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cakkavattin的沙盒页

this is me: rajacakkavattinrajacakkavattin
有用的连接:PS

项目编号: SCP-CN-XXX(废稿)

项目等级: Safe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XXX被收容于安置在Site-CN-█的一间三室二厅二卫并包括一个二十平方米花园的标准居室中,居室拥有高度豪华的装修,各种生活设施齐全,并且提供专业的健身器材。每天的9:00、12:00、18:00将为SCP-CN-XXX供应早、中、晚三餐,每餐必须由至少三名米其林三星厨师烹饪并且至少一个月内不得出现重复菜品。SCP-CN-XXX被允许使用四台████牌游戏专用电脑作为娱乐设备,允许其通过互联网购买游戏并且由基金会供应其购买游戏的资金。任何质疑SCP-CN-XXX舒适待遇的基金会员工将被调到Keter级项目的工作中。

SCP-CN-XXX被允许在基金会设施内行走、参观,附近的基金会成员有义务回答任何其提出的疑问。同样,SCP-CN-XXX被允许参加基金会组织的任何基金会成员娱乐活动。SCP-CN-XXX被允许拥抱任何基金会成员。任何SCP-CN-XXX提出的要求,只要不损害基金会与任何基金会成员的利益,应当尽量予以满足。

描述: SCP-CN-XXX外表为英俊的青年亚裔男子,身高1.78米,体重72公斤。SCP-CN-XXX自称姓名为███,然而无论是其提供的个人资料或是其DNA样本在基金会的数据库中都无法进行比对。

SCP-CN-XXX于███年4月27日在中国香港被基金会发现并收容。在将对象收容之前约39小时内,基金会监听到两个电话号码之间互相进行了多次呼叫,每次呼叫的内容都是同一个男性声音说:“SCP基金会,我知道你们能听见,我要见你们。”并且说出自己所在位置。基金会派出特工将对象带到Site-CN-█。

基金会最初以保密目的逮捕SCP-CN-XXX并对其进行记忆删除,然而所有对对象进行记忆删除的尝试都失败了。基金会发现对象对现有的改变记忆内容的手段完全免疫。在与SCP-CN-XXX的交流中,基金会注意到SCP-CN-XXX表现出对基金会的高度了解。当问及这些对基金会的了解从何而来时,对象表现出高度不屑并且强调“你们无法了解”。

某次SCP-CN-XXX在基金会设施内参观时路过康德计数器,研究员偶然发现当对象接近康德计数器时,读数出现大幅度飙升,在随后的实验中显示对象的休谟指数高达██。基金会怀疑其有潜在的修改现实能力。

附录: 采访记录

受访者: SCP-CN-XXX(废稿)

采访者: Dr.██████

前言: SCP-CN-XXX在这里住了好久了,但是我们对它的几次采访都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它现在正在玩游戏,我觉得我应该和它认真谈谈。

<记录开始>

Dr.██████: 你好,呃,还在玩吗?

SCP-CN-XXX: 哦,嘿,██████博士,没关系这是单机游戏我可以暂停一会。

Dr.██████: 嗯,好,我想问你几个关于你的问题。

SCP-CN-XXX: 关于我的问题?你们了解的够多了吧,我还以为你来问我晚上吃什么呢。

Dr.██████: 我们的确问过你很多问题,但每次你都不会正式的回答我们。这一次我们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要完整的了解一下情况。

SCP-CN-XXX: 好吧,看在我在这里待的蛮舒服的,给你点面子,问吧。

Dr.██████: 你是如何了解到基金会的存在,并且获取了关于基金会这么多知识的?

SCP-CN-XXX: 嘿,还真是问住我了。我只能回答:“我就是知道。”你看看凑合着理解一下。

Dr.██████: 对不起,请你再详细的解释一下,什么叫“你就是知道”?

SCP-CN-XXX: “我就是知道”就是我就是知道。我了解你们的事情,大概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怎么说呢,打个比方,就像我随时眼前都有你们基金会的一切资料,当然,除了一些被你们删除的数据,比如我一直好奇SCP-087第四次探索到底发生了什么。

Dr.██████: 所以说,你能随时看到基金会的资料库?所以你对我们的了解连记忆删除都除不掉?

SCP-CN-XXX: 也不完全是,唉这真的很难解释。先这么说吧,我有的时候看不到,不过看不到的时候我们的时间也不会流动。我们的时间流动时我都是能看到的。

Dr.██████: 对不起,我再一次不明白了。你是说,你有控制时间流动的能力?

SCP-CN-XXX: 我可没这么说,虽然我的能力多了去了。我的存在是你们基金会无法想象的,所以,说多了你们也不懂。

Dr.██████: 请你认识到我们SCP基金会见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你的存在我们未必不懂。我们已经猜测到你大概是某种现实扭曲者,因为你的休谟指数实在是太高了。所以请你多讲一些,我们记载下来,尽量理解。

SCP-CN-XXX: 相信我,你们真的理解不了。这是超出你这个世界的内容。

Dr.██████: 容我猜测一下,你来自多元宇宙?

SCP-CN-XXX: 呵!比多元宇宙还要复杂得多。这是超出你这个次元的内容。

Dr.██████: 对不起,但我还是请你…

SCP-CN-XXX:(打断Dr.██████的话)你问的差不多了,你该走了。

Dr.██████: 好的,我该走了。

SCP-CN-XXX: (叫住正在离开收容间的Dr.██████)对了,还有个事,这房子真好,将来我走了别浪费了,听说你们这有个叫汉娜的博士,送给她吧。

Dr.██████: 等等,将来有一天你走了是什么意思?

SCP-CN-XXX: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对了先别走,抱一下。

在大约3秒的拥抱后,Dr.██████走出收容设施

<记录结束,[时间资讯(可选)]>

结语: 该死的,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似乎SCP-CN-XXX有信心突破收容。但是奇怪的是,我才意识到,为什么每次采访结尾他让我出去我就出去?难道他真的修改现实了?

在SCP-CN-XXX处于收容状态一个月零██天后于收容设施内消失,在经过██日世界范围搜寻未果后等待了██月仍无任何消息,基金会将其重分级为无效化。按照对象要求,收容设施被当作礼物送给Dr.Hannah但未被接受。

以下内容需有O5授权方可查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