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凡人

嗨!大家伙们,我是bright;是的,我就是基金会著名天启四博士之一,你们可以叫我博士,J博士或者还可以亲切的称呼我为亮亮博士,是的,那是民间的叫法;只是根据名字衍生出来的,总之我不排斥各种听上去还算有趣的名字,除非真的可以让我好奇心爆棚的那种称呼。什么?难道你来到基金会这么久了,连我的资料都不知道吗?唔,那也没关系,或许你是新来的或者不想浪费时间去了解我,我也不会怪你,其实对我也不用太了解,都是为基金会效力的员工,看作是普通人也没关系,当然了,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一个不正经的设施站点人事主管就可以了。

咳咳,这是一个关于我的访谈节目;是的是的,访谈节目,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有趣人生或者糟糕透了的有趣人生。说到这里,我这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分部,我其实还是感到无比兴奋,激动的呢;嗯哼,也许吧,只是这里中国风太浓烈了,我喜欢这种风格。所以,朋友们,你们想打算知道些什么呢?问一些可爱,恐怖,好奇的事情?或者是site-19的厕所堵了?还是想知道clef博士的内裤在Site-17被偷的事情呢?嗯……是的,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不想知道这些东西,这是冷笑话,不好笑,是的,抱歉,您继续,朋友,我的错。


什么?你想知道关于SCP-963的问题?嗯,也好,我也很乐于分享:

我加入基金会后,很快便被分配至Area站点进行研究员职位工作,在那里我逐渐从实习研究员晋升为研究员,参加过多个SCP实验项目的工作,这些显得多么平凡,也许这是在基金会待时间长了之后的感受吧。站点不停的转运收容物这导致有一次某个keter级SCP在被转运时,发生逃脱,它杀死了SCP-963的首席研究员。但是那个大家伙很快便被收容,为了进一步研究SCP-963的性质,站点主管将我成为SCP-963的研究员,那个时候,我和SCP-963便进行了第一次接触;不不,这样说不准确,是永远。

好景不长,SCP-076-1在那一天发生了收容失效,站点很快失去控制,站点的伤亡不计其数;为了活命,我带着SCP-963正准备前往撤离点,在我正准备逃跑时,SCP-076-1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全身的血液浸满了他那满是符文的身体,沾满鲜血的武士刀在一闪一灭的灯光下发着幽暗血红的反光,我准备回头跑向隔离门,SCP-076-1冲了过来,挥动他的武士刀,快速刺进我的身体,武士刀穿过了我的身体,那一刻没有疼痛,只有温热的血慢慢浸透的研究服,我倒地了,我倒在血泊中,困难的呼吸着,那一刻我最后一次体验死亡的感受,很难受,也很痛苦。

就这样,基金会增援部队到达后,对该站点进行了搜索,它们发现了SCP-963,我的手紧紧的握着它,他们带走了SCP-963,而我在Site-17的一次SCP-963实验中,我重生了……是的,我的魂魄进入了SCP-963,在那一次事件中我已经死了,而现在看到的我只是原来灵魂和记忆的载体而已。或许你觉得那是一件很酷的是,哈,是的,确实很酷不是吗?在任何人看来不死之身一定很有趣,很快乐;其实当你真正经历这一切时,事实并非如此。

这就是我和SCP-963的故事,这也是它让我在基金会里成为一个不朽的存在,重生或许是很多人渴望得到的能力,但是它让你所受到的痛苦会比其他人多出很多倍,这也正是为什么基金会让我参加多次项目实验,基金会信任我,我也信任基金会,因为我只能为基金会贡献知识和我所应有的能力。


还想了解点什么?你要想想?好的,朋友。嗯?你想知道SCP-1422?你知道的,那是基金会不能说的东西,你是说你对SCP-1422无法认知?好的,朋友,我可以为你说一说这件事。嗯……等我一下!

关于SCP-1422是全体基金会员工遗忘掉的项目存在,在所有实验表明中发现,任何人员都对SCP-1422的存在不感兴趣,这也导致了为何基金会员工对SCP-1422的存在闭口不谈,目前,我已经将黄石公园的相关知识传授给了基金会内部员工,他们已经可以完全正常的认知黄石公园了。我也和我的助手前去调查过SCP-1422,那里也并不存在什么异常情况。总而言之,不管这个SCP是什么,看来基金会已经把它给解决了,这可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这只是个玩笑]。这也是它成为Neutralized等级的原因。


啊!让我找一下,我记得我放进了包里的,不要着急,我记得它就在包里,反正那上面是个文件,写着SCP-2000来着;他是基金会很神奇的工具,有了它,基金会就不怕人类灭绝啦!这东西算是基金会的金牌项目吧正如你所见,基金会所收容的东西可以摧毁地球的东西真不少,比如……我bright博士骑着682摧毁地球啦!或者SCP-008泄露造成的灭绝,为了预防这种突如其来的灾难,基金会就在黄石公园地下修建了SCP-2000,其作用就是为了能让人类在这些末日之后重建文明,它的运作机制是:打个比方,有一天,某个SCP引起的世界末日,导致人类灭绝,那个时候SCP-2000会开放权限,让在里面的基金会员工都能进入,并且启动一个程序协议,启动后,SCP-2000的人类复制机便会启动,利用储存好的,基金会里员工的人类基因和记忆,将他们完美的复制出来,经过O5人员批准,这些复制机可以一直进行复制人类领袖和某个时间点的普通民众,在该设施中也保留了大量人类必须艺术品。与全世界网络中的任何资料,只需要几十年我们就可以重造整个地球,唔,这听起来很不错吧?每次使用完SCP-2000呢,我们都会把记忆删除药剂布向整个世界,让大家忘掉这件事,这也就是基金会员工会对SCP-1422无法认知,因为我们使用记忆删除药剂让他们忘掉黄石国家公园。回归正题,为什么我要说这件事呢?其实,我曾经启动过SCP-2000,我不小心把682骑出来毁灭世界了!相似的事情倒也不是,只要SCP-963依旧存在,我的灵魂依旧在SCP-963里,我就是基金会中最不朽的那一个;但是我不能告诉你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人类会灭绝;为什么要我来启动SCP-2000?

我只想说的是,我见证了上一代人类的重造,重建只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物资,总是非常开心,吃着火锅唱着歌。

但对我来说,那一天只不过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我以外的人类死完的那一刻……

我是基金会最接近不朽的那一个,我尝试过一次死亡,大家都渴望得到不朽的能力,那听起来很棒,但是我想摆脱,我曾想死亡,因为我也是一个凡人,只是一个借助异常物体能力影响的不朽凡人。

——Dr.brigh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