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衣鱼的巢穴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被放置在Site-CN-██,异常艺术品收容区中的一间小型储藏室内。由于项目的精神影响效应,以及标准记忆清除程序的无效,不建议任何专业为艺术类学科,或有着艺术爱好的人员对其进行直接观测。对SCP-CN-XXX的所有测试须由当前项目负责人批准。

描述:SCP-CN-XXX是一尊雕塑,高度约为2.6米,由两部分所组成——一把腿部被加长的钢制高脚椅,以及上方坐着的石膏人像。该人像的双手搭在大腿上,缺少明显性征和五官,前额与脸颊上被嵌入三块黑色的鹅卵石,足底则有着少量血迹。

X光照射显示,石膏人像的内部,含有小块的骨质碎片,部分有着与人类指骨相似的外形。经过批准后,人像右肩处的一块碎屑被取出,而进一步的检验证明其为人类骨骼。

SCP-CN-XXX的异常性质,会在一名从事艺术行业1,或有着艺术类业余爱好的个体直接观测它时显现出来。初始观测不会对个体造成任何显著的影响,但1-3周后,该个体所创作的作品中,会出现与SCP-CN-XXX有关的意象。

这一阶段中,此意象并未在作品里占据主要地位,通常显现为背景中的小型涂鸦,或者对于一坐在椅子上的人形个体的短暂描述。但随着时间的增长,SCP-CN-XXX会在该个体的作品中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常常导致其偏离原本主题,并且与作品中现有的元素相冲突。

此时,受影响的个体将会开始创作以SCP-CN-XXX为主题的作品,并不断重复与其相关的意象,在过程中使用许多不同的媒介和风格。此状态下的个体表现出了高度的焦虑和自卑感,部分变得更加易怒或者缺乏活力,而所有受影响者都表示,因为自己的创意不够完善,以及创作手法上的缺陷,无法准确地描绘SCP-CN-XXX。

少数受影响者能够意识到,自己正在强迫性地重复同一主题,并试图转换题材。但在创作过程中,个体报告感觉到了强烈的烦躁和疲倦感,并且很难集中注意力。此效应通常导致受影响者在中途放弃这一尝试,然后重新开始描绘SCP-CN-XXX。

大约三分之一的受影响者,会在某个时间点,完全停止描绘SCP-CN-XXX的尝试,并退出所在的艺术行业/放弃个人的艺术爱好。其余的受影响者则会继续创作与SCP-CN-XXX相关的作品,即使这一决定常常会对他们的职业造成负面影响,或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影响到个人的生活习惯和健康。

在██/██/201█,基金会对广东省深圳市内的一场异常艺术画展进行了突袭。任务结束后,43件展览品被回收于一废弃建筑的地下室,其中包括SCP-CN-XXX。由于该物品没有明显的异常效应,SCP-CN-XXX被放置在了Site-CN-██的异常物品收容单元,艺术类区域内。

3个月后,在针对员工的例行心理评估中,负责整理和修订异常物品档案的2级研究员林██,展现出了严重的抑郁情绪,但不愿透露出具体原因。负责评估的咨询师██博士,将这一行为异常记录了下来。随后,研究员林██的同事观察到了对象反复在文件上涂画同一图像的举动,怀疑该人员可能受到了异常效应的影响,并按照标准程序通知了站点管理层。研究员林██被暂时拘留,接受询问,而通过从对象办公室内回收的大量草稿,情报人员确认了其中出现的图像,为异常物品数据库中的SCP-CN-XXX。

在确定其异常效应后,SCP-CN-XXX被编号为一个Safe级别的SCP,进行收容。

附录CN-XXX-1:从画展现场,SCP-CN-XXX下方回收半张被撕下的稿纸,上方写有潦草的字迹,推测为作品简介。摘录如下:

