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剂

日曜纪42年 Site-██ 03号实验室

试剂盛放在编号为T-9374的玻璃培养皿中。五小时前,几毫升的这种试剂被滴入了一小碟蠕动着的粘稠血肉。现在,构成这坨血肉的细胞几乎全部破碎、溶解,并且没有再生。这一幕透过显微镜,被一名老态龙钟的研究员看到了。

他用沙哑的嗓音喊到:“上帝啊,我的上帝……没想到我们居然成功了!真是奇迹!快过来,大伙快过来!”

数名同样年老的研究人员聚了过来,他们都显得疲惫而衰弱,但因为那名研究员的喊叫变得极为兴奋。

三十分钟后,研究室聚满了十余名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他们看起来都不年轻。人们围着一个看起来至少有六十岁的老人,他布满皱纹的手正握着一个试管,里面盛着半管淡蓝色的试剂。

“女士们、先生们。”老人举起试管,开始说话:“如果有掌管科学的神,那祂一定眷顾了我们,这真是一个奇迹。我们开发出了能高效破坏肉群组织的药剂。”

人群开始鼓掌。掌声停歇后,老人继续说道:“然而不幸的是,我们没有办法把样品送出去。所有车辆和武器都已经让给年轻人了。但是,这个站点连接着一个有甚低频波段的广播站,我们可以通过它把试剂的配方广播出去,也许会有仍在运作的站点受到信号。”老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要知道,第二道防御闸门在三天前就失去了控制,我们现在也许跟成千上万吨血肉组成的怪物只隔了一层混凝土墙,而广播可能引来更多的肉群。”

“但我们仍有义务把配方广播出去。”老人接着说:“要知道,那帮东西闯进来只是时间问题。有人反对吗?”说完,他用环顾围在四周的人群,眼神深邃而坚定。

沉默,没有人做出任何动作。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同僚们,我只是个博士,不会发表什么激动人心的演讲。但我想不用我多说什么,毕竟年轻人离开的时候,咱们这些老东西都是自愿留下来的。漫长而艰辛岁月让我们拥有了高尚的品格。好了,现在我要去编写广播文件了。”

……

两天后 Site-108 配信中心

通信员百无聊赖地点击着鼠标,天线似乎接收到了一段单向甚低频信号。通讯员几乎肯定这是噪音,毕竟已经几十年没人用这种低效的通讯方式了。不过本着末日年代的职业操守,他还是开始解析这段信号。屏幕上的乱码逐渐变为文字:

控制收容保鲼-?X4i拞Y豇邈阕镛本讯息c塡扟I枹-3能够高效杀灭肉群集合体的试剂配方瀼碻\,t;浉任何收到此讯息的人类请穂(仞闣Mti极为重要。这是我与其他23名犁蛦"陻酶Vㄣ? a用生命换来的成果。下面是试剂的详细成分?荐qエ黵?h選烃方法和具体功效……

通讯员睁大了眼睛。没等通讯解析完毕,他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日曜纪51年 凌晨 国道████号高速公路

32支试剂以4×8的阵列摆放在钢制运输箱中,柔软海绵能有效缓冲震荡,保护这些试管。60个一模一样的运输箱堆放在装甲押运车的后侧,绑带把这些箱子栓的牢牢的。押运车前后十米各有一辆装甲护卫车,这三辆车的所有窗户都紧闭着。厚重的耐腐蚀合金紧紧地裹住车身,车队全副武装,在渐渐褪去的夜色中飞速行驶。

押运车内,队长坐在副驾驶位。他看了看GPS,又扫了一眼广角摄像头的屏幕。东方的天际正泛着一抹浅蓝色。

天就要亮了。队长走到载人区,他干咳了几声,然后抽出电棍,用力地敲击侧梁。巨响吵醒了几名正在打盹的特遣队员。他们迅速地清醒,等待队长发话。

“好了,士兵们。现在是凌晨四点十二分,那该死的太阳已经露头了。现在,我重申一下行动目的。我们所属的新Site-21是军工站点,没有多少能配置药剂的设备。而Site-76,它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化学实验室,但资源仓库被毁了,所以他们缺少原材料。因此,我们要把这两千只半成品试剂和一些补给从新Site-21运送到Site-76。都听明白了吗?”

