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wpeopleQQ

麻雀們正在朝東南群集,警告71跟77。

——杜鵑1


2018/12/14 上午某時 香港市區
logo5-10.png

香港的天氣十分晴朗,街道上一如既往得絡繹不絕,然而遠方的烏雲卻一步步地靠近。

一名西裝男子行色匆匆地穿過香港的街道,他進入一棟外觀樸素的大樓內,正好趕上了一個開啟的上樓電梯,但在門關上前的最後一刻,一名女子敏捷地閃了進來,兩人就這麼一起站在電梯裡。

“你好啊!要去幾樓呢?”男子禮貌地向女子問道。

“13樓。”她回答。

“這麼巧!我也是要去13樓,妳是新住戶嗎?”男子幫忙按下13樓的按鈕。

“不,我是來推銷一些產品的,我是個推銷員。”女子接著答道。

男子的眼神一亮。“哎呀!那我想我會是妳唯一的推銷對象,畢竟那裡只有我一個人住,有什麼好東西嗎?”

女推銷員從包包拿出一份資料夾交給男子。“非常多!得看您想要些什麼?”

男子迅速瀏覽一番,眉頭微微一皺。“嗯,看起來還不賴,我想先拿回去研究研究,之後再連絡看看吧,有名片嗎?”

電梯在這時抵達了13樓,女推銷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男子,目送他步出電梯,自己則留在裡頭。

男子飛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間裡,他隨手將資料夾扔在一旁,拿起手機撥打名片上的號碼,電話立刻就接通了。

“這時候派人來找我做什麼?我們不是早就談好了嗎?為什麼還要求多一百萬?”男子向電話另一頭的人質問道。

“冷靜點,楊先生,我們公司是不會敲詐人的,那一百萬是用來交換一項情報的,而這項情報是絕對值得花上一百萬。”另一頭的人一派輕鬆地回答。

“告訴我。”楊先生沒好氣地說道。

“我們成功竊取了一份四級權限的情報,當中有項訊息你會想知道的,就在給你的那份資料裡,你知道怎麼解吧?”

“我知道,我等會兒看看,到時候再決定你會不會拿到這一百萬,我掛了。”

過了一會兒,楊先生陷入沉默,他不禁捏緊手上的資料,但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微笑,他再次使用手機撥號。

“這的確是份很重要的情報,你會拿到錢的,而且綠麻雀基金會很高興能夠與貴公司合作,祝你有給美好的一天。”


2018/12/15 15:20 Site-CN-71的MTF宿舍
scp-logo-signature.png

一個寧靜靜的午後,十二台直升機也寧靜靜的停在一片空地上,炎熱的太陽開始被烏雲籠罩。

“Alpha小隊、Bate小隊、Gamma小隊、Omega小隊按計劃前往市區的四個據點待命,Theta小隊、Pi小隊前往Site-CN-71協防,Sigma小隊、Delta小隊留在原地休整,明天直接飛越海狹跟Site-CN-77的MTF會合,所有人都瞭了沒?”

“瞭了!”粘籽廣看著自己的指揮官下達命令,努力忍住打哈欠的衝動,他和自己領導的Delta小隊才剛完成在廣西的任務就被派來香港,但指揮官並沒有講明這次行動的目的是什麼,不過上次七支小隊全數集結在一起是在江西省,為了攻擊綠麻雀基金會在當地最大的武裝據點而召集,這讓粘籽廣意識到香港這裡恐怕要出大事了。

“很好,解散!”各小隊長飛快地散開,前去執行各自分配到的任務,不過粘籽廣不用那麼趕,Sigma小隊的隊長老江也不用,他們倆便一起慢步走向休息區。

“老粘,好久不見了,最近都在做什麼啊?”老江拍了拍粘籽廣的肩膀問道。

“在廣西抓補一個綠麻雀的研究員,那傢伙挺會溜的,你呢?“粘籽廣回問道。

老江嘆口氣道。“唉,我很想告訴你我在海南島度假或在澳門找到了人生的真命天女,但是沒有,我的小隊在雲南省追蹤一項疑似綠麻雀跟MC&D的交易,但我們幾乎把整個省分都給翻了,卻還是連隻麻雀都沒逮到,然後連休息的機會也沒有就被來這裡了。”

