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神的呼唤·Ⅰ

嘿,神明先生,是我,王星睿。
我只想和你说句谢谢,谢谢你在我的生活分崩离析之际仍然陪伴着我。
你带我逃离了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光,我非常感谢你所做的这一切。
谢谢。

“您好,来自Site-CN-██的王星睿研究员,欢迎来到站点医疗中心,请问您……”
“D307,三号床。”
抢答之后,眼前的强化玻璃门应声而开,王星睿一边小心地不发出声音一边快步向前。站点内的大部分电梯早在半月前的那场事故之中损毁,不过朴实可靠的楼梯总能给人们以脚踏实地的实感。

“啊,王先生,你来了啊。”那是站点中的新人护士小张,在事故之后接下了3位重伤人员的护理工作,当然,也包括王星睿这次探望的那位。
“你们好,老吴今天的状况怎么样?”王星睿放下提在手上的果篮,掰下两根香蕉递给另外两床的病患——他们两位虽然也在那次事故中受了重伤,但目前已经恢复了意识,只有老吴至今仍然处于昏迷之中。
“还不错啦。”张护士为老吴换上新的静脉药剂,“虽然还在昏迷中,不过各项生理指标都已经恢复正常了,按照医生所说,大概在这一两天间就会转醒吧。”
王星睿看着床上的那个病人,陷入了沉默。伤口的位置在正面,是从右锁骨附近至左肾部位的超长砍伤,虽然因为深度甚浅而没有伤到多少骨骼和内脏,但留下一道可怖的伤疤却是无法避免了。
“那,如果这两天老吴没醒的话,这些就再麻烦两位帮忙了。”王星睿向另外两位病人挥了挥手。
“明天见。”


王星睿在他28岁那年的7月1日才知道他是一位亚斯伯格综合征患者1
这给了他慰藉——他终于明白那无数个日夜的焦虑、紧张与恐惧源于何处。
但他依然恐惧。

清早7点,闹钟响起
“已经是第二天了吗……面试……”

早晨8点,检查档案资料
“这……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

早上9点,整理衣冠
“一定要……通过吧?”

上午10点,来到面试现场。
“我能成功吗?还是说……只是和上次一样丢人现眼……”

午中11点,正式面试。
“无法……呼吸……面试官这句话究竟是……”

中场休息,接过面试官微笑着递回的资料
“这是?为什么他要笑?是客套的寒暄吗,还是因为我已经绝对无法通过的歉意笑容,不对果然还是……”

休息结束,回答面试官关于行业未来的提问
“要回答什么好……我有办法吗,果然还是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给我想啊想啊为什么你做不到啊不行就想办法补救啊不行不行啊这样的话果然还是死掉比较好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结束面试,离开面试地点
“无法呼吸……动不了……看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在哪为什么动不了给我动啊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黑啊……”


“王先生!”王星睿惊愕地看着冲入了他办公区域的张护士,按理来说她这种1级人员应该是无法来到这个地方的。
但如果后面跟着站长的话,自然另当别论。

“唐站长好!”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站了起来,“站长你们这是……老吴醒了?”
唐站长和蔼地朝他笑笑,“反正在ECO出版社搞出新的项目之前,你的工作只是监管目前的两个SCP而已。我帮你看着,你和小张先去探望吴老头吧!”
“但是为什么……”王星睿发愣了片刻,随即想到了今早收到那封邮件。
“看起来你也已经收到了,没错,在一周之后你将随同那两个项目一齐调至新的站点工作。”唐站长拍拍他的肩膀,“虽然是升职了,但这样你就很难再回我们站点了,趁这时间和所有人告个别吧。”

“啊,小王你来啦。这苹果好难吃啊。”看到来者,老吴晃了晃手上那个为了好看打了食用蜡的苹果。“你刚醒,别……”“得了得了,小张这么说我还听听,你一个从本科到博士学的东西和医学没半毛钱关系的家伙就别说了,听着烦人。”被打断了话语的王星睿愣了愣,脸上的关切和兴奋僵在了那里。
“老吴,我……”
“我知道了,祝贺你升职。”

“那个,我先去给隔壁房的病患换被子!”张护士忍受不了两人间那种沉默的气氛,找个借口跑了出来。而两人则看了看离去的护士,各自叹了口气,重新开口。
“站长告诉你了?”
“那是当然的,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带出来的。”老吴骄傲地说道,“一个人解决了一次突发事故,这可不是基金会里人人都能做到的。你可不知道这事儿我能和那群老不死吹多久~”
“但……那个站点我从来都没有……而且没有老吴你的话,我不知道是不是还能够像以前那样……”

他又想起了那有如沉没的感觉。

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紧紧握住了他。
“相信自己,虽然这话很老套。”老吴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右手,“我知道这些天你一直都来探望我,但是,或许你确实没有救到我,但你仍然救下了许多人的生命。”
“无能为力只是你的过去,而不是你的现在。”


下午1点,看到面试官推门出来
“我已经……站了那么久了吗……会不会吓到面试官留下不好的印象……”

1分03秒,回应面试官的招呼
“诶,和……打招呼?我吗?”

1分30秒,得知面试失败的情况
“当然的结果啊……难道你还真的会有奢望吗?不过就是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失败了……”

2分16秒,接到面试官给予的另一份工作的录取通知
“哈?”

“是……空气。”


王星睿回到办公室时,唐站长已经离开了,只有一个研究助理在整理电脑内的资料。
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点开了自己的邮箱。事实上,今天他还收到了一封邮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