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戏——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早在我加入SCP基金会之前就已经不在人间了,如今每当我想起或亲眼见到皮影戏,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父亲。

我在基金会里的职业一般都是干得是一些比较繁琐的事情,主要是在围绕中华文化类相关SCP的研究。说实话,我从事这门研究也算得上资历相当深了。目前,我在这个项目之中主要负责于记录一个SCP在特定情况之下的特定信息。这个SCP就是SCP-CN-033悲伤皮影戏,不过,真要说他繁琐又感觉有一点悠闲,只是记录一些信息罢了,说他有一点悠闲,可记录起来也决不能怠惰,决不能漏掉一个个细节。只不过,每当看到这个SCP开始表演剧目时,我就会想起我曾经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位皮影戏表演者,他是一个十分和蔼的老实人,对小孩、对青年人、对其他老人,都是很亲切的。据他所说,他学习这门手艺已经有了很多年了,在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他说他从14、15岁就开始练习皮影戏表演。父亲总是在我的故乡那条街道里,摆一个小摊子,也就是几十个小凳子和一个推车,推车上有各种表演皮影戏所需要的道具,木偶、蜡烛或者酒精灯以及白色幕布等等。

老实说,我也略懂一点皮影戏,但也只是略懂而已。我自幼就十分憧憬我的父亲,在我还没有离开故乡的时候,每当到了晚上,我从不会缺席看父亲皮影戏表演。一个个人物剪影在父亲的手上生龙活虎,千姿百态的表演着。父亲的这门老手艺,着实让我佩服不已。我仍记得父亲几个表演的剧目《武松打虎》、《哪吒闹海》、《三英战吕布》、《大闹天宫》……。

我的父亲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献艺,有些同他当初一样学习皮影戏的师傅们也经常和他一起表演,那些师傅们和父亲年龄相差并不大。也许,这些师傅们与我的父亲才常有话谈吧,我的父亲那时总是语重心长的跟我讲一些道理,而我却只记得几句了,但是这确实为我人生的未来打下了基础。

我在故乡里的小学中成绩一直以来都很好,虽然算不上班级里第一名这之类的,但我至少能够到其他城里的初中、高中去上学,当然,我很憧憬能去那样的地方。我现在已有些记不清我那小学的名字了,就暂时叫做“故乡小学”吧,我那个小学其实并不大,但我依稀还记得一些人,只是名字都忘了,看来我还真是健忘呢。由于学校并不大,所以一个班里大概就十来、二十来个人,教课的老师是从城里被派到乡村来进行教育工作的,对此,老师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苦衷。老师是一个女的,大概在二十多岁接近三十岁吧,短发,我还记得的就是老师经常身着一个蓝白色相间的衬衫和牛仔裤和有点破旧的布鞋。老师对我们格外亲切,放佛我们就是她的孩子一样,而且老师善良、仁慈的性格着实般的吸引了我,说来惭愧,我从小想当一个英雄,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我还曾问过老师如何才能当一位英雄。可如今,我却根本没有完成我童年的梦想,对于我这个梦想再看看我如今的现实,可悲啊!
“你想当英雄,你想当什么英雄?”

“我不知道!但我就是想当英雄,老师你告诉我嘛。”

“总之,当英雄和做人的道理一样,要有一颗能够为他人奉献的心,怀着一颗如此伟大的心就可以了。”

我还记得那霎时间,我有些不懂这句话,但是渐渐随着长大,我便懂得了这段话的含义,可我怀着得已经不是这颗心了。在学校的日子里,上午去一趟,中午回家,下午又再去,晚上再回家,我经常在学校里跟我的同学讲着我父亲的相关事情,但在我语言之间,貌似有点把父亲稍稍的“神”化了。但父亲表演皮影戏很厉害,这话不假,的确,父亲操纵皮影的技艺得心应手,炉火纯青了。随着我渐渐的给父亲做着“宣传”,在学校里的同学也时常来看我父亲表演皮影戏了,这我倒是很开心。

