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you again 其之一

伴随着麻醉剂的后劲,少年从睡梦中醒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半个天花板。

那是自然,自己刚刚做完眼部的手术,右眼现在还裹着厚厚的纱布呢。

麻醉剂的余效正搅拌着少年的脑子,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变成了液状,在自己空间不大的脑壳中翻江倒海。

迷糊中,少年想揉一揉有些发痒的右眼,这时,一只大手温柔的握住了自己的手,并把它轻轻放回了原位。

“哎呀呀,怎么可以碰刚做完手术的地方呢。”

语气温柔的男青年音从斜前方传来,少年未聚焦的左眼这时对准到音源——那是给自己做手术的医生大哥哥。

“医生哥哥,我真的能再见到我的朋友吗。”那是看见医生时,就立刻脱口而出的话语,但是由于麻醉药的余效,发出来的言语有些含糊不清。

“当然啦,只不过现在你身上麻醉剂的药效还没散去,这个样子见到朋友,可是会被他笑话的哦,所以说,好好睡一觉,以一个精神饱满的姿态面见他,好吗?”医生依然以那温柔的语气轻声说到。

不知道是不是医生的话语中藏有魔力,少年觉得自己的眼皮已经没有睁开的力气,慢慢,慢慢的开始向下移动。

然后,他的视界,归于一片漆黑。


少年最好的朋友死于一场车祸。

虽然父母因为什么“不能影响孩子的心智成长”不允许自己去参加朋友的葬礼,但他还是偷偷跑了过去。

葬礼上,望着黑白照片中熟悉的笑脸,才年仅10岁的少年还不知道,死者对于生者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之后,他就知道了。

那是自己上课走神时无意间望向那个熟悉的座位,但理应看见的那个人,却不在。

那是自己放学时习惯性呼喊那个熟悉的名字以叫他一起回家,但理应听见的回应,却不在。

那是自己想要拨打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来叫他到自己家玩,但理应接通的电话,却只有“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处处都能找到他曾经存在过的气息,但却无法找到他本人。

小小的少年,过早的感受到了死者对于生者的影响。

也因此,少年夜不能寐,脑中全是着自己与朋友的曾经,想着想着,眼泪就无法控制的,伴着哭声而出。

虽然之后父母会立即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但是少年的心,真的好冷。


少年第一次见到医生,是在葬礼的一周以后。

那时,医生主动上门找到了父母,还和他们说的谈笑风生。

因为对谈话的好奇,少年从房间门缝中探出半个脑袋,察觉到的医生,带着亲切的笑容向他招了招手。

然后少年立刻就将脑袋缩了回去,因为父母教导过自己,不能随便和陌生人说话。

过了一会儿,谈话声停止了,随即是轻微的脚步声,然后自己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医生,父母也跟在身后。

父母告诉他这个陌生人是心理医生,但是对于阅历还不多的少年来说,他还不知道心理医生和普通医生的区别。

以为是要医生带着自己打针的少年立即哭喊胡闹。

在父母总算让少年确信这个医生不会给自己打针,还会给自己糖吃之后,陌生人以“有话要单独对孩子说”为理由,让父母走出了房间。

少年看着面前高大的陌生男子,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医生蹲下身子,让自己与少年平高,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想再见到自己的朋友吗?”

少年点了点头。


麻醉的效果已过,少年已经可以正常的走路和拿东西了。

于是医生让他闭上眼睛,给他慢慢的把缠在右眼上的纱布解了下来。

这时医生告诉他,让他只睁开右眼,直到自己忍不住的时候,先闭上右眼再睁开左眼,千万不要两只眼都睁开。

少年听话的照办了,然后——

突然间,少年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上。

熟悉的视角,熟悉的房间布局,自己面前还有熟悉的课桌和熟悉的书堆。

黑板上什么也没有,但是老师是那个“眼镜胖胖”,让少年意识到这节课是语文课。

“这位同学,你来朗诵一下这段课文。”随着老师的点名,同学们将目光移向被点名的人,少年也不例外,然后——

那是熟悉的座位,座位上那熟悉的背影,熟悉的体型,熟悉的衣服,熟悉的发型,最后,是朗诵课文时熟悉的音色。

少年愣了一会儿,然后猛的从座位上弹起,飞速移动到那人的面前——

熟悉的面容。

少年完全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和好友迷惑的表情,紧紧抱住了他,泪水已经控制不住的流下。

由于流泪所导致的眼睛酸痛,少年下意识的睁开了左眼。

然后,怀中的触感消失了,脸上的泪痕消失了,眼前的景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思议的景色——各种事物,有人,有建筑,有汽车,有各种东西,仿佛被搅拌机搅在一起,通通都在旋转,大脑也是,仿佛被钻头戳击一般,快要疼得开裂了。

被疼痛和精神污染催促着,少年立刻闭上了眼睛。

视界回归漆黑,头也不疼了。

少年睁开左眼,白色的病房,医生依然站在那里。

这时医生走过来,给自己戴上了一副医用眼罩,以遮蔽自己闭上的右眼。

“看到朋友了吗?”依然是那温柔的音调。

“看到了看到了!”少年兴奋的抱住了医生。

“那就好那就好。”抚了抚少年瘦小的后背,医生接着说到:“接下来医生哥哥我啊,要带你去再做一些检查,所以在这之前都不能把这个眼罩摘下来哦,可以忍耐一下吧?”

