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无一时好 不久当如何?

那么我们走吧,你我两个人
正当那十一日帝国吞噬天空
好似人们融化在早餐桌上的蛤蜊汤里

项目编号: SCP-3999

项目等级: Apollyon

特殊收容措施: SCP-3999当前无法被收容,并将导致ZK级世界末日,即现实终结。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基金会站点及人员的一切联系,以避免对基金会资产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被收容至偏僻区域,SCP-3999的破坏能力会暂时消失

停止

得以控制

残留少许

.……

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人类的一切联系,以避免对地球和社会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在僻静处迅速自我了断,SCP-3999将被销毁。

研究员塔罗兰不得离开基金会。

最可取的行动是令被认做SCP-3999集中点的研究员塔罗兰隔绝与动物生命的一切联系,以避免对自然界及其生物多样性造成进一步附带损害。理论上讲,研究员塔罗兰若在一远离所有动物且尽可能隔绝植物的小棚屋中度过余生。

目前正在研究如何消除SCP-3999的影响,已提出的建议包括将其引入太阳。

研究员塔罗兰的家属将被逐一处决,该程序应由从机动特遣队Omega-8、Lambda-12、Psi-7和Tau-5中挑选的训练有素者执行,这些特工将重新接受军事战术、特种武器及战术演习训练,被选定的特工需在黑尔精神病性量表中取得30及以上的高分。

特工首先处决了研究员塔罗兰的母亲,其次是他的父亲,建筑物内的一切生命存在将被终结。随后他们抵达研究员塔罗兰的妹妹所在之处,她目前是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将她处决后,同处楼内的室友也将被清洗。最终通过近距离使用配备消音器的明雷顿700点射将之爆头。然后将这些尸体钉在研究员塔罗兰办公室门外的墙壁上,灌注10升汽油后点燃,研究员塔罗兰将被拘束并强迫跪在尸体前

SCP-3999被分级为

研究员塔罗兰的同事将被逐一处决,该收容措施的执行者将由各类收容专家中挑选,站点自助餐厅的工作人员应将砷投入所有与研究员塔罗兰接触过的员工的餐饮中,包括05议会成员。

一幅SCP-3999的画像将被放置在纯花岗岩制成、采用爱奥尼亚式建筑风格的基座上,此基座需被放置于一个5m×5m方形混凝土收容室中心,该收容室需由不少于两(2)位接受过抵抗及抑制信息危害训练的警卫持续监控。

SCP-3999无法被收容。

SCP-3999,将与研究员塔罗兰一起被作为礼物送至蛇之手,所有蛇之手操作员将被告知SCP-3999是第五教会极为重要的造物,而研究员塔罗兰将接受C级记忆消除并给予掩盖身份,将之称作第五教会最高领导人布莱恩·弗雷德里克·邦迪斯基。所有蛇之手操作员应知晓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将SCP-3999与研究员塔罗兰分离。

SCP-3999将被收容至SCP-2432中,此收容措施将导致SCP-2432内出现一个尺寸约为3m x 25cm x 25cm的狭小空间异常,该缝隙被称作SCP-2432-1,常出现在墙角并被电视机遮盖,穿越此缝隙将抵达一个陈设、装饰和异常性质与SCP-2432完全相同的空间,然而尽管布局相似,这个房间却缺少出口,也因此不再是SCP-2432的完美复制。这个复制房间的窗帘挂在墙壁上;这里没有窗户。

SCP-2431-1内部通风系统由构筑A██████酒店的普通钢板制成,也是芳纶织物间仅有的空隙,末端的两块钢板中发现了与III型铁陨石成分一致的高浓度铁与镍,板面上还出现了永久性记号笔墨水绘制的分形图。

出现于SCP-2432-1与SCP-2432位置相对且外观一致的门,开启后并不像SCP-2432那样通往真正的A██████酒店走廊,而是抵达另一现实(被称为SCP-2432-Prime)。初步观察发现SCP-2432-Prime与A██████酒店走廊相似,且拥有同样的壁纸、灯具、地毯和装饰物,但两端皆无尽头,似乎可无休止延展。对SCP-2432-Prime及SCP-2432的反复测量表明它的长度是无限的。SCP-2432-Prime的墙壁略有弯曲,理论上将之暂定为“环”状,但当前研究无法证实SCP-2432-Prime确为环形。SCP-2432-Prime内的每扇门上皆标注着“70号房间”,并通向一间SCP-2432复制屋,然而约有█%的房间中缺少金属芳纶织物,约█%的房间不具备SCP-2432中所述的异常效应。SCP-2432-Prime中还将随机出现许多具有明确功能的房间,包括餐厅、会议室、游泳池、洗衣房和电梯间等。这些房间的设计与A██████酒店中的等同物有所不同。

其中小范围出现的异常生物被认为是SCP-2432-Prime内的原生物种,这些生物被编号为SCP-2432-Prime-A1至A8。

将SCP-3999从SCP-2432中取出时,SCP-2432-1迅速消失,所有进一步测试因O5-█命令禁止

研究员塔罗兰被迫从SCP-3999中强行移除

研究员塔罗兰始终与SCP-3999保持一致

研究员塔罗兰被处决

研究员塔罗兰需通过一切手段维持必要生命

研究员塔罗兰被放置于SCP-3999之中

研究员塔罗兰应尽可能远离SCP-3999,同时与之保持联系

研究员塔罗兰不可被杀死并放置于SCP-3999之中

研究员塔罗兰不是SCP-3999

研究员塔罗兰与SCP-3999之间存在深刻的联系。4

受访者: 研究员塔罗兰

采访者: Dr. █████████ ████

<记录开始,03.99.90>

采访者: 所以说你究竟是谁呢?

塔罗兰: 我是研究员塔罗兰,SCP-3999的研究者之一。

采访者: 但我们这里没有任何记录。

塔罗兰: 我告诉你,我身上发生了一些很可笑的事情!但我无法形容,好像做梦一样,所有事物之间的链接都断开了。

采访者: 断开?

塔罗兰: 事已至此我很难专注,我只是感到有些不安,就好像现实不再那么……真实……我只能这样描述了。

采访者: 但我们这里没有任何记录。

塔罗兰: ……你刚刚已经说过了。

采访者: 所以说你究竟是谁呢?

塔罗兰: 等等,这是怎么了?这是哪个站点?你再说一遍你的名字,博士?

采访者: █████████ ████博士。

人员: 这不是个完整的名字,只是从你嘴里发出的一阵噪音。为什么要删节?你是怎么在正常对话中删节几个字的?

采访者: 本次采访到此结束。

人员: (地板消失,研究员塔罗兰坠入黑暗,房间开始融化,SCP-3999突然吞噬了█████████ ████博士。)

<记录结束,[自选时间信息]>

结束语: [简短概要和摘录在事件后蒸发了]

研究员塔罗兰需与他的母亲一起生活直至事件平息。

NOTICE FROM THE FOUNDATION RECORDS AND INFORM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The following file contains a virulent infohazard. Due to this, it is imperative that all personnel accessing this file be certified as having a Cognitive Resistance Value (CRV) of no less than 14.5. Should you fail an automated CRV verification, please remain calm and do not move. A member of your site's medical staff Researcher Talloran will be with you shortly.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