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ri’ sandbo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需要被收容于一具有标准防护措施的单独隔间内,隔间大小不应小于6*6*3米,墙体、地板及天花板应为整体墙。SCP-CN-XXX应被放置于房间中央,房间需要上锁且钥匙由站点主任管理。SCP-CN-XXX的隔间需要安装监控设备并保持24小时持续监控,如果SCP-CN-XXX因其自身异常效应离开原位置,应在其休眠期派遣一名3级以上人员将其放回原位。如果SCP-CN-XXX的效应破坏了收容设施,应将其转移至另一可用的隔间内直至原隔间被修复。SCP-CN-XXX若自行消失,在30分钟内重新出现则不视为收容突破。非实验期间禁止将其他物品带入收容隔间,如使用D级人员来测试SCP-CN-XXX的性质,实验前后都应当对人员进行详细的全面体检来判定D级人员受到的影响。当前一切对SCP-CN-XXX的研究已被停止,直到找出能有效抑制其异常性质的方法,详情参见事故报告XXX-a。

描述:SCP-CN-XXX是一卷竹简,长50厘米,宽2.5厘米,厚1厘米,共有竹片38枚,用熟牛皮绳联编而成,分析得知竹片与皮绳符合同一时期文物的材质,但SCP-CN-XXX上没有陈旧痕迹,同位素检测没有得出准确结果。竹简本身没有明显破损,除了在其第四片竹片上的一道伤痕。SCP-CN-XXX的异常性质在于其可以将一个完全处于其半径三米内的物体(或其上可单独分类的某一部分)的某一项“数值”四舍五入从而改变受影响的物体。“数值”可以是各种意义上能被量化的数值,例如尺寸,数量1,生理指标,[数据删除]等。SCP-CN-XXX更倾向于对其他物体产生影响,当四舍五入时,若数值是多位数字,则会在随机的数位上进行2。SCP-CN-XXX更倾向于对其他物体产生影响,但SCP-CN-XXX自身亦会受到其异常性质的影响。SCP-CN-XXX的异常效应大约每一分钟发生一次,发生十次之后休眠约30分钟。以下列出了部分受SCP-CN-XXX异常性质影响的实例:
受影响的对象 产生的变化
硬币的数量 45枚一元硬币被放入SCP-CN-XXX的异常效应范围,观察到先是有5枚硬币在附近随机位置产生,紧接着大量硬币出现在效应范围内,通过录像统计出额外产生了50枚硬币。
硬币的直径 5枚一元硬币被放入SCP-CN-XXX的异常效应范围,观察到其中一枚硬币突然变小,通过录像与其他硬币对比发现,受影响的硬币直径缩小到了0.5厘米3
D级人员的身高 一名D级人员进入异常效应范围并在一分钟后退出。D级人员的身高由178厘米增长到208厘米,体检表明该人员的骨骼、肌肉、器官的尺寸都增加了,且没有产生不良反应。* D级人员的左手手指。额外的五根手指在人员手上生成,体检表明额外的五根手指都是正常的,且该人员能灵活的使用左手上的十根手指。
D级人员的年龄 一名D级人员进入异常效应范围。D级人员被观察到迅速衰老并死亡,安保人员将尸体从效应范围中拖出,D级人员的年龄为53岁,尸检表示衰老程度近似于100岁左右的人类。
D级人员的肺活量 一名D级人员进入异常效应范围并在一分钟后退出。D级人员没有明显变化,但报告感觉“呼吸很怪”,在随后的体检中发现该人员的肺活量达到的惊人的10500毫升,而该人员以前的体检报告中只有约5500毫升。详细的检查后发现该人员的肺部已经变得比正常人类要强壮得多且体积增大了██%。
研究人员的数量 6名研究人员因疏忽,当SCP-CN-XXX产生异常效应时仍处于作用范围内,4名额外的研究人员出现了。检查后表明这四人是正常的人类且具有一个研究人员应有的知识,但没有过往的记忆。额外的研究人员被吸纳入基金会,原先的研究人员则被训斥。
SCP-CN-XXX自身 SCP-CN-XXX在一次试验中突然消失,推测其自身的数量“1”被舍为了“0”,项目在30分钟后重新出现在了原本的位置。当SCP-CN-XXX单独存放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在其后的实验中,受SCP-CN-XXX而消失的其他物体没能重新出现
[数据删除] 详情参见事故报告XXX-a

自SCP-CN-XXX被收容以来,严重事故仅发生过一次。尽管如此,若不能抑制SCP-CN-XXX的异常性质,在可预见的未来SCP-CN-XXX必将产生足够引发其他异常性质的伤痕,从而引发一系列导致情况迅速恶化的链式反应。

附录1:SCP-CN-XXX的发现源自于一场19██年█月██日的考古活动,当时SCP-CN-XXX与其他几件古文物一同出土,根据当时的记录,SCP-CN-XXX在出土时只是一卷普通的就竹简。在随后的清理过程中,一名考古人员意外的划伤的一片竹简,SCP-CN-XXX立刻展现出了它的异常性质并最终导致了██人的伤亡。基金会迅速介入,但因不了解异常性质的本质,第一次收容行动失败并造成█名基金会人员伤亡和大量物资损失。在短暂的研究并大致确定了SCP-CN-XXX的异常性质后,被伪装为考古研究所的Site-CN-█在挖掘场附近建立以收容SCP-CN-XXX。受影响的考古人员被B级记忆消除,其他的古文物在测试没有异常性质后被收集用于伪装Site-CN-█,事故被掩饰为一场考古过程中的意外事件。根据SCP-CN-XXX上的内容可以判断其应该是此前尚未发现的《████》的一部分,并推算出类似的竹简可能还有███卷,目前正通过监视中国境内的考过活动以追查《████》的其他部分。

附录2:尽管《████》成书的年代距今久远,度量衡与现今有巨大差别,但在测试中SCP-CN-XXX均使用公制单位和十进制,此外SCP-CN-XXX也可以识别在那个年代之后才被量化的数值。这些现象的原因不明,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由于SCP-CN-XXX的异常性质是基于人类所理解、规定的“数学法则”,所以SCP-CN-XXX的异常性质取决于当前人类(或者是其所处环境中人类)的主流认知。由于SCP-CN-XXX自身效应导致其几乎不可能长距离运输,使用空间传送类的SCP物品将SCP-CN-XXX送往主要使用非公制单位的地区进行测试的请求正在审议中。由于事故XXX-a,申请被驳回。

笔记:鉴于SCP-CN-XXX的异常性质与竹简被划伤部分记载内容的惊人巧合,我们应该在收容过程中尽可能地防止项目本身再受到其他损坏。虽然它还没有表现出受到时间侵蚀的影响,我们还是应该考虑一下项目的其他部分损坏时可能发生的糟糕情况。 ——████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