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梓/九研究员的奇思妙想

“Pop想去外面看看。”Bubble Pop像是在自话自说,出神地盯着触手末端分泌出的粘液。

“不行,至少今天不行。”Medison义正言辞地回绝了Pop的请求,但依然下意识地回避了来自某双湛蓝色眼睛的视线,“现在出去玩的话,太危险了。”

他想待在这阴冷潮湿,而又狭小的囚笼里吗?他很喜欢那一个个脏兮兮,盛满原料的木桶以及躲在木桶的老鼠吗?他很喜欢感受水滴从水管的裂缝中逃逸而出,放肆地跌落在地板上发出烦人的声响吗?当然不,这糟糕的一切已经使Medison和Pop数个夜晚彻夜难眠。Medison试图带领Pop逃出工厂,而最后只是让Pop身上添几道伤痕,Medison一点也不希望Pop受一点伤。所以,暂时不要有任何大动作。

鬼知道这个“暂时”什么时候是个头。Medison在内心狠狠地咒骂着。

“那哥哥,Pop想听故事。”Pop不太明白兄长一脸凝重地在思考些什么,他只是疑惑地眨眨双眼,长得有些夸张的眼睫毛微微闪着光。

Medison霎时舒展眉头,微笑着抚摸Pop的头,冰凉的触手接触到Pop光滑的头部便不愿意离开了。

“这是我听过最孤独的一个传说——”Medison低沉的声音在囚笼里回响着,“海洋中有一种谜样的生物,人类称他们为鲸。”

“那鲸长什么样呢?”Pop托起了腮帮子,脑内努力拼凑出鲸的影子。

“鲸的皮肤也是湛蓝色,就像你的眼睛一样,不过偶尔会混上灰色。他们是海洋中体型最为庞大的生物,性格却意外地温顺。他们是海洋中的精灵,在深海中会用独属于自己的语言交流,歌唱,塞壬悲歌不过如此。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逃离死亡的命运。”Medison顿了顿,神情有些悲戚,“当他们死去的时候,他们依然还是那样温柔。那是送给海洋最后的礼物,他们的身躯渐渐沉入海底,那里很安静,也无明媚的阳光相伴,与之相随的是深海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怪异清道夫。当鲸的肉体被分食殆尽时,也许在数百年后,鲸的残骸会成为岩礁的一部分。鲸落万物生,即是生于海,归于海,长于海,隐于海。”

紧接着是沉默。Pop的眼角微微泛红:

“那哥哥,Pop也能像鲸一样,在最喜欢的地方死去吗?”

Medison低下身子,仔细端详着Pop:“会的。有朝一日一定可以。”

而后他又问道:“Pop很伤心吧?”

“Pop也想去看海,去外面看看。”

“真抱歉啊,Pop,让你失望了。作为补偿……我想让你了解一件事情……”

“诶?什么事情?”

“一件能让所有人开心的事……能让我们同时看见海……”

“真的……”Pop话未说完,便感到自己的瘦弱的身子被冰凉的触手缠绕起来,润滑的液体渗入皮肤下。周围的景象开始扭曲起来,像是被人揉皱,捏碎,再重新拼接在一起。

他感到自己仿佛身处深蓝色的,宽阔的海洋,身下被异物侵入了。他颤了颤身子,异物被包裹得更紧了。疼痛中夹杂着快感,Medison的拥抱淡化了这份痛苦。

“我要开始动了。”Medison轻声低语道,怀中的Pop眼神有些迷乱,脸色泛红,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Pop好热……”Pop扭动身子,试图缓解这种奇怪的感觉。

Medison慢慢抽动着触手,Pop的腰肢逐渐迎合上Medison的动作。一次,两次,三次,快感吞没了痛苦与Pop的神智。

Pop不住地呻吟着:“哥哥……好……好厉害……Pop还想要更多……”

Medison勾起嘴角,笑道:“哥哥会满足你的。”

触手环绕上了Pop身体各处,各处的敏感点都被高强度刺激着。

“啊……哥哥的触手,甜甜的……Pop……喜欢……啊……Pop的触手也是……甜甜的。”Pop享受着每一次的冲击,眼前所见是巨大的蓝鲸一跃突破天幕,在繁星下甚是震撼。

Pop躺在岩礁上,触手也在Medison身上寻找可插入的位置。

“Pop……也想让哥哥感到快乐……”

“笨蛋!那是我的嘴巴啊!”Medison用力一顶,伴随Pop翻起的白眼,Pop身下喷涌出不少汁液。

“这就去了吗?”

“呜啊……Pop……受不了了……感觉……要被鲸埋没在海洋里了……要……要沉下去了。”

“再忍一忍……”Medison的力道和抽插速度越来越快,他轻轻吮吸着Pop的触手,兴奋感已经达到了极限。

好想,好想在Pop身体里解决。

“要去了……要去了哇!”泪珠从Pop眼角渗出,口水也不及面子地从嘴角流出。

Medison射出来的粘液与Pop身下的汁液一同混合,当Medison拔出来的时候,Pop像是被抽走了力气般瘫软在Medison怀中。

“好累……但是好快乐……”Pop满足地呼着气。

“那么,祝愿Pop今晚的梦中会有鲸吧。”Medison闭上眼睛,“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工厂之外见证这一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