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Sowrd的早晨与夜晚

早上七时,闹铃敲响之时,亦起床之时。

作为一名“在晚上十点半以后睡觉会死”症以及“不睡满八小时会死”症的重度患者。Dr.Sowrd精神饱满的起了身。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虽然在房间里根本看不见外面,但Dr.Sowrd还是如此说到。

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的时间必须要分配好。

收拾床铺,刷牙,洗脸,更衣,然后将这个房间的时间刻度与外部基准时间对齐。

“研究室就算了,为什么时间异常部连起居室都要建立在基准时间之外呢?”

随着这句自言自语,Dr.Sowrd打开了门,出去申请(加重)早餐。


早晨虽美好,可惜时间少。

所以压缩时间就显得很重要。

比如你在拿着早饭回家的路途中可以跑回家,这样既锻炼身体,又省下了赶路的时间。

Dr.Sowrd就是这样,抱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大合金桶疾驰在某个Site的某座设施的某条走廊上。

“去死吧你这杀千刀的偷食贼!”

之所以说是“疾驰” ,那是因为他身后的Eggtart大厨正挥舞着一把足以将人拦腰斩断的巨型切肉刀追杀着他。

刀法简洁又不失犀利,划出的线条刚中带柔,从这刀法中,足以窥见Eggtart大厨为这身好厨艺(武艺)下了多大的心血!

“就一点粥而已行行好吧否则我就没饭吃了!”

而看那前面的Dr.Sowrd!身轻如燕,健步如飞,身扛巨桶而速度不减。从这步法中,足以窥见Dr.Sowrd那丰富的逃杀经验!

在跑过无数的拐角,吓坏无数的女员工之后,Dr.Sowrd终于跑到了一个尽头有一扇门的走廊,同时他手上的“手表”也开始倒计时。

“3”,Dr.Sowrd开始加快速度,注意到的Eggtart也跟紧了自己的步伐。

“2”,切肉刀划开了Dr.Sowrd后背的衣服,而挥舞的剑风搞得他后背肌肉一阵抽搐。

“1”,Dr.Sowrd握住了门的门把手,并拉开了门,而Eggtart没有放过这个动作所造成的一丝减速,将刀劈了出去——然后劈了个空。

“杀千刀的偷食贼”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于门后。

而躲进了“家”里的Dr.Sowrd正一边倚着门,一边惊魂未定的擦着汗。

虽然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时间异常部把起居室建在基准时间之外,但他无比感谢做了这个决策的人。



夜晚逐渐降临,万物陷入阴影。

人们拖着疲惫的身姿,回到了自己的居所,又将为数不多的精力用在娱乐之上。

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夜晚才是踏上征途的时刻。

“没想到这件我从大二开始就没穿过的衣服,竟然还有穿上的一天。”镜子前,Dr.Sowrd正打量着自己穿西服的模样。

领带,OK;袖口,OK;面部清洁,OK。

确定了一切细节都没问题之后,他调整一下与基准时间的刻度,最后走出了门。

走那名为“战场”的地方。


在漂亮解决了某次陆家嘴的风波之后,Site-CN-34将要举行一场晚宴以庆祝这场大胜。

平日里整天白大褂缠身的研究员们也纷纷换上西装礼服以展示自己未现的魅力。

而这欢快轻松之地,对于Dr.Sowrd来说却是战场。

没有硝烟、没有武器、甚至没有敌人。

但这里却需要他紧绷着精神。

因为他并不是Site-CN-34的内部成员,不能让其他人看出来自己是混进来的。

而更重要的,因为他身上背负着许多人的期望,以及自己的未来。

想到这里,Dr.Sowrd又不禁捏了捏左手上的“小道具”。

“这个地方…….不行,有可能会被送餐生看到;那这里…….也不行,前面那个男研究员说不定会从眼镜反光中看到我……这里…….视觉死角OK、监控死角OK、角度和光线OK,就是这儿了!”