父亲在那时,常常跟我讲“其实钱多不多没什么关系,但是只要有人,有人喜欢看,那这门手艺我就会继续下去。”这话在我脑中回忆起来至少说了不下三遍。 我的小学时光,怎么说呢?说太多就有些偏题的意思了,大概也就等下一次再仔仔细细的回忆吧。

濒临小学毕业了,我在这段时光里成绩都还不错,我是一个求学好学的人,父亲也同意让我去城里去读书,最好读到大学,他希望我是个有才干的人。在我收拾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时,父亲把他收藏的一本书给了我,这本书就是《论语》,我想父亲一定是想告诉我做一名“真君子”的方法吧。见父亲如此希望我能够成为一个有真实才干的人,我随口脱出一句在学校里学习的孔子名言“学而时习之,不以说乎!”,父亲流下了一滴泪水,在他布满皱纹的脸上滑落下,他用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

“我啊,活了也快半辈子了,我从来都没有想出去看看什么之类的,也就这皮影戏拿得出手了。儿子啊,我不希望你一定要跟我学这门手艺,我也不想强迫你来学。这下你要到外地了,可绝对不能忘记了我,忘记了故乡,忘记了故乡的朋友们和皮影戏,学你想学的吧!。”——在我临走之前,父亲如斯般跟我说道。



我离开了故乡,在到城里的路途时,我想父亲心中一定也有许多不舍吧,我的心中也逐渐想起父亲,想起父亲和皮影戏师傅们一起操纵着一个个提线的剪影纸片,演出着我们早已看过多遍的剧目了吧。我在这段到城里的时间中,经常会去看看沿途的风景,青山绿水、花红柳绿,心身得到了一种属于“大自然”的净化,感觉神清气爽,不再疲惫了。

到了大城市了,可能对于在城市里长期生活的人来说并不算大,但相比我的故乡,已经很大了。这里相比我的故乡又是另一番的景色,虽然不像我的故乡被一片绿环绕着,感受故乡里的空气的清香,城市里有许多令我感到新奇的东西,至少在那时的我大概是这么想的吧。在我上初中、高中这段时间里,我一直保持与我的父亲联系,也经常跟我的父亲说在这大城市里一些新奇的事物,他也很高兴。

在城市之中,我不怎么看得到皮影戏了,不过我心中仍还记得父亲和皮影戏,所以在学校里的日子常和那时的同学谈皮影戏,谈我的父亲,再谈我的故乡,他们也对这些东西感到兴致大起,我也从他们口中得知,原来皮影戏表演的地方不是在街边、小巷,而是要去一个表演皮影戏的剧院里看,我也随他们去了。他们其实也并不怎么了解皮影戏,只是知道有个地方可以看,而且我和他们关系也很熟,他们也就带我去看了。

“在故乡了待久了吧,其实有个地方表演皮影戏的,好像是个剧院,我是听我爸跟我说的,我还没怎么看过呢。我带你去吧!”最开始带头的是一位叫做李浩初的人,他平常为人正直,而且是我在初中时期的班长,出身于书香门第,经常借书给我看。

“哇——,你还真是个阔佬呢,带我一个,我也要去!”见到李浩初这么说,另一位同学刘云杰马上就想要李浩初带他去看皮影戏,不过这家伙虽然喜欢蹭点小便宜,但他是一位性格很活泼的人。

“不阔不阔,朋友之间,况且陈兄还是一位从乡下来到城市的,也许想念他的亲人吧,带他去看皮影戏算不了什么,你们也肯定没看过的,对吧,那不就得了吗?”李浩初不慌不忙地说,并拍拍每个同学的肩膀。

“好吧,那我就去吧,谢谢了。”我应和着答道,同时我也想见识一下城市中的皮影戏表演和故乡的有什么区别。

“不用不用,没有必要这么客气!都是同学。”李浩初马上说道,“顺便你再跟我们科普科普皮影戏知识吧。”

