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rity的垃圾箱

“你还好么?”

“还行吧,你不用一直给我打电话的。感觉你一直只问这一个问题。”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我在关心你啊!”

“得了吧,你可真烦人。”

电话挂断的嘟嘟声响起,陈心远魂不守舍地望着一片红光亮起的手机屏幕,她的眼神里充透着失落的色彩。

她有个远在他乡的丈夫,叫杨章城。他幸幸苦苦地在那边打着工,虽然嘴上说着赚完钱就回来,可是每个年头的六月随着邮递员车铃的嘟嘟声一齐响起的只有一声哀叹――等到拆开那封信纸,里面只有一张布满潦草字迹的纸和一叠不厚不薄的纸币。

信上无非是报平安的话语,可陈心远早已经厌烦了。她无力地将手机平置在卧室的电脑桌上,起身拍了拍有些皱纹的衣服,接着她瞥眼突然望见了书桌上那一本有着蓝皮封面的本子。她想起来了――这是她昨天在市场上看到的,她那时还在为她丈夫的事情感到忧愁,忽然她发现了一个小摊,上面有着形形色色的本子,她一眼扫了过去,刚想打消买本子这个念头,一道蓝光忽然浮现在她的眼前,像是上天注定一样,而陈心远仅仅只是认为她没有注意看,最后把那本子买了下来。

她愣了一下神,接着走到书桌前。抬手拿起那本子,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封面,那本子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陈心远将它翻开来,扉页上印有一行小字。

“无瑕之爱,你的完美恋人打造计划书!本公司出品的'无瑕之爱'系列日记本能够帮助你修改你伴侣的毛病,来,和我们一起打造出您心中的完美恋人吧!”

陈心远不可察觉的轻嗤了一声,她显然不认为这是真的。接着她感到脑海中一片翻腾涌动,似乎有什么念头出现了,她只觉得这个本子似乎有那么一种魔力,她轻叹了一口气,将本子翻到新的一页,坐上了书桌前的椅子,开始用她的蓝色钢笔在上面写下了字。

“七月十二号 晴
今天本是幸福的一天,可我那丈夫依然没有回来,他甚至挂断了我的电话…我的心正在滴血,如果他正能够好好谅解我的话…我相信我们的恋情会更加美好的。”

等到这几行小字唰唰落在本子上后,陈心远便起身把椅子推了进去。她抬头看了看钟表,十一点三十二分。窗帘还没有拉上,城市的夜景一览无余,但陈心远可没有欣赏的精神,她只觉得疲倦,接而上床睡觉了。

那书桌上尚未合并的日记本似乎在喃喃细语着,而远在他乡的杨章城,在他还在干活的时候,他感到一阵耳鸣,接着一种温柔的声音亮响在他的耳边。

“好好珍惜你的妻子,她是个很好的人,你应该多体谅一下她。”

待语毕,杨章城便清醒了过来,不过他感到头脑一阵触痛,紧接着他回想起了以前和她妻子幸福快乐的时光,他觉得很对不起他的妻子,泪珠划过了他的脸颊,他闭紧了嘴,擦拭了眼角的泪珠,接着继续干着活。

第二天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桌台上,慢慢地,无数金灿温暖的阳光接而洒进,陈心远睡了一个好觉,她起身坐在了床头,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眼眸里映现的东西渐渐清晰。

真是美好的一天。

陈心远这么感叹到,突然她好似想起了什么,走到昨晚她放置手机地方,拿起那早已因电量过低而关机的手机,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然后放在床头柜上充起了电。她往外走去,打开了门,一如既往地向着那家熟悉的早餐店走去。早餐是一天不可缺失的部分。

而在工地那头,杨章城在焦急地用手机给他的妻子打着电话,可无情的电子合成音却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对方已关机,请稍候再拨。”随后挂断。他今天突然想跟他的妻子报个平安,但却碰上了不幸,按理来说,平时这时他估计已经快要气得发疯了,但奇怪的是今天,他只感到他的内心一片平和――“也许是我太爱她了。”杨章城这么想着,眼角微微上扬了一下,随即便换回平时的苦瓜脸放下手机继续干活去了。

时间匆匆流逝,转眼夕阳已经挂在半空,灿灿金光洒在一篇繁荣的城市里,分外美丽。

陈心远瘫在沙发上,一天的劳作让她腰酸背痛。她的余光瞥到亮着的手机,一片红光。陈心远凑上前去,握起手机,上面摆着几条未接来电,应位于名称的地方上写着“老公”。陈心远有点惊讶,她可不认为杨章城会主动打来电话。于是她拨了回去,杨章城立马就接通了。

“嗨,亲爱的老婆。最近过得怎么样?”

“……”

“怎么不说话……我想你一定是生我气了吧。拜托了,我昨天只是发了昏。我真心爱着你,心远。”

“…我也爱你…”

“啊!我就知道心远你最好了。注意身体,好好吃饭!明天我会把一些工资打在你的卡上,吃点好的。”

陈心远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八月五号。

“我会的。你也要好好保重身体,早点回家。我爱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