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


1时载变迁,韶光顷逝,过往的百千年有如漫天星斗间的砂砾,瞬湮于历史的河涛中。群花接连盛开,世界亦随之多次易主。

2远在一荒僻静谧之地,有这样一伙有知之士,他们为践行心中恪守的理念,化万道归简一,竭尽所能变演奇术,召迎诸恶。只待其决出胜者,共入永梦。

3转眼间山河破碎,百姓泣涕。圣火闻讯,远赴至战场中心。恩泽如影,随其逶迤的步伐与惆怅的挽歌,种下一地豆萁。

4几滴处子之血搭上鲜牛乳,异象亦被卷入此地。

5它抬眼望去,满目尽是疮痍。参赛者自顾自打个痛快,而苦难之音不绝如缕,无人问津。

6异象皱眉,它不喜欢这样一副场景,心仿佛叫虫蛀缺了一片似的。它见圣火与其侍从偶然行过,便悄然随行。

7但见通天的火舌耀映出一片光幕,那是圣火所予以无辜者仅有的荫蔽。受救者欣喜,欢呼,并向圣火哽咽道一切其所能想到的赞词。

8异象感到非常微妙,骨子里仿佛填满了泡沫,堵上了心的缺口。它欲就此离去,圣火将之拦下,相邀结行。

9异象感到困惑,它不理解火焰中蕴藏的奇迹,亦不懂得创生之爱——它的造物所招致的唯有残暴。但它厌恶,打心底厌恶苦难,毁灭,以及伤害。

10圣火洞晓了它的踯躅,便主动移近并伸出手,侧目微笑,发出最为真挚恳切的邀请。

11异象不再踌躇。或许曾经因毫不自知的妒意而酿下大过,但它认为此刻有必要做出些什么。它将行于黑幕,为驱散暴力与泪水,单留下欢笑和纯真的可贵梦影。

12异象自称沉梦行者,它的容貌不可被视,它的身形顿化为人。光明洪流的尽头所形成的绸带将之缠绕,为其烙上自成一派的纯黑。

13它与圣火一道,在这雾影战栗之地携手同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