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M

旅人计事

前言

我们都知道时空旅行非常有趣,但总有一些少有人踏足的路线,他们或多或少会有些危险,有的甚至被禁止访问。这本书将着重记录你一生都可能不会踏足的平行宇宙中的那些故事。

第一章

序章

在某个偏远的时间线,一种本用于改造兵器的危险外来病毒覆盖了整个地球。这种病毒几乎能治疗所有的伤口,疾病,比你见过的所有医生都要厉害。但是,一旦你造成了哪怕只是造成一点点划伤,或者仅仅是得了一个小感冒,病毒将会不可阻挡地活跃起来,在数个小时后宿主便会止不住地惨叫,并痛苦地死去,唯一活下来的方法就是忍着巨大的疼痛不停地令自己受伤。某几个机构为了延续人类的未来,在各地建立了几个所谓的孵化池。简单来说便是把几具尸体扔下去,一个全新的人就会蹦跶出来。人类变得坚不可摧又一碰就碎。每个人一出生便会得知自己并不再是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在这个充满绝望,死亡,痛苦的污浊泥潭里,每个人都在哀嚎着呼救,还会有人有时间来关心你吗?

第一幕 夜班保安

吉姆一直在医院参与安保工作,病毒爆发前他就已经在医院工作了三年。他觉得现在与旧时代最大区别就在于,人们比以往安静了不少,再也没有人拉着横幅在外面搞事了。“直到威胁到了生命这些混蛋才肯消停一会。”他用手掌装起一小点水,狠狠地泼在了他的脸上。冰凉的感觉终于驱逐走了睡意,按着章程上写的那样,他开始巡视走廊。

他很喜欢这份工作,晚上他可以边唱着小调边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跳着看起来傻傻的舞,没有一个人可以评判他的行为,他觉得这种感觉好极了。回到家里后他又喜欢听着电台入睡,因为人的声音能让他感觉很热闹,家里很热闹。节目组把签约主持的声带样本保存了下来,所以根本不必担心体验的问题。

自从病毒爆发以后,医院就开始给平民发放防护服,最大限度地保证他们能活下去。一旦有患者被送来,他们只能自行决定是要了结自己,还是通过受伤活下去。起初他也觉得,这个世界疯了,自己也快要死了,但在随后的一年里里,他又立刻适应了这种新的状态。

“13号,西区大厅有异常,过去检查一下。”对讲机忽然传来的声音,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回来。
“收到。”他摸了摸自己的腰带,检查了一下警棍和枪是否都带着,随后朝着大厅快步走去。

他看到一个男人脱掉了头盔,正用头对着墙壁轻轻地撞着。

“先生,你大可不必这样,有事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吉姆劝阻他道。

男人停下来看了他一眼,随后坐到了大厅的椅子上。吉姆将头盔捡起来重新递给他,“你在这里等等,我叫其他人来帮你。”

正当吉姆转身要走时,他感到腰部有什么东西被人抽走了。他回过头,男人正拿着他的配枪对着脑袋,他心里一惊,想要阻止那个男人,但是已经太迟了,男人直捷扣下了扳机———但子弹却没有像男人想的那样从枪里射出,因为枪根本没有上膛,保险也没打开。意识到这一点后,男人迅速将枪放下,想要用左手拉动筒套,吉姆抓住这个机会摁住了他的右手。接到报告赶过来的同事也掏出手枪指着男子以防突发状况。

“你们他妈的不要拿枪对着我,我没想伤人!”男人嘶吼道,手部的力气因为注意力被转移而减缓了不少,吉姆便趁机将手枪夺了回来。几个警员见状马上扑了上去将男子摁在了地上。男子试着挣扎了几下,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挣脱的希望后便突然开始痛哭起来,身体也止不住的开始抽搐。

“把他关进隔离室里,小心别伤到他,可以的话把他嘴巴夹起来。”保安队长吩咐道。

“没关系,我想死。”男子带着哭腔说。

几个保安将他架了起来。

“没关系,我想死,让我死,我想死。。。”男人吼得愈来愈大声。声音最终还是消失在了走廊里。

“什么东西,真他妈晦气,呸。”队长皱了皱眉头,看起来有些生气。

吉姆愣了一愣,快步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区域,他现在太想下班回家睡一觉了。

广告牌的光洒在吉姆身上,他独自一人坐在车站等车,来往了足足有七辆车,却没有一辆是属于他。可无论如何最终都能等到。他掏出耳机,在车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