“是!”队员们喊道。

队长继续说:“你们要清楚这次任务意义重大。车后面的那堆箱子里装的,是目前唯一能溶解外面那些狗屎堆的毒药。我们大概30分钟后会进入一片城区,仔细检查你们的装备,别露出一丝缝隙。都打起精神来。”

说完,队长回到驾驶室。车内归于沉寂,只有各种显示屏和几盏LED灯发出昏暗的光芒。

靠近城区时,车队放慢了速度,在路上缓缓行驶。驾驶员关闭了车灯,把摄像头调到夜视模式。生化雷达的扫描线一圈一圈地刷新。没有异常,队长紧紧地盯着雷达,他已经完成过三次运输任务了。所以这次也没问题,队长心想。

突然,伴随着刺耳的蜂鸣声,警报灯开始闪烁。雷达上出现了大量的红色区块。队长一边通知全员进入紧急状态,一边看向全景摄像头。屏幕中,粘稠的肉群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涌出,在夜视仪红外线的照射下发出诡异的绿光。

“会埋伏了?他妈的……”队长打开无线电的同台频道,喊到:“喷射器开火!”

启动了夜视仪的屏幕瞬间变白。猛烈燃烧的稠化汽油从每辆车前后的火焰喷射器中射出,六道火线照亮了早已化为废墟的城市。近千度的高温扫荡着靠近的肉群,这些扭曲的血肉在火光中尖啸。

“加速,给我冲出这个鬼地方!”驾驶员猛踩油门,引擎发出轰鸣,车速盘上的指针慢慢爬升。地面开始震动……有些不大对劲。队长凑近一块屏幕,他滑动双指,放大了前方不远处的高楼。已经不需要夜视仪了,火焰把城市照得宛如白昼。震动越来越剧烈,队长眯起眼睛,盯着屏幕上的那栋楼。

突然,这栋高楼的所有窗户一下子破裂开来,仿佛摔碎的碳酸饮料瓶。无数血肉从楼上的每一个孔洞喷泉般倾泻而出。

“操!”

队长一把拉开驾驶员,吼道:“我来开!你去让队员们准备作战!”他把音量调到最大:“所有车的油门踩到底!喷射器开到最大,不用管过载!”

三两装甲车仿佛在地狱的冥河中飞驰,火焰喷射器勉强烧出的安全区域越来越小。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可以驶过那栋楼了。一百米、五十米、十米……肉群瀑布般落下,直指头顶。

那一刻,仿佛时间变慢了,透过屏幕,队长看到了一堵墙。

一堵由一切生物的肢体、器官和面庞组成的,不可名状的肉墙。

肉块噼里啪啦地掉在车顶。队长锤了下侧面的一个按钮,三百万伏的高压电瞬间流过装甲车的外壳,经车轮导入地下,被电到的肉块发出哀嚎。

肉块掉落的声音逐渐变小,队长成功了,他过来了,他们……

一阵爆炸的闷响透过厚重的装甲传向车内,紧接着,后车的无线电进入了静默状态。不,他们没能全都过来。

“操你妈!狗日的太阳!”队长红着眼咆哮。

过了不到一分钟,沉默的无线电中传来了人声。是副队长的声音,他在前车,侥幸地躲过了肉墙。

“队长,这样不行。”

“什么不行?我们马上就要冲出来了。”队长说着看了一眼后视摄像头的屏幕。肉群海啸般地扑向他们,越逼越近。

“队长,你知道这样是行不通的,它们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出发前,我就跟队员说好……”

“你他妈在说什么蠢话?专心开车!”队长打断了副队。

“……我是说,队长,听我说,我们都清楚肉群的本能,那就是追逐最近的、尚未转化的生物。”

“我以特遣队队长的身份命令你,给我笔直地往前开车!”队长嘶吼道。

“……威廉,你是我最好的哥们。对不起。”副队冷静地说。队长在GPS上看到,副队所在的护卫车变道、减速,绕到了押运车的后面。

“操他妈的……别这样。”队长有些绝望地说。

“现在,第二分队的全体队友听好了。”副队的声音变的有些遥远:“我们要作为诱饵,勾引后面那些饥饿的肉群,以给载有两千支药剂的押运车争取逃离时间。这是命令。”

队长用几乎是在哀求的口吻说道:“一号护卫车请回到指定位置。”

“现在我们开始脱衣服,好让怪物闻到我们的肉香。”副队无视了队长的命令,对他车上的队员说:“如果你觉得自己的鸡巴够大,你甚至可以脱得一丝不挂。”无线电中传来一阵哄笑。