不管如何仰望天才与大师,甚至只是稍有天赋的艺术家们,却终究只是个庸人。

永远都达不到梦寐以求的高度。

无声无息地,沉入了平庸与自我重复的泥潭中。

附录CN-XXX-2:采访记录

-研究员是个曾经有艺术梦想的人,但因为现实原因,被逼着改了就业方向,目前只把绘画当成爱好。

-在看到SCP-CN-XXX后的数周后,研究员继续在私人素描本上涂鸦。

-随着效果越来越强烈,研究员表示,自己又开始有对艺术的“灵感”和“热情”了,如果能把脑中这个挥之不去的灵感准确地描绘出来,说不定在工作之外,也能够成为一名不错的业余艺术家。

-因为SCP-CN-XXX性质的缘故,不管研究员怎么尝试,都感觉画得不够好,无法完全表达出这一创意的精妙。她以为只要继续试下去,不断地练习,终有一天会成功的,但每一张都比上一张好不了多少。

-即使从素描换成水粉,水彩,甚至是钢笔画,也依然毫无成效。研究员开始自我怀疑——如果她坚持自己的梦想,没有在现实面前妥协,并且真的进入了艺术专业,最后是否也会失败呢?

-喜爱艺术,才华横溢的人那么多,她一个天资平平的业余爱好者,又怎么可能出人头地?作为一名普通的文书工作者+理科生,她可是十几年都没有认真学习过美术了啊。

-采访者表示,你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画同一件玩意吗?或者想过,这可能是异常影响?

-研究员回答,在被带去问话之后,才反应过来。但即使她想要画别的东西,几笔之后,会有一股莫名的烦躁和晕眩感,然后下意识地又开始涂画SCP-CN-XXX。研究员接着问,这是她唯一能够画出的事物了吗?

-采访者表示,没错。

-研究员叹气。她看来注定与艺术无缘了。

附录CN-XXX-3:在██/██/201█,接到游客报警后,警方在深圳市梧桐山地区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男性尸体。对象被发现时,双臂被齐肩截断,并且未穿任何衣物,头部下方压有一张身份证,属于失踪人口档案库中,26岁的黄██。

尸检显示,对象缺失了心脏,但其胸腔部分没有任何外伤痕迹。潜伏于警方内部的基金会特工,将其记录为一例异常死亡事件,并提取了对象的DNA。五个月后,例行的数据库比对程序,证实该个体的DNA,与SCP-CN-XXX上所提取的血液样本符合。

对死者的背景调查,透露出黄██订阅了一款异常艺术社区中流通的杂志,并曾经通过网络访问数个艺术爱好者论坛,但除了在民间的[删除]杂志六月刊上,发表的两篇艺术批评类文章之外,没有任何已知的作品。

对象生前在南山区████路,██小区内的补习中心担任数学教师,独自在市内租房居住,经济条件较差,几乎没有社交关系。其父母住在湖北省武汉市,已在三年前因为财务上的纠纷,与其断绝来往。

基金会的技术人员,检测到对象在六个月前,曾在一名为“虫窝”的极端异常艺术团体论坛上,注册了一个账号,但在两周后又将其删除。目前暂时无法锁定具体的账号名称,或查询对象的发帖记录。

在黄██的私人物品中,找到了一张曾被反复修改的信件草稿。摘录如下:

敬爱的蓝 才华横溢的 你好,

我看到了你用马甲在虫窝论坛上发出的帖子,即使您装成无名小辈,但您的字里行间依然透露着独一无二的个人风格 我曾经反复阅读您所写作的,尖刻而一针见血的艺术批评,对您十分崇拜 征求一名“平庸,一事无成,常常羡慕与嫉妒他人”的志愿者,作为艺术材料。那些在下面起哄嘲笑的鼠辈,将您当作只想通过杀人艺术来博取眼球的新人,真是有眼无珠,错过了这么光荣的一个机会

我对此很感兴趣,并自认为符合条件, 像我这么一无是处的人,或许您根本看不上眼 您这样的名人,如果公开发言的话,真正的庸人肯定会被蜂拥而来的志愿者吓退吧? 希望能够与你进一步联系,商讨成为志愿者的具体事宜。

起码为您的艺术献身,能给予我的生命一些价值

不用像条狗一样地活着了

玛娜

MCF-5.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