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S-F-hierarch

鉴于他TMD连半篇文档都懒的翻译,已将S-F-hierarch编入D级人员并用于SCP-CN-003的实验中
2017/11/24
更新:在一次收容失效中 他因吞下过量香蕉皮而渴死,随后被丢入焚化炉中处理。
2017/12/16
更新:随后该焚化炉因未知原因自爆,并造成了[数据删除]名研究员的死亡
2017/12/16


好了不玩了,先发几个点子

一.杀马特
1.基础设定就是一个彩色头发的非主流青年
2.与项目接触过的以中文书写的文件,其中所有的汉字都会被替换为一种间于中文,日文及韩文的变体文字,记为-1
3.项目可以使用-1进行交流,但其轻视基金会人员,并不愿意进行合作,
4.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似乎有自恋倾向
5.有着与直观感受不相符的身体强度(为木材的1.3倍)
6.在与D-1986接触后,项目的态度发生了较大的转变,开始或多或少地与基金会合作
7.“珂匙,饷恁笮漾de炅镞……”“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是个异常,而我只是个D级人员。”
二.阅读理解
1.就是一个异常电视遥控器
2.对着拥有较高智力水平的存在(如人类,黑猩猩,海豚,[数据删除]等)按下“返回”按钮,会使得该存在(-1)开始不断将信息曲解出更深层次的含义
3.这种效应会不断加深,最终对象会因心理崩溃而自杀
4.多次接受轻度电击可以短期内祛除这种效应,然而5-10年后会再度复发。
三.神行四驱车
1.受到过异常改造的四驱车,其车身与电池,马达等关键组件被大幅修改
2.当项目被放置于任何概念上的赛道上时,项目会被激活,然后以平均400-500km/s的速度向前行驶,其车身结构保证了项目不会被风阻掀起
3.其最高速度一度达到了[数据删除]km/s,且在项目周围的事物被瞬间升华时,车身也丝毫没有损坏的迹象
4.-1是一块清洁用人造海绵,当项目被激活30秒后,-1会瞬移至项目正前方并拦截住项目,最终使项目恢复至未激活状态
四.8bit
1.对象是一款异常像素游戏,正常流程下,项目是无害的,甚至可以被形容为“可玩性相当高”,但如果通关了正常流程,项目的异常性质就会显现出来:
2.玩家(-1)此时会看到一条信息,(-2)大意为推出了AR版本,可以以像素画风改变-1周围的环境,只要大喊san只要按下信息下方的按钮就可体验


王♂之♂死
“……请坐。让我们直入主题,感谢你们能从百忙之中抽空……”

“停,三。”

“……很好。我想我们都明白手头的问题。最近……在我们的兄♂贵处理事务期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哦,是的,不愉快是我唯一能用的词。你知道,由于一场哲♂学调♂教导致所有站点几乎被完全关闭……”

“我能继续吗,八?……谢谢。正如我所说的,最近发生的事件引起了……协议放松。我们的许多更衣室几乎完全与重大哲♂学体系隔离,并且行政决策已下放到正常情况下的绝不可能胜任指挥位置的平♂家♂boy。我们已成功使主要妙♂妙♂屋恢复正常工作,并且站点安全已统一处于我们的管辖。”

“恕我直言,三,这我们已经知道了。请说重点,sir♂。”

“……一个大型中心更♂衣室,包括我们的数名高级职员,和两个重要的哲学兄贵项目的储存设施,已处于比利勃♂士具有独裁性质的行政控制之下。在他指挥期间及管辖区域中的安保违规行为,信息泄露,滥用资源,和收容失效事件总数已超过了过去五年整个基金会的所有违规和安全事件的总和。”

“虽然在正常情况下,这会导致对象被立即处♂决,但这已被证明……很难做到。站点员工对于比利勃♂士的指挥表现出了些许尊♂重和恐♂惧,这可能会导致清理期间,他指挥的站点中出现轻微叛乱。而且他对避免危险和几乎必死无疑的情况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本领。即使在放弃处决转而要求他退休,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的动作也使我们相信他们会招募或争取比利勃♂士。”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们可能会引起第二次叛乱。”

“哦,他妈的,你知道整个事情是一个该死的掩饰—”

“我什么都没说,我想提醒各位,这是一场体面的会谈。我要说的是,我们需要调动暗棋。一个能够以不留下丝毫违规和绝对避免猜疑的方式令比利勃♂士死亡的人。一个可以担当重任,经过测试并能确保成功的人。”

“关于这件事,目前每个人都有所部署。站点里有谁可以执行命令么?”