“是啊!”除了我其他人都异口同声的答道,也许是要去看皮影戏,也许又是让我给他讲讲皮影戏这门手艺,或者两者都有吧。

我随他们一起去了那家他们说的剧院了,确实气氛什么的都很不错,感觉也有点派头,看到皮影戏开始表演剧目时,我恍惚之间确实有点想起父亲了。看着皮影们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表演着,其实是幕后的师傅们在表演着,但确实对于我这个动点行的人来说,他们表演得不错,不,很不错,只是缺少了点什么,可能是我对父亲的思念之情太重了吧。

“喂,你明白皮影戏吗?”李浩初坐在我旁边,他悄悄的跟我说。

“哥,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懂皮影戏吗?”我回复道。

“我懂,但是我只懂一部分,像什么皮影戏就是有人在幕后操纵着纸片儿在表演,对吧。”他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

“你说得嘛,是有点点对,但是也不完全对,表演皮影戏需要学很多年,光是表演一次,就需要有人弹奏乐器配奏,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有更多的人去操纵使用兽皮做的剪影儿来表演剧目,剧目多得我都记不清。还有,在我们那里是用兽皮制作人物剪影,我爸虽说也可以用纸片儿,但我觉得用兽皮更好,不知是不是我受故乡的影响吧。”说完,我又接连地说道“其实还需要酒精灯或者蜡烛之类的,这类物品光源并不是很大,但对于场景感来说把握很好,配合音乐和戏曲人物,氛围感很强。”

“你真聪明!”李浩初如此说我,我有点不好意思。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是孔子的一句名言,我可能在一些地方比你聪明,但综合来说,我有点比不上……”我谦虚的回应着。

“不不不……,你这点必我优秀,毋庸置疑。”他接连用了几个不来把我的说话声盖住,我也没话说了。

“什么时候给我讲讲你的父亲啊。”李浩初真是多问,我只好先推迟,毕竟皮影戏还看不看了呢?

皮影戏结束了,我们离开了剧院,大家都很开心李浩初这家伙能带他们来看看皮影戏表演,他们都像个好奇小鬼一样问这问那,李浩初帮我回答着,当然,他帮我回答我是很开心的,他若有说得不对的地方我便补充就是了。

父亲,我真庆幸我在城市的学校之中有一群值得我信赖的好朋友,只是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联系,父亲,我看了城市剧院里的皮影戏,他们表演得也不赖,但我总感觉缺了点啥,父亲您在故乡还过得好吗?



学校放假时期,我回了一趟故乡,这一次回去,主要是为了看看几年没见的父亲,现在算算,父亲也有大概40多岁左右了。我准备了很多城市中的东西带给父亲,还有自己亲手在闲暇之余制作的一个拿我自己当模型的戏曲人物。沿途的风景仍旧如此般的美丽,大地回春、万物复苏,又是一个充满着生命的季节,逃离了冬天的寒冷,来到了春天的温暖,我感受着春风。

我回到了许久没有回来的故乡,我隐约的记得故乡的一些东西,例如我父亲家的邻居:“秃顶爷爷”、“锄头哥哥”……他们还仍旧在,只是感觉他们变老了,而我也逐渐长大了,不能用老来形容,只是说“成熟了”。我向周围的邻居一一道好,他们都夸奖我是一位“孝子”,但我觉得这只是做人的基本而已,百善孝为先。尽管我长大了,但还是忘记不了一些东西,回到故乡父亲的房子,我把很久以前的“玩具”拿出来,开始把玩了起来。

“哈哈,你都这么大了还玩这个吗?哦,对了,你父亲好像去镇上去干啥来着,我有点忘了,要不你去找他。”邻居那个爷爷跟我说道,他已经不想我小时候那样记得的样子了,虽然白发苍苍,但依旧精神抖擞。

