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小二的文档站
评分: 0+x

亲爱的██████博士:

博士,距离我离开您的身边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我很感谢您愿意答应我的请求并且为我争取了自由的权利,要是没有您的话,搞不好我现在已经处于某个Site的单人收容间里了,您对我的帮助我无以为报,我在这里希望您永远健康。

我现在位于您留给我的在[数据删除]的房子里,没错,如您所想我刚到这个地方,对这个地方虽然还有点陌生,但是我很满意,我也很喜欢您请来照顾我的Lucy,她做事很勤快。我觉得我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生活得很快乐,博士不用担心。

按照之前答应博士的,我会在每一年的同一个时间点给博士您写信,报告我的身体情况,我现在的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我觉得我很健康,是的,如果没有看过SCP-CN-███的案例的话,我都认为我一点事都没有,您看,我现在还可以搬起一台冰箱。

我想今天我就先写到这里,我会尽快给您下一封信的,希望博士有时间可以回信给我,困意现在在席卷着我,我想我得去休息了,博士,晚安吧。

——██████特工,1978年9月

亲爱的██████博士:

今天天气很好,博士,我决定在这样美好的天气里给您写信,上次我给您的信是在一年前了,我很感谢博士您给我回信了,说实话,这一年我过得挺丰富多彩的。

如您所见,我现在的身体依然没有任何不适,我觉得我好极了,我有时候在怀疑,一年前我出动的那个个人任务里,其实并没有受到SCP-CN-███的影响,可能是我们都太小题大做了,我希望我是没有事情的,这样的话,也许过不久我就可以回到Site-██,去看看我的老同事们,博士,您觉得呢?
这一年来我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去您房子附近的小湖泊钓鱼,我总是能有很好的收获,我能看得出我钓出来的鱼的品种,你知道吗?我曾经钓到过一条特别大的鲫鱼,您猜猜有多大?我觉得都快长到一米长那么大了!很惊讶吧,一般的鲫鱼也只有30厘米长,我觉得我再过不久,肯定能成为一名钓鱼高手。

哦,对了,偶尔我还会打打游戏,博士您这里竟然还有年代已久的游戏机,我能想象博士小时候在这个地方打游戏机的场景,我已经快把它通关了。

因为这样,Lucy最近夸我越活越年轻了,她还答应我下午带我去骑马,这可是一项特别有趣的运动,祝我好运博士,我会再给您写信的。

——██████特工,1979年9月

亲爱的██████博士:

好久不见了,博士,很抱歉我拖欠了有一个月才给您写了这封信,如您所见,可能我现在……没错,可能我现在的身体情况不是很乐观,好吧它就是很不乐观,我现在有时候做梦,都能梦见SCP-CN-███在张开它的双手在迎接我,我知道那个只是梦境,但是我可能没办法给你再寄过去我在这边钓到的那些鲫鱼了,我可能没有心思花费在这些活动上面了。

我知道您经常跟我说,这几年搞不好就有办法研制出对抗SCP-CN-███所带来的影响的治疗方法,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所以我没有任何埋怨,当初是我自告奋勇去做个人任务,所以我已经做好了相应承担的准备,我只是没想到它来得那么快,博士,我还能怎么办呢?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明我的身体情况,我想我就算不说,您也是知道的,不,我知道Lucy会跟您说的,所以我在这里就不提了,我最近都不敢照镜子,我很害怕看到我曾经的自己,我叫Lucy把房子里的镜子都收走了,我觉得这样可能会让我好受一点。

虽然我不敢保证我一年后还会不会有勇气给您写信,但是我会尽量坚持下去的,等待您的回信,博士。

——██████特工,1980年10月

亲爱的██████博士:

博士,我在今年的这个月,还是鼓起勇气写信给您,因为这是我们约好的,那我就要做好我的最后一份工作。

我很谢谢您每次都抽空回信给我,我从您的信中也得到了一些鼓舞,我最近一直在看书,我看很多书,从世界名著到一些三流小说家写的流水账,我都看,我已经很久没有到户外活动过了,但是我知道外面的世界都是什么样子的,我从书中看到了很多东西,我看到了山水,看到了树林,看到了黎明时分的人,在山的对面歌唱,看到了篝火升起,人们载歌载舞的样子,我觉得我爱上文字了,所以我叫Lucy买了很多很多书,只要是有文字的,我都喜欢。

对了,我还没有跟您报告我的身体情况呢,除了我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小屁孩以外,其它一切良好,真的很不可思议,我没想到我可以在一次的人生里,看到自己童年的样子两次,再过不久,我就可能不会再给您写信了,不过我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因为我还有挺多话想跟您说的,您知道,我除了您以外,就不知道该联系谁了。

我知道您现在一定很忙,但是还是请您给我回信,更希望您有时间的话,抽空来看看我好吗?我会叫Lucy准备一桌很丰盛的饭菜迎接您的到来的,您一定也很想回到您的老家来看看对吗?

——██████特工,1981年9月

亲爱的██████博士:

很久不见了,博士,您一定很忙,所以这一年才没有抽空过来看我,不过可能我已经等不了您太久了,您应该看得出来我的笔迹,是的,这封信是我叫Lucy给您写的,我祝您一切安好,并给我回信。

这一年来,我的身体变化已经昭示着我在这人世已经待不了多久了,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给您写信,所以我不知道我该给您报告什么了,我只希望您能来看看我,让我们聊会天。

我现在话说有点吃力,很抱歉我不能再说更多了博士,就到这里吧,我希望我们都好好的。

——██████特工,1982年9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