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猪肉的梦
评分: 0+x

爆炸声

视野一片血红

“扳手——————————————!!”

黑暗、眩晕、血腥味、惊恐、窒息;

平静。

28年前

【生日快乐~!来来宝贝,吹蜡烛,在这,哈呼—— 哈呼—— 耶~~~~~你做到了~~】

母亲和家族的其它人举行了一个生日派对,一口吹灭那四根蜡烛可真费劲。看,那是我弟弟,在摇篮里吃手指。之后才过了两年,他就诞生了,想起来这对夫妇还真是精力充沛。

【来来来宝宝,张嘴,啊——嘿嘿嘿~~】

我把奶油抹到了母亲脸上,我会去抓奶油是因为……很好玩?我不知道,那时候一切东西都那么大,那么新鲜。

22年前

【快看,他出场了!】

动画片里的正反两派永远是那么分明,我和弟弟经常一起看动画,时不时互相扮演着动画片里的角色互相打闹。因为猜拳总是输,我演反派的次数总是比较多。

【啊哈!受死吧!】我大喊着反派的台词,扑向弟弟,弟弟身法灵活的很,很轻易地就把我绊倒了。

【吃饭啦——!】

打闹大多数都是结束在饭菜的香味之中。虽然很开心,但我还是比较想演英雄。

17年前

【给我过来!】

弟弟很聪明,也很喜欢恶作剧。当然在这之后,父亲的拳头是少不了的。

【你是哥哥,要好好看着弟弟,不要让他犯错。】

母亲是对的,我们是兄弟,作为哥哥,应该用自己拥有的更多经验告诉弟弟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但是他很聪明,每次都能找到理由说服我。他不停地读书,我越来越听不懂他说的那些话了。

13年前

【你决定好了吗?】【嗯,就这样。】

我决定考上警校,做一名警察,我要实现小时候的梦想。

我告诉弟弟我的决定,他笑着说:

【很适合你。】

弟弟的成绩是班里拔尖的,可是平时他却不怎么笑,这次他笑了,我想他也为我要圆梦而高兴吧。

我一直在锻炼身体,兄弟俩一个头脑好,一个身体好,在游戏或者动画里简直就是绝佳的搭档不是吗?

11年前

【累了吧新人,来,咖啡。】

仅在警局工作一年,我便得到了局长的赏识。局长把我调去了重案组,那里的案件都不怎么……正常。出人意料的是,做出那种疯狂的事情的人,大多看起来都很正常。

在这里压力很大,日夜颠倒,和家人联系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和弟弟的联系也顶多是聊天软件上的几句寒暄。对了,他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家里人都很高兴。

【那个有人会来接手的,档案就放在那里就好。】

有时候会有人来警局拿走一些重案的档案,看起来是更高级的人。可能是国家级别的重要事项?我不知道,他们从来不让我看那些档案,就算是局长也没有权限。罢了,他们来的次数也不多,机密的事情不要太在意,这是规矩。

8年前

【放下枪,███】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的弟弟会在我的枪口对面?

我正在调查的好几宗诡异的案件里出现的黑社会团伙,他们似乎在运输一些奇怪的东西,而团伙头目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我和那些武警一样拿上装备冲进了窝点,把他逼到了大街上,一阵车辆追逐战后,他挟持了一名无辜市民。

我把头盔和面罩都摘了下来,它们让我感到窒息。

我他妈应该早点察觉的。极少的联络,回家过年时淡泊如水的人际关系,空荡荡的手机电话簿,极其警觉的行为,他一直在隐藏着什么。我让母亲失望了,我没看好我的弟弟,到底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他是多么出色,他的人生应该是一条康庄大道!

那时我的表情看起来是怎么样的?失望?愤怒?我想都有。而他只是看着我,表情一如既往地冷静。

最终他还是投降了,奇怪的是,最后审判出来主谋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早就在突袭的时候被打死的人,自身却只有寥寥几项不算重的罪名,最后他获得了轻判和缓刑。

他一直很聪明。

他们又来了,那些高权限的人,这次他们是来找我的,他们要给我一份更高级的工作,我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我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城市。

3年前

SCP基金会,在这里我见识了从未见过的威胁,明白了我们的世界原本的模样。

弟弟之前在运送的东西,也是其中一部分。而他本人则在刑满后不知所踪。

我也在这里结识了妻子,有了家庭,如同梦一样的快乐时光。

【你用扳手……把那个SCP砸晕了?我的亲娘哟,你真是个白痴。】【干脆以后就叫你扳手好了。】【把光荣铭刻在你的外号上!多么伟大!】【别发神经了圣人,好好擦枪!】

我的损友特遣队队员们,他们总是那么欢乐。

10分钟前

【检查装备。】【扳手,你的扳手带好了吗?】(笑声)【严肃点,干活呢。】【放松,只是一次简单的回收,你看把瓶盖吓得。】【什么?滚把你。】(笑声)

【听好了,根据线人的消息……】

5分钟前

【圣人,我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我也是。队长,搞不好是混沌分裂者。】【这地方太诡异了……】【扳手,你走前面,钉子,留意背后。】

现在

雪白的天花板,仪器的滴滴声,消毒水的味道。

那是……弟弟,就坐在床的旁边。

我该说些什么?

对不起。

因为……

我不知道,你还在为我弄坏你的玩具而生气吗?还是说,那次生日我跟你怄气没来庆祝?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不怎么说话的?

我真想变得聪明点。

“和那些无关,我没怪你。”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真的吗?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

等等,我插着喉管,根本说不了话。

为什么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

为什么外面这么吵?

为什么——(充电声)

“离手!”(电击声)

“第五包血了。”“血压还在降。”

“他好像醒了。喂!能听到吗!你受伤了!保持冷静,我们会搞定的!”

“特…………子…………”“别说话,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他……在哪…………”

“谁?”“他休克了。”“DIC,动作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