“就是那个离我们这里不远的那个镇吗?”我问道爷爷。

“是的!就是那个镇。你不会忘了吧,瞧你这记性,还没我记得清楚。”邻居爷爷笑着对我说,我马上又说道。

“你还不是忘了我父亲去镇上搞啥子东西。”我用着本地口音跟爷爷说道。

霎时间,我和爷爷都笑着。笑完之后,我准备骑着我的自行车去镇上找我的父亲了,我心中急切的想要见到父亲。从这里到镇上路不远,走也大概要个10分钟左右,不过我是骑自行车,很快就到了,镇子也不是很大,镇上许多人都认得父亲,毕竟他有很多次也是来这里表演皮影戏的。我询问了镇上几个人,他们都说父亲貌似去一家诊所看病去了。

我心中有点疑惑,平常健康的父亲怎么会莫名其妙去看病,不过他健康、和蔼的样子永远停留在我4年前了,所以我想着父亲只是得了一点小病而已。我来到了父亲看病的诊所,我轻轻地叫了一声“父亲”,他转头一看,突然看见了我回来了。

“你个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父亲蹒跚地走过来,跟我说,话语之间并不像表面那般有点责骂之意,反而是带有一丝温暖的话。

“当然了!我怎么能忘了父亲,忘了您呢,我跟您带了很多县城里的东西。父亲你得了什么病啊?为什么平常健康的你这次特殊的来了诊所呢。”我问着父亲,急切得想得到一个答案,一个令我不感到我伤心的答案。

“没啥的,就是得了一点感冒,稍微有点点严重了才看看的。你先回去吧。”父亲笑着跟我说,背后的大夫听到父亲这样跟我说,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好,但现在回忆起来,我才真正明白了父亲这样做的含义了。

当时的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只是回了家,收拾了一下房间,顺便把院子又打扫了一遍,等着父亲回来。过了一段时间,父亲走着路回来了,但是和我那时去看父亲不同,回来时,他的手中有了看起来有一斤肉和一些菜和一些药物。在院中望着父亲,泪水划过了脸颊,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地上,嘭……。

我连忙走过去帮父亲接过这些东西,当我正要让我来炒菜做饭的时候,父亲却依然坚持着让他来做饭。

“你小子去大城市呆了几年了,做饭是不是都忘了,让我来下厨,你是读书人,多吃点,长身体。”父亲跟我这样说。

我心中总是有着一丝不安,但随着与父亲在这段放假时光的日子里,过着属于这个乡村的春节,尽管邻居之间都不是亲人,但大家都想一家人一样,互相帮助,我实在太怀念以前的生活了。其实在这段时光,我也不是在这里白吃、白住,我经常地帮助父亲做一些农务活,但是自从我来的这段时间里,看到父亲表演皮影戏却越来越少了,父亲只是时而演出了,看的人也渐渐有些减少,但大家从来不会说,父亲的皮影戏手艺差,因为这一点不容争辩,实实在在的。

“老哥,您还真是有一个孝子呢,天天帮你做这些苦力啊,表演皮影戏的时候也帮你搬东西之类的,还给你带来一些城市里的东西。”隔壁的阿姨对我的父亲说道。

“老妹,谢谢你的夸奖了,他确实是一位孝顺的孩子啊,只是……你们也知道我得心脏病的事情,最好不要跟他说。”父亲坐在院子的椅子上,对隔壁那位阿姨说着,之后就都是一些家常的事情了。

当时,我在楼上打扫着卫生,父亲本以为我听不见,可我听见了,对的,我听见了,我心中有些悲伤,但我不希望父亲知道我听见了,因为在我心中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博识多学、技艺高超的人,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人。

在我临走之前,父亲打算和以前的老师傅们举行一个规模较大的皮影戏表演,他说,虽然这次跟你去县城剧院那里的场景还有些不尽人意,但他希望我不要忘记了故乡的人。我们在这天晚上先是各自唱一首歌,然后就是父亲和那些老师傅们表演皮影戏了,我再熟悉不过他们的表演,这天晚上,人多,大家都面带笑容,表演完之后,我一一的向老师傅们鞠躬,他们让我起身,但我不起,皮影戏为我的童年带来如此般的快乐,少了不了他们以岁月般的奉献。

