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SQuirrel

正在加载 grape_space.x3d

::渲染中::

18-1.gif 18-1.gif 18-1.gif


你来这儿做什么?

grape_snark.png


我来和你谈谈。

alex_sad1.png


你千方百计来这儿一趟,就是为了对我颐指气使吗?

grape.png


不是的。我来是因为你需要朋友。

alex_sad1.png


我是你的朋友么?那你来是为了把我也杀了的?

grape_mad.png


Grape…

alex_cry.png


怎么?你以为我会因为我如此评价你对Glacon做的事情而道歉么?

grape_mad.png


不。我…

alex_sad1.png


你觉得我们是一种人?因为我们都与死人有血缘关系?

grape_mad.png


你能不能停两毫秒别损人,听我好好说?

alex_angry.png


不行。我不需要你自以为是的怜悯。我能自己处理好这事。

grape.png


好吧。你在生自己的气,却冲我发火。如果我能帮到你的话就告诉我。

alex_sad1.png


告诉8-ball我想和他谈谈,然后就走。你有一件事说对了,我现在的确需要朋友。

grape_snark.png


Unloading grape_space.x3d

::关闭中::

18-1.gif 18-1.gif 18-1.gif


山本齐藤拿着一罐饮料和一包糖果坐下,饮料和糖果都是从自动售货机搞来的。窗外,工厂的机器正嗡嗡作响。他抬起头看了看他身后的监控摄像头,又低头看看键盘。他拽过键盘,输入邮箱密码。

公司的电脑反应慢了一点。齐藤有点儿不耐烦,但随后他的邮件出现在屏幕上。他打开第一封信息,电脑再一次缓慢地运行着。这一次它没有及时恢复正常。他抱怨了一句,伸手去按电源键。

太迟了。

监控摄像头慢慢拉近,画面中正在关闭电脑的齐藤的影像逐渐放大。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儿吗?”Dr.Jeremiah Cimmerian对麦克风说。Grape的脸出现在电脑屏幕中央。

“你来再次审讯我。”人工智能皱着眉,表现出自己最大限度的不悦如此回答。

“并非如此。你认为有必要处决一个异常的人工智能,伦理委员会可不觉得这是小事。”

Grape摇了摇头。“你们不是唯一这么想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们得再过一遍。”Jeremiah从文件中拿过一个文件夹,放在左边,“我得到的简报说,你和8-ball参与了这次任务?”

“是的。8-Ball给了我用来对抗那个AI的代码。Alex向Kappa-10和Mu-4下达命令,提供援助。如果我失败了,Thorn是后备。”

“好。那么,跟我说说吧,到底是什么让你做出了处决的决定。”

“你只是在做戏而已。只是在扮演你伦理委员会有关人士的角色,是不是?签字,批准,放行,在你们叫我来审讯之前你们就做好了决定。”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么你可以改变我的决定。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好。你最好把我说的话全都写下来,我可不想再陪着你们演戏。”


简报室闻起来还有一股霉味,但Jonas Kionan没空担心这个。在他来到简报室之前,他和几个并不知情的人尴尬地不断解释说,房间其实根本不是空的,不能用来悄悄吸烟。最后他决定在门外贴一张便笺,“禁止吸烟”。

现在呢?Jonas正在房间里摸黑寻找电脑在哪儿。那台电脑与会议桌尽头的投影仪相连,控制着整个房间。他已得知两名MTF队员随时可能到达,而他还没准备好他的报告。

他在文本编辑一栏中打出几个结束标志,这时Mu-4的第一批成员已经溜进了房间。他从电脑前转开脸,冲正在落座的MTF特工们点了点头。不过十几分钟房间里就挤满了人,四面墙壁上的显示屏亮起,Kappa-10中那几张已为众人所熟知的脸出现在他们各自的屏幕上。

Thorn看起来相当兴奋,Alex笑得有些尴尬,Grape已经开始无聊了,而8-ball…嘛,8-ball就是8-ball。Jonas露出他显得最为亲切的微笑,打开了投影仪。那几个结束标志出现在投影上,旁边一个巨大的回形针1列出了对他拼写和语法的几个建议,显得分外率直。

Jonas迅速转向笔电,调出了他准备好的演示文档。


“花了多长时间?”Jeremiah用笔点了点他面前的办公桌。

"Grape翻了个白眼。“多追加汽车公司是在7月1号那天被感染的,病毒有七天传播时间。”

“然后它就感染了整个工业园区?”

“没错。多追加公司一声都没吭。我想他们也许觉得能自己悄悄解决掉这件事。而一旦周边工厂感染了一样的病毒,我们就觉察到了。”

Jeremiah向后靠在椅子上。“一个病毒式的人工智能花了一周就在他们的系统里猖獗,他们还觉着能瞒天过海?”

“有人故意把这个病毒寄给了他们。虽然我们掩盖了整件事,但他们因为生产停滞出现了巨额损失。我想他们也许是想避免停工。”

“你的意思是说,事态有可能更加糟糕。”Jeremiah又开始动笔记录。

“我是说,如果让AI持续繁殖,工厂不会停工,可一旦它传播到了车载电脑上,我们就得花十几年追踪它。”

“好吧。那么,它怎么影响的流水线生产?”