兩人這時來到了各小隊長的房間前。“真慘啊!老江,我也是沒什麼休息就來了,或許我們應該睡個覺再聊?”粘籽廣說道。

“太棒了,祝你好眠。”老江打了個哈欠便走向自己的房間。

粘籽廣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他走進自己的房間裡,直接撲倒在床上,回想起了他的母親,想著她慈祥的臉龐,漸漸入睡……

警報聲突然響起!隨後而來的是指揮官那嚇死人的吼聲:“緊急任務!MTF-己亥-17的所有人員立刻登上直升機!我們在路上簡報!”


2018/12/15 15:30 Site-CN-71內部的C2區
logo5-10.png

天空開始飄下小雨,Site-CN-71卻十分平靜,平靜得宛如暴風雨前的寧靜。

汪韶任懶懶得坐在椅子上,在他眼前的是幾個無趣至極的監視器畫面,而他的工作就是要盯死它們,任何一個不尋常的細節都不能放過,一旦出了問題,就要立刻按下手邊的警報鈕。

“這工作可是很重要的!C2區部分的監控線路和一些外部線路都接到這個監控室裡,也就是說,你的工作還滿重要的!”大概三年前,他的主管是這麼跟他說的,話本身並沒有什麼錯,但三年過去了,那些同時間進基金會工作的同僚們都不知道升官升到哪去了,而他還在對著這些畫面乾瞪眼。

如今的汪韶任已經不想指望任何升遷的機會了,至少在這個空盪盪的監控室裡,他可以擁有一片專屬自己的小天下,關於這點,他才不會想說是因為自己已經被眾人遺忘的緣故!

汪韶任掏出一根燕麥棒開始吃,看見監視畫面上有大批的特工奔跑衝上直升機,才短短幾分鐘,天空便布滿了起飛的直升機,以極快的速度向市區直飛而去。

他好奇地用自己的權限查了一下。“SCP-CN-9572?已經開始了嗎?”


2018/12/15 16:10 SCP-CN-957攻擊事件地點之一
logo5-10.png

田胤臻抬著一個箱子爬上樓梯,帶著她的隊員們緩緩地爬上頂樓,天空正下著小雨,而在五層樓下的街道上,是宛如地獄般的景象,兩隻001個體3正在屠殺著人群。

“不在樓下留人看守嗎?”一名隊員問道。

“不,001會攻擊一定範圍內的活人,而一隻001個體可以站到四公尺高,攻擊距離至少九公尺,再往下一層樓就會被發現,這裡是最低的安全距離了。”田胤臻一邊從箱子裡搬出火箭炮,一邊回答道。

田胤臻抬著火箭炮站到樓頂的邊緣上,看見了正下方的兩隻001個體,不禁看了出神。“他身上真的會長出那個東西嗎?那種來自地獄般的怪物,這…必死無疑吧?”

就在這時,遠方的天空出現了好幾台直升機,正迅速地逼近著,將田胤臻拉回現實,她向組員們點頭示意,接著抬起火箭炮,開始瞄準。


2018/12/15 16:15 MTF-己亥-17“鴉雀無生”的直升機隊
scp-logo-signature.png

“發現目標,十點鐘方向有兩隻個體在街道上。”在Delta1號機上,粘籽廣透過望遠鏡看著下方的景象,他從未親眼見過SCP-CN-957的實體,但也聽說過牠有多麼可怕,幾個比他更資深的隊員甚至暱稱它為“地獄獸”,現在他完全能夠明白為什麼這個項目會被這麼叫的原因,而他壓根不想對付這種怪物,但不想歸不想,這畢竟就是他的工作。

“Alpha2號機、Delta1號機、Delta2號機下降,準備進行攻擊。”指揮官下令道,粘籽廣感覺到直升機開始降下,他放下望遠鏡,開始讓自己的隊員備戰,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一發火炮命中飛在一旁的Alpha2號機的機尾,讓它的機身失控旋轉,直直撞上Delta1號機,劇烈的碰撞將粘籽廣甩到一邊,把一名倒楣的隊員壓扁在機壁上,接著又被甩到另一邊,讓他的臉猛力撞上了一件硬物,隨之帶來可怕的疼痛感,視線也陷入一片漆黑,在聽見駕駛員大喊迫降的聲音後,只剩下寂靜一片黑暗…


2018/12/15 16:17 Site-CN-71內部的C2區
logo5-10.png

汪韶任在鍵盤上敲敲打打,調出了幾個頁面。"SCP-CN-1124的位置…這就對了!"