“其实吧,做我们这项工的,都这样,我们也想为孩子们带来快乐,让他们记住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皮影戏的老师傅们跟我语重心长的说着,这句话使我后来爱上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之后假期即将结束,我和故乡的大家们道了别,之后就是我的高中、大学,然后加入基金会。



当我得知我的父亲已经去世的时候,已经是我在SCP基金会的时候了,那时一瞬间一根长毛刺穿了我的心脏,我感到十分悲痛,也许是丧父的原因,Site-CN-05主任竟向O5批准,允许我去为父亲安葬。我像那次回到故乡一样,收拾着一些东西,准备回去故乡了。

我再也看不到路途有什么花草树木之类的,如今工业化严重,在路上偏僻的地方都能见到几个工厂,当然,在我加入基金会之后,我也不怎么能见到皮影戏了。故乡距我们这里很远,但很快就到了。来到了许久没有来到的故乡,他们都问着我,我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来看望父亲,我对此无话可说,因为像我职位这么高的人一般出行基金会之外都需要另一个人监管着。我一声不吭,他们已经帮我处理好父亲的一些遗物了,包括那些剪影儿也都储存在一个箱子里面了。

他们说,按照习俗,我要在这三天之内为父亲守灵1,以尽孝道,不过我觉得三天是肯定不够的,这远远不足我这些年来就仿佛忘掉了父亲般从来没有回来过。我力不胜任,他们看我心情如此沉重,也明白我有些心事不想说,便没有再问下去,只是问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罢了。我翻着父亲的旧物,找到了一本《日记》,我无意间从后面往前面翻,终于,我看到父亲距他死之前的四天所写的一段话。

“儿子,我不明白你究竟去哪了,为什么你了无音讯,我害怕你死了,我也害怕我死了,你却再也见不到我了,见不到皮影戏了。儿子,这么多年了,我得了一种很严重的心脏病,可能只能靠着药物来维持着一段生命,不过也真多亏了这药物,我老化越来越严重了,我知道,儿子你从来不会忘记我,因为你的母亲早早的坠落山崖,就跟你一样,一瞬之间找不到能发现你活着的痕迹,就像你的母亲一样。儿子啊,如果你能看到这篇日记,请在下面给我写个‘已读’吧,至少我在天之灵能够看见。”父亲的字迹很潦草,大概是手有些抖,但我能看出来,这是父亲写的,这就是父亲。我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我拿起手帕擦拭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完,这也许是我最真切的感情流出吧。

我手颤颤巍巍地在上面写了两个字“已读”。我让旁边的监管者给我倒一杯咖啡,他也就倒了,突然之间感觉他同时也是我的助手,只不过我不想去想这么多,我的心中只想尽我的孝道,尽我作为他儿子的责任。咖啡很苦很苦,但却让我清醒了许多,天有些昏暗,但也不想下雨的迹象,这几天来我都没怎么吃东西,吃得也不过是一些三明治、汉堡这之类的国外食物,只是不想去品尝这种美味,而是去想赶紧吃饱,好让自己能够为父亲守灵。

三天时间过去了,我和乡亲们拉着父亲的棺材下葬了。我在父亲的棺材面前磕了好几个头,我心中忏悔着,我不是一名孝子,更没有怀着一颗伟大的心去帮助他人,我彻底的失败了,我从没有因我加入基金会而骄傲过。之后我把父亲的一些遗物也一同埋入土地,在我打开装戏曲人物,也就是剪影儿的时候。我揉了揉眼睛,不知道是我眼泪落在皮影的眼睛之上,还是我出现了幻觉看到了皮影正在流泪,对的,他们和父亲和SCP-CN-033一样,他们正在消亡……

父亲,我何时才能再次的看到您表演着皮影戏,何时才能再次看到皮影戏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