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衣鱼的巢穴

项目编号:SCP-CN-02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CN-Sigma-7(“天眼”)将使用无人机,全天候监视██市内的自然和人工结构顶部,在SCP-CN-022出现时立刻上报,并负责追踪和回收项目。在SCP-CN-022被成功拘留的情况下,应将其收容于一标准人型收容间内,并向个体询问关于其身份的信息,直到项目按照已知规律消失。对项目的实验需要3名以上3级人员授权批准。

描述:SCP-CN-022表现为一名28岁的蒙古人种男性,身高约为1.77米,重62公斤,长发扎成马尾。对其身份记录的查询显示,项目的外表与██省内的一名失踪人士,刘██相似,但目前没有任何项目自认为刘██身份的个例。项目不需要饮水,进食以及睡眠,而仪器无法检测到其生命体征。

SCP-CN-022身穿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以及一双蓝色球鞋。虽然其衣物可以被取下更换,但每次项目死亡并重新出现时,都穿着同样的服饰。

项目的异常效应主要在局限于██市范围内的建筑物上表现出来。SCP-CN-022从任一建筑物上跳下,并落地死亡后,其尸体会在2-3分钟后消失。8-20天后,项目会重新出现在另一栋建筑物顶端,身上没有任何高坠伤的痕迹。值得注意的是,SCP-CN-022在每次死亡后,都会切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

项目所自认的身份全部属于已逝的个体,并且对象的死亡方式无一例外为从该建筑物上坠落而死,虽然其中大部分为跳楼自杀者。该个体能够操控项目的躯体,为期5-6天1。随后,SCP-CN-022会自动前往高处,并从上方跳下——此过程中,其躯体中寄宿的个体能够发声,但无法影响项目的行动。

如果在此段时间内,SCP-CN-022被阻止前往高处,项目会瞬间移动到附近高度为400米以上的半空中,然后坠落到固体表面上。所有案例中,SCP-CN-022都因伤势过重死亡并消失,并按照已知规律在另一栋建筑物顶端重新出现。

SCP-CN-022所传送到的地点并不限于近代建筑物顶端,曾有移动到古建筑,和其它高度为45米以上的天然或人工结构上方的个例。目前在SCP-CN-022所传送到的建筑物与地点记录中,没有观察到任何规律。以下为部分SCP-CN-022曾被传送到的地点,与其采纳的身份摘录:

地点 个体描述 身份
██小区,12栋,六楼201阳台 对象表现得十分困惑,并显现出与3-4岁幼儿相当的语言能力与运动技能,不停要求人员将其父母带回身边。 推测是曾从该建筑上意外坠楼身亡的两名幼儿之一。
████大酒店天台 对象出现2天后,在路边乞讨时被回收。被带到站点内的3天期间,对象向人员提出数项要求,包括一台电脑,[删除]案件的新闻记录和其妻女(已逝)的联系方式。请求被全部拒绝。 自称为38岁的陈██,男性,因遭到诈骗,名下的公司破产而在2009年自杀。
███第一中学,四楼女厕所 对象表现出了强烈的敌意,反复喊叫数名个体的名字并对其进行辱骂,随后被学校的安保人员以武力制服,并遣送到附近的派出所。已对部分目击者施以了A级记忆清除。 自称为15岁的张█,女性,遭到5名学生殴打时不慎被从窗口推下,一周后死于颅脑损伤。
██████工厂,二号水塔顶端 对象在原地停留3小时后被人员回收,虽然服从基金会人员的指令,但展现出对外界刺激的麻木和重度抑郁倾向。 不愿透露姓名,但称自己为男性,29岁,因在工作中长期暴露于有害物质导致肺癌,无法支付医药费,为减轻家庭成员的经济负担,在2011年自杀。
阳光██养老院,三楼04号房 对象袭击了一名护工,导致该人员右臂和鼻梁骨折,重度脑震荡并几乎因机械性窒息死亡,随后被赶来的民警逮捕。 自称为越██,女性,76岁,因遭受该护工的长期虐待和两个儿子的忽视从房间窗口跳下,在2005年8月因伤势引发的并发症导致器官衰竭而去世。
距离Site-CN-██400公里外的一处悬崖 对象在附近一城镇外围被回收,表现得极度焦虑不安。该个体说着一种无法辨识的方言2 因为语言不通,交流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碍,但目前的线索表明对象似乎生活在10-11世纪,并以在山中采摘药草类植物为生,很可能是意外死亡。
Site-CN-██地上建筑█号区域 监控录像捕捉到了对象的图片。对象在躲藏45分钟后,被站点安保人员从储物单元4N12内回收。 自称为2级人员,收容专家吴立国,在一场安保失效事故之中,摔入电梯井而死亡。参见附录CN-022-1:采访记录

历史:在█/██/20██,██市内出现一系列关于跳楼事件的虚假报警案件后,基金会的情报分析人员怀疑此类事件为一异常效应所引发,并派赴人员介入其中。一周后,在███路上,数名正在巡逻的外勤特工目击了SCP-CN-022从一栋建筑物上跳下,和其尸体消失的全过程。

通过对周围监控录像的查询,基金会人员描绘出了项目的相貌特征,并在9天后将其从一居民楼内回收。当时项目正试图闯进一名中年女子的家内,并自称为██,对象在五年前死亡的女儿。随后伪装成民警的收容小组成员将其成功制服并带走,对目击者以项目有精神问题的说辞掩盖过去。

SCP-CN-022在被带到Site-CN-██五天后,其异常效应发作,被传送到了站点外200米的高空中。站点外的监控摄像头拍摄到了项目坠落和消失的过程。在外勤特工和无人机监控小组的合作下,15天后在一百货商场的顶层重新定位了该实体,并将其带回。

附录CN-022-1:采访记录

附录CN-022-2:在对该实体进行搜查后,从其裤子口袋内找到了一部诺基亚1050低配款手机。该产品的基础设定保持在出厂状态,推测在2-3年前购买。没有查询到任何通话记录,但其中有两条短信,无法追踪到发信者的IP地址。摘录如下:

你以为一死就能逃脱自己的罪行吗?

只因为那点可笑的个人恩怨,你出卖了我们所有人。

此设备似乎和SCP-CN-022的衣物有着同样的异常性质,并会自动在项目瞬间移动,或者尸体消失时从原本地点传送到项目的口袋内,已被分类为异常物品。目前为止,没有更多的短信被发送到此设备内。

事故报告CN-022-4

在█/██/2016,基金会人员试图回收项目时,遭到项目的强烈抵抗,随后个体从建筑物的6楼窗口跳下,导致腿部粉碎性骨折和重度内脏损伤。人员试图对其实施急救,但6分钟后,对象失去生命迹象,其尸体在数秒内消失。

过程中,人员观察到,项目似乎反复尝试将手伸入后口袋中,取出其中的手机,并试图与人员交流,但因断裂肋骨刺穿肺叶的缘故,无法发出清楚的话语。据在场的E███特工描述,在数个时间点,项目的口型似乎与“对不起”符合。

玛娜

MCF-5.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