“尼克,听我的,求求你了。”

“威廉,你知道我现在最后悔的是什么吗?”副队一边解除装备一边说:“我喜欢你老婆。但是自从你们相爱,我甚至一个媚眼都没向她抛过。”又是一阵笑声。“驾驶员,下个路口左转。”

“别……”队长能听到第二分队的队员们说着自己最难以启齿的秘密,开玩笑般地互相打气。

“很好!”副队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很高兴没有人掏出手枪把我毙了。”有人疯狂大笑,掩盖住了一些轻微的啜泣。“啊?杰克。你笑那么大声是想杀了我吗?”

“不,我操你妈,副队。不用我杀你也得死,我们都得死。”

“是的,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被肉群吞噬或者被阳光照到会发生什么,但我们还是登上了这辆他妈的车,然后你们现在选择了服从我的命令。”副队大吼:”为什么?”

因为我们他妈的是地球上最勇敢的战士!”无线电中爆发一阵呐喊。

GPS显示副队的车驶向左侧的岔路。透过无线电,队长听到了车窗打开的声音,然后是风声、火焰噼啪的燃烧声,还有第二分队全体成员对太阳的咒骂。

队长在屏幕上看到,几乎所有的肉群都追着副队的车子转向了左边。

没有了肉群的干扰,押运车很快驶出了城区。无线电再次陷入沉默,队长不知道是因为距离太远连线断开,还是因为副队已经被血肉之海彻底吞没。眼泪滑落在紧握方向盘的双手上,这是队长八年来军旅生涯中的第一滴泪。



日曜纪67年 新Site-01 地下结构

一名研究员拿着一本文件夹,飞奔向中心电梯,一路上他撞到了不少人。到了电梯等候室,他还插了等待安检的队伍。

“抱歉,紧急事态。”研究员对抱怨的人群说道。接着,他转向保安:“这些文件,极为重要,甚至关乎人类的存亡。请您一定要先让我通过。”

保安被唬住了。他熟练地用金属探测器扫描了研究员,发现没有危险物品后就放行了。

研究员乘坐电梯来到了地下七层的生化研究中心,闯进了一位博士的办公室。研究员激动而快速地说道:“亚历山大博士,实验成功了,药效提高了百分之四十。这种改良后的主要成分更加稳定,能够批量生产,而且……”他发现博士正盯着他。

“呃,不好意思,博士。我又得意忘形了。资料都在文件夹里,您自己看吧。”研究员从兜里掏出一支试剂,把文件夹一并交给了博士。

博士打开文件夹,研究员在一旁焦虑不安地等待着。终于,在博士把所有资料翻阅了整整三遍后,他站起身走了过来,慢慢地把研究员逼到办公室门外。

“博士,哦,博士,您这是干什么……”

博士“嘭”的一声把门关上,隔着门说道 :“你做的很好,实验结果是有效的。把你赶到外面是因为我不想看你发疯的样子。”

门外传来了一声喜悦的尖叫。“我们成功了!啊——!我们成功了……”研究员边跑边喊。

研究员的声音渐行渐远。博士叹了口气,他坐回转椅,拿起了闭路电话:“主任,我是亚历山大。钥匙已找到,救世主将从深渊降临。”这是一句暗语。“请您来我办公室一趟。”

之后,博士拿出一个银色的手提箱,把试剂样品和资料文件小心翼翼地装了进去。

十五分钟后,博士办公室的门被Site-01的主任叩响。

“亚历山大,真有你的。”主任擦了一把汗:“你知道我有多忙吗?不送过来反倒让我来拿,你真是……”

“主任。”博士打断了他的话。“这是'钥匙',高于一切的'钥匙'。在它出现的那一刻启,将它尽快转交给监督者议会就成了优于一切的任务。以您的权限通过层层关卡,速度一定比我去找您快得多。”说罢,博士把手提箱交给了主任。

主任接过箱子,说道:“唉……你个老狐狸。说不定你比我更适合当主任。”

“您说笑了。比起行政和文书工作,我更喜欢科学研究。”博士回答。

主任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回到位于站点地下15层的办公室后,主任锁上了门。他把箱子放在脚边,按下办公桌上的一个隐藏的按钮。一阵机械的咔哒声过后,四面铁墙落下,把办公室围成了一间安全屋。接着,主任坐进转椅,打开电脑,用有些僵硬的手敲击键盘。操作完成后,主任靠在椅背上,紧张兮兮地盯着桌上的闹钟。

