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gei Vanknovich

大哥你写文档,你写它有啥用啊?

你完成了。

铁锤敲打的声音如同哀嚎随着脉搏在头颅里跳动。古老的传统里,每一击都应由众神祝圣,但祂们从来就没有保佑过这片土地。恐怖在远古播种,在此时现身收获。哭喊声像雨一样来过又走,留下不幸的人等待下一次收割。

叮当。叮当。叮当。叮当。钢铁、鳞片和牙齿在熔炉里粉碎、融合,再在铁砧上折叠,拉伸。鲜血和脂肪是你的新衣,木炭和毛发为你献上赞美诗。

你是农夫的镰刀。你是麦穗的芒刺。

你像她的肌肤一样光滑,柔顺而温暖。剑刃划过手掌,皮肤和肌肉因恐惧而退让;痛觉臣服于钢铁不,不是臣服;不是退让:是身体之于意志。啜饮鲜血使你因喜悦而颤抖。

没有星光和月光的夜里,你即是不朽的太阳。一切赞美归于你,哦,我的救主,我的造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