“我刚好知道一个人。”

“嘿木吉。”

“嘿比利,测试进行得如何?”

“哦老兄,很棒……我们把一个弱♂子变成了蒸汽。”

木吉勃♂士点点头,他的脑侧遍布着少许令人不安的污迹。当他继续向比利勃♂士走去时,那闪烁不定的微笑忽然放大。“听起来很震撼。我现在得走了,晚点我会赶上你的。”

比利勃♂士笑着打了个响指,“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去办公室打个盹。”他吹了声口哨大步离开,一小群蝴蝶突然从一堵墙中翩然浮现,尾随在他身后。

如果他转过身,就会看到木吉勃♂士正盯着他离去的方向,脸上挤出了几乎可以被称为遗憾的表情……如果没有那惯常的微笑的话。

比利处于这该死的世界顶端。他将自己所有的研究任务交给香蕉君和贝奥兰迪托管,他甚至将他的大部分行政职责委托给吓坏了的,辛勤工作的劳力。他甚至已经几周没听过来自中央指挥部的大佬们的消息了……他们似乎认可了他的工作方式,尽管这有些野♂蛮。当他到达他办公室的门前时SCP-408在他面前掠过,一小群蝴蝶看似随意的闪烁着色彩。

他大步走进去,将他的棒球帽扔到衣架挂钩上,迈步越过他的办公桌。他几乎在快要坐下时才注意到拿着文件夹的Van博士站在桌子右侧。 他吓得绊了一跤,SCP-408们在他周围闪烁着,随时准备伴随着一声令下实行诱♂骗。“基督啊,Van!他妈的说嗨或其它什么的,不然我可要开枪了。”

Van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攥着文件夹。“适当引起注意。我会试着在可预见的未来中让自己的存在更加引人♂注目。这里有一份关于SCP-408的研究进展你需要立刻知道。”

比利勃♂士勉强接过文件夹,嘟囔着坐下并翻阅着文件夹。他翻了两页后停下,并开始摇晃着椅子,“他们的意思是‘第三生命阶段’?SCP-408从没出现过这类迹象!”

“这有什么要紧?我们知道他的状态不稳定,但仍在我们的掌握中。”

“基金会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比利博士与SCP-408之间有着独特的联系。温和的化学平衡使比利勃♂士释放出的信息素特征对SCP-408有轻微的催眠作用。”

“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在那段血♂腥的时光里仍然追随他。”

“没错,六。起初我们无法找到准确的化学特征,但最近我们破解了它并发现它很容易合成。我们应该可以在今年将一种原型治疗喷雾分发到特别行动小组。随着这方面的发展,比利勃♂士的存在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仍有一个关于‘新日♂暮里之王’比利的问题。那些东西寸步不离他身旁。”

“这些情况已在我们的掌握中。我们将向所有站点分发一份关于‘第三生命阶段’可能会造成“神之救♂济”级威胁的报告,为此将毫无例外地收容和遏制所有SCP-408。在审查委员会面前比利会受到制约,一旦SCP-408被妥善收容,将进行第二步计划。”

“顺便说一下,我对此仍有些疑问。他肯定会被抓住么,我的意思是你所谓的‘特殊特工’已经或多或少在内勤部门工作了一段时间,此外比利也肯定会对此产生怀疑。”

“是的,我们的特工确实停工了一段时间,但这不是他第一次在这方面的行动。此外,尽管他们起初有过分♂歧,比利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信任他。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你是什么意思,我不能进入收容单元?我一直都有权接触SCP-408,你知道这份报告是废话!”

兔♂人不安地微笑着,同时抬起他的手腕。“我很抱歉,博士,但着是奉命行事。指挥部说‘不许进入’,我就必须阻止任何人进入。安全主管一定要树立榜样,我相信你明白的。”

比利咒骂着踢向单元门,然后转过身直接站到广♂东♂人面前。“听着,我帮你摆平过多少次麻烦,是吧?就让我检查一下它们,以确保一切正常,好吗?”