然后,仿佛时间被割裂了一般,下一秒钟,主任脚边的手提箱不见了,四面铁墙也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主任望向电脑屏幕,上面赫然显示着一封已被打开的邮件:

来自监督者议会的信息



钥匙已接收,蔽日计划已启动
 
请您不必惊慌。基于保密需求,您刚刚接受了一次短期A级记忆消除。请做好准备,我们将很快通知您具体的任务事项。感谢您为SCP基金会的付出。

主任再次看向闹钟。秒针走了不到十个刻度,这和他记忆中的时间进度相差无几。

肯定不止记忆消除这么简单,主任心想。

……

██ ██████████ █████空间 ███

“我们拿到了钥匙。”

“是的,是真正有效的钥匙。”

“终于……这是第几次了?”

“共485个宇宙,第279416次回溯。”

“那么,开始关于蔽日计划的投票。”

“13票赞成,0票反对。蔽日计划通过。”

“要忙起来了。”



日曜纪81年 Site-78附近

……不到一毫升的β-II型试剂被封装在7.62×39mm步枪弹的弹头里。击中目标后,这种特制子弹的弹头会碎裂,将其中的试剂释放出来,瘫痪附近肉群组织的神经系统。这样的一颗反肉群子弹能在3秒内使10dm3的肉群失去运动能力。目前已开发出的β族试剂总共有三种型号,分别用于诱导、麻痹和击退。此外,拥有杀灭和清洗功能的α族试剂也被添加进了机动特遣队Nu-5“绞肉机”的标配装备中……

三辆重型运兵卡车、两辆20吨级水罐消防车和四辆装甲车驶向坐落于郊区、早已荒废的Site-78。厚重的车轮碾压着裂开的沥青路面,颠簸地驶向前方。车队停在距Site-78外院入口约50米远的地方。

“现在是20:37,天气情况:阴天,日照光强小于0.02勒克斯。满足作战条件。”装甲车中的技术人员转头对指挥官说道。

“任务M-69-1,Site-78感染体肃清兼控制权夺取作战现在开始。”指挥官开启了对讲机:“技术,开启低频反射扫描。每十秒反射一次,别打草惊蛇。诱杀班进场,如有异常情况优先撤退。”

一辆卡车缓缓驶进院子,停在了Site-78主入口附近。十余名裹得严严实实的特遣队员有序地跳下车,他们有人身负硕大的战术背包,有人提着鼓鼓的的拎包。队员们四散开来,跑向站点外院各处。

“1号地点布雷完毕。”

“2号地点布雷完毕。”

“……”

“27号地点布雷完毕。阻断阵线排布完成,开始部署生物信号诱饵。”

“诱饵部署完毕,开始撤离。”

队员们回到车内。卡车从外院开出来,回到车队后方。

指挥官调出三维地图。地图上,Site-78通往外界的每个出口、地下排风口和管道口都闪烁着代表地雷已就绪的黄点,只要能把肉群从站点里引出来,它们就别想回去。

“驾驶员请注意,全队进入防御姿态。”车队开始变换阵型。少顷,四辆装甲车在最前方扇形排开,后面是并排两辆消防车,最后是运兵卡车。

指挥官发布命令:“装甲车预热火焰喷射器,调低射程;消防车链接阀门、调整喷头。”

“火焰喷射器已就绪。”

“水车喷头已就绪。”

“收到。诱杀班准备启动诱饵。”

“准备完毕。”

“开始倒数:三,二,一,启动!”

生物信号诱饵发出特定频率的超声波。地面传来震动,刚才还在沉睡的肉群仿佛突然惊醒般从站点内倾巢而出,好似要吞噬一切。

“肉群已出动!目前暴露在陷阱内的比例:百分之三十、三十五……”

指挥官紧盯地图上蠕动的红色区块。

“它们发现我们了!”装甲车驾驶员喊:“肉群已进入火焰喷射器射程!”