汪韶任將一個隨身碟插入電腦主機,不久又拔出來,“應該能讓他們忙上一段時間”他心想著,隨後踏出監控室,走向C2區的出口。

“喂!等一下,現在還沒有到下班時間,你想要去哪裡?”出口的警衛攔下了汪韶任。

“喔!不好意思,我同事發現零食的庫存沒了,請我幫忙拿新的,說是放在宿舍的某處。”汪韶任不好意思地說道。

“員工休息室有販賣機,何必特別走回宿舍拿?”

“少來!大家都知道那台破機器賣不出什麼好貨,我同事要的是他之前放假從外面帶回來的,都有通過安檢,沒問題!”

“好吧…證件看一下。”

汪韶任將證件遞給警衛。

“45號監控室?那裡只有一個人吧?哪來的同事?”警衛檢視一番後問道。

“是隔壁辦公室的同事啦!小賴啊!他現在正在幫我頂著,所以我得快點,這樣他才能好好寫報告,不用分心看監視畫面。”汪韶任心中暗道不妙。

“這樣啊…那就快點去唄。”警衛將證件遞回。

“是!回頭見!”汪韶任接過後拔腿狂奔,“這警衛未免檢查地得太仔細了,我得快點才行”他心想著,接著拐了個彎,朝宿舍的反方向奔去。

然而汪韶任不知道,他已經被盯上了…


2018/12/15 16:25 SCP-CN-957攻擊事件地點附近的建築物內
scp-logo-signature.png

粘籽廣發現自己回到最後一次跟母親見面的時候。

“我的工作是正當的,雖然有點危險,但卻是為了大眾的未來與福祉,妳要相信我。”

“所以你的雇主到底是誰?告訴我!”

“一家民間團體,從美國來的。”

“民間團體會需要武裝警衛?”

“因為總是會有一些人需要保鏢保護著嘛!我會常常回來陪妳的,好嗎?”

“好吧…”

“隊長,現在不是時候。”一聲呼喚讓粘籽廣猛地睜開雙眼。

“隊長!你醒了!先別動!隊長醒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名Delte小隊的隊員。

"我好得很,現在是什麼情況?"粘籽廣不顧勸告將身體撐起,發現自己在一棟建築物裡。

“呃…我們在下降時遭到攻擊,所有的直升機不是在空中被擊毀,就是在迫降後被擊毀,加上敵方佔據至高點,我們被逼進建築物內躲避。”另一名Delta小隊 的隊員報告道。

“那我要跟指揮官通話,可以嗎?”

“當然可以,隊長,指揮官其實就在隔壁的房間裡。”

“很好,帶我去找他。”

“可是隊長,你…”

“只是輕傷,還能動,快帶我過去!”

“好的,隊長。”隊員伸手幫粘籽廣站起身來,帶著他來到指揮官所在的房間裡。

“老粘!我正要找你!既然還沒死,那就快點給我過來!”指揮官朝著剛進門的粘籽廣喊道,五名小隊長站在他身旁。

“長官,有對策了嗎?”粘籽廣加入他們的行列。

“有!外頭還有兩隻957個體正在肆虐,Alpha小隊和Beta小隊剩餘的隊員負責對付它們,但周遭建築物裡躲著大批的護巢者,Dleta小隊還有Theta小隊要肅清那些敵人, 我已經請求了攻擊直升機的支援,他們不久後就會抵達,而Omega小隊已經在周圍布下防線,以阻止護巢者或異常攻擊我們,Sigma小隊要支援Omega小隊,以上就是所有任務,準備出發! ”指揮官絲毫不遲疑地說出計劃。

“了解!”六名小隊長異口同聲地說道。

“等一下,那Gamma小隊和Pi小隊呢?”粘籽廣這時候問道。

“很遺憾,幾乎所有Gamma小隊跟Pi小隊的隊員都無法繼續與我們並肩作戰了,他們得休息了。”指揮官回答。

“這樣啊…我明白了…”

