们从飞船上下来。

“不多说了,好好干吧!那篇《怎样成为一名合格的O5》你应该看过了,工作方面的咱不说,我也没资格说。你比我23岁的时候优秀多了。我想跟你说,做一名O5,要特立独行。有一任O5-4,代号‘蒸汽’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你的代号是‘曲艺’,那你平时生活中就可以随身带个快板,带个扇子什么的,或者你也可以把办公室里放的音乐换成鼓曲什么的。哦,对了,不要自己的兴趣爱好,这能非常有效的缓解压力。说实话,有一任O5刚上岗就被巨大的压力逼疯了。”
“好的。白氏郎……”
“别这么叫我,别这么叫我,你还是叫我的外号吧!比如水神。哈哈。”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在什么时候,会使用你的能力。”

“现在有一台机器,是用我的能力我创造的。他可以预测我使用能力以后未来会发生什么。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啊不……倒数第二次使用能力了。我也考虑过有能力清理一些高危异常项目,比如CN-300,但结果还在预算中。虽然说不能说话,我很憋得慌,但现在让我心情十分好的事,O5议会迎来了一个新的成员,就是你。现在你是O5了,能够接触更多高危异常项目,我相信你的能力,你能正确地收容他们。在基金会短短的六年内,你独自编写了500多份safe级文档,100多份Euclid级文档,还有五份甚至更多keter级的。并且没有一次收容失效。你真是个天才啊!”

“那你最后一次使用能力是干什么呢?”
“最后一次啊,我创造了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