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的相关谈话档案

SCiP NETver. β

Now loading...

档案A,编号SCP-CN-1477-X-06

受访者: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

采访者:基金会██████博士

前言: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因研究左右脑半球分工于1981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在此之后他与威斯康星大学心理学系因不明原因产生严重分歧。1985年6月23日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联系基金会,希望对他的一项研究提供技术支持。██████博士以技术指导人员身份进行访问。

<记录开始,1985/6/23 07:30>

采访者:所以您来到这里是为了解释一下您与威斯康星大学心理学系产生的矛盾?这不是我们基金会的业务方向。况且今天休息。

Sperry博士:██████博士,请听我把话讲完。我知道这听上去有些小心眼,如果威斯康星那帮蠢货们有哪怕一点学术敏感,就不该对我的发现置若罔闻甚至是嘲笑。

采访者:基金会已经了解了您的发现。关于重新划分左右脑半球功能的学说,这的确有助于解释许多病理学问题。这对于我们的工作又有什么帮助呢?

Sperry博士:不仅仅是简单的左右脑半球功能划分。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之前一直被忽略的“右脑”有着更加显著的功能。

采访者:这会有什么毁灭性的后果吗?

Sperry博士:你看,这是一幅脑部剖面图。这是左脑,通常根据病理实验认为左脑可以处理更加理智高级的内容,而右半球因为某些未进化完全的生理结构呈现出较低级的处理能力。我的研究推翻了这一点并且建立了脑半球的不对称分工,两半球通过胼胝体建立连接。

采访者:这些已经被我们收入了您在基金会的档案,部分感兴趣的员工已经详细阅读过了。

Sperry博士:有一部分研究结果我并没有发表,事实上左右脑半球之间存在更加复杂的联系,准确的说是一种攻击-防御关系。

采访者:同一个个体脑部的攻防关系?

Sperry博士:的确。在这个过程中右脑担任“攻击者”的身份,表达出强烈的侵略冲动。目前还不明确是通过某种化学物质还是生物电信号,将这种侵略性传递到左脑,左脑处理侵略信息将其消解。这个过程持续进行,一般在第七日,左脑无法抵消右脑的攻击信号而被彻底控制,进入到一段时间的低迷状态。

采访者:人们可以察觉到这种异常吗?

Sperry博士:自身无法察觉。在实验中可以看到受试者在每周日产生某些强弱不一的异常行为,行为呈现出破坏与侵略的倾向。

采访者:这种异常状态会持续多久?

Sperry博士:并不会太久,完成这种侵略过程后左右脑同时进入恢复期。左脑回复速度远大于右脑,因此至多24小时后右脑的攻击行为将被重新消解。循环往复。

采访者:等等,你之前说这种供给与被攻击的过程持续周期是七天,同时异常现象永远出现在周日。那么每个人的循环过程是完全同步的吗?

Sperry博士:这是最为惊人的一点。通过对新生儿的研究看到,不同日期出生的儿童脑部左右脑的初始状态不同,失衡状态会在出现在出生后第七个周日。

采访者:每一个新生儿?

Sperry博士:通过实验可以把范围合理推论到所有人类个体。其他动物完全不符合这个规律。

采访者:好的……这很有趣……基金会会考虑针对这一现象进行研究。

Sperry博士:████████████████████████████████████!

采访者:抱歉,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

Sperry博士:███████████████████████████████!

采访者:博士?

Sperry博士:██。

采访者:……再见……

<记录结束,1985/6/23 07:51>

结语:当日14:51,██████博士试图擅自修改SCP-CN-1477档案记录,基金会下令处决。

档案B,编号SCP-CN-X-1477-07

受访者: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

采访者:基金会██████博士

前言:1994年4月17日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紧急联系基金会,██████博士接待访问。

<记录开始,1994/4/17 00:00>

Sperry博士:我感到很愧疚,竟然犯下了这么愚蠢的错误。为什么要挑在周日。

采访者:没关系,大家都无法想到██████博士会遭遇这样的惨剧。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基金会仔细研究并且实验了您的结论,的确人脑双半球之间存在敌对关系。但是我们也无法得到任何进一步研究结果。

Sperry博士:你知道[数据删除]《古登堡圣经》[删除失败]《古登堡圣经》吗?