一条金属制成的腿落在楼梯上,发出一声响声。然后又落下来一条。然后又落下来了三条腿。五条腿互相碰撞,咣啷作响,接着又落下其他形状不规则、正在蠕动的畸形金属肢体。有些只是看着奇怪,试图仅用两条腿保持平衡,然后跌倒;有些则看起来十分吓人,顺着墙壁爬行,每一步,它们附带的众多爪子都深深挖进混凝土中。

它们没有一个显得和蔼可亲。Thomas Pankin举起雷瑟枪瞄准第一个爬行的金属怪物,它正试图爬上楼梯,这时他扣动了扳机。即将命中的前一刻,它跳到半空,落在他附近的地方。他并没有恐慌,而是开了第二枪,这一枪命中了机器人的圆脑袋。它咣啷一声摔落在台阶旁边。

剩余的机器人都停下了动作。那些长着脑袋的机器人把脸转向他。Thomas Pankin,Mu-4的现任队长,“调试器”的成员之一,撤退回到了电脑室,摔上了门。

留在齐藤山本尸体上的那些东西,已经和他的苏打水与糖果一起被清理到一边去了。队伍中的黑客,Miranda Jamea打开了电脑。她把闪存卡插进电脑,直接启动了她惯用的操作系统。Grape的脸出现在她的屏幕上,看起来显得很厌烦。她工作时,他一句话都没说。

队伍中剩下的人正在封锁每一个通过工厂场地可能进入这间小屋的窗户。每一个人都听见了门上传来的抓挠声。那些机器人包围了他们。

偶尔,其中一个队员会转而驱赶正紧贴着窗户,抓挠窗玻璃的机器人。但没过多久,那些金属怪物仍然挤满了原本空旷的视野。

随着他们脚下的地板下传来一阵轰隆声,地板粉碎成为了无数木屑,那些爬行的机械发出的咣啷声,尖叫声与飞行的子弹充斥于空中。Miranda停止敲打键盘,伸手去拿手枪。


Grape移开了目光。“你没有被‘削’2过,所以很难跟你解释,进入崭新的虚拟空间是怎么一回事。就好像你熟悉的一切事物在一瞬间奔涌而过,尽管你一直是静止的。那感觉很突兀。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塞进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好吧,”Jeremiah在Grape转回目光时开口说道,“照你的意思,你刚进入那个空间就出事了?在你处决那个控制着整件事故的AI前,那些机器维持了13秒的活动状态。”

“是啊。如果谁对此有质疑,让他们去查多追加的电脑,虽然我很不想说,但是那些电脑阻止了这次事故发展成为全球性的问题。”

Jeremiah向一边歪了歪脑袋。“你的简报中并未提及此事。为什么你要求占用更多电脑资源?”

“因为那个病毒想玩游戏。”

"“等等。”Jeremiah放下了笔,“什么?”

“我最开始就是这么说的。我们白忙活了,8-ball准备的代码是用来对付加密装置、防火墙和之前我们预测可能出现的一些GOI拥有专利权的安全程序,我可以摧毁系统使出的任何武器,甚至还能摧毁后再复原那些东西。”

“但你没有这么做,而是…”Jeremiah开口说。

Grape点了点头,打断了Jeremiah的话。“最开始是圈叉棋。但是事态发展越来越坏。”


棋盘之上再一次出现了巨大的字母。

Qxb2

whowantstoliveforever.png

Grape低头看了看他面前的棋盘,忽略掉那些字母。每一层安全防护包含的游戏都比前一层更加复杂。他对此完全没有准备,只能边玩边学。

每一次这个病毒都会在游戏开始的时候犯错,然后逐渐掌控局势,但最后总会输给Grape。然而这些游戏仍然在拖延时间,时间就是当下Grape并无太多的奢侈品。

外面的世界已经过去了11秒。想到他把特遣队留在了怎样的处境中,他开始担忧了。

他喊出他的下一步棋。“主教走到D6!”

棋子缓缓移动,刚一到达目标地点,下一步棋就闪电般地出现。

Bxg1

Grape露出一个微笑。“E5!”

对方犹豫了一下,走出了下一步棋。

Qxa1 将军!

Grape不曾停留片刻。“国王到E2!”

白棋的国王向前走了一步,发出低沉的隆隆声。棋盘上的黑王摇晃了一下,翻倒在地。

突然,整个房间,整个棋盘以及整盘棋都融化在墨水般的黑暗中。而后,Grape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光。他冲那道光走去,但无形的屏障将他弹了回来。在他和门之间,出现了一个新的棋盘。

“别!”Grape大声喊道,希望那个AI能听见声音。然而天空中突然落下一块巨大的白色石头,落在了棋盘的左上角。


Jeremiah笑了出来。“它想和你下围棋?”

“是啊。”在整场审讯中Grape第一次露出了微笑,“没人反应过来,但幸运的是,这实际上是我能直接破解开的一道屏障。8-ball的代码相当管用。”

“然后你就对那个AI实行了处决?”

