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计划就是一个谎言

“好久不见了啊!Glorice,1个月没见,想我了吗?”一个穿着蓝色便服的男子打开病房的门,缓缓的走向Glorice。“我当然很想念父亲您。”Glorice笑着回答。

“你肯定很痛恨基金会那一伙人吧!他们害得你不能出去玩……”
“痛….恨?”Glorice非常疑惑,她不知道这个人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什么基金会?基金会是什么?”

“可怜的孩子啊!才13岁,便成为了那个该死的计划的牺牲品!唉……”
男子叹了叹气,随后,他坐在病床旁帮那个女孩梳了梳头,金色的头发长时间没有梳理,缠绕在了一起,使得梳头都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
“你们要对我的女儿做什么?”
“放开我!”
“快校准平衡仪,这玩意的机械脑干他妈的要融化了!”

警告,神经系统链接崩溃,启动驾驶员保护程序

“我……我该怎么办……”

……


Glorice的脑中时不时会出现这样的一段画面:一个男人对着自己大喊大叫,自己站在一个闷热的舱室内,此起彼伏的警报声,还有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在哭喊着。每当这些画面出现在她脑海中时,她的小脑袋就会疼痛。

“父亲,我的头又开始痛了。”Glorice望着眼前的男人说到。
“是吗?吃些药吧,这样好受些。”男人走到一个柜子旁边,拿出了一瓶没有标示的药,然后递给了病床上的女孩。她一把抢过瓶子,疯狂的吞食着药片。别人看见了,可能会呆住,但蓝衣男子早已见怪不怪了。

“Zala,我这样……是害她还是救她?”他走出了病房,对着另一个人说到。

“你已经尽力了,Astra,她不会怪你的。”穿着白色制服的Zala在他身后说到,“我们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可是,我答应过Garland,要治好她啊!”
“她能活那么久已经是个奇迹了,我承认,她是为数不多的,能在那个玩意里存活的人,对我们后续的研究来说很重要,可是那个赤红色的玩意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Zala对着Astra大吼到,“走吧!傻子。”
“我不是为了那个装置!她是人啊!我们为什么还要拿她做实验,你不是说那台仪器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吗?”Astra反身抓住Zala的衣领,眼眶里全部是愤怒的泪水,“她还要在这里待多久?你们不是说不会重蹈覆辙吗?为何还要这样!”
Zala望着眼前的男人,无奈的说:“行,随你便,我也不想重蹈覆辙,当初为那事死的人……太多了。她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你就好好看着她吧。”

Astra放开了Zala,回到了病房里。

女孩早已经睡着了……


随后,他把文件放了回去,呆呆的看着睡着的Glorice,轻声说到,
“你这个家伙,这文件我看了13遍了,但我特么还没弄清楚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