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开始与毁灭

“O5-3,写完了吗?”O5-4静静地坐在一旁,等待着敲下回车键。

“我写完了。”O5-3将刚刚写完的文件传输给了O5-4的电脑,“真是讽刺,曾经被认为无敌的异常,在现在被分解了。”

O5-4敲下回车键,没有回应O5-3。一束光发射了出去。

“发送完毕,希望我们的下一任能够摆脱时间。”O5-4站了起来,陪着O5-3一起观赏着这末日的开始。脚下的土地开始崩裂,岩浆涌了上来。

“我们往上走走吧,我还不想这么快死。”O5-4拉着O5-3往楼上走,“我还想再看看这世界的惨案。”

“O5-4,你说,我们会是世界上的最后两个人吗?”O5-3的一句唐突的话,镇住了O5-4。

“不,我不知道,兴许O5-7他们也还活着吧。”O5-4想了一下,看着05-3的脸,说出了一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希望如此吧,我累了,我们坐会吧。”O5-3蹲了下来,导致O5-4因为惯性仰面倒了下来。

“痛。”疼痛来得如此突然,O5-4情不自禁地抱怨了一句。

“再陪我看一下这末日的美丽吧,科尔斯力特。”O5-3说出了O5-4的名字。

“列力特,说好的基金会保密协议呢?”O5-4开玩笑地敲了一下O5-3的头,“我们仍然是基金会人员啊。”

“这个世界都在毁灭,基金会总部怕是也已经消失了。”O5-3白了O5-4一眼,“我们仍然没有逃脱前一任基金会的命运。”

05-4拍了拍O5-3的肩膀,抬头仰望着星空,那一束光芒早已经消失,只有星发出的闪烁的光芒。

“但是,”O5-4伸出右手,指向天空,“那些星星却见证了一切。”

星星没有回应O5-4,只是静静地闪烁着,正如几亿年前那样。

“我们消失了,谁会知道星星会不会消失呢。”O5-3仰起头,看向星空。

“星星即使也会死亡,但他们存活过的证据仍然不会消失。”O5-4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美丽的星空,“正如我们向下一代留下信息那样,我们仍然存活。”

“……”O5-3没有回答。岩浆喷射而出,分子逐渐分裂。

“如果有下辈子,如果时间真的循环了,如果基金会成立了,如果我们再次见面了,我希望,”O5-4抱住O5-3,留下眼泪,留下了一辈子都不敢留下的眼泪,“我希望,我们仍然能成为好兄弟,一起再次观看末日的开始。”

“我也是,O5-4,希望我们下辈子,做一生好兄弟。”

岩浆不留情面地喷射而出,O5-4的地面崩溃了下去。由于过于突然,O5-4就这样,离开了O5-3。

O5-4,已死亡。

O5-3跪着,思索着。他翻过身,坐在最后的圣地上,仰望着那片星空。一颗流星划过天边,O5-3苦笑着,没想到它仍然还存在着。

“我许愿,世界的一切都会还原如初,我们基金会永远不会消失。”O5-3看着流星划去,许下了最后的心愿。

就这样吧,O5-3站了起来,看着下面的火海,抱着死亡、希望,跳了出去,跳进了毁灭的怀抱中。

“我最后希望,人类在面对绝望时,能够抬头仰望星空,获得活下去的希望。”

随着最后的身影的消失,O5-3,已死亡。

天边又一次划过一颗流星,响应了O5-3的愿望。

地球,终于名副其实的成为了一颗火球。膨胀,扩大,地面被喷射了出去。聚拢,碰撞,一个既老旧又崭新的太阳系重生了。

一切正如开始的那样,也正如结束的那样;基金会的成立与解散,异常的诞生与死亡,一切都没有改变。

那束光仍然在往前前进。星空仍然存在,每一颗星都在回应着那束光的召唤,而它最后停留在了它最后归宿上。千千万万束光都在这颗星球上被发现,而现在,它也是那束光的归宿。


毁灭即是诞生,没有人知道,基金会是怎么诞生的,也没有人知道基金会是何时灭亡的,仿佛它一开始就存在那样,静静地存在在那里。

“我宣誓,我将保护人类,控制、收容异常,让人类活在相对安全、维序的世界中。”

“我将严格遵守基金会准则,与O5-4等人员一起,保护人类,行必要之恶,止不必之善。”

“我们将一起见证这希望的开始与它的美丽。”

“我是O5-3,我的话说完了。”

  • 补充材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