少年想再次见到朋友的心虽然已经急不可耐,但毕竟是医生帮助自己再次见到他,所以自己决定再忍耐一下。

“知道了,医生哥哥。”

因为爸爸妈妈说过,对待帮助你的人,不能任性。

“那个,医生哥哥,我想去厕所,可以吗?”

“当然可以,快去快回哦。”

就这样,少年踏着轻快的脚步,一蹦一跳的走出房间。


望着少年的身影消失于门后,自称医生的青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诚然,自己并不是什么心理医生,也不是什么其他医生,自己只是一个为突击考试而奔波的圣克里斯缇娜学院的学生。

“没想到我一个堂堂C.C的学生,竟然还会干这种诱拐小学生的勾当……”青年无奈的自言自语。

然后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备忘录菜单,查看上面的实验小记:

考试主题:时间穿越(肯定不会是普通的时间跨越,那个该死的老秃顶不会出这么简单的题)

提案一:物体的运动轨迹(否决,太普通)

提案二:关于绝对因果静止的研究(否决,被人抢了,淦死那个大板牙)

提案三:人体穿越(正在考虑通过)

注意事项:介于这次实验无法使用造人机制作的人造人,因此必须要利用外来人员进行实验,因此必须要做好对试验人员安全防护和保密工作。

介于以上信息进行考虑,合适人员应从10~12岁的心智正常孩童中选择。(适合人员已找到,关键是这孩子不哭闹、不乱动东西、还听话,真是谢天谢地)

实验内容简介:试验人员(以下简称c)的右眼被改造为触发时间线跨越的启动装置,启动条件为“闭上左眼,睁开右眼。”触发时,c将保留主时间线的信息来经历“sd01”号时间线,具体的跳跃时间点由我本人进行调控(调控失败,右眼的跳跃装置被c的记忆和心理状态所影响,这属于改造时的设计缺陷,但万幸的是,c对于朋友的思念之情还是让目标时间点保持在可控范围内),如要解除穿越状态,则以“闭上右眼,睁开左眼”为信号即可触发。

注意要点:1.c在经历“sd01”号时间线时,并不会同时经历主时间线的时间流逝,其本身在主时间线中保持着“相对因果静止”状态,因此在c进行穿越时,禁止对其进行任何肉体上的物理接触,导致自身被连带进入“相对因果静止”。

2.c在将两只眼睛全都睁开的情况,根据理论上来说属于接收两条时间线的信息时所导致的信息接收混乱,但是……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首要研究任务)

3.准确来说,双眼闭上这个动作并不会触发什么,只不过是普通的闭眼而已,但是在双眼睁开的情况下又闭上双眼为何会隔绝掉信息接收混乱?(次要研究任务)

4.善后!善后!善后!做完实验要给c做局部时间倒流来给他恢复原状!还要给c和他家人做记忆篡改!别忘了上次实验没善后的惨状!

在快速浏览了一遍实验小记之后,青年诺有所思,最后决定在小记的下面补充一句话:

5.如果实验结束还有时间的话,就找那个兼修心理学的前辈,让她给那孩子做一下心理引导,也不能让那个孩子一直生活在朋友去世的阴影下。

是啊,又听话又不捣乱,这么乖巧的孩子,可不能让他之后的心理状况越来越残啊。

写完这句话,青年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这时,屏幕突然被切换至来电通知的界面,青年立刻按下了接通:

“喂,哦教授您好,什么事?……什么?!教学楼的外墙被人为破坏了?!哪里?!我这里?可我这里没有异样啊,那应该就是厕……”

青年的大脑一时间一片空白,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拿着手机的手突然松开,手机径直的落在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做为基金会内部的秘密部门,时间异常部身上的担子还是很沉的:研究与预防时间异常,在基金会遭遇重大失败时穿越到过去以修正错误,还有着人类最后避难所的职责。

身付如此重担的部员们,自然都是经验丰富的特工和理论丰富的博士们。

所以,当诸位时间异常部的员工看到总部里多了一个小孩子时,都着实吓了一跳。

这孩子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谁带来的?竟然能进入时间异常部,难不成他就是是传说中的那位“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却过于常人的███████?”