“装甲车开火!”指挥官回应道。

炽热的烈焰组成了密集的防御网。火舌无情地舔舐着,凡是擦到的肉群瞬间化为焦炭。

“……百分之六十、六十五……八号地雷失联!”技术人员大喊。

指挥官握紧拳头,沉默不语。

“百分之七十……三号和十七号地雷失联!百分之七十五……”

“启动地雷,消防车喷水!”指挥官大吼。

两辆消防车发出闷响。刹那间,在七倍大气压力的推动下,溶有α-I型杀灭试剂的水柱迸射而出,在空中画出了完美的弧线,洒向肉群。接触到试剂的肉群疯狂扭动、想要逃离,但正在释放β-I型试剂的阻断地雷拦住了去路,凡是碰到地雷的肉群都会触电般地退开。

五分钟后,喷洒结束。不幸来到地面的肉群已全部化为血水,渗入到了毫无生机的土地中。

“诱杀结束。α-I型溶剂剩余存量:百分之二十。”技术人员报告道:“已消灭约百分之七十的肉群。”

“收到。”指挥官铿锵地发号施令:“强袭班检查装备,准备突入!”

……

一星期后 新Site-03 演讲大厅

大厅的座位上坐满了人,大家都议论纷纷,等待着站点主任发表讲话。过了一会,身穿军装的主任走上台。台下的嘈杂声瞬间变弱,近千双眼睛望向这个功勋无数的老兵。

主任敲了敲麦克风,开始说话:“首先,我非常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出席本次的站点发展规划报告。”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我知道在末日年代耽误大家的时间是恶劣的行为,但在报告开始前,请允许我发表一个重要的通知。”

台下鸦雀无声,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主任。

“在一星期前,隶属于我站的机动特遣队Nu-5“绞肉机”对Site-78发起了一次夺回作战。”主任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次作战大获全胜,没有人员伤亡。作战过程中,潜伏于Site-78的约五万吨肉群被悉数消灭,目前该站点的重建工作已开始进行。”

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掌声经久不息,人们站了起来。主任无意压制,他和着掌声说道:“据我所知,这是我们首次从太阳和肉群手中,夺回本属于人类的家园。”他继续说道:“所以,欢呼雀跃吧,我的同胞们!这是值得庆祝的一天。从今天启,人类的反攻正式开始了!”

人们亲吻、拥抱身边的人。有人跳了起来,有人喜悦地流泪。毫无疑问,今天也是自日曜纪开始以来,人类最充满希望的一天。



日曜纪164年 人类04号地下城

今天是地下城发射气象火箭的日子。这些火箭将在地下城以东50千米处、海拔3800米的低温冷云中爆炸。届时,火箭弹播撒仓中的药粉会在云层中散开,增加降雨量的同时,将500千克的“除肉剂”——Ω-XXI无毒型肉胞溶解素散布到全球的水循环系统中。

博士盯着大厅中央的屏幕出了神。画面里,一组18枚的火箭正从发射架中依次射出,在天空中拖出长长的尾焰。这让博士想起了流星,他在天文学古籍中读到过相关的描述,据说即使是对于两个世纪前的人类来讲,在夜晚也很难看到这种浪漫而神秘的星体。

博士看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他想起自己是要去顶层的实验室验收成果。尽管地下城的外壳严丝合缝,不可能让任何一丝阳光射进来,人们还是普遍愿意去底层工作,这种“越低越好”的价值观已经持续了将近五十年。但博士可不这么想,他十分喜爱阅读古籍,尤其是日曜纪开始前的那些文献。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古老的文字都把太阳描写成十分重要、象征正义与美好的存在。这让博士感触颇深,他决定从事关于太阳的研究。

然而,能进行的研究少的可怜。实际上,对于阳光的研究在几十年前就早已完成了,人们测了无数遍阳光的光谱,但所有结果都与日曜纪前的研究记录没有任何差别。有阴谋论者提出过玄之又玄的“现实重构”理论,但博士对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东西一贯报以嗤之以鼻的态度。

博士找到了一名老博导,他的工作是研究太阳光对生物的影响。据博导所说,当初去他科研局申报研究经费时,那个秃顶的官员几乎笑出了声。毕竟只要是人就知道,阳光会融化一切生物。

但博导最后还是搞到了经费和一间位于地下城顶层的实验室,而现在他后继有人。三年前,年过古稀的博导退休了,而还算年轻的博士继承了他的工作。每天,博士都会从生物基因库中克隆几百种微生物,经过一系列基因编辑后让它们接受阳光的照射。算上博导的时间,这样的事已经持续做了六十多年,然而每次这些微生物都会转化成比癌细胞还怪异的肉群细胞,在显微镜下疯狂地扭动。

