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rity的垃圾箱

2017年1月13日。

我们太疏忽大意了,以至于遭来了灭顶之灾。现在全人类都快完了,留着我们二十号人苟延残喘。

世界被冰封了,我亲眼看着我的朋友一点点地,从脚到头,变成一座冰雕,然后停止呼吸。窗外再也没有啼鸣得小鸟,只有席卷的寒风。这寒风能迅速地侵入生物的生体,然后让他们冻结,最后死亡。

但我有幸地活了下来——可以亲眼见证人类的灭绝,真是太好了。我和一队人马躲进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是一座大楼,这里存放着不少现实稳定锚。不得不说,这队人马如果放在平时,肯定是精英小队,我甚至看到了Dr.clef,也许…还有些许希望?

2017年1月21日。

现在已经没有希望了。我连为什么写下这日记都不知道。这地方没有任何的光亮,有的只是黑暗和死寂,唯一清晰的声音就是在我脑海中盘旋的阵阵寒风呼啸声。尽管物资仍然是那么充足,可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永远都无法等到别人来救援的时刻。SCP-2000离这里不知道还有多远,到达南极也需要很长时间——我们无法走出这栋大楼,也有人试过,但他在前脚刚踏出去的时候,整个人就被冻成了冰雕。

2017年1月26日。

有点奇怪,最近大楼里的寒气明显减少了。门口那座冰雕渐渐融化了,那位特工从中脱身而出,迟钝而麻木,我们发现了他并迅速地开始救治,好消息是,他现在已经快没事了。看来,寒流在逐渐减弱。

2017年2月08日。

我到底在做什么美梦,这只是暂时的延缓期。如今,寒流再次肆虐了起来,大门被紧闭了起来,但窗外飞舞的雪花仍提醒我们这场灾难尚未结束。能结束它只有两种办法……clef开始行动起来了,也许不久后,我们就能出发行动了。

2017年2月13日。

时候到了。我们携带了充足的物资,并配备了现实稳定锚。我被分派到清除小队中,而clef则领队重启小队前往SCP-2000处,我们通过一种极远程对讲机来传递信息。现在有必要开始任务记录了,那么,在我们除掉位于南极中心的那六个现实扭曲实体并摧毁他们制造的大型现实扭曲矩阵之前,我们是不会停止脚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