总之,这个躺在休息室里昏迷着的孩子依然谜团重重。

但很快,谜团就被前来报告的外勤特工给解开了:

香港地区某处发生了一起区域性空间扭曲,虽然探测得出的休谟指数低的吓人,但还好扭曲面积不大,距离发现还不到10分钟,负责的MTF就用现实稳定锚修复了扭曲的空间。

问题就出在修复的过程中,原本空无一人的事发现场突然凭空出现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男孩,这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少年被顺利的从空间异常中带出,核实了他普通平民的身份,又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大到身体素质小到DNA结构都毫无异常,个人休谟也是普通人的数值,直到检查他的右眼时,异常的时间扭曲指数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

最终,为了对少年的右眼进行更加精密的研究,也为了防止意外事件的发生,男孩最终被秘密送到了时间异常部处理。

谜团解开,好奇的人们也散去,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只留下了几个负责给男孩做记忆回溯的人员。

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少年的右眼有些不自然的颤动。


欢快的跑进厕所后,少年立即钻进一个单间,然后锁上了门。

接着,少年闭上了双眼,将医用眼罩从脸上摘了下来。

少年食言了,他实在是想再去见到好友一面。

“就这一次,让我一次坏孩子吧。”

接着是一个深呼吸后,少年睁开了右眼。

又是那个熟悉的场景,倒不如说几分钟前就看到过。

“眼镜胖胖”依然叫起了好友来朗诵课文,好友也应声而起。

少年这次没有窜到好友面前给他一个惊吓,而是静静的听着他朗诵的声音,那虽然只有一个周没有听见,但却像是隔了很长时间未闻的声音。

课文还没读完,下课铃就敲响了起来,这时,少年才一个健步冲到好友的跟前。

少年拉着好友聊了很多,有游戏攻略,有哪个老师更可恨,有最近同学们的糗事,有如何再次戏弄班花……

虽然好友一直对少年为何闭着左眼感到好奇,但少年搪塞着糊弄了过去。

十分钟的课下时间,让少年觉得既短暂,又充实,也让他想起来医生正在等着自己。

于是,少年在和好友说了句“再见”之后,闭上了右眼,又睁开了左眼。

那是厕所单间的门。

从马桶上下来,重新戴上眼罩,为了演的更像些,少年还按下了马桶的冲水键。

“该回去配合医生治疗了。”少年哼着歌,打开了单间的门。

白色的门开启,外面站着一个穿着如黑影般的男子。

黑影粗暴的拽下了眼罩,然而还没等着少年惊讶,身后的墙壁突然炸裂开来,砖石在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砸向自己的身后。

然后,他的视界,归于一片漆黑。


少年被固定在在洁白的实验台上,洁白的模拟装置包围在少年的身边,而周围,则是洁白且宽阔的空间。

实验室的一切都涂上了用于测试用的特制白油漆,唯有少年身负着其他颜色,仿佛只有少年被上帝上了色一般。

望着少年纯真的睡颜,Dr.Sowrd无奈的叹了口气。

说实话,Dr.Sowrd并不想干这次的工作。

昨天晚上在实验室研究了一个通宵,原本打算一整个白天都怠惰在床上的Dr.Sowrd被临时叫起来给这个男孩做测试。

他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感觉自己原本就黑眼圈浓厚的眼眶又深邃了一些。

“啊……该死的官僚主义……只会把工作推给自己的下级……”

但是抱怨归抱怨,多做一些工作就代表多有一份工资,多有一份工资就代表能多吃一份饱饭,人生虽混蛋,但你还是要一边骂遍他祖宗十八代,一边顺着他给你的路途前行。

“啊,这句话我说的我真不错~”Dr.Sowrd再一次沉浸在自己的“人生哲理”中。

但很快,实验开始倒计时的提示音将他从中又拉了出来。

“研究重点主要在目标的右眼上,优先检查右眼。”毫无感情波动的男声从传声器里放松出,配上传声器中细微的杂音,就像是音响损坏的AI在说话,搞得Sowrd神经衰弱的大脑越发难受

“好,好….”勉强睁开睡眠不足的双眼,Sowrd点开了仪器的开始键。

少年上方的仪器散射出多束平行的光芒,直指少年闭上的右眼,然后收束成丝,最后消失不见。

很快,扫描结果就出来了。

“眼球果然被替换成了异常装置,不过不仅结构和眼球一模一样吧,甚至连材质都和眼球是一个构成,肉做的装置,有意思……”

“快子流流向稳定,但是和这条时间线的联系竟然有薄弱点,时间粘性也有被稍微削弱,这小孩竟然在最多两周前做过时间线跳跃…….”