“并没有。至少刚开始没有。”


Grape打开那扇白色的门,他的眼睛在片刻后适应,清楚映出了眼前的一幕。而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看到了怎样的情景。

冰冷的混凝土房间中央坐着个小孩儿。那个小男孩看起来不超过十岁。他戴着一顶阪神老虎棒球队的帽子,穿着印有日文字符的衬衫和短裤。Grape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这是个孩子的房间。墙壁覆盖着粘土,地板上胡乱扔着一堆玩具。Grape却首先注意到了一个工厂的模型,那正是他们被困其中的工厂。那个小孩拿起一个金属娃娃在手里摆弄,嘴里发出嗡嗡声,然后走向那个工厂模型。

Grape走进房间,开口说话:“嘿!”这时,那个金属娃娃和一个玩具士兵彼此接触。

那孩子抬起脸,皱起眉毛。“你一点儿也不想跟我玩!”

“没有!我几乎把你给出的游戏都玩过了!”

小孩把金属娃娃扔向Grape。“你不因该在这儿的!”

Grape躲开那个娃娃,向那个模型走去。“你在玩什么?”

“工-赏。爸爸说我得呆在房间里。”

Grape走上前,“你爸爸去了哪儿?”

“我不机道。他把我送到这儿以后,我就再也没看见他。”

Grape点了点头,继续说话以分散他的注意:“至少这个房间不错。”

“大概吧。我想要更多玩具,我新拿到的这些玩起来一点也不公平。”小孩拿起一个玩具士兵,它原本面无表情,但在他的手里,玩具就像是活了过来,手里的玩具枪每隔几秒就闪烁一下。

"Grape俯身看着那些玩具。“也许你让它做自己的事情就好?这没什么难的。”

“不要。”小孩从桌子上抓起一把金属娃娃,扔向工厂模型。

Grape伸出手放在孩子的肩头,启动了他口袋里的装置。一阵耀眼的闪光过后,一切都归于寂静与黑暗之中。


“他被清除之后整个空间开始坍塌,然后我就被踢出了系统。”

Jeremiah撅起嘴唇。“好吧。我…我想你一直保持了完全的诚实。‘调试器’毫发无损,如果不是你的努力,我们可能折损一整支队伍。”

“更别提那个AI可能引发的灾难了。”

“没错。不过,你说它能粉碎数据再将其复原?”

“啥?”Grape看起来相当困惑。

Jeremiah说:“8-ball给你的代码。能复原数据吗?”

“哦,是有这回事儿。但是问题在于,那个病毒式的AI已经在系统崩溃中被从系统中完全清除了,没有可供复原的数据了。”

“该死。不过如果有残余数据,你就能复原,对吗?”

Grape的脸上划过一抹悲哀的神色。“对。我…我能复原就好了。”

Jeremiah只停顿了一下,就开始收拾起他带来的东西。“抱歉。我就开着电脑了,可能有其他人来问你一些问题。”

“行吧。我这就找点事做,打发时间。”


博也田边洋洋自得。尽管多追加公司的事故不知怎么没被曝光,他们却没办法隐瞒出现了生产停滞。博也汽车工厂即将填补空缺,更进一步。他的父亲刚刚特意打来电话,商议如何扩大市场到多追加不得不放弃的那些买家。

现在他有了一个成为父亲引以为傲的儿子,赢取独属于他的胜利的机会。也许有一天他甚至可以坦然告知父亲,自己是用何种方法干掉了竞争对手。不过今天,最该做的事情就是庆祝这场胜利。

他的朋友在这附近的餐馆里等着他,田边加速汽车以便快点到达。油门踏板被一踩到底,田边睁大了眼睛。刹车卡住了,完全踩不下去。车载收音机自己打开了,发出三声尖锐的的鸣笛声。田边能感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鸣笛声停了,一个像是小孩子的声音简短地给出了命令:“玩圈叉棋减速。”

显然,在没有闸门的驾驶情况下很难玩一盘圈叉棋,而且他也不知道游戏规则。

那么,不系安全带,也很难在时速160千米的撞击中存活下来。


正在加载 grape_space.x3d

::渲染中::

18-1.gif 18-1.gif 18-1.gif


嘿!这也太快了。我们安全了?

grape.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事情都办完了?

grape.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我们干得不错。

grape.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我们确实做得不错。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怎么说…我们用一手烂牌打出了最好的结局。

grape.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别告诉我你把那孩子藏哪儿了。只要我不知道,他们就没法从我这儿问出来。

grape.png


>/:_blinker.gif
8ball.png


是啊。

嘿,玩点什么呗?我觉着在他们再来问话之前我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grape.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雨中冒险3

grape.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还玩超级马里奥?

grape_snark.png


>/:_YESblinker.gif
8ball.png


成吧,不过这次你玩路易。4

grape.png


>/:_NOblinker.gif
8ball.png


…好吧好吧。我们开始吧。

grape_mad.png


Unloading grape_space.x3d

::关闭中::

18-1.gif 18-1.gif 18-1.gif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