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iel的鸽笼

我曾相信世界上有着种种人类所不可描述的神秘与匪夷所思的异常之物。
但是没有证据能证明其存在。
呵。
没错。
这种“没有证据”本身就是一种证据。
毫无疑问,“有关机构”进行了情报封杀,所以一切异常存在的迹象都被抹除了。
他们有绝对的力量来掩盖这一切,他们伪装成接力小说网站,他们自以为伪装得很好。
我伪装成一名无知的初中二年级学生。但是,暗地里,我正在与这庞大得令人恐惧的机关进行着不为人知的战斗。

呵,机关!异常,我找定了!
终有一天,我要撕碎这粉饰的“真实”。


直至我步入高中。
我仍未能发现任何异常存在的踪迹。
世界还是毫无波澜地遵循着自亘古以来就没有变过的规则在运行着。
这个世界,正常得令人绝望。
我忽然意识到这一切只是中二病人的臆想,没有异常存在的迹象不就表明了这世上没有异常吗?

真是羞耻。


长久以来,基金会一直在与异常进行战斗。
控制,收容,保护Secure,Contain,Protect


纵使完全虚构,也令人不得不生出几分好奇。
好奇,对他们而言,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但人们还是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再正常不过的世界里,没有异常存在的余地。
……
嗯,至少那些无知的凡人需要认识到这点。


黑框眼镜,高高提起的黑色长裤,白大褂,或许还有些许秃顶。
基金会研究人员的标准配置。

当然,异类也是存在的。
收容异类的异类机构中的异类成员,异类中的异类。


Dr.X面对着底下新来的员工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五年前,他坐在与他们同样的位置,听着那个老头的训话。
此刻,他本可以不差一字地背出来。
事实上他前两年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但此刻,无论如何他都是做不到了。


”守护世界的秩序确实不容易,控制,收容,保护Secure,Contain,Protect六个字天天挂在嘴上,说得轻巧,却老做不好。”


结束了一分多钟的静默后,他终于开口了:
“无知是,但也是
我们掩盖世间的异常,世人便长久地活在正常之中。
担负世间一切之异常,守护世间一切之正常
这便是我们基金会。”


那个机构SCP Foundation找上了我。
来者是我的故交。
她想交给我一份工作。
工作强度高,危险程度高,福利保障低,工作内容保密。
没有任何犹豫,我当时就拒绝了她的邀请。
……
在同窗四载的女性同学的盛情邀请之下,我终究还是同意了。
那夕阳余晖照耀下的晚空的一抹鱼肚白,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艳丽的红——我在胡说些什么?该死!他们绝对对我的记忆动过手脚!


我现在总算明白了——
三年前的我就是个智障。
这他妈简直贼船一条!基金会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我后来再也没有理会过那个女人。
后来也再没听过她的消息,大约是死了。
死得好啊……


也不知是哪个魂淡规定演说途中不能喝酒,为此还设立了专门的管理条例。
发现藏在衣兜里的伏特加不知何时被掉包成了白开水后,Dr.X深深灌了一口白开水,然后继续他的演讲:
“记住了!菜鸟们,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没有福利,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女朋友,没有头发,”
一阵哄笑响起。
“你们都在笑,我是笑不出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