兔♂人摇了摇头,坚定地苦笑着。“我很遗憾,sir♂,但命令就是命令。保持三周无人进出。赤♂酱级签署的命令,对此什么也通融不了。”

比利紧攥着自己的帽子并怒吼了几秒,然后抓住了广♂东大个的衬衫。“听着,我是该死的王♂—”

他的话噎住了,兔♂人抓住他的胳臂并把他扭送着带走。随后,他被送到收容通道门前,双臂背后,双脚无力的站着。他面前是一张冷冰冰的面孔。“那是作为朋友来讲的,博士。我现在作为安全主管命令你。立即离开此区域,比利博士,否则你将被逮捕。”

几小时后,比利又因为一阵尖锐的敲门声发了火。在他说出“滚蛋”之前,木吉闪身而入并关上了身后的门。他环视了一遍办公室,吹了声口哨。“哇……你这是得要朝天花板射击么?我的意思是,电脑仍是半自动识别,这不是更好吗?”

比利摇了摇头,手指间捻着一枚用过的霰弹枪弹壳。“现在不是时候木吉,我没心情。”

木吉滑进了剩下不多的完好椅子之一,并对正在生着闷气的博士笑了笑。“这太糟糕了比利,可能这中间的哪个环节出了错,你知道顶层那狗日的官僚主义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只能……顺势而为。”

比利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踱步。“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前一阵他们已经试过要杀死我,但我总能逃脱。这真他妈的愚蠢……他们停掉了所有的研究工作,试图趁我不在的时候把我架空,不给我留下任何后路……但我不会让一些被尘土填满的衬衫把我扫地出门。我知道无数项目的武器潜力……再加上,我始终有一个对付他们的王牌。”他露出了目空一切的冷笑,“他们认为把SCP-408从我这儿夺走就能让我束手就擒?狗屁。狗——屁!没人敢与我作对!”比利继续说。“见鬼,我骑过他妈的682!”他微♂笑着看着木吉。

另一个男人点点头,当他扭过头时眼神略有闪烁。“是的……你真的太难杀死了……”

两个男人相视♂而笑,随即陷入沉默。比利盯着木吉,当他小心翼翼地回到办公桌后面时他的笑♂容逐渐淡化。“那么……告诉我,朋♂友……为什么你最近开始时常伏案工作了?一个像你这样行♂动派的……人……却甘愿坐冷板凳,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木吉耸了耸肩,他的笑容从耳根处冻结。“哦,你知道的,只是给电池充♂电,顺便骚♂扰半人类,一切依旧。”

笑声很生硬,余下的对话里满是虚情假意。当比利提起他的猎♂枪紧紧地顶着木吉的耳朵,这似乎是一种解脱。

“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后果?众所周知比利他……倾向于造成附带损♂害。”

“长♂痛不如短♂痛,鉴于潜在的持续性威胁,我们已经决定一次♂性解决问题。”

“……应急预案中提到过那个该死的站点里部署了核武器吗?”

“没有,任何提案里都没有。”

-机构1层出现收容失效-
-开火-
-开火-
-机构一层出现结构损坏:机构大门1-3-
-开火-

“狗娘养的……这是怎么回事……”兔♂人弯向站点的警报控制台,看着警报一条条弹出,一些监控屏幕被切换至事发地点。似乎木吉和比利又一次在枪战中僵♂持着。不过,这似乎比正常……剧♂烈的多。而且他们这次使用的是真正的子♂弹。

兔♂人将声音切换扭转开,房间中充斥着尖♂叫和枪♂声。

“——哦不慢♂慢爬,想偷♂袭我?哦,你滑♂倒……”

〈三声响亮的枪♂声〉

“比利,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

“哦,你要我相信你这么个吐不出象♂牙的狗嘴里说出的话?”

〈一声枪♂响〉

“比利,他妈的冷静下来。”

兔♂人叹了口气,拿起对讲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是得交多少书面报告啊……”他喃喃地说,拿起接收器。

但他还没联系上安保队伍,它便在他的手中响起来,他震惊得差点把它丢掉。沉默地聆听了三十八秒后他点了下头,然后将接收器放回原处。他看着对讲机的屏幕,然后使劲咽了下唾沫。

他随后关掉一切设备,去倒了杯咖啡。这是九个月来他的首个咖啡时间。

“这计划似乎有极大的运气成分。要是他在某种程度上避开了行♂动呢?比利已经显示出一些实战能力,这可能导致适得♂其反。”

“如果你翻到第十八页的第三部分,你会看到更清楚地行♂动明细。主要作♂战目的是对比利在长期使用SCP-408期间他作战水平的衰♂减程度进行评估。”

“……足够公正,但这不是会引起他更多的警♂觉吗?”