各小隊長隨即解散去召集隊員,在短短一分鐘之後,近百名全副武裝的基金會特工開始往不同方向行動。

老江在出發時經過粘籽廣的身旁。“給他們好看。”他低語道。

“別死就好。”粘籽廣回道,隨後下達指令,Delta小隊的成員開始爬上樓梯。

--

2018/12/15 16:30 Site-CN-71內D大區的外圍走道
logo5-10.png

“嗯,應該就是這裡了。”汪韶任憑藉著記憶中的地圖路線確認。

“嘿!那邊的,站住!”背後的聲音讓汪韶任停下。 “你告訴警衛要回B大區的宿舍,卻出現在D大區做什麼?”

汪韶任轉過身去,眼前出現五名安保人員,四名手持步槍對著他,一名則拿著手銬。

“舉高你的手,跟我們走一趟。”拿著手銬的安保人員邊走上前邊說道。

“好吧…”汪韶任舉起雙手,同時集中注意力到脊椎上的一個點。

“嗯啊?”安保人員停下腳步,彷彿察覺到了不對勁。

突然間, 劇烈的疼痛隨著神經傳導到汪韶任的大腦,他跪地慘叫,背後被宛如一顆核彈砸中一般。

然而在安保人員的眼裡,汪韶任背上長出的,是一隻宛如異形5般還覆蓋著火焰的怪物。

“小心!嗚…”最靠近的安保人員大喊警告,卻吸入了可怕的熱氣,身體也在強大的熱氣流中被吹倒、灼傷。

人們在突然現身的SCP-CN-957個體前倉皇失措,然而持槍的安保人員們卻勇敢地朝著眼前的怪物開火,但怪物的手臂一揮,一股熱能讓安保人員全身起火燃燒,迫使他們扔下槍奔逃求救。

掛在怪物腹部的汪韶任將一切都看在眼裡。“這就是001嗎?真的好痛啊…得快點了…”他心想著,但強烈的灼熱感和疼痛感使他難以集中注意力,卻也回想起那天的情景…


2018/6/13 23:26 香港某處的一間公寓內
logo5-10.png

“怎麼樣?我看起來如何?”田胤臻,汪韶任名義上的配偶,身著一件黑色連身裙向他問道。

“嗯,還不錯。”汪韶任看著眼前的女子說道,他們倆在數年前相愛成婚,如今兩人之間已不再有愛情可言,卻為了任務而維持了婚姻關係。

“永遠都是還不錯,你就只有這項評語了嗎?”

“沒有必要糾結在評語的用詞上,重點是最近有什麼新消息?”

“築巢者下達了新計劃,正在徵求001的寄宿者,雖說是徵求,但他們指名要你。”

“什麼?001?我想一定有什麼很重要的原因。”

“詳細情況我無權得知,你得自己看這個。”田胤臻從胸口的暗袋中拿出一張折起的紙,將它遞給了汪韶任。

汪韶任打開紙張,上頭一片空白。“呃…要怎麼…喔!”

紙張上浮現一連串的文字:

警告!以下內容僅對築巢者議會及特定人員開放,如果你膽敢將這張紙上的內容透露出去,002會立刻鎖定你的位置並獵殺你,明白嗎?

很好,相信你一定清楚接收到警告了,汪韶任,你接下來要接任務很可能是一項自殺任務,請做好對的覺悟,我們無法接受任務因為一個怕死的人而失敗,但我們了解你不是那種人,否則我們根本不會選上你。

在你看完這則訊息之後,你的妻子會為你注射001的寄生體,這隻001個體經過改造,可以隨時接受宿主的意識而現身,並可由宿主操縱其移動的方向,而你必須在指定的地點讓牠現身(紙張背面會有圖示),不過需要特別注意的是,你的001個體會在現身後十三分鐘整時自爆,務必留意時限。

你的妻子還會再給你一條項鍊,它能讓你不被該001個體產生的熱度燙死,甚至保護你不被自爆炸死,但我們並不確定,另外,它也具有降低他人戒心的功能,你可以善用它躲過盤查。