采访者:最早的印制版圣经。

Sperry博士:这只能说是一种辅助性推测。就在那天晚上,一本[数据删除]《古登堡圣经》[删除失败]《古登堡圣经》与一把生锈的[数据删除]大马士革刀[删除失败]大马士革刀。我没有找专家确定,但是就我掌握的知识而言它的某些装帧以及字体特征与[数据删除]《古登堡圣经》[删除失败]《古登堡圣经》相符。抱歉,出于谨慎我没有将它带来。

采访者:其中有什么内容吗?

Sperry博士:我知道这可能是个玩笑……但是……或许应该看一看。

采访者:是什么?

Sperry博士:我怀疑上帝……有极大的概率是[数据删除]裂脑病人[删除失败]裂脑病人……

采访者:上帝?裂脑病人?

Sperry博士:我没有任何的证据,我只是从书中的观点进行合理推断。当然,我也很难接受这是一种产生于人类诞生之前的病症……但是……我说但是……我们的生理构造很有可能就建立在[数据删除]裂脑人[删除失败]裂脑人之上。

采访者:抱歉,我……

Sperry博士:这就这部《圣经》的内容,我实在是太过恐惧,没有办法证明,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拿原件。

采访者:这……

Sperry博士:[数据删除]先假定上帝也拥有左右脑半球,那么这两版记录主题分别是左脑和右脑。前七日两个版本记述内容相同且与通行版本一致。在第七日的确如通行文本,上帝的左脑半球“歇了它的工”,但是在第七日右脑半球的记录中“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24:27)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24:28)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24:29)” [删除失败]先假定上帝也拥有左右脑半球,那么这两版记录主题分别是左脑和右脑。前七日两个版本记述内容相同且与通行版本一致。在第七日的确如通行文本,上帝的左脑半球“歇了它的工”,但是在第七日右脑半球的记录中“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24:27)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24:28)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24:29)”

采访者:这是[数据删除]《马太福音》[删除失败]《马太福音》?

Sperry博士:是的,之前的工作全都毁了,一切重新开始。下一章左右脑半球再次回到相同的记录内容,“[数据删除]起初神创造天地(1:1)[删除失败]起初神创造天地(1:1)”之后一直进行这样的重复。

采访者:创造和毁灭循环进行?

Sperry博士:上帝拥有无上的智慧,他的左脑半球显然留了一个小心眼。在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人类时并没有让我们成为脑半球完全分裂的物种……

采访者:胼胝体?

Sperry博士:是的,因此才出现了我的“攻击与抵御”模型。但是显然我们依然受到影响。

采访者:那上帝的创造物……

Sperry博士:我现在怀疑所有类似人类生活环境的规律物理世界都是上帝产生的废料,不过我不知道他会采用城市、国家、大洲、星球、星系还是什么更大的计量单位。不过如果这套理论成立的话,显然这样的废料还在持续增加。我查阅了一下世界人口增长模型,很遗憾目前还没有收获。

采访者: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请您一定要帮助我们,这套理论很重要,我们可以查清这个世界背后的逻辑……

Sperry博士:没用的。我知道我们的谈话记录终将被那些[数据删除]“周日徒”[删除失败]“周日徒”们覆盖,我找到了办法。

采访者:什么办法?

Sperry博士:这些个体似乎被一个共同的记忆体操控着,他们会大肆毁灭左脑产物,但是对于右脑产物则会进行甄别。有一类群体他们是最为放心的。如果今天是[数据删除]周日[删除失败]周日……

采访者:不,不要……

Sperry博士:如果我又恰好是个[数据删除]裂脑病人[删除失败]裂脑病人。

采访者:这里是████████博士,呼叫紧急医疗救援。

<记录结束,1994/4/17 00:35>

结语:Roger Wolcott Sperry博士刺伤头部后被马上送至医疗机构,由于脑组织受到严重损伤,于当日01:18:17去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