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0426 (Story)

首先,這不是O5-8的人事檔案,這只是一個被退休人士的獨白。

他背著深藍色的船錨,拿著他的大刀,靜靜地等待著黃昏的到來。

O5-8,你也許已經聽說過他,從一些亂七八糟的傳聞,或者是從某個奇怪清洁工那裡聽來的。
O5-8,弒神者,不過按他的話說,應該是叫無神論現實穩定者。他自述殺了幾百幾千個神,按基金會的統計,他的確殺了好幾個自稱神的異常。

我一生中遇過很多無神論者,現實穩定者,也不算少。但無神論的現實穩定者,我只認識兩個人,而他對我印象最為深刻。

我與他見過4次面。

第一次。是我剛升職的時候,在會議上,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那時我站在O5-█的身後,當他提出處決SCP-CN-1426的請求時,我開始注意到這個人。他的請求理所當然地被拒絕了。我和他第一次見面就這樣結束了,聽說之後他又加班,寫了一份關於處決SCP-343的方案,當然又被拒絕了。

第二次,我跟著他到Site-██,去處決,不對,是制服SCP-CN-1426,我們進入了站點裡,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SCP-CN-1426,他放下他的大刀,拿起他背上的船錨,向項目拋去,船錨上的鐵鏈捆住了項目,項目隨後掉回地上,他再次拿起他的大刀,走向項目,項目在地上瘋狂蠕動,并發出雜亂的哭泣聲,但他沒有理會,他舉起他的刀,刺進項目的胸膛,項目隨即停止了蠕動和哭泣。下午6點正,項目死亡。他就這樣拖著項目的尸體走出站點。這是我和他第二次見面。

第三次,我去到他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一台筆記本電腦,一枝筆和一個水杯,這就是他辦公室的全部。從地板,牆壁到天花板全是白色的,我實在理解不了這種極簡主義風格。
這次是我第一次嘗試和他說話,原本想著十多分鐘的對話,談了幾個小時。

我問他為什麼不加入GOC,他跟我說GOC太暴力了,沒有原則,本質上就是個暴力的破壞狂。我已經完全理解不了這個極簡主義的無神論者的大腦裡到底裝些什麼。他也跟我抱怨關於SCP-CN-XXXX後續處理,據他稱放在收容室內斯克蘭頓現實穩定器是完全沒有用的。
我和他的第三次見面完結。

最後一次見面,是他主動來找我,他說他要去檔案室刪除守門人的檔案,叫我幫他把風,好奇的我跟著他走到了檔案室,他獨自走進了檔案室,我剛開始以為這是開玩笑的,直到警報聲響起,我知道這不是玩笑了,機動特遣隊沖進檔案室,把他抓著,也把我抓著,我們被押進審問室,在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審問過後,我被提前退休,當然沒有退休金,但我收到了他的慰問信。

他現在怎麼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O5議會不會將他廢除,因為⋯⋯,對不起這是秘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