博士再三确认光栅已经关闭后,通过闸门进入了实验室。实验室中摆满了透光的塑料架子,上面放着许多玻璃培养皿。博士熟练地将这些培养皿放入收纳箱中,今天恐怕依然是毫无收获的一天……

博士停住了,他死死地盯着一个位于架子角落的培养皿。一般来讲,被阳光照射过的微生物集群会变成凝胶状聚集在一起;但在这个培养皿中,似乎存在着一些不规则的菌落。

博士差点把收纳箱扔在地上。他用颤抖的双手拿起这个培养皿,让实验室的灯光透过底面照过来。贴附在皿底的菌落十分光滑,好像一层融化了的奶酪。

接下来的两天,博士连夜增殖了这些细菌,并让它们再次接受阳光的照射。然而,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样品发生了转化。博士喜出望外,他感叹几十年的不懈坚持终于有了成果,这让他激动得睡不着觉。写论文、发表,然后是尝试转基因……

这些不到一微米的小东西可能是世界上第一批对阳光有抵抗力的生物了。

……

两个月后 人类01号地下城 复兴议会

“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吗?我们管复兴人类文明的计划叫蔽日计划,但现在议会居然不允许我们用乌云遮盖阳光!”一名议员重重地敲了一下会议桌,说道:“我们已经向全球散布了五百万吨的‘除肉剂’,并且增加了三亿吨的降雨量。这说明人类已经初步掌握了改变气候的能力,只要能通过提案,一百年……不对,也就五十年,我们就可以回到地表生活了!”

“一片漆黑的地表和地底又有什么区别呢?”圆桌对面,一名年轻议员说:“我想,你们几位可能年龄太大了,不怎么关注新闻吧。四号城的一名博士在三天前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说是找到了可以在阳光下存活的微生物。”

几位年老的议员显然被冒犯到了,其中一人生气地说:“那又怎么样!我看你们这些年轻人才是幼稚至极!没经历过建造地下城的苦难,现在居然开始想在阳光下生活了!我告诉你,人类已知最邪恶、最可恶的东西,就是离我们最近的那颗恒星!”

“你们这么固执,看来已经想好如何在漆黑一片的地球上建立生态系统了?”

“生态系统早就被彻底摧毁了!这一百五十年我们是怎么度过的?人类不需要大自然也一样能活!”

“……”

每次都是这样,从头吵到尾。望着争吵不休的议员们,议长觉得他们有些悲哀。有什么用呢?难道这些精力充沛的议员真以为自己有什么实权吗?吵来吵去,最后不还得是听基金会的,这个议会存在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掩盖基金会的独裁统治罢了。

不过身为基金会高层中的一员,议长并不觉得这样有何不好。毕竟灾难来临时,强权有助于团结人类的全部力量。更何况,基金会总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所以,至于到底要不要遮蔽天空,还是留给基金会决定吧。



日曜纪253年 17号地下城 D2城区 05-178号标准公民居住间

浓稠的肉汤在餐桌上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餐桌旁边,一名正在准备餐具的妇女说道:“丹尼尔,快点吃吧,这是你最喜欢的番茄牛肉汤。”

青年拿起勺子,心不在焉地把肉汤盛进碗里。盛满后,他出神地盯着冒出的雾气,开口说道:“妈,我要跟你说一件事。”

“吃完饭再说。”母亲说:“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肉,我攒了一个月的食物点才换来的。你尝尝跟打印出来的牛肉有没有区别。”

青年一边听着母亲的唠叨,一边默默地舀着肉汤。吃完饭后,他抿了抿嘴,说道:“妈,我做了项转基因。”

“哦?”母亲扬起了一边的眉毛。“这么大的事不说一声你就决定了?”

