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

  我在苦寻世界上最完美的石子。

  不论是塘底随处可见的鹅卵石、产于荒漠腹地戈壁上的筋脉石,还是云盖寺矿洞中的绿松石、来自南海的珊瑚石,甚至是来自外太空的一小片陨铁,我室内的收藏可谓是无所不包应有尽有。但遗憾的是,它们没一个能令我真正满意。

  鹅卵石温润光滑,手感绝佳,美中不足的是它右上角处的一小块洗不掉的黑斑,刺得观赏者眼疼;绿松石巧夺天工,光彩夺目,但那该死的矿工显然在开采时用力不当,将这一艺术珍品砸了道不堪入目的裂痕;筋脉石与珊瑚石倒是绚丽多姿——如果能忽略上面密密麻麻的绺裂与压力纹的话;而陨石体表凹凸不平粗陋无比,若非看在其身价不菲的份上,我才懒得多瞅它们一眼。

  正当我寻思着上哪去寻觅更精美的石子时,妻子扑面砸来的两份文件将我扯回现实——一份离婚协议书,一份手术通知书。她冲不知所措的我凄厉地嚎哭与尖叫,指责因为我个人的幼稚癖好这些年家里不仅乱七八糟还欠下了一屁股债,并抱怨我对她的疏于关心甚至冷漠到连她即将动手术了也毫不知情。与我相处的每一天她都觉得糟糕透顶,她再也找不到当初相恋时的激情了。

  “你的眼里只有那些破石头。”末尾,她抹了把眼泪道:“我们离婚吧!”

  然而我对这些说辞包括那张离婚协议书置若罔闻,倒是那张手术通知书彻底吸引住了我。我从头到脚快速通读了三遍,顿时明白了该去哪里找我想要的石头。

  我从收藏柜内随手拣起一块稍重些的石头,趁那女人拭泪之际一咣当将其敲昏过去,再从厨房里找来把厨刀,麻利地插入她的腰部。我小心翼翼地搅动着刀子,切开那些碍事的组织,并将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探入切口处,一处一处细细摸索,顺利挑出无用的肉块。我对解剖与料理一窍不通,中途还三番四次将刀刃卡进软骨,但我的动作很轻,很轻,深怕一个不慎走上先前那位矿工的老路。

  皇天不负有心人,折腾了半天,我到底算是探明了目标的所在。在小心谨慎地用双指将之夹出后,我轻轻擦去上面沾染的血迹和碎肉,细细打量了起来。

  “什么啊,这颗完全不行……”得出这个结论后,我不经细想,半是失望半是懊恼地将这颗三流结石往墙边一扔,任其砸了个粉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