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课

大荧幕被点亮,一些人陆续的走到自己的研究岗位上,总闸被拉下…

“现在时间…”

一盒磁盘被插入借口…

“在这个残破的世界,是否只剩你与我?”

半年前,这个城市的隆冬,发生了许多事情,包括一些势力的建立,一些本质的丧失。

城市落满了无人清理的积雪,荒废的大楼、无人街道一片静谧,不对──前所未有的尖锐情绪满溢周遭,在这座城市,一次战争即将在街头巷尾,高楼林宇中爆发。

2012年,一种异常以极快的速度散发到这里,先是表面的,然后很快的就谌入了这个城市的骨髓,直到完全的渗透,仅仅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原先的人们几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歇斯底里的疯子、飘渺的鬼魂。

这里变成了和疯子的乐园。

这里成为鬼都市。

这里不是是电影中的末日,只剩下残破不堪的建筑和那些怪物,但那些势力就像发疯似的抢夺,在一个高度自由的现在,这也许并不稀奇。

这个城市现在只剩下死寂,孤独的活在这里,那些曾立足在云巅之上俯视众苍的高楼现已尽显原不属于它的那份“荒凉”;以前宽敞马路堆积着杂石废土和混凝土钢筋;原温润潮湿的空气充斥着战争留下的硝烟和灰尘…在这里留下的人每日每夜都要忍受着幻觉的折磨,当发觉到时,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智都一点点的变化着,人心被完全抛光,善良早已不复存在所有人露出了獠牙,理智已近退化堪称原始。一些有野心但无力的人寻找同类抱团取暖自称势力压榨那些落单无助的人…

在这里没有无辜…只有罪恶

Mello显得明智许多,他并没有过度惊慌,也没有像那些疯子似的去抢夺物资和金钱。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相片,里面一位夫妻抱着他们的孩子,在这种时期这张照片显得十分温馨。Mello与父母的关系并不好,还可以说是互相讨厌。但有时,他的脑袋里却回响起父母远处的呼喊。

Mello走向窗前,抹去窗上的水汽,神游地看着窗外,那窗户可以直接望到窗外雾中有一条通道,像深陷在地面中的战壕。

这时,走廊中响起了似乎是被故意放轻的脚步声但可以依稀听清作战靴和木板发出的‘嘎吱’声,把Mello神游的思想拉了回来。门锁突然被一股蛮力扭动一下但是由于被反锁并没有被打开。

对此,Mello本能地作出了反应,还没等门被撞开,他已经冲到房间对面,飞快地躲在门缝的阴影中。他摸一下裤带上的枪套,摸到了一把足以增长自己志气的家伙:格洛克26手枪。

门被撞开了,一个歹徒的闯了进来,兜帽和面罩遮住脸只露出眼睛,他晃动着手里的MAC10冲锋枪,小心翼翼地查看似乎空无一人的房间。
“有人吗?Is there any body here?”看起来比较矮且肥胖的男人用着滑稽的腔调说着。
另一个站在门外还在架着枪用一种低沉且愤怒说:“喂,小声点!混账,万一有人怎么办!”
“你是傻子吗,我们这么招摇的走进来,都没动静,不可能有人。”
“就算没人,你也不能这样松懈这里可是…!”
那个矮胖的突然拿起他的枪口掰向自己身后另一只手拔出匕首抵在另一个人的喉结“你在说一句……”
“……

说完矮子就放下匕首,插回刀鞘审视着周围,稍瘦的人啧嘴角轻撇很显然并不服气的走入房内在客厅里搜刮每一个角落,矮子走向饭厅轻藐省了一眼摆在桌上的相片,便挥手拍到在地上,并朝着向着Mello所在的房间那边搜摸过去,没等他走入房间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Mello用肩膀猛击门将随后的敌人抵住锁上门锁,并把工作桌从一面推倒躲藏在工作桌后。正在搜查另一间卧室的瘦子听到猛烈关门的响声,迅速转身做出雇佣兵特有的瞄准准备并向Mello警戒走来,“妈的。”胖子向锁柄上开了两枪枪,门锁被破坏,他一脚踹开了门,在看见Mello所搬倒的工作桌立刻做出反应,几乎没有对准瞄具,就直接扣下扳机。
火药的爆炸声,推动着堂口,弹回时带着一颗新子弹推入枪管;空气和子弹摩擦的声音夹杂着灰色的硝烟粒子,子弹带着冲击感驶来,桌子被打出数枚弹孔但未穿透,Mello瞬间感到恶心、头疼、焦虑等负面症状,一个个图片突然闪过在Me11o的脑海里Mello甚至还未细想,变消失无踪了,一切都很模糊,只有一片废墟、万人、炮火、硝烟、尸体…一张被烧的只剩下32字样的档案袋和一个穿着白褂面无神色的小男孩。但枪声把Mello拉回了现实,他强忍这头疼和眩晕感知这周围,Mello明显可以觉到头上有东西呼啸而过,第一弹匣结束。

胖子使劲扣了两下扳机发现已经失去了先手的优势,转身刚想躲在墙后换弹,却因肥胖而减缓的激动性害了他,还未等他躲到侧首的掩体时,Mello便已经冲了过去抱住胖子的腹部并把他撞向窗口,在他失去平衡时急忙松手,一个敌人从17楼等的窗口坠下。Mello粗喘了口气,缓了缓心率。

门外的一个敌人持枪瞄准着Mello所待的掩体死角想赚得先机,Mello双手持端起格洛克26手枪毫无防备的侧身跳出了掩体暴露在敌人的视线,敌人刚抬起枪口准备应对突如其来的危机时,Mello已经凭着感觉对着那人开了两枪,因为没有瞄准第一枪打在大腿,而后坐力使另一发打在了敌人持枪手臂。敌人中枪倒下,Mello端枪瞄头走去为应付敌人突然的袭击,走到敌人身边并一脚踢开他的武器四五米,很显然这是多余的,因为他已经痛苦不堪的缩卷成“虾”型。Mello大吸了口气并把枪收回到枪套中,然后大步越过敌人痛苦扭动的躯体,蹲下身体并伸手拉下套在他头上的面罩才看清他的脸已经膨胀且发紫的血管从他的被遮住的的脖颈的下像根系一样逐渐向头部延伸,Mello起身转向大门捡起被踢开的武器,握枪的手臂成45度角然后微微偏头斜视着他,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劣等动物,扣下扳机紫色的血水喷出,快步离开。

黄昏时分,夕阳余晖逐渐被夜晚吞噬,剩下的,只是寒澈内心的孤独和眼神的冰冷,这是Mello第一次杀人。

致命的低温在一瞬间充斥着整个城市,灰白色的尘埃夹杂着寒冷的雪花缓缓飘落,Mello跃过冰雪与冻僵的尸体,走到原先指定的空旷马路的马路中央,高高的举起持信号枪,另一只手捂住一侧耳朵,扣下扳机,等待准点运输的直升机物资……鬼都市。

欢迎来到HPiD,这是你的第一堂课。

从现在起,这里是一个新地方了,当这个世界不再美好,优胜劣败,物竞天择…由我们来管理这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