任務的其他細節會在背面補充,但得在你被001寄生後才能看見,對,這張紙的內容只有你和我們才能夠看見,其他人看見的只會是一張空白的信紙,不過你還是得將這張紙燒毀,以防後患,如果你沒有照做,我們會知道的,然後002就會找上你,明白了嗎?感謝你的配合。

p.s.記得每日穩定進食,否則你的001個體可能會暴走,祝你好運。

——築巢者議會

“不確定?築巢者竟然會不確定?這也太不讓人放心了吧?”汪韶任抬起頭向田胤臻吐槽道。

“廢話少說,讀完了是吧?”田胤臻已經拿好一個針筒和項鍊了。

“當然讀完了,直接開始吧。”汪韶任轉過身,裸露出背部來。

在短暫的刺痛過後,汪韶任起初什麼都感覺不到,彷彿沒事發生似的,但很快地,有一股不同於心跳的微弱鼓動出現了,一個外來的、不屬於他自身的存在,正在他背上醞釀著。

“願混沌諸神與你同在。”田胤臻在他背後低語。


2018/12/15 16:33 Site-CN-71內D大區的外圍走道
logo5-10.png

“接下來那張紙的背面寫了什麼啊?”汪韶任努力回想著。“要向外挖越多越好…”

在幾乎近乎昏迷的情況下,汪韶任用他僅存的意識驅使著他的001個體行動。

汪韶任的001個體直線迎向牆壁,在狠狠的一撞之後,001個體開始憑著本能挖掘,很快地便挖出了一個大洞。

“拜託別真的炸死我啊…”


2018/12/15 16:45 Site-CN-71附近的隱蔽處
logo5-10.png

戴傑利手持一台儀器,指向一段距離外的Site-CN-71。“接收到訊號,炸彈鼠要爆破了。”

“知道了,準備行動。”站在戴傑利身旁的混沌分裂者特工說道,隨後便離開。

這個隱蔽處是混沌分裂者最接近Site-CN-71且能夠隱藏大量人員的據點,至少他們願意透露的情報是如此。

戴傑利走向自己的同夥們,他們都是從美國調派過來的護巢者,比較特別的是,他們全是築巢者Alpha直屬團隊的成員,但戴傑利卻發現自己很難融入這個團隊裡,大概是因為他的曾祖父是個華人的關係吧?

“準備出發,記得別參與戰鬥,優先回收001-α的宿主,然後就撤退,了解了嗎?。”戴傑利向同夥們說道。

“了解。”那些白人面無表情地回道,至少他們不會把個人情緒帶到任務裡,除了那個輕輕哼了一聲的女人以外。

“看來得再提醒一下,別把私人情緒帶進任務裡,記得嗎?我們是來替Alpha工作的,我以為這點再清楚不過了。”戴傑利瞥了一眼那個女人後說道,她的眼角抽動一下,似乎想做些什麼,但馬上壓抑下來了。

戴傑利實在難以想像,在這自由開放的時代,這幾個人是怎麼接受教育的?

這時,遠方Site-CN-71所在的山壁忽地崩塌了一塊,陷出一個大洞,混沌分裂者的人們一陣歡呼,開始湧上載具衝出去。

“上越野車,快!”戴傑利大喊,和其他人一同奔向屬於綠麻雀的越野車。


2018/12/15 17:15 SCP-CN-957攻擊事件地點附近的建築物內
scp-logo-signature.png

粘籽廣和他的Delta小隊在離頂樓兩層樓的地方陷入僵局。“長官!你聽得到嗎?說好的攻擊直升機支援呢?我的小隊已經沒辦法再往上了!”粘籽廣朝著對講機大喊。

“我聽得到!攻擊直升機不會來了!”指揮官回覆道。

“為什麼?”

“71站點被攻擊,他們折返回去支援。”

“71站點被攻擊?那我們怎麼辦啊?”

