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异会sand

[[tab 始]]
玻璃分开了寒冷与温暖,玻璃的一边是暴风雪,另一边是温暖的室内。

Maledictus坐在沙发上,深深地陷了进去,最近的4个月他一直在四处奔波,在喜马拉雅山上建造一个能容纳700人的基地所需要的资金难以估量,但是最后,这套在基地每个办公室都可以见到的真皮沙发却向桌子后面的这个男人展示着他的能力。

几十年,或百年来,Maledictus尽量只让逃出来的那一天只在噩梦里出现。每一次惊醒,Maledictus都会在思考如何向他证明自己的实力中睡去。

//“不错,Maledictus,不错,完美。”

“可是他的材料更加……”//

Maledictus一愣,他首先感受到了寒冷,之后则是有些压抑的呼吸。

“不好意思,Maledictus。”

“Toaa root,在某些方面你仍然像孩子一样脆弱。你出众的能力——我甚至无法分清外面的暴风雪是不是你干的,但是无论如何,Toaa root,别让它成为你一生的羁绊,有100多号人仍然需要你带领。”

Toaa root从玻璃的那一个方向转过来,面对着Maledictus,他走过去,伸出了手。

[[/tab]]
Toaa root
Maledictu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