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当场被抓的贼
评分: 0+x

Osram已经在黑暗中蹲了超过四个小时了

他已经很累了

但还不能松懈,在最后的时刻来临之前

一场围猎,最关键的时刻往往出现在最后,那时捕猎者和被捕猎者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了,谁稍稍的神经稍稍从紧绷的状态中松懈,谁就会为此付出代价

Osram深知这一点,这是过往的无数前辈的惨痛教训告诉他的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他还在等待


稍早的时候:

“就是这里。”秃头的馆长馆长在东方艺术馆内一个位于内室的狭小展厅里停了下来。指着位于房间一进门正对面的玻璃展柜,那里面现在空空如也。Osram凑上前去,借着两旁火炬状的灯晕出的昏黄的略显阴森的光阅读展柜里的标签,法文的展品说明告诉他,这里摆放的应该是一个中国元代的白龙纹瓷瓶。“请您看看,警官先生,我不知道窃贼是如何把这个瓷瓶拿出来的,我们的专家已经反复检验过了,这个展柜没有任何被从外部破坏的痕迹。”

Diaw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弯下腰,仔细地绕着展柜扫了一圈。直起身,他对着一脸询问神情的Osram摇了摇头:“正如馆长先生所说,没有任何从外部破坏的痕迹。”
Osram再次皱起了眉头:“请把当时值班的警卫叫过来”他沉声对馆长说道。

馆长出去后,一旁的Diaw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主管是怎么想的,只不过丢了个瓶子,就这么大惊小怪。如此兴师动众,简直是浪费站点的资源。”

“这么说,你已经有头绪了?”Osram笑着问道,搭档多年,他对自己这位老伙计的脾气已经了如指掌。Diaw刚才那么说多半是气话,因为就在两天前,他还在员工食堂里大声抱怨主管那帮人尸位素餐,一切都按照“过去”的规矩来,在无用的项目上投入大量资金而不肯给外勤人员加工资。

“我敢说,这就是他妈的混蛋馆长或者是哪个想钱想疯了的警卫搞的鬼。用钥匙把展柜打开,把那个破瓶子藏了起来,想要骗取保险金。”DIaw似乎显得愤愤不平,他显然还在因为要在下班时间出勤而生气。


更早的时候:

男人坐在阴暗的咖啡馆里,面无表情,望着街对面的博物馆

他也在等待

等待着这场围猎游戏的开始

他知道,那些自以为很聪明的外勤人员和特工们很快就会到

以他对他们的了解,在这座城市发生的每一起疑似“异常”的事故都不会被放过

外面响起了警笛声

男人笑了,他看到了从警车里匆忙走出的Osram,他也同时注意到了警车的数量

而且每一辆都是坐满人的

这很好

人越多越好

是时候了,让他们重新回想起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在早些年曾被当作每个工作人员的最高指南。但随着这些年人员的不断扩充,组织力量的不断发展,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先辈们曾当作保命指南的东西。

是该让他们重新记起了

——永远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自以为聪明的人,是最愚蠢的存在;自以为拥有无限力量者,往往是最卑微可怜的渺小之物。他们自以为已经很伟大,但实际上,在真正的伟大者眼里,他们只是趴在地上匍匐蠕行的虫子

男人起身,推开门,一眼望到了在如血一般的残阳里反射着猩红色光芒的铁塔。反射的光有些刺眼,他眯起了眼睛

他们就如这铁塔,自身并不能发光,只能反射真正发光者的无限光芒中小得可怜的一部分,却以为,自己就是唯一的发光之物

男人迈开大步,朝街上走去


回到现在:

虽然知道最好不要动,但还是忍不住了,再这么蹲下去,Osram简直怀疑自己的下肢会瘫痪

似乎是察觉到了搭档的痛苦,Diaw投来了关切的目光:“再忍忍吧,应该就快来了。”

Osram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在黑暗中几乎看不见

“希望如此吧。”他呢喃道


男人站在博物馆的门口

他闭上眼,让自己的视觉完全被黑暗包围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迈入那间古老的殿堂时师傅对自己说的话

“不要依靠任何视觉,把你的眼睛紧紧闭上。”干瘪的老人在笼罩住他整个身体的一堆长袍中发出低沉的声音

那声音犹如苍蝇一样在他耳边持续地嗡嗡作响

他把眼睛闭得更紧了

“把这个感观完全忘掉,让你的其他感官打开…慢慢地…打开…”师傅的话继续隔着遥远的时空传到他耳边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成功“打开”其他感官时的感觉,那种感觉,就仿佛一个被全身束缚住的人突然挣开了绳索一样,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那一瞬间,虽然闭着眼,但这座破败古老殿堂,连同将它遮得严严实实的同样荒凉破败的群山,一切细节的细节,尽收眼底

“人类,在长达数十万年的进化史中,过度地了依赖视觉感官,这导致了我们其他感官的严重退化。其实,在这些退化的感官中,仍有无数的潜力等着我们发掘。”师傅的脸笼罩在地缝下的温泉冒出的蒸汽中,显得有些扭曲

“而当这些感官的潜力被完全发掘时,人类的感知能力,就会达到最大化,而我们存在的意义,也就在于此”师傅的话继续在耳畔回响

“这不是新能力的开发,而是找回,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丢失的东西”师傅的脸在蒸汽中被扭曲的程度越来越大,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

他把思绪拉回现实

整座博物馆已经在他“眼”前被平面展开了,每一个最微小的细节都尽收“眼”底

虽然看不见,但那副平面展开图仍以比视觉强烈数百倍的方式烙印在脑海中


天已经蒙蒙亮了,Osram站起身,离开了那具趴在电网上被烧焦的尸体

Diaw失望地摇摇头:“我看这最多就是个想要溜进来偷点什么的毛贼。”

Osram望向窗外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太阳,第一缕阳光照在他脸上

他眯起眼:“现在还不知道。”

远处,警笛声传来,一辆辆警车正飞驰而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