“那个改造者还真是手法稚嫩,这么改造的话时间跳跃就会被个人记忆干扰到,尤其是跳跃和主时间线信息相差无几的时间线…不,或者说这是改造者故意而为之?那样的话他可真是个天才,让海马体和时间跳跃装置这么完美无瑕的连接上……”

习惯性的,Sowrd又开始了自言自语。

“实验者,请尽快开始下一场实验”“坏掉的AI”又开始说话,Dr.Sowrd只好被迫停止思考。

“啊啊啊啊啊……打断我犯瞌睡也就算了,连我思考的时候也要打断……”Dr.Sowrd狠狠的在想象中让那个音源被痛扁一顿,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个音源是谁。

“既然少年做过时间跳跃的时间不长,那么使用仪器做记忆回溯的话说不定就能找出装置的研究者。”

将上面的想法报告给上级并经过了同意后,Dr.Sowrd打开了记忆回溯装置的开关。

装置开始播放少年两周前的记忆:上学、走神、捉弄女同学、下课和好友回家、一起坐在游戏主机前玩游戏。

“果然是小孩子啊……”如此温馨的场面不禁让Sowrd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记忆前进到十天前,温馨的日常喜剧突然被喊停,突如其来的悲剧将这个记忆的基调刷成了冷色:

在少年的记忆中出现的最频繁的,估计是少年好友的男孩,他阳光的笑脸已被黑白色所填充。

“如果这是一部剧,观众估计会集体讨伐编剧,说这是突然喂█吧……所以说,人生果然是个活该被骂遍他祖宗十八代的混蛋啊。”

就在Dr.Sowrd再一次沉浸在自己的“人生哲理”中的时候,又一次的打断将他从中拉了出来。

不过这次打断,他可完全抱怨不出来。

少年就像是钓上岸的鱼一般在试验台上挣扎,因恐惧而大睁双眼让少年痛苦的面容更显得惨不忍睹,虽然束缚带已经将少年的活动范围降到最小,但是如此下去,接下来的实验根本没法进行。

Sowrd连忙关上了记忆回溯仪器,但是少年的挣扎并未因此停止。

实验室的门被突然撞开,冲进来三个穿着安保制服的彪形大汉,他们连Sowrd都没看一眼就冲进了试验区,将挣扎的少年压制在试验台上

“估计他们是早就从监控中看到这一幕的上级派过来的,但是这么对待一个小男孩是不是太粗暴了……”看到这一幕的Dr.Sowrd心里有些发颤。

“你!别在那里干看着了!把镇定剂拿出来!”

安保人员的叫喊让Sowrd急忙清醒过来,他连忙打开了旁边的冷藏柜,将镇定剂的针管从中拿出。

就在Sowrd准备跑过去递针管的时候,作为科研人员的本能,他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时间扭曲指数仪器。

那个数值和图像令他很熟悉,倒不如说,昨天晚上就是为了研究这个才彻夜不眠。

闪回CK的发生前兆。

“你们快点从那边出来!”Dr.Sowrd急忙按下房间内的紧急通知按钮,然后向着试验区内的那三个人嘶吼道。

被这突如其来的嘶吼吓到的三人,只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面露恐惧的Sowrd。

“你们tm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快点出来!快点!”Dr.Sowrd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能发出如此歇斯底里的声音。

三人总算是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急忙从少年身边跑开,跟着Dr.Sowrd跑出了房间门。

原本在大厅里休息读书的员工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都在听到警报的第一时刻将自己传送走了。

跑出来的三人也第一时间按下了手腕上手表的传送按钮,然后在Sowrd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仅剩下的Dr.Sowrd并没有立刻按下传送按钮,他一遍大口喘着粗气,一边看着颤抖着的手上所拿着的仪器。

整个总部的景象突然转变为一间教室的景色,又马上恢复了原样,然后又是教室又恢复至原样…….

“快快快快快!”恐惧的冷汗夹杂着焦急的热汗,一同从Sowrd的身上流下。

“完成了!”Dr.Sowrd激动的喊了出来,随后他立即按下了传送按钮。

传送的最后一刻,他看见实验室里,那个男孩睁大着眼睛躺在实验台上,而他的身边,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关于事件-T-23的后续报告书

于事件-T-23发生之后,时间异常部Site-T-3号站点正在发生持续时间未知的闪回CK现象,以目前的手段,无法排遣任何已开发过时间槽的人员进入站点观测,试图以无人机进入的提案也因为Site-T-3号站点的快子流流向异常导致的因果不稳定性而失败1,目前正等待下一份提案,欢迎任何人员提议。

另外,表彰时间异常部三级研究人员Dr.Sowrd在事件-T-23中不畏生命危险记录时间数据的行为,同时,其在事件中发现的出现于目标-T-23身边的未知人型异常(标位目标-T-23-2),正在对其真实身份进行搜查中

控制,收容,保护

时间异常部突发事件处理部门

(未完待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