“我已经长大了。”

“是,你是个大人了。但是改造基因的事总得找我商量一下吧。所以,你转了什么?”母亲显得有些生气。

“……是赫利俄斯-XII。”青年犹豫地说道。

啪啦一声,塑料盘子掉在了地上。母亲的手僵住了,她瞪着她的儿子,一脸惊讶,然后表情又转为愤怒。

“不。不可能。”母亲震惊地说道。

“妈!”青年站了起来:“妈,我四个月前就转了赫利俄斯。今天我完成了最后一项体检,基因表达的效果非常好,我扛住了五千勒克斯的阳光……”

“啪!”母亲给了青年一巴掌,之后掩面痛哭:“你怎么敢……是我生了你……”

青年跑上前去,抱住了自己哭泣的母亲。“……妈,你别哭,先听我说。这是有科学依据的,赫利俄斯基因已经经过了十三代的改造,转了它的实验体大猩猩在城外繁殖了好几代,没有一只融化成肉泥。”

“别说下去了……”母亲在青年怀里啜泣道。

“我们下周就要到外面去了,妈。你放心,我的亲和度是百分之九十三,在整个小队里排第三。”

“我宁愿你的亲和度是零!”母亲紧紧地抱着青年,说道:“就算是一百,你也可以选择不去!”

“妈妈,总要有人去的。总得有人开这个先河,不然人类只能一直龟缩在地底,战战兢兢的生活。”

……

十天后 人类01号地下城 东侧主城门

14名探险队员身着银色的遮光防护衣,在大门口等候。一百米开外的地方,几排警卫们拉了一条警戒线,以防躁动的媒体记者扰乱秩序。

“为什么让我们走主门啊?”一名队员有些紧张地说道:“这个门也太大了吧,我们才十来人。”

“废话,这种史无前例的任务还能让我们随便找个侧门出去吗?你没看到主门广场上黑压压得全是人。”另一名队员呛了他一句,接着说道:“话说,为什么耽搁了三天才出发?”

“据说大门出了点问题,工人们抢修了几天。”一开始说话的队员回答道:“毕竟这个几十万吨的铁疙瘩已经将近五十年没运作过了。”

“诺亚小队的队员们,请注意。主城大门——西01,将在五分钟后开启,请做好准备。”清澈的电子女声响起。队员们停止了闲聊,准备出发。

五分钟后,巨大的铰链声响起,大门开启了不到五分之一,但已经够队员们并排走进无光室了。他们开启了VR摄像头,检查装备。大门在身后关闭,合上的那一刻发出了低沉的闷响。

倒计时30秒后,无光室通往城外的大门开启了。被世人所畏惧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照射在队员们身上,透过VR眼镜,他们能看到城外荒凉的大地。

领头的队长率先走了出去,他在阳光下驻足,面向几个跟随而来的摄影无人机,说道:“全世界的人们,你们好。想必大家早已知道,我们这次任务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露出肉身,在阳光下站上一段时间,用事实证明赫利俄斯基因在人类身上也是有效的。整个任务全程直播。”

剩余的队员跟上前去,他们身上的遮光衣镜子般地反射着阳光。队长开始解开外衣左臂的锁扣、拉开拉链。黑色的紧身长手套露了出来,他将手臂伸向天空,直指太阳。

几乎全世界的双眼都在盯着这条手臂。

“人类没必要再栖身于黑暗的地下了。”

队长一边说着一边扯下手套。阳光洒在肉色的手臂上,这是时隔两个半世纪,人类的身体再一次沐浴阳光



日曜纪374年 新人类公国 23号纪念公园

今天阳光明媚,晴朗的天空中偶尔有几朵白云飘过。公园中央,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正在试着翻越纪念碑的围栏。

“喂,汤姆,你在干什么?”男孩的母亲坐在附近的长椅上,呵斥道:“赶快下来,你没看到旁边的标志吗?禁止攀爬。”

小男孩跑向他的母亲,有些羞涩地说道:“对不起,妈妈。我就是想摸摸那个刻在石碑上的化学式。”

“你知道那是化学式?”母亲问道。

“那当然!”小男孩骄傲地回答:“我可是有在好好上化学课!”

“你知道那是什么的化学式吗?”母亲接着问。

小男孩摇了摇头。

“那是三百年前,一种无名试剂的主要成分。”母亲抚摸着男孩的头,望着纪念碑说:“据说,这支试剂由23位科学家研制出来,是人类第对抗肉群的第一柄利剑。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公园被命名为'23号公园'。”

小男孩睁大了眼睛,困惑地望向他的母亲。

“哦,现在不懂也没事,我的孩子。你马上就会在历史课上学到一切了。现在去玩吧,但是不许爬石碑。”母亲说。

男孩蹦蹦跳跳地跑开了。母亲看着愉快玩耍的儿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这笑容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无比灿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