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2(翻译)
BobbitWorm.jpg

拟鳞磷沙蚕

项目编号: SCP-3282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3282目前驻留的洞穴以野生动物保护为名,限制公众接近。

洞穴附近设立有一间可容纳三名人员的观察舱,并且将每月提供补给。驻留在舱内的人员每晚须记录梦境日志,一旦注意到SCP-3282-2的显现,应当立即向最近的基金会设施报告情况。

在每个满月的晚上 (大约每29天),一个专业收容小组将遣送一名失去知觉的D级人员去往洞穴。收容小组将把一名D级人员放置在洞穴口,并在第二天早上同一地点找寻所有被SCP-3282反刍的人类个体。

如果在下一次满前SCP-3282-2被报告显现,那么上述程序将在报告当晚执行。

任何以前的SCP-3282-1个体均将被隔离三个月,他们在睡眠期间的脑电波模式将每周分析两次,以检测任何异常。任何被睡眠的个体说出的连贯语句将被记录并添加到现有的文件中,以确认有任何重复音节。如果SCP-3282-1个体在反刍时保持清醒,则应立即询问关于SCP-3282-2的信息。

如果SCP-3282在其通常居住的洞穴外出现,基金会特工将通过社交媒体与公众信息的渠道散播虚假信息,表明任何实际由SCP-3282造成的伤害均是自然灾害的结果。任何碰巧目击SCP-3282的平民将被给予记忆删除。

描述: SCP-3282是一只异常巨大的陆生拟鳞磷沙蚕(博比特蠕虫),其直径约为2.8米长,长度约为11千米。SCP-3282目前居住在一个地穴中(测量长度为13公里),出口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加拉白垒峰底部附近的一个洞穴。

当捕猎时,SCP-3282 会在它的地穴中出现,试图找到一个人类个体,接着它会尝试将他整个吞下。然后,SCP-3282会撤退回它的地穴,并进入一个为期30天的停滞期。 在这个休眠期中醒来后, SCP-3282 会将之前已吞食的个体反刍出来(标记为SCP-3282-1个体)并重复狩猎行为。

观察表明,除了在被反刍后的最初几周内难以入睡,被SCP-3282摄入后似乎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在某些情况下,SCP-3282-1个体还表现出轻度的短期记忆丧失和性格变化 (通常表现为情感贫乏1和无表达力)。还没有记录到超过两个月的影响。SCP-3282-1个体似乎在未经历过暴露在任何外来细菌或消化液的情况下被重新找回,并且通常对这种经历的反映好似从短暂的休息中醒来时一样。

在SCP-3282的休眠期中,在附近区域的人可能会重复出现涉及相似的场景和SCP-3282的梦境。被记录的梦境内容趋向于集中在一个“神圣旅途”,通常涉及做梦者离开他们目前的地点,寻找喜马拉雅山脉。一些受影响的做梦者报告说,他们发现了一座建在大山里的城市(标记为SCP-3282-2), 居住着穿着不同时期服装的人。这座城市外围有着环绕着的高大石墙,并由体型较小的SCP-3282巡逻。

SCP-3282-2被描述成一个“建造者之城”,并且记起的所有遇到过的人类屡次被见到正在对城市的基础设施进行补充或维修。其中许多这样的设施包括微缩版本的著名历史地标和纪念碑(例如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和巴黎的凯旋门)。

附录3282-1: SCP-3282第一次引起基金会的注意是在一支登山探险队于旅途中被袭击时。这支探险队后来向一家当地新闻电台报告了一名队员的死亡以及“与一条巨大蠕虫的可怕遭遇”,促使基金会特工对此事开展调查研究。

随后,两支特遣机动队被派出,在找到SCP-3282的洞穴后,试图建立初步防御并实体交战。机动队的常规武器与镇定剂被发现对其无效,并且被SCP-3282击伤三名人员。 然而,SCP-3282随后反刍出了先前吞食的平民,接着吞下了一名MTF人员。撤退的命令被下达了,并且那位平民████ ███████先生,急忙被带到了一处基金会设施进行医疗护理。

在苏醒时,███████先生显得异常不安且语无伦次。很快,他被注射镇定剂并在那个月的余下时间中持续使用IV级饲喂系统喂食。不久后,遭遇过SCP-3282的MTF人员报告称经历重复涉及SCP-3282-2的梦境。正当MTF尝试寻回失去的成员时,站点主管█████决定███████先生应还给SCP-3282,以观察这次行动是否会对梦境有一致性的影响。

MTF小组回到了SCP-3282的地穴,在洞穴入口处放下了失去知觉的███████先生, 并被SCP-3282欢迎。它将先前失踪的队员反刍到地上,吞下了███████先生并回到了地洞。

一个观察舱建立在地穴附近以监视SCP-3282的活动。大约在███████先生被实体吞下后20天左右,他在洞穴入口处被反刍出来,并似乎从之前的激动不安和语无伦次中恢复。

附录3282-2:一些先前的SCP-3282-1个体,尤其那些在人格五因素模型测试中在经验开放性2 方面获得高分的人,报告说在遭遇SCP-3282后第一次醒来之前记得一个 “梦的结束” 。这些个体(暂时标记为SCP-3282-1A)一致地描述说走到了SCP-3282-2的中心并发现了一座类似寺庙的巨大建筑,在最里面的房间单独基座上发现有一本合上的书。

在接触这本书并尝试阅读它时,SCP-3282-1A个体报告说被一个高大的雌雄同体的类人生物接近,穿戴板甲与一顶色彩斑斓王冠。王冠上有五个条纹尖顶"像日出一样向外突出”,与SCP-3282的触须相似。这个实体被描述为有一张严肃的面容,并感谢SCP-3282-1A个体在梦结束所前作出的贡献。大约15% 的SCP-3282-1A 事例中,书中的内容被记住为一句话“通过建立破碎的是受贬谪的新生”。3

在最近的两次事例, SCP-3282-1A个体注意到书中内容包含着对于有昆虫特征的类人生物的艺术描绘。据报告,观察到的内容包括一只长着两根生有羽毛的触角的雌性人形与一只长有像蚊子一样的翅膀,体格魁梧的个体。几幅肖像画的下方有一行简短且难以辨认的象形文字,附着一枚华丽的圆形印章。

为了进一步得到SCP-3282-2的详细信息,已经开始讨论关于允许基金会研究人员训练并志愿成为SCP-3282-1个体的可能性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