“你們得自己想法子把頂樓拿下來,我現在被樓上的槍手搞得很煩,至少讓他們無暇顧及我們!拜託了。”

“好唄,完畢。”粘籽廣關上對講機。“計劃有變,誰來報告一下,我得再確認一次現狀。”

“護巢者的槍口還是對準了整個樓梯口,讓我們無法攻上頂樓,而且他們的手榴彈備量也非常多,所以待在上一層也還是不安全,除非我們想要被炸飛。”一名隊員回報道。

“被炸飛?”粘籽廣靈機一動。“真是太棒了,他們最好待在頂樓別下來,把隊上新配備的穿甲彈拿出來,咱們把他們炸下來。”

“隊長,那東西的設計不能垂直發射。”

“我又沒說要炸天花板,我要把頂樓的支點炸了,很簡單的,但也容易害死自己人,所以警告底下的人,讓非必要的隊員儘速離開這棟樓,當然要小心翼翼別被發現。”

“了解,隊長。”隊員們立馬開始準備。

粘籽廣再次拿起對講機。“長官,你聽得到嗎?”

“聽得到。”指揮官的聲音回道

“記得我們之前在武漢用的那招?”

“啥?喔!記得。”

“我要用新型的穿甲彈來再搞一次。”

“我知道了,不過你真的很沒創意,要小心,完畢。”

粘籽廣微笑著放下對講機。“好了,準備好了沒?”

“準備好了,隊長。”


2018/12/15 17:18 SCP-CN-957攻擊事件地點附近的建築物頂樓
logo5-10.png

田胤臻試著瞄準底下的基金會特工,但他們躲得很好,無論是樓下的還是街上的都躲得很好,他們甚至已經殺死了一隻001個體,田胤臻還抓不到任何時機開槍。“該死,什麼時候才會有破綻?”

腰間的對講機傳來一名男性的聲音。“畫眉鳥,這裡是布穀鳥,收到請回答。”

“畫眉鳥收到,”田胤臻拿起對講機回應。

“攻擊行動進展順利,可以準備撤離。”

“沒辦法,我們現在被困在頂樓,其他附近的護巢者沒辦法幫我們突圍,如果有直升機來接我們會非常好。”

“放心,會有直升機接應的,但會需要一段時間,另外我們、軍艦鳥、伯勞鳥的001個體已經被解決了,而蜂鳥那邊出了大問題,我不清楚詳情,但就只剩你們僅存的那一隻了。”

“什麼?這比預期的快太多了,確保敵方的載具都沒了嗎?”

“當然沒了,那些特工肯定得花不少時間才能回援,到時候行動早就完成了,總之撐住,直升機會儘快支援。”

“收到,完畢。”

田胤臻收起對講機,在心裡安慰自己很快就可以結束任務了。

這時一名隊員報告道。“田隊長,樓下的特工有些不對勁,他們好像都走了。”

接著便傳來數響類似槍聲的聲響,那名隊員又報告道。“他們好像把什麼東西打進了牆壁裡。”

“快跑”,不知道是預感還是直覺,田胤臻的腦海裡浮現出這兩個字。

“離開這裡,我們最好快點離開這裡!”田胤臻猛地站起身,但多年的經驗已經清楚告訴她,一切早已太遲了。

“蛤?怎麼離…”一臉懵逼的隊員還沒把話說完,一陣爆炸聲和震動,護巢者所站的地板瞬間傾斜、掉落,而田胤臻正好站在塌陷最快的地方,她墜落、摔向一堆原本還是完整地板的瓦礫上。

田胤臻在空中縮成一團,墜落後,她的腹側摔得很痛,右手也是,但最重的傷僅止於此,她飛快起身、張望四周,發現自己的隊員都受了比自己還重的傷。

“這裡是母畫眉鳥,我們遭受重創,小畫眉鳥們快幫幫我們”田胤臻拿起對講機,但機器卻只發出損壞的聲音,毫無反應,她朝天嘆了口氣。“有些任務就是不會這麼容易結束掉。”


2018/12/15 17:20 Site-CN-71被炸開的洞口中
logo5-10.png

“找到項鍊了,但身體已經全焦了,讓我們離開吧。”戴傑利在碎石堆中向同伙們喊道。

戴傑利看了看下方的洞口,四周的地區已經成了混沌分裂者和基金會特工的激戰現場,但混沌分裂者應該可以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至於能不能安全撤離就是另一回事了。

戴傑利矯捷地爬上碎石堆,其他同伙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