“是的。在错误的方面。”

比利靠着一侧朝大厅跑去。他流血的手臂悸动着,但他仍在不停地跑,逐渐的平衡着倾斜身体,保持速率良好的步伐。他听不到木吉的声音,但他知道他在那,在某处,等待着进行下一次伏♂击。当他绕过拐角时他露出了满是鲜血的牙齿微笑。他知道在那儿是安全的,能够让他喘口气恢复体力。一个没人敢开枪的地方,从不敢冒着让基金会为之愤怒的风险造成附带损♂害的地方。

他蹒跚着向前,身体撞在了一扇坚固的金属门上。他气喘♂吁吁地摸索着门把,血蹭上了写着“Dr. Van”的铜制门牌。

Van快速把目光从屏幕转到跌跌撞撞进来的比利身上,在他将门砰地关上时血液四溅。“比利博士,你似乎很痛♂苦,还受♂伤了。”

浑身浴血的人笑着靠在门上大口喘♂息着。“哦他妈的……Van,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能……听到你的声音。”

Van站起并快速走向门边,让比利得以穿过办公室。“坐♂下。你需要立即就医。是不是发生了收容失效事件?我会联系站点安保部队。”

在Van说话时比利显得很紧张,然后一把抓住哲学家的皮带。“不……不用叫安保部队……只是……让我坐会儿。”

比利扑通一声坐在办公椅上,他边叹息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他们……他们派了木吉打算把我……你能相信吗?我知道他们想要背水♂一战了。他妈的但是这伤……拿点止痛药来,Van?”

老人缓缓地摇了摇头,看着比利。“我很抱歉,但目前我的办公室里没有药品。所有测试用化学品都保存在——”

“我知道,我知道……耶稣……”比利让Van离开,气喘吁吁地闭上眼揉着自己的脸。“我只是……需要歇一会儿。然后我要去主控制室……打开一些……”比利深深吸了口气。

他没有听到摩托♂发动的声音,直到黑♂肛跳起碾过他的太阳穴。

正当比利想“什么……”的时候,S状纹路的轮胎撕扯掉了他头皮的薄层组织并在他的颅骨上碾出一条笔直的道。当它碾碎他收集的记忆,梦想,和计划,他同时回忆起几周前放错位置的书和模糊的木屑味。随后这所有的一切,木头,书,和思想从现在的前任博士的头骨左侧更大也更开阔的道中退了出去。他抽搐了一下,然后就此倒去,重重地撞在桌子上足以受伤,如果他还能感受到它的话。

Van转过身,把黑♂肛放回了自己的暗♂黑功♂德箱中。他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鲜活的血液连同男人的生命从他的身体中流尽,而后沿着桌边淌下。他举起手,慢慢地,放到死者的肩膀上,闭目沉吟了几秒,眼间闪烁了一下,才慢慢睁开眼睛。随后他把黑♂肛擦拭了一番,并重新停到比利身旁。

“我仍然质疑对行动者的选择。他的最后一次战斗行动是……四年前?”

“战斗,对。对流♂氓对象的控制不被视为作战行动。”

“那么……在……他最后一次行动目♂的是什么?”

“我恐怕这仍是保密的。”

“……好吧。让我们就这么办。我们要做什么掩护?”

“在这种情况下,一切按老规矩来吧。”

-人员死亡通知-

姓名:比利勃♂士

原因:车祸

信息:
对象已表现出双向极端和与极端化学失衡一致的偏执障碍。对象在与一位同行的工作人员交谈时陷入了精神病发作/失控的状态中,企图与几名工作人员摔♂跤,并试图将一名高级工作人员扣为人质。据报告,对象语无伦次并显得非常激动,并数次扬言要搞♂死工作人员。对象在被撞之前提出了几个处置高级工作人员的方案。安全小组接到命令为时已晚,未能阻止对象死亡。

后续处理:
立即举行葬礼。职位变更面试正在进行中。

状态:
关闭

“车祸?真的吗Van?真的吗?”

“是的。”

“……你看着我的眼睛。你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告诉我。”

“他被撞死了。”

“你骗不了一个哲人Van。”

“……”

“……你很难说出口吗?”

“……”

“你知道些什么……不,不要回答。我真的不想知道。”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分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项目的无害性,现寄存于研究员S.F.Hierarch的私人保险箱中,如需进行研究应当向研究员S.F.Hierarch提出申请。
每周一次的,SCP-CN-xxx-1-3需要进行检查并采取标准防锈处理
每两个月一次的,SCP-CN-xxx-1-7悬挂的卡片需要被替换,并将其上文字临摹至新卡片上

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剩下的明天再说。-S.F.Hierarch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