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当混蛋

████年██月██日,site██站点,办公区。
Dr.Rosefil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桌子上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电脑开着,他的站内信息栏已经要爆掉了。
“混蛋!我让你抄的实验记录呢?!已经四小时了!你推迟了整整四小时!”
“今天明明是你值班,你却跑掉了,Rosefil,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我再也不会信你了!你这恶魔!你居然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把我的电脑格式化了!我的████存档!被你毁了!“
而Dr.Rosefil,他则淡定的坐在桌前,用一种十分贱的姿势窝在他的椅子上,吃着从售货机里买的薯片,旁边的地上放着一整箱开封的格瓦斯。在他的对面,研究员Bored坐在沙发上,与他聊天打发时间。
”所以,比起巴黎那种酸气十足的城市,我更喜欢北京这种有老时代风范的城市。毕竟我是……“
电脑又响了,这次是站点主任的邮件。
”很抱歉打断你阐述你的旅游计划,不过你真的不去处理一下这些邮件吗?已经响了好几次了,但你看都不看。“Bored一脸无奈的对Dr.Rosefil说。他俩是老乡,Bored也是Dr.Rosefil在这个站点唯一的朋友。
至于原因……也许是因为Rosefil的性格太差了
”啊,这些官僚制度的走狗,他们怎么会懂得人生的乐趣,一辈子死在那个固定的岗位上有什么好的。“
”所以你的乐趣是放领导鸽子?“”这是因为他给我的工作量太多了,根本无法按时完成。“
”那翘班?“”我这不是赶着买零食和你聊天嘛……“
”删掉人家的游戏存档?“”人总要有个爱好嘛……“
”……“Bored用一种十分蛋疼的目光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未收容的异常一样。
”我不想与你争辩了……我建议你去做心理辅导……顺手处理一下你那些邮件。“”怎么,你回去了?““是的,已经十二点了,明天见,希望你不会被领导打死。”“好吧,好吧,明天见。”
送走了Bored,Dr.Rosefil坐回电脑前,打开了那封站点主任的邮件。

注意,一个未定级SCP的收容措施出现异常,鉴于它表现出的空间异常性,所有员工禁止停留在走廊内,安保小组和收容专家请到三号收容区汇合。

——站点主任████████

“什么?可是……Bored他没看到这个……”
Dr.Rosefil立刻翻过桌子,拉开门……
他看到了Bored的…….背影……半个背影……
然后……下一秒……这个半个背影也不见了……
“空间异常性……禁止停留在走廊……半个身子……这个狗娘养的混蛋也许只是把Bored给放到某个其他的空间去了,也许那个场景只是空间异常性导致的,也许他还没死,也许……”Rosefil的脑子运作的无比迅速,去说服自己相信好朋友还活着。
紧接着,一块破碎的躯干从他眼前掉了下来,这是一个没有头颅的上半身,断口处淌着血,胸前的员工牌上写着
“研究员Bored”
他愣在了原地,已经不知道该去想什么了。
一支7人组安保小队从走廊右边过来,其中有一个人的右臂好像被切掉了,其他六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所有人的伤口都如同激光切割一样平整。那个带头的人见到Rosefil,二话不说,照着他的面门来了一拳。“你这混蛋!你知道你翘班造成了多么大的影响吗?你知道有多少小队被这个怪物灭了吗?五支!整整五支小队!TMD35个人!因为没人执勤,一直到他打了个响指炸了一个安保小队的休息室时我们才知道!而里面的人都死了!这些人都是你害死的!我就该枪毙你!现在滚回你的办公室躲好了!我们杀了这个怪物再处理你!”
“我……我对不起……我不知道……”
“我说滚!回!你!的!办!公!室!去!”
说罢,这个壮汉拽起Rosefil的衣领,把他扔进了办公室,重重的摔上了门。
Rosefil瘫坐在Bored坐过的那个沙发上。
“都是因为我,因为我翘班才导致了他们的死亡,导致了Bored的死亡。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存在…..我甚至……”
这时,办公室的门,和周遭半米以内的所有墙体,突然消失了,那只安保小队残落的尸体铺满了走廊,他们死的无人知晓,甚至连声音都没发出。而Rosefil,他直视到了那个实体,那个杀了五支(现在是六支了)安保小队,杀了他唯一的朋友的怪物。
那个怪物,他就像是空气一样,Rosefil感觉到了它在那里,但是他的眼睛却在和他说“那里什么都没有”。他伸出手,向那片“空气”挥了一拳,他知道他打中他了,他的拳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的手渗入了这个怪物的身体。紧接着,他看到了一道黑色的光,这光打在他身上,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深寒传来。
没人注意到,Dr.Rosefil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宛如只是一瞬间,也好像已经过了无限长的时间,Dr.Rosefil终于开始思考了。
他环顾四周,好像只有一片白,也好像打翻的调色盘一样五彩斑斓。他试图去集中注意力,去紧盯着一个地方看,他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在玩游戏;一个叫“SCP基金会”的网页;一个人坐在阁楼的电脑前打字;一场发生在十字路口的车祸;一部手机的主板;一窝蚂蚁以及更深处的蚁后。
他换了一个方向,仔细的去看,看到了一个听冷笑话的番茄;一个泡在盐酸里的蜥蜴;一个雕像;一个背对着他的苍白的类人生物;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在看文件;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在围观一场战斗;一群持枪的人瞄准一处的空气开枪;一个胸牌上写着“研究员Bored”的破碎的躯体漂浮在宇宙中。
Dr.Rosefil面无表情的坐在一个“可能存在的地面”上,观察着四周的每一处,宛如他本身就该这样做。

我真不知道我在写些啥?一个男人脱离了所有叙事层?白日飞升?所以这个未定级的项目的能力是什么?他不是能切割空间吗?怎么还能让他升层?我不明白,我不懂,我放弃了,这种类型的文章不适合我,我还是去继续学习,写一篇SCP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