计算待命地点,OK。

“根据计算,“目标”大约还要三分钟才能出门,赶到这里要50秒左右,而有效时间……3秒吗…….真是给人出难题。”

任务时间预估,完成。

“嗯!这小龙虾好吃!还有这牛排!哦!这蛋炒饭不错,作为蛋炒饭顶尖爱好者我打8.5,最后再来个冰激凌……..啊对不起,失态失态……”

战前能量补充,完成。

一切的一切都万事俱备,而只欠那东风推开门来。

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目标”推开主厅门的那一刻。

一旦失了手,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他感到自己的衬衫已经被汗浸透。

虽然不大可能有问题,但他还是检查了一下左手上“小道具”的逆模因装置是否正常。

终于,路已经铺好,而顺利通向结局,或是摔倒在半路,都要看他得了。


“对不起啊各位,我来的有点晚了。”随着那略显治愈的音色,主厅门被推开了。

仿佛有引力一般,所有人停止了喧闹,把目光移向了声音的源头

然后…….

仿佛世间一切光亮都聚集在那里一般。

仿佛“美”本身的具象化现身在那里一般。

仿佛神将自己最精美的艺术展示在那里一般。

身着晚礼服,精心打扮过的Dr.Hannah,走进了宴会现场。

世界,亦或是在场的所有人,又或是两者都,静止了。

“行动开始!”随着Dr.Sowrd在心里大喊了这么一句,他开始了下列的动作:

“3”,那个一直被逆模因装置伪装的“小道具”现出了原型——一台迷你照相机,以一个隐蔽的动作对准了Hannah。

“2”,左手小拇指开始以几乎看不见的幅度进行运动,微微的震动穿向他的手心。

“1”,偷偷地扫了一眼相机屏幕上的画面,无论是灯光还是角度都没有问题,没有重影也没有模糊,就仿佛是把Hannah所在的那段空间给截取了下来一样。

3秒已过,因为Hannah登场而静止的人们恢复了思考,然后纷纷走向她的身边,进行着这样那样的谈话。

而名为Dr.Sowrd的那个男人,则与人们背道而驰的,走出了这片繁华之地。

无人知道他已来过,无人知道那三秒发生了什么。

仅仅只是一个男人,在为了自己的未来,和他背负的期望在无声的斗争着罢了。


“暗月是否嚎叫?”

“仅在没钱之时。”

“进来吧。”

手持手提箱的Dr.Sowrd对完了暗号,走进了某个隐蔽的房间。

昏暗的灯光下,某个把脸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站在房间里。

“货搞到了吗?”没有什么嘘寒问暖,他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你还不放心我吗?”说着,Dr.Sowrd拍了拍手提箱。

“验货。”

“真是麻烦。”说完这句,Dr.Sowrd打开了手提箱,里面是将近500张的照片——全部都是Dr.Hannah的晚礼服照。
“很好,接下来,放那些饿狼们入场吧。”男人说完,按下了手里遥控器的按钮。

然后,房间仿佛被拉伸了一般,黑暗散去,露出一大片空间。

而那空间尽头的门那里,“饿狼们”正迫不及待的准备冲进这里。。。。。。


“新货新货新货!新鲜出炉的晚礼服Hannah!每人限购2张!老价格!老规矩!”

“给我给我给我——唉你个混蛋别插队!”

“我的照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见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谁推的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谁有之前发售的睡衣梦游Hannah啊!我出多少钱都可以!”

“客官你问的正好,正好上次发售时还有存货,不过价格。。。。可能要翻上一番。”

“拿钱!给我!”

“我拿平地摔Hannah换打翻咖啡Hannah!谁要换!”

“我!”

“我换!”

“你们都给我让开!我换!”

“想打架是吧!”

“来啊!”

“谁怕谁!”

(连续三声敲击声)

(连续三声倒地声)

“顾客请不要制造混乱,谢谢。”

“最后的抽奖活动!今天送出的是最稀有的洛丽塔自拍Hannah!”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狂宴散去,只剩空虚。

望着空无一物的手提箱和满手的钞票,Dr.Sowrd感觉未来已掌握在自己手中。

——“